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講演

  1. 剃度開示(2018年7月31日)
  2. 淨土宗──往生淨土成佛宗
  3. 受戒與持戒
  4. 趨向淨土的關鍵密碼
  5. 剃度開示
  6. 二種成佛法
  7. 橫超的淨土法門
  8. 往生與預知時至
  9. 剃度及皈依開示(2017年9月19日)
  10. 往生極樂的條件(下.問答)
  11. 剃度開示(2017年8月18日)
  12. 往生極樂的條件(中)
  13. 往生極樂的條件(上)
  14. 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念佛成佛
  15. 四十八願分類歸結
  16. 彌陀願心的根源
  17. 淨土宗的結論──宗旨四句偈
  18. 大慈悲五要點
  19. 慈心法門
  20. 念佛不妄語
  21.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脫離輪迴之上
  22. 淨土宗的根源
  23. 真正的孝行──託父母於阿彌陀佛
  24. 為何吃素?
  25. 略談佛教的意義與淨土宗之殊勝
  26. 「自省己過,善覆他罪,樂修慈心」
  27. 愛與佛命
  28. 不請之友
  29. 歲末聚餐對僧眾的談話
  30. 學佛的目的
  31. 說愛(二)
  32. 說愛(一)
  33. 念佛名號 學佛愛心
  34. 心平氣和 無住生心
  35. 念佛超度 三塗眾生
  36