通俗讲演

  1. 一心念佛 无疑无杂
  2. 世间虚假 唯佛独真
  3. 净土法门 万法归宗
  4. 乘本愿船 登涅盘岸
  5. 念佛众生 摄取不舍
  6. 以佛为念 以净为归
  7. 阿弥陀佛 是何等佛
  8.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9. 念佛方能消宿业
  10. 一切众生 皆有佛性
  11. 阿弥陀佛的救度
  12. 守愚念佛 弥陀住顶
  13. 弥陀名号 不可思议
  14.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终直入涅盘城
  15. 万行不凭凭念佛(一)
  16. 万行不凭凭念佛(二)
  17. 如何真正圆满人生的目的
  18.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19. 〈人有实德,天有奇报〉一文的启发
  20. 念佛即圆满悲智功德
  21. 一天的生活,从念佛开始
  22. 念佛人的「本尊」
  23. 初学净土法门应有的认识
  24. 净土法门 理事互含
  25. 简介净土宗专纯念佛的道风及心态
  26. 初机念佛群疑问答
  27. 厌秽欣净 切愿往生
  28. 「澳门弥陀共修会落成法语」略讲
  29. 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
  30. 念佛的音调与心态
  31. 归依劝嘱
  32. 为新戒比丘开示
  33. 信受弥陀救度
  34. 三涂众生 念佛往生
  35. 念佛生莲
  36. 慈悲的救度
  37. 净土行人应具备的根本知见
  38. 志工服务精神的内涵
  39. 佛在何处?
  40. 念佛成佛的原理
  41. 念佛的方法与要领
  42. 佛教点灯的意义
  43. 在心、在缘、在决定
  44. 慧净法师除夕团拜电话致辞
  45. 第一届净土宗志工研习会勉言
  46. 「以诚感人」的意涵
  47. 澳门净土宗学会 赞颂辞
  48. 念佛超度 三涂众生
  49. 心平气和 无住生心
  50. 念佛名号 学佛爱心
  51. 说爱(一)
  52. 说爱(二)
  53. 学佛的目的
  54. 岁末聚餐对僧众的谈话
  55. 不请之友
  56. 爱与佛命
  57. 「自省己过,善覆他罪,乐修慈心」
  58. 略谈佛教的意义与净土宗之殊胜
  59. 为何吃素?
  60. 真正的孝行──托父母於阿弥陀佛
  61. 净土宗的根源
  62.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脱离轮回之上
  63. 念佛不妄语
  64. 慈心法门
  65. 大慈悲五要点
  66. 净土宗的结论──宗旨四句偈
  67. 弥陀愿心的根源
  68. 四十八愿分类归结
  69. 深信因果,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念佛成佛
  70. 往生极乐的条件
  71. 往生极乐的条件(中)
  72. 剃度开示(2017年8月18日)
  73. 往生极乐的条件(下.问答)

法义开示

  1.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一)
  2.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二)
  3.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三)
  4. 龙树菩萨《易行品》- 称名、易行疾至、不退转(一)
  5. 龙树菩萨《易行品》- 称名、易行疾至、不退转(二)
  6. 《易行品》概说
  7.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一)
  8.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二)
  9.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三)
  10.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四)
  11.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一)
  12.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二)
  13.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三)
  14.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四)
  15.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一)
  16.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二)
  17.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三)
  18.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四)
  19.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五)
  20. 善导大师-略说善导大师「赞佛偈」之深广内涵
  21.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一)
  22.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二)
  23.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三)
  24.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四)
  25.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五)
  26.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六)
  27.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七)
  28.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八)
  29.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九)
  30.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
  31.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一)
  32.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二)
  33.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三)
  34.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四)
  35.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五)
  36.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六)
  37.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七)
  38.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八)
  39.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九)
  40. 善导大师-第十八愿善导释(二十)
  41. 善导大师-《观经疏》大愿业力与《大经》三誓偈
  42. 综合-成佛如林的法门
  43. 综合-净土宗的几个名词略释
  44. 综合-兼具胜易特色的纯正净土宗(开示)
  45. 综合-兼具胜易特色的纯正净土宗(问答)
  46. 综合-净土宗「宗旨」与「特色」略讲
  47. 综合-净宗宗旨与敦伦尽分
  48. 综合-为回龙寺常住僧众开示
  49. 综合-弘愿寺「护法联谊会」开示
  50. 综合-如何真正纪念「弥陀圣诞」
  51. 综合-极乐无为涅盘界
  52. 综合-略谈念佛方式与庄严道场
  53. 综合-何谓「一心不乱」?
  54. 综合-净土法门的大根大本
  55. 综合-念佛与佛,机法一体
  56. 综合-口称成因由法德
  57. 综合-《地藏经》「念佛度亡」之文略讲
  58. 综合-相劝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59. 综合-大悲传普化 真成报佛恩
  60. 综合-极乐安身实是精
  61. 「《大经》三要文」的重要性
  62. 「名号的功德」与「念佛的利益」
  63. 综合-弥陀诞辰念弥陀(一)
  64. 综合-弥陀诞辰念弥陀 (二)
  65. 综合-不问罪福 念佛皆生
  66. 综合-法是道场的灵魂
  67. 综合-弥陀光明 最尊第一
  68. 综合-华光出佛
  69. 综合-龙树菩萨往生安乐国
  70. 综合-娑婆众生 无不是业
  71. 综合-净土宗是弥陀慈悲救度的法门
  72. 综合-为什麽净土法门是易行道?
  73. 综合-略说弥陀名号之义
  74. 综合-出家的价值与意义
  75. 综合-成佛何时、极乐何处、往生何位?
  76. 综合-自信教人信 担当向前行
  77. 综合-佛化婚礼开示
  78. 综合-略说净土宗教判
  79. 综合-净土宗宗旨略说
  80. 综合-净土宗特色略说
  81. 《无量寿经》概说
  82. 《无量寿经》概说(续)
  83. 《无量寿经》大意(一)
  84. 《无量寿经》大意(二)
  85. 《无量寿经》大意(三)
  86. 《无量寿经》大意(四)
  87. 《无量寿经》大意(五)
  88. 《无量寿经》大意(六)
  89. 《无量寿经》大意(七)
  90. 净土宗「四不」
  91. 为新戒弟子开示
  92. 「弥陀三约定」
  93. 剃度典礼开示
  94. 念佛的利益
  95. 「三誓偈」略解
  96.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一)
  97.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二)
  98.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三)
  99.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四)
  100.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五)
  101.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六)

宗风

  1. 宗风学习一~五
  2. 宗风学习(六)
  3. 宗风学习(七)

临终开示

  1. 信顺弥陀救度
  2. 娑婆旅程尽,辞别归莲乡
  3. 临终的殷切劝导叮嘱

访问篇

  1. 辅仁大学宗教系所师生参访慧净法师记

问答

  1. 於弘愿寺答僧众问
  2. 於福州答莲友问
  3. 如何从自觉愚恶契入弥陀的救度
净土宗
慧净法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慧净法师 > 法谈开示
top

法谈开示

如何从自觉愚恶契入弥陀的救度

──2008年8月20日於净宗书院答同修问
 

       问:上人,阿弥陀佛!我们小组在互相研习讨论的过程中,於一些问题上各有不同看法,请慈悲为我们开示、解惑。

 

       答:请大家尽量放轻松,不要当作很正式而严肃。

 

       问:四年来,经由上人的慈悲引导,我们对於念佛法门的架构,都有了某程度的进一步了解。上人提醒我们要去实践「宗风」里面的「真谛、俗谛」,但是,在生活上,历缘对境的时候,「宗风」的俗谛常常没有办法在第一念或第二念就能够浮现,烦恼往往会一直延续。上人曾讲过:「如果能深信因果的话,就会相应於『俗谛』所讲的内涵。」就是从「深信因果」到「自觉愚恶,过於他人,毫无资格,计较他人。」这个心情,要如何才能显现?或者是自己的心思该怎麽样去锻链?或是该怎麽样去加强深信因果?

 

       答:「俗谛」所写,是要让我们有一个目标,尽量往那一个目标前进。但因众生根机不同,实践的程度自然不同。即使是我写的,我也不能完全做得到,所以是一种心向往之,而彼此互相勉励。因为我们毕竟是学佛的人,一方面又是学这一个法门的人。

 

       不管是大乘、小乘、圣道门、净土门,因果都是最基本的。一般所讲的因果,是种什麽因,就得什麽果;之所以得什麽果,是因为曾经种什麽因。天下没有无因之果,也没有无果之因。「因果」两字是简单的称法,完整的称法是「因缘果报」,因缘果报的整个事件之来龙去脉其实是很微细,也很复杂的。但是要了解因果,可以掌握一个原则,就是「凡事都有因果」。

 

       不但要「相信因果」,而且要「深信因果」。要肯定「种什麽因,得什麽果;有什麽果,必定就有什麽因。」也就是一般常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迟与来早」。它是贯通过去、现在、未来的,所以很复杂不好讲,但是基本上要认知一切都是有因果的,若不是善的因果,就是恶的因果。我们三业的行为,所表现出来的,不是善的就是恶,不是恶的就是善,当然也有非善非恶的无记,如果无记的话,就无所谓因,无所谓果。所以一旦谈到了因果,不是善就是恶。

 

       我们要去「自觉愚恶,过於他人」,如果是一般的人,他倒不会有这样的观念,这一种观念是针对有心修行的人而言。因为,他如果不会觉得自己有过必须要改的话,那何必要修行?进一步来讲,若认为我的过不多,甚至於我过少你过多,这样的话,也不容易提升自己。因为所谓修行,就是要把自己的身口意所起贪瞋痴以及习气修到最低,甚至进一步修到完全没有。要把它修到完全没有,当然是很困难的,因为很困难,才更发觉到「自觉愚恶,过於他人。」自己正如同善导大师所讲的:「自己是个罪恶生死凡夫,是个烦恼具足的凡夫,甚至是烦恼炽盛的凡夫」。

 

       「自觉愚恶」这一句话,如果是我们同修,应该是可以接受的,为什麽?我们的同修都是以前的教团成员,上师曾讲过一句话:「对修行人来讲,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这样的话,岂不就是:「自觉愚恶,过於他人。」不然怎麽会都是自己的错,而不是对方的错?一个修行人,时刻希望自己每一天都能改进,每一天都能提升,不站在原地踏步。就像《大学》所讲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就是说一个修身养性的人,甚至是一个政治家,他必须是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水准,让今天胜过昨天。所以,一个修行人,凡事都在检讨自己,使得自己能够弃旧从新;旧人已过,从现在开始,是一个新生的人,时刻都能够弃恶行善,都能够很欢欣地走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一件事情做过以後,要尽量在微细的地方去检讨这件事情,还有那些做的不圆满?能够这样的话,就有改进的空间,下一次,就会向更圆满的地方前进。如果不去「自觉愚恶,过於他人。」反而都觉得「他人愚恶,过於自己」,那这样的话,自己就无从去提升改进了。身为修行人,一定是把「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默默地拿来要求自己,检视自己有没有做到?所以他是把眼光调过来反观自己,而不是把戒律道德讲出来规范别人。

 

       当然佛陀设教,他必须要有这些条文规范,这是告诉我们要自己约束自己,所以一个修行人是眼光看自己。我们这个团体中,不管是出家众也好,在家众也好,大家都是在修行团体中,如果不想修行,怎麽以前会加入教团?甚至搬到象山社区呢?同时一宗一派必须有它的真谛跟俗谛的规范,不然这个宗派的内涵就不具足。所以,我们的宗风有真谛跟俗谛,俗谛的第一句就是:「对弥陀恭敬信顺,对他人恩慈体贴,对自己谦卑柔和。」

 

       其实宗风的根源就在第一条,如果真的「对弥陀恭敬信顺,对他人恩慈体贴,对自己谦卑柔和。」凡事就都会检讨自己,尤其是我们这一个法门,都是在信受阿弥陀佛的救度,是一个救度的法门。既然讲救度的法门,就表示我们自己是一个重犯、重病的人,都必须要蒙大赦,必须要蒙良医,不蒙大赦不能获救,没有良医便治不好。所以,我们这个法门既然是救度的法门,就表示我们需要被救。

 

       如果你的病很重,那也不一定能够容易、随便的被治,如果你的犯行很轻的话,那就很容易解决。因为我们的病很重,我们的罪也很深,所以需要弥陀的救度。阿弥陀佛是平等的救度,他如果不平等的话,我们就没有资格被他救度。所谓平等的「等」,就是不论冤亲、也不看阶级,他对待众生是不讲条件的,如果有了条件,那还谈什麽救度呢?

 

       所以,我们这个法门在「机深信、法深信」中,机深信摆在前面,有了机的深信,才会接受法的深信;有了机深信的同时,也是接受法的深信,所以,机法是同时的。如果机法没有同时,那就是单独的,既然是单独的机,就不是「机深信」,而是一种罪恶观。「俗谛」所讲的都是属於罪恶观,跟「真谛」配合起来,就是一种「机深信」。

 

       所以学我们这个法门,人人都要自觉自己是一个罪恶生死的凡夫,是一个烦恼炽盛的凡夫,是一个没有解脱之缘的凡夫,就是「自觉愚恶,过於他人。」如果这样的话,就很容易信受弥陀的救度。

 

       「自觉愚恶,过於他人。」有几个层次,有法律上的罪恶,道德上的罪恶,还有宗教上的罪恶。「机深信」含盖这三个层次,但最基本的是宗教上的罪恶。为什麽呢?因为,有的人觉得他奉公守法是世间良民,他也敦伦尽分、崇尚道德、讲仁义……。所以,在法律上他不是罪人,没有罪恶。在人伦道德上,他也不是罪恶之身。可是,在佛教所讲的,人都有贪瞋痴无明,这就是罪恶,也是所有恶的根源;就「机深信」的这三个层次来看,我们是一个奉公守法的人吗?是一个敦伦尽分的人吗?如果真检讨起来,我们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不只是有宗教上的罪恶,甚至是在法律上、人伦道德上,我们也都犯了罪。

 

       我们是一个学佛的人,必须依照佛所讲的戒作为我们三业以及生活的基本规范。所以,不管圣道门也好,净土门也好,我们基本上都要有向上、向净,学佛而成佛之心,都希望能做好佛陀所要求的戒律,如果没有这一种观念,就不是学佛人了。再进一步,他发现自己有心无力,应该做而做不到,心虽有所向往,可是业障来了,习气来了,没办法降伏,所以才需要归入弥陀的救度,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有机的深信。

 

       有了「机深信」的话,心性自然会柔和,所以,有没有机的深信?也可从自己的心有没有惭愧、柔和、柔软……来判断。另一方面,如果有法的深信,自然就会「阿弥陀佛爱我们,我们也去爱他人。」如果是圣人的话,就会做得很圆满。我们是凡夫,所以做得不圆满,因为不圆满,所以才更要有柔软心,更要有惭愧心。

 

       如果不是这个法门,不讲求机法两种深信的话,那就算是圣道门。圣道门,他是走自力难行之路的,他认为能够持戒,能够修定……,可是无形中,他用他的标准来看人家,用戒律在衡量人家,看别人有没有做到,以为自己做得很好,然後也用这个来规范对方,认为对方也必须这样。甚至於他也没有深刻去反省,其实他本身也是做不好的,所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人都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必须在这个当中,去发现到其实自己是做不来的、做不好的,必须要外力来救济的,不是自力所能救济的。自力是无能的,必须要他力救济,如果能发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就会归入净土法门。

 

       所以,净土法门基本上要深信因果,然後「自觉愚恶,过於他人。」像《地藏经》所讲的:「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我们都是在犯因果。这样的话,就能够趣入这个净土法门,这样的话,也才能使气质改变。

 

       有关因果这方面,具体的说明是,什麽样的因,就会导致什麽样的果。如果以佛教来讲,是以五戒十善来作为标准。五戒:杀、盗、淫、妄、酒,都有它具体的内涵,必须根据谈戒律方面的资料,才能臻於翔实。这几年来,我很少去谈这方面,只是出版善恶报应的书,如果我们去看善恶报应的书,也就晓得点点滴滴都是有果报的,这个是最基本的。既然有报应的事实,就表示所谓因果报应这个道理是真的存在的,我们就要检讨自己的起心动念、三业行为是善?是恶?恶跟善之间,是哪一样多?

 

       如果一个团体里面有不和谐,人人都应该反省自己,是因为自己有不和谐的心,才有不和谐的团体;再者,如果我们的心和谐,这个团体就会和谐。所以,孟子有一句话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讲话做事、表达出去的,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们就要检讨自己,不能只怪是别人的错误,或是别人不配合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能改进自己了。

 

       书院的三楼,有句法语:「你尊我卑、你大我小、你智我愚、你对我错」这不只是一种口号,或者是一种格言,而是要我们真的去体会,尽量做到这个样子。如果能够这样的话,基本上,大家都会互相的体谅跟包容,因为想到自己是这个样子的人,我哪有资格来计较你,或者是在你的背後,诉说你的是是非非,所以,凡事都是从自己先开始做起。

 

       机的深信,是去了解凡夫的本性,是什麽样的本性?我们是薄地的大凡夫。进而去了解法,了解阿弥陀佛的救度、阿弥陀佛的爱心。阿弥陀佛的爱是慈悲的,超越世间的,是世间所不能形容的,不可思议的;不过,也可以具体的去体会,这一种体会,就是以母亲的爱心,就可以体会得出来;也就是说,曾经当过父母的,就有这种父母疼爱儿女的心,以这样的心去体会阿弥陀佛的爱心,然後进一步,把一切众生都看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去看待。如果能这样的话,一方面能够体会弥陀的爱心,同时也能够展现弥陀的爱心。

 

       当然我们是无法完全展现弥陀的爱心,只能假藉弥陀对我们的爱,然後把那一种爱拿来推广、对待别人。譬如说,有些出家众住在一起也会有些纷争,可是有两个人比较不会纷争,就是○○师跟○○师。她们彼此之间比较不会纷争,因为她们是姊妹,自然就会体贴对方,即使有大的不满,也不会引起大的冲突。其他的出家众就不是这样,因为没有把她当作自己的姊妹,如果你把她当作自己的姊姊,当作自己的妹妹,甚至是自己的儿女的话,就不会那样了。那麽同修之间,也必须要这样,把他人看作自己的骨肉来对待,如果对方是自己的骨肉的话,你会用这一种口气?会用这一种态度吗?会这样来对待他吗?就不会了。

 

       所以学佛,就是学佛的慈悲、智慧。慈悲智慧就是「等念众生」,「等」就是平等而无差别观念,你我他都是一样的;不会说你跟我比较亲,他跟我比较远,不是这样子,是平等看待的。因为平等几乎是空性了,没有执着你是我的亲人,所以我对你好,他不是我的亲人,我不用对他好。没有这一种执着,等於是放空了,这个也爱,那个也爱,所有人都爱,都去爱护他,希望给他利益,就是慈爱众生,即是:「菩萨布施,等念怨亲」,平等看待众生。

 

       学佛是什麽样子呢?就是这个样子,一方面是慈悲,一方面是智慧,慈悲就是对众生无条件的爱,智慧就是平等没有执着。一方面没有执着的对象,一方面没有能爱的跟被爱的能所分别之心,这个就是佛,我们学佛的人,体会到这个道理的时候,就尽量去贴近这个道理。所谓「设身处地,随文入观」,经文看到那里,身口意就尽量的去跟它相呼应。不然的话,等於是看归看,讲解归讲解,了解归了解,而自己还是没有改变,所行跟所说的,内心所想的跟发愿所讲的,都不一样,这样的话,就不是修行人。

 

       一个修身养性,而且希望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如果他所做的,跟他所懂得的有差距的话,那麽,他的命运就会跟期望的有差距。例如他要成功、要幸福,就会有差距。所以,我们学佛,了解佛的道理,就要尽量用自己的身口意去配合,看到哪里就今天做到那里,知道什麽就做到什麽,这当然是指简单不难的方面。譬如说,佛是三轮体空的,佛是没有贪瞋痴的,我们是知道归知道,可是却做不到,但是,就尽量去向往去追求。同时更发觉这个是镜子,来照出自己是怎麽样的众生。所以,才更让自己惭愧,更让自己的心柔软下来,而服服贴贴地来接受弥陀的救度。如果能够这样的话,同修之间、团体之间,就会比较和谐,纷争不起来,为什麽?因为纷争起来,都是认为你错我对,这样才会有纷争;如果人人认为错是在他自己,这样就纷争不起来,因为跟你说抱歉都来不及了。

 

       要深信因果、修心养性,就可以从「自觉愚恶」这方面去体会。当然我们这个法门是平等救度的法门,所以最基本的,主要是像宗旨所讲的:「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如此则人人必定往生弥陀净土。所以宗旨所讲的:「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广度十方众生。」还有善导大师的偈:「极乐无为涅盘界,随缘杂善恐难生,故使如来选要法,教念弥陀专复专。」这些都要把它记起来,因为往生的正因就在这里,愿生称名就必定往生。之所以能够让我们肯定坚固愿生称名而不退转不改变,必须要有个因,那因在那里呢?就是机法两种深信。如果你不自觉你是一个罪恶生死凡夫,无有出离之缘,那何须专念弥陀名号,愿生弥陀净土?就不会坚固愿生称名。所以,能够深入机法的内涵,就能够更肯定地走上「专念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的净土大道上。

 

       虽然根机各不相同,不过,只要你对「机」与「法」有体会进去而不改变的话,那就是机法深信。所谓「深信」,就是不会变,体会深的人固然不会变,体会浅的人也不会变。最基本的就是刚刚所讲的愿生称名,深信「只要愿生弥陀净土,专称弥陀佛名,任何人都必定往生」。所以,即使不学净土的教理,他只是专念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他照样往生;即使他没有善导大师的思想,也没有去想机深信、法深信的内涵,他只是专念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他照样往生。所以往生最基本的是愿生和称名,所以善导大师说:「众生称念,必得往生」。

 

       因为我们是在学的人,能够学的,我们就要去了解,就尽量去学。那更深一层,就要去学机法两种深信。星期天晚上大共修所讲的,有举出善导大师的三段本愿取意文,请大家尽量把它背下来。因为它不是很繁琐,也不是很复杂、玄奥、不容易了解、不容易做得到,它是非常简单明了而易行的。

 

 

       问:刚刚听上人讲:「能够体会弥陀的爱心,同时也能够展现弥陀的爱心。」自己有一个心情,就是有了体会就尽力去做,做的可能很有限,但是,就是去做,而且我们的背後是有阿弥陀佛的。

       前几天,曾跟上人报告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父母亲有一日也能往生极乐世界,现在觉得自己的心情是蛮狭隘的,就只有想到自己的亲人,其实众生也是我们的父母亲。觉得自己的心情可以再宽广一点,而不是只局限於自己的父母亲。这样的心情,对自己没有损失,反而更放开自己,会让自己的心愈宽广、愈快乐。

 

       答:对!就是这个观念,我们对人家怎样,人家就会对我们怎样;因为,人家会对我们怎样,等於是我们对人家怎样。佛陀开示我们:「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是。」刚刚所讲的,把一切男人当成是自己的父亲,把一切女人当成是自己的母亲,去扩展这种爱心,其实这也是学佛人最基本的观念。当然我们往往会忽略了,而没有做到,包括我也是。

 

       佛法告诉我们要多闻薰习,多思惟多观照自己,不然的话,就会像以前那样原地踏步,我们既然进入这个修行团体,就不能像以前那样。

 

       净土法门的根本就是愿生心,没有愿生心,一切就都免谈。譬如说,专称弥陀佛名,但是你没有愿生心,只以专称弥陀佛名作为主要的宗旨,那就违背了。因为称名的目的,就是要往生极乐世界,念佛的利益虽有现当二益,可是,它有一个终极的目的,就是要往生极乐世界。为什麽要往生极乐世界?因为我们这个世间不能长久居住,所以才要往生。在经典上就有一个比喻,说有一个人,他得罪了国王,国王怎麽可以得罪呢?所以国王要把他抓去砍头。如果你是这个人,要怎麽办呢?大家都希望生命能够延长,一定要寻求救度,谁能救他呢?国王是最大的,国王要杀他,谁能救他呢?於是,他就央求隔壁的国王来保护他,隔壁的国王就说:「好!你只要不离开我的国家,不犯我国家的法令,你就永远被保护、永远平安无事。」情形就是这样的,难道本国的国王会派兵来抓他吗?不可能。所以,他就寻求隔壁国王的保护。

 

       我们众生都冒犯了三界六道这个国家的国王,怎麽样地冒犯呢?就是「贪瞋痴」。我们都有贪瞋痴,所以,都得罪了三界的国王,一定会永远在六道里面没有办法脱出,这就是被砍头。现在,隔壁的国家──极乐世界,它的国王阿弥陀佛,不等待我们拜托,就主动来呼唤我们,到他的国家,让他来保护,这样就永远离开六道轮回的这个大魔王的手掌。他跟我们规定「你要愿生我国」,就是不要离开我的国家;「你要专称我名」,就是要专称「南无阿弥陀佛」这句名号,就等於遵守他这个国家的法令,那肯定就会被他保护着。佛陀在经典作这种比喻,很贴切、很容易理解。

 

       除非我们是没有得罪娑婆世界这一个国家的法令,没有得罪国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安居乐业,安全无忧的。可是,我们明明就得罪,谁没有得罪?谁没有贪瞋痴?谁能够断除贪瞋痴?谁能以自力来消除这些罪呢?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个大宇宙,有哪一个国王可以救我们?有哪一个国土可以让我们避难?就是极乐世界。所以要厌秽欣净,除非你没有理解到,或是你没有得罪国王。我们就是理解到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烦恼强盛的凡夫,得罪了贪瞋痴的大魔王,所以,必须要求生极乐世界。有了这一种心,就会念佛,就会想往生。因为,你不可能束手就擒,被绑去杀头,这个就是厌秽欣净,有了这个厌秽欣净,就是有愿生心。

 

       有人会有疑问:「我有了这个体会,我有愿生心,很想往生,可是,还是放不下世间,还是会贪着五欲。」这个是自然的,因为,如果我们没有贪瞋痴,就不会执着,就不会贪着五欲。那这样会不会影响往生极乐世界?那一种愿生心,是潜藏在我们心底的,只不过是肉体还存在的时候,就会挂念儿女……,难免就会有一些执着。如果说:「某某人,现在让你往生好不好?」你肯定说:「我还有儿女、还有……。」一般都会这样,那是他没有愿生心吗?不是,还是有,因为,凡夫都是这样。可是,时间到了,只能二选一的时候,就会完全放下,往生极乐世界,是这样子的。

 

       这就像现在是上班时间,下班的时间还没有到,有人说:「某某人你现在回去吧!」你会说:「不行,我现在还在上班,下班时间未到」,但等到了下班时间你自然就会回家去,这个是必须要去分辨的。所以净土法门的根本是──有没有厌秽欣净,有没有体会娑婆世界是苦啊、空啊、无常啊、是造罪造业啊。要去体会这些,就去看我们因果报应的丛书,譬如《见闻录》、《轮回集》,这个都比较浅显,再来《冥报记》、《六道轮回集》,你有看的话,就会知道确实有六道轮回,而要离开六道轮回不依他力是不可能的,因为已经得罪了国王,而且这种得罪很深,是要杀头的。

 

       像《人生之目的》里面也有几件濒死体验的事蹟,那里就有引用两件故事:有两位出家众,他们在年轻还没有出家的时候,就是日本侵略大陆的时候就曾经到过地狱,虽然没有把地狱整个描述出来,但单单那几样,就让我们全身发抖,如果我们不往生极乐世界,那些我们都有份,这辈子没份,在生死轮回长河当中有一天一定会下去,佛陀说:「从地狱生天,从天生地狱。虽复得受梵天之身,乃至非想非非想天,命终还堕三恶道中。」你看生天都还会堕落,何况我们呢?我们也没有十善的功德来生天,也没有禅定的功夫到色界天、无色界天,现在都这样了,岂不是都要堕落吗?即使有一天生上去了,还是会堕下来,所以这个就是厌秽欣净,能够这样体会的话,厌秽欣净就会深入到心中。

 

       问:刚刚听上人这番开示,心中有一种感觉,就是一松一紧。松的地方就是说,只要愿生称名,就可以往生;紧的就是说自己长久已来的心情,历缘对境的时候,第一念是考虑是非对错,甚至随着是非对错引起的情绪,也会回到因果循环,等事後反省到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答:如果有发现这样的时候,就有改进的空间。当然凡夫嘛!每个人习气强弱不一,习气强的话,往往习气在做主,明明知道自己要改进,却还是不能改进,依然故我,所以刚刚讲,要多闻薰习、多思惟、多观照,让自己每天都有在进步,「日日新、又日新」。

 

       在《演讲集》(二)有两篇对「议事委员会」的谈话,每一个同修都可以多看,把一些理念存在脑海中。其中有句话就提到说:「凡事理性不情绪」,一个人如果时常保持理性不情绪的话,很多事情就不会不愉快,因为理性不情绪就不会自以为是,就不会情绪用事,甚至就不会有一种气馁、退缩、消极、乾脆算了的念头;因为他始终是理性抬头的,知道那些消极想法是一种情绪作用,如果理性抬头,就不会有情绪。就像一个房子里面,有光明就没有黑暗,如果黑暗的话表示没有光明。我们都是这样的,所以才要多反省、观照、思惟,多闻薰习。

 

       问:理性的内容是不是就是不带自己的情绪,或是对人的感受、看法等等在里面?

 

       答:所谓理性,就是凡事皆以清明的心来面对,而且晓得大体、守住分寸。理性的内涵很广,就是能够冷静、沉着、不轻浮、不急躁……。凡事提醒自己要理性、要理性,自然自己不知不觉就晓得该怎麽做。因为既然冷静了、沉着了,就不会暴躁、随便无理取闹。当然,理性也会随这个人在道理上了解多少,他的理性层次就有多高。所以佛的理性跟菩萨的理性,还有跟罗汉的理性;圣人的理性、凡夫的理性;有学问的理性、没学问的理性……都各有不同,不过基本原则都要就他所知道的、所拥有的去保持他的理性。

 

       最基本的就是知道因果道理,譬如说知道我们宗风的内涵,以这个内涵,来作为他的知识、常识,作为标准,他一旦有了这个内涵,他就会凡事用这一种心来对待人事物,他如果不知道或忘记了,这样一定是随着他的习气在行事。当然,凡事是就事论事,或者是以理看待,这个也是理性,刚刚所讲的:「对他人恩慈体贴,对自己谦卑柔和」,这个也是一种观念,同时也是理,如果把我们的见解,安住在这个理上面,那也会不一样。总之,不论是待人处事或者是事情来的时候,只要我们有那种观念的话,处理起来自然就会不一样,所以那些都是理性的内涵。

 

       问:请问上人,我有一个疑问,网站的「念佛感应事蹟」有一则「四川德阳一位居士站立往生记」。大意是:

       她对她的丈夫说:她梦见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和善地问说:「你想不想往生到极乐世界?」她说:「当然想。」阿弥陀佛说:「那现在就去好不好?」她迟疑一下,心想:「小女儿还没有成家,她怎麽放心得下?」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正犹豫时,阿弥陀佛笑了笑,忽然不见了。她心里好後悔呀!当时为什麽不一口答应马上就去!她的先生听到之後就更精进,後来往生极乐世界。

       像这样的情况,他的妻子会觉得说阿弥陀佛的救度,在那一次之後,就没有机会了

 

       答:对,这个故事会让人家有这个感觉。如果是我们这个法门的话,就没有这个问题。阿弥陀佛当然不会随随便便的示现要来接引往生。因为她还有责任未了,她还有人世间的挂念,也就是凡夫的本性,而且,她的愿生之心并不是没有,她不是不要去,只是时间上的迟早问题,阿弥陀佛也晓得,所以那一种是另外有因缘的。当然如果一个人能够放得下,孩子还小也没关系,就是要赶快往生,这固然很好。不过,如果是我们这个法门的话,只要是信心坚固,这个时候也往生,将来也往生,不会一次之後就没有机会了。

 

       问:这样听了上人的开示,觉得很欢喜,因为我们好有福气,有因缘听上人为我们讲说净土法门,这四年来上人讲得很多了。这几年来,我们也学着讲,嘴巴很会讲,可是让外面的人看了,可能会觉得我们很傲慢,我心里一直在思考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後来才慢慢发现在一个团体里面,不管这个团体怎样,自己都是团体的一份子,你也是一个因子在里面,体认到那就从自己开始慢慢做起。

       以前,跟上师学法十几年,听了很多……,这三四年来,上人又一直这麽慈悲的对待我们。今天听了上人讲的这些内容,我的心情感觉很满,感觉好像所有的毛细孔都张开了,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的感觉,我觉得真的非常有福气。上人说:「学佛要多闻薰习」,以前听到这一句话,觉得很抽象,没有什麽感觉。以前听上师说过,一个再怎麽样大的道场,如果没有大善知识住锡,只是一种表面的繁荣。我现在深刻的感受到,有一个善知识在身边,有这样的因缘,自己在这里面学习,只要你不离开,自然会慢慢的受到薰陶。所以我的心情是到往生之前,我都不能离开善知识。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有在念佛就好了,我们都很轻忽这句佛号的深厚内涵,是超乎我们凡夫所能了解的……。

 

       答:我们宗风有一句话:「学佛大悲心──弥陀如何为我,我便如何为人。」这一句话的境界是很高的,对我们来讲,我们是学多少做多少。如果这样来讲的话,我们对弥陀的悲心,弥陀的爱,体会多少,对人家的表现就会有多少;对人家的表现有多少,就证明了体会弥陀的爱有多少。所以,如果对弥陀的爱没有展现出来,那可能是我们对弥陀的爱体会不多。如果我们同修之间,彼此都会相互计较,那就有问题了,到底你对弥陀的爱体会多少,你有没有体会弥陀是不会跟我们计较的呢?还有,在背後说对方的点点滴滴,那表示你还没有体会到弥陀对我们的爱,还没有触动到自己的心,不然的话,那些计较是非的言词根本就讲不出来。

 

       还有最基本的,修行人是不妄语的,就是不随便讲话的。因为一开口的话,到底要讲什麽?如果不是讲法的话,那你要讲什麽?是谁在听?值得讲吗?更何况所讲的是跟人家的好坏、是非有关的事,这更不能讲。

 

       《论语》〈颜渊篇〉有一句话:「仁者其言也訒」,一个君子对他所要讲的话,要忍耐片刻,不可逞一时之快,要有所不忍心,一个人如果有恻隐之心,他会不忍讲人家的是非好坏。从此之後,凡事就肯吃亏不计较,真正肯吃亏的人,他一定是有福报有智慧的;若凡事都要计较的人,表示他就是没有福报,没有智慧;肯吃亏的话,等於是人白白送福报来给我们,不然,我们要去那里找亏吃?那如果不肯吃亏,一定要争论出我对你错,我有理你无理,那可惜了,福报就走了。所以,凡事都肯吃亏,而且在吃亏的当中,自自然然的感到自己的过失。当体会到弥陀的爱,就会肯吃亏不计较,也会有奉献的精神,自己力之所及,做得到,自己就能够牺牲奉献。

 

       刚才讲的那首偈:「极乐无为涅盘界,随缘杂善恐难生,故使如来选要法,教念弥陀专复专。」极乐无为涅盘界就是我们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涅盘的境界。既是涅盘的境界就无所谓品位阶级,也没有高低之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就表示不是无为无造作,是有为有造作,必须要由下往上,一级一级有造作的去提升,那就不是涅盘的境界。这个涅盘的境界,只要称名念佛就可以,为什麽?因为称名念佛是进入涅盘境界的正因。所以念佛是因,往生是果,而往生的地方是涅盘。所以善导大师说:「念佛即是涅盘门。」念佛是进入涅盘的门,如果我们了解这个道理,我们就会很庆幸,竟然只要念佛就能够进入那一种境界。不然的话,岂不是像一般的净土门,你是什麽工夫,就到什麽境界;为了达到高的境界,必须要怎麽样才可以。当然我们学佛,能够做到俗谛的话,就应该尽量去做,只是说往生的正因不是这个。所以,我们不是用这个来回向,该做应做,但不是用来回向,因为往生涅盘界的正因是称名。

 

       那称名到底是怎麽称?要称到什麽标准?就是「念念不舍」,时刻把这句佛号挂在心中、挂在口中,把念佛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使念佛生活化,生活念佛化。像善导大师所讲的:「行住坐卧念念不舍」,行住坐卧念念不舍就包括「时处诸缘」。若归纳起来,念佛不是专念就是散念,不是散念就是专念,不管什麽时候、什麽地方、什麽事情,都可以念的。我们有空的时候,来念佛会念佛,是属於专念,专心念佛不做其他事情。而虽做其他的事情,只要不是动脑筋的,也可一面念佛一面做事,这是散心念佛。所以,不是专念就是散念,不是散念就是专念。

 

       学我们这个法门,才能够把我们所要修行的正因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其他的法门,就不可能;譬如密宗,必须要打坐、观想、持咒、持法器、结手印……,那必须要有固定的时间、地方。我们这个法门就不须要那样,即使没有固定的地方、时间,也能念佛。

 

       所以「极乐无为涅盘界」的正因就是「念弥陀专复专」,有目标、有方法,这个目标这麽的高超,可是方法却是这麽的简单容易,大家都能够做得到。我们这个法门之所以难说难信,就是在这个地方。所以,这一首偈语大家要把它背下来,深刻印在脑海中,然後以这个标准来衡量所有净土法门,若净土法门合乎这个标准,才是纯正的,不合乎这个标准,就不是纯正的;若它强调念佛要达到什麽样的工夫,要达到什麽样的水平才能够往生,那就不是我们这个法门了。我们这个法门的目标是涅盘,它的方法只要念佛,是不管工夫的,所以这首偈也是一把衡量的尺。

 

       但是,如果理解不正确的话,就会有一种模糊的概念,以为就不用精进了,那就会落入懈怠。因为有强调功夫,希望达到品位高超的,就会积极地、精进地去念佛,就不会悠悠泛泛;如果不那样强调的话就会懈怠,所以就这一点来讲,我们就要反省。我们的做法固然跟他们的不一样,可是念念不舍是一样的。虽然跟打精进佛七不一样,可是,已把念佛融入生活当中,是念念不舍的。佛七的念佛有时快而大声,一句顶一句,念的很快,一小时可以念好几千句。我们跟他们不一样,可是却不是懈怠,我们是轻松的、一句一句的念,所以念佛相同,但那种方式不一样。他们的内心是有不安的,如果没有达到那个工夫,他们认为往生不定。我们是没有不安的,知道念佛人永远都在弥陀光明摄取不舍当中,所以我们这个法门不但可以融入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又是「平生业成」的。不过,其中有一点,如果一个人的心地愈柔软、愈柔和、愈无诤,不管有事无事,都常常念佛的话,会比较能够预知时至,比较没有病苦,顺利安然往生。

 

       我们书院四楼墙壁挂有一句法语:「随作务,随念佛。不与人诤,亦无怒容。」这一句话不只是对出家众,我们的同修也要把它刻在脑海中,就是把念佛落实在生活当中,所以是「随作务,随念佛」。进而「不与人诤」,尽量凡事都要善解,都要体谅,都要包容,基督教也说:「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忍耐。」又说:「爱是永不止息。」我们佛教是讲慈悲的,若不能彼此体谅,不能彼此忍耐、包容,那这样岂不更不如基督教?所以凡事与人无诤,不但是无诤於口,也没有显露在容貌上,「亦无怒容」,我们就尽量往这个目标去向往前进。这一些格言都很好,如果能够这样的话,我们的气质会转变,将来往生时也会很安然顺利。所以,这个都是我们修行人所向往的目标,要完全做到那样,是不容易,但就是心向往之。「不与人诤,亦无怒容」,不但没有怒容,而且没有怒心,这些都要尽量去做。

 

       问:有一些也是在讲净土法门,也是修习净土,也是讲往生,但是他们讲的却不是我们所强调的「往生之道,就是念佛」,他们是要修诸功德,再来回向,这是一种。另外一种,除了要修诸功德之外,还要再作其他的修行。如果我们看到这样的学佛人,并不是要跟他们争论,但我们要怎麽样跟他们互动切磋?

 

       答:这个分两方面:一、讲法的人是否能够完整的引经据论?二、对方的根机也是否已经到了你一解释他就能够接受的阶段。当然「多善根福德」是《阿弥陀经》里面所讲的,对《阿弥陀经》这几段核心的经文,如果不能正确了解的话,就一定会有这种错误的观念;这是自古以来,就已经形成了那样的解释,认为要往生,必须要多善根福德,因为经典是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可是,他都没有连贯来看待,下面有「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所以等同上面是问,下面是答,他把它隔开来解释,称名归称名,除了称名之外,另外还有一个多善根福德,而不晓得称名的本身,就是多善根福德。往往他们都是用圣道门的教理来解释《阿弥陀经》,又没去看《无量寿经》第十八愿及第十八愿成就文,即使看到了,也不觉得那是重点、那是正因的地方;因为第十九愿有提到「发菩提心,修诸功德。」三辈之文也有谈到出家要怎麽样,在家要怎麽样,他们没有去分辨这个主从关系,因为他们没有接触到我们这个法门的思想。

 

       概略来讲,传统的净土法门都是天台宗的思想比较多,固然《阿弥陀经疏钞》或是《阿弥陀经要解》也有谈到所谓的多善根多福德,就是称名;一句名号就具足多善根多福德。可是他们又提到功夫上的一心不乱,进而有理一心、事一心之别,还有有什麽因就会到什麽土,这样就不是很纯粹的净土法门。因此要讲这个的话,就要方方面面引经据论,引经据论的话,《无量寿经》这些都要引用,但引用《无量寿经》人家不会肯定第十八愿的是正因,因为他们反而觉得第十九愿比较殊胜;在三辈中,他们反而认为上辈、中辈都比下辈殊胜,而且是以这个来解释《观经》的九品,而不晓得《观经》的重点是在最後流通分,释迦牟尼佛的付嘱持名。

 

       有时候引用《大经》、《观经》,人家还不会信受,那这样就得引用龙树菩萨在《易行品》中解释第十八愿为本愿,且指出「称名自归,即入必定」。另外《阿弥陀经》的「执持名号」,执持是什麽?《易行品》就说:「若人欲疾至,不退转地者,应以恭敬心,执持称名号。」所以《阿弥陀经》的「执持名号」就是称名。

 

       由这个传承下来,昙鸾大师也说:「缘佛愿力故,十念念佛,便得往生。」这个往生的因只有提出第十八愿,没有提出第十九愿,它的果就是第十一愿,第十一愿就是涅盘,「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弥陀既然成正觉,他的果报土就是灭度的报土,也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极乐无为涅盘界」,所以「极乐无为涅盘界」,就是昙鸾大师所引用的「第十一愿」,而它的因就是「教念弥陀专复专,随缘杂善恐难生」,所以它的因就是第十八愿。这一首偈子跟昙鸾大师《往生论注》後面结论的三个愿(第一个愿是第十八愿,第二个愿是第十一愿)是很吻合的。

 

       接下来,善导大师在这方面的就谈论很多了,如果把祖师的传承引据出来,对方就比较能相信。不然的话,《大经》、《观经》、《小经》有讲到这个,也有讲到那个,後人也都各有不同解释,那要以谁的为准?就要以祖师说的为准。所以,第十八愿可以提出善导大师的本愿取意文,《阿弥陀经》可以提出善导大师的这一首「称名入报」的偈子,以及龙树菩萨《易行品》的「称名自归」。这样提出就能够融会贯通出三经所讲的都是一致的。《无量寿经》在讲什麽?善导大师在《观经疏》〈定善义〉就有说到:「《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阿弥陀经》中,一日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祖师的解释都是在强调往生的正因就是称名,称名的本身就是多善根多福德。

 

       问:再请问上人,第十九愿所讲「修诸功德」,是不是在讲五戒十善,或者是也有讲念佛的功德?

 

       答:对!他们是把念佛的功德,等同三学六度的万行之一来看待;认为念佛好是好,功德大是大,但是,还必须要跟其他的功德一起来作回向。

 

       问:念佛之外,再加修其他的功德?

 

       答:对!我们这个法门,念佛本身的功德是超越性的。可是第十九愿的「发菩提心,修诸功德」里面也包含念佛,所以是加在一起,除了念佛,也持咒、朝山,也拜谶、诵经,也参加法会、修六度万行,然後把它融合在一起回向。

 

       问:我们念佛是等於发菩提心,那他们的发菩提心是等於念佛吗?

 

       答:不是。菩提心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心,也就是四弘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不论圣道门净土门,都要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只是净土门以念佛往生为其菩提心,因为往生必成佛,成佛必度生。若未往生,自己三毒还在,则菩提心恐成画饼。

 

       问:所以第十九愿这个愿是临终的时候,佛一定来迎,但不一定保证往生?

 

       答:对!不过,来迎就保证往生。往生的正因是念佛,可是众生的根机千差万别,也有一种他不晓得念佛是正因,他就修习其他的法门,也就是「发菩提心,修诸功德」。那修习其他法门,阿弥陀佛要不要救呢?要救!所以就跟他说:你如果「至心发愿,欲生我国」,我一定来接你,以这样来引导修其他法门的人。那它跟第十八愿不一样的地方是「法」不一样,还有「阿弥陀佛最後誓愿」的不一样。「法」就是指第十八愿要专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句名号,而且这句弥陀名号如同弥陀本体,也就是说弥陀本体的所有功德都在这句名号中。「阿弥陀佛誓愿不一样」,就是「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这二句只有第十八愿有,其他的愿都没有,所以是使念佛的众生能够往生,他才成佛;他若成佛的话,所有的众生只要称名,都能够往生。第十九愿是他成佛了,然後誓愿来迎接修其他法门的人。这表示第十八愿是根本,若没有第十八愿,连佛都没有了,何况是迎接、或不迎接。

 

       问:这样的意思就是说,将第十九愿导引到第十八愿。

 

       答:对!第十九愿是为了导入第十八愿的一种方便,因为唯有佛号才能完全含盖「发菩提心,修诸功德。」佛号的本身就是「发菩提心,修诸功德。」

 

       「发菩提心,修诸功德。」就像是一面镜子,照出我们自己的根器根本不是真正在发菩提心,诸功德也修不起来。再看到第十八愿,才发觉是阿弥陀佛的佛心所流露出来的这一句名号,这句弥陀名号才是具诸功德,弥陀名号是万行万善万德万法的结晶,往生弥陀净土,只要专称弥陀佛名便可,不假外求。所以第十九愿就会自然归入第十八愿。在跟人家讲解的时候,自己必须先要有这样的程度,才能让人家肯定,如果自己程度不够,就难以让人家信服。譬如说你们有机会到某某地方,最好是能先把这一套书融会贯通,该背的背下来,该理解的要理解,这样才能够自由的应用;像医生都必须要懂得所有的药方,才能够对症下药,如果我们对这个法门的教理,文证、理证、事证,了解得不够,那就没有办法。

 

       问:那这样的话,是不是都有保证往生?

 

       答:一定往生。因为都有条件、有对待。如果你是一个「发菩提心,修诸功德」的人,你有回向,当然一定往生!

 

       问:那他为什麽不写「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答:因为愿的内容不一样,就没这样的写。「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已经写在第十八愿了,如果也是这样写的话,那内容岂不是就变成跟第十八愿一样了。所以第十八愿跟第十九愿都叫做当机愿,是今生都能够往生的愿。今生都能够往生的,不是专念佛,就是修诸善事功德。所以第十九愿的「不取正觉」的功能,就不一样了,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现身要来接他,它不像第十八愿是一对一的,我们对弥陀,弥陀对我们。第十九愿是面对所有各法门修行者的自力所行之六度万行功德,然後用来回向的人,而弥陀还是要让他往生,等於还是「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因为只要有任何一愿不完成,他就不能成佛,只是内容上不一样;内容上,第十八愿是一对一、绑在一起的,能使你往生我也就成佛;我成佛了,你只要念佛,就能使你往生。第十九愿是他自觉有在「发菩提心,修诸功德。」如果他没有这个自觉,他就不敢发愿往生,因为他没有东西可以用来发愿。那第十八愿就无所谓发愿、不发愿了,所以愿有直接趣向,也有以诸功德来回转趣向;像第十九愿就是必须要回转趣向的,要有东西才可以回向,你没有东西就无法回向。

 

       第十八愿只要念佛,念佛即是功德,跟第十九愿不一样;第十八愿是直接随顺弥陀,弥陀教我们念佛,我们就直接念佛就行了,就必定往生,他的承诺就是我们往生的保证;第十九愿是阿弥陀佛成佛了,但他认为,佛的功德也不会成为他的功德,所以他要另外去修诸功德来回向,以这样来蒙受弥陀的来迎。当然第十九愿有谈到「十方众生,发菩提心,修诸功德,至心发愿,欲生我国」,这里的「发愿欲生」是以某一些功德来作为往生的条件,与第十八愿的「信乐欲生」而专称佛名是不一样的,可说天差地别。

 

       问:第十九愿是要修诸功德,也要念佛,再加上回向,那是不是他对能够往生的心情会比较不像第十八愿那样坚定?

 

       答:是!通常第十九愿往生的心是不定的,因为他会怀疑,到底他的「发菩提心,修诸功德」达到标准了没有?所以心就会虚虚的,不踏实。

 

       问:那第十九愿是不是像《大经》说的胎宫?

 

       答:这个分判各有不一样的说法,所以讲起来比较难让人家信服,如果以後面《大经》〈胎化段〉的经文来印证的话,第十九愿很显然是在胎宫的,但这个都是比较微细的。

 

       问:他现在修诸功德是要往生极乐世界,换句话说,如果他现在修诸功德是要往生释迦牟尼佛的净土也是可以?变成第十九愿就跟往生其他净土的愿,就有点相似?第十八愿是弥陀为了我们这些众生而发的愿,而众生念佛愿生极乐就可以往生。那十九愿,如果也有众生是发愿要往生其他的净土,那他也是这样的回向?

 

       答:如果那样的话,那是圣道门,不是净土门,跟弥陀没有关系,跟第十九愿没有关系。讲到十九愿,要往生到哪里,是比较微细的,最好是少讲。譬如说你们到某某地方,要跟人家讲这个的话,那就不太恰当了,因为你讲不清楚,人家不可能相信;他们会认为:我们这一辈子的修行,所做的善事、功德比你们多,牺牲也比你们大,结果往生到比你们差的地方?你们只要念佛就到好的地方?这样,人家是信不来的。所以暂时不要讲这一些,除非我们经论很通达,而他们的根器也到了,才能够引导。不然的话,有时候讲了,徒然引起纷争,甚至让人家看不起,我们的发心比你们还多还广,你们还说怎麽样、怎麽样?

 

       问:所以说修诸功德,并不一定说要修多少功德,是不是这样?

 

       答:「修诸功德」就是修诸种功德,内容包含很广,三学六度万行总包含。

 

       问:只是说要修杂行的功德,也要修念佛的功德。

 

       答:对!它都包含在一起,念佛、诵经、拜忏、打坐、参禅、学密、研教……都是。

 

       问:这样的观念在世俗上是不是比较容易接受!

 

       答:对!

 

       问:第十八愿的话,世俗会很难接受。

 

       答:所以根机不到的话,你怎麽讲他也体会不到,何况你讲又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讲到的地方要引用一些经论。譬如说《阿弥陀经》,除了《阿弥陀经核心讲记》以外,还有《讲演集》第一集、第二集可以参考,其中在成德国小讲的,就引用昙鸾大师:「人天诸善,人天果报,若因若果,皆是颠倒,皆是虚伪,是故名不实功德。」你在发菩提心、修诸功德,你没有达到三轮体空,你却要用这些来回向,而极乐世界是涅盘的境界,如何进入涅盘界呢?

 

       接下来,这一句名号,不只是一个声音符号,它是阿弥陀佛本体功能的展现,但讲到这里,也可引用法然上人《本愿选择集》第三篇所讲的:「名号是万德之所归。」等於说发菩提心、修诸功德,在这一句名号,都具足了。也就是说,它的内外功德都具足了,内用功德就是四智、三身、十力、四无畏,外用功德就是相好、光明、说法、利生。所以法然上人比喻说:「这一句名号就好像房子,其他的功德就像房子内的东西,各别各别的东西,并不能代表房子。一旦说房子的话,房子里面的家俱、窗户、桌子、椅子……通通包含了。」所以,这一句名号就是万德之所归,它本身就是万德的结晶,就是万德。这样层层的剖析,就比较能够让人家信服。所以我们这个法门难讲解,也难信受,经上说:「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是为甚难。」所以信固然难,说也很难,如果我们对教理不通,而对方的根机也还没有到,那就会鸡同鸭讲。

 

       问:……有谈到「业道如秤,重者先牵」……

 

       答:这就要谈到《观无量寿经》下品下生,以及阿弥陀佛的愿力;同时还要谈到《往生论注》卷上最後的八番问答,「在心、在缘、在决定」,那个时候书本就要拿出来引用了。

 

       问:在《无量寿经》「胎化段」有说:「疑惑不信,然犹信罪福,修习善本,愿生其国……」罪福是指世间的罪福吗?

 

       答:就是因缘果报,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罪就是恶,「犹信罪福」就是信有善恶报应,然後修诸功德,然後用这些功德来回向,这就是在胎宫,因为他不完全靠弥陀。完全靠弥陀的人他还是「犹信罪福」,但不是「修诸功德」来回向,他该做的还是要做,所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就是随份随缘随力去做,但是他完全是靠弥陀的,他晓得我们都在落入因果,造罪造恶,如果没有弥陀的救度不行,所以他反而完全信靠弥陀的救度,这样无形中就契入明信佛智。「明信佛智」乃至「不可思议智」,信弥陀佛智,最简单的就是:你只要相信阿弥陀佛会救你,一信就通通信了,只要相信众生称念必得往生,一信就通通信了。如果认为称名未必往生,称名不是正因,称名不是多善根福德,那就不是明信佛智。……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接下来你们可以自己谈。

       南无阿弥陀佛!


 

 

【附录】

法语摘录

 

壹、有关修行

1、「自觉愚恶,过於他人。」

2、「对修行人来讲,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3、「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把眼光调过来反观自己,而不是把戒律道德讲出来规范别人。

4、修行人是眼光看自己。

5、一个修行人,时刻希望自己每一天都能改进,每一天都能提升,不站在原地踏步。

6、「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弃旧从新;旧人已过,从现在开始,是一个新生的人。

7、我们是凡夫,所以做得不圆满,因为不圆满,所以才更要有柔软心,更要有惭愧心。

8、如果一个团体里面有不和谐,人人都应该反省自己,是因为自己有不和谐的心,才有不和谐的团体;再者,如果我们的心和谐,这个团体就会和谐。

9、「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10、「你尊我卑、你大我小、你智我愚、你对我错」

11、平等几乎是空性。

12、内心所想的跟发愿所讲的,都不一样,这样的话,就不是修行人。

13、一个修身养性,希望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如果他所做的,跟他所懂得的有差距的话,那麽,他的命运就会跟期望的有差距。

14、让自己的心柔软下来,而服服贴贴地来接受弥陀的救度。

15、人家会对我们怎样,等於是我们对人家怎样。

16、「凡事理性不情绪」,一个人如果时常保持理性不情绪的话,很多事情就不会不愉快。

17、理性不情绪就不会自以为是,就不会情绪用事,就不会有一种气馁、退缩、消极、乾脆算了的念头。

18、如果理性抬头,就不会有情绪。

19、所谓理性,就是凡事皆以清明的心来面对,而且晓得大体、守住分寸。理性的内涵很广,就是能够冷静、沉着、不轻浮、不急躁……。

20、我们对弥陀的悲心,弥陀的爱,体会多少,对人家的表现就会有多少;对人家的表现有多少,就证明了体会弥陀的爱有多少。

21、如果对弥陀的爱没有展现出来,那可能是我们对弥陀的爱体会不多。

22、在背後说对方的点点滴滴,那表示你还没有体会到弥陀对我们的爱,还没有触动到自己的心,不然的话,那些计较是非的言词根本就讲不出来。

23、修行人是不妄语的,就是不随便讲话的。因为一开口的话,到底要讲什麽?如果不是讲法的话,那你要讲什麽?是谁在听?值得讲吗?更何况所讲的是跟人家的好坏、是非有关的事,这更不能讲。

24、《论语》〈颜渊篇〉有一句话:「仁者其言也訒」,一个君子对他所要讲的话,要忍耐片刻,不可逞一时之快,要有所不忍心,一个人如果有恻隐之心,他会不忍讲人家的是非好坏。

25、凡事肯吃亏不计较。真正肯吃亏的人,他一定是有福报有智慧的;若凡事都要计较的人,表示他就是没有福报,没有智慧。

26、肯吃亏的话,等於是人白白送福报来给我们,不然,我们要去那里找亏吃?如果不肯吃亏,一定要争论出我对你错,我有理你无理,那可惜了,福报就走了。

27、凡事都肯吃亏,在吃亏的当中,自自然然的感到自己的过失。

28、当体会到弥陀的爱,就会肯吃亏不计较,也会有奉献的精神,自己力之所及,做得到,自己就能够牺牲奉献。

29、如果一个人的心地愈柔软、愈柔和、愈无诤,不管有事无事,都常常念佛的话,会比较能够预知时至,比较没有病苦,顺利安然往生。

30、「随作务,随念佛。不与人诤,亦无怒容。」

31、「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32、宗风的根源就在第一条,如果真的「对弥陀恭敬信顺,对他人恩慈体贴,对自己谦卑柔和。」凡事就都会检讨自己。

 

 

贰、有关法义

1、有法律上的罪恶,道德上的罪恶,还有宗教上的罪恶。「机深信」含盖这三个层次,但最基本的是宗教上的罪恶。

2、「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人都是差不多的。

3、信弥陀佛智,最简单的就是:你只要相信阿弥陀佛会救你,一信就通通信了,只要相信众生称念必得往生,一信就通通信了。

4、净土法门的根本就是愿生心,没有愿生心,一切就都免谈。

5、我们的做法固然跟他们的不一样,可是念念不舍是一样的。

6、学我们这个法门,才能够把我们所要修行的正因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其他的法门,就不可能;譬如说密宗,必须要打坐、观想、持咒、持法器、结手印……,那必须要有固定的时间、地方。我们这个法门就不须要那样,即使没有固定的地方、时间,也能念佛。

7、阿弥陀佛当然不会随随便便的示现要来接引往生。

8、如果是我们这个法门的话,只要是信心坚固,这个时候也往生,将来也往生,不会一次之後就没有机会了。

9、(一)讲法的人是否能够完整的引经据论?(二)对方的根机也是否已经到了你一解释他就能够接受的阶段。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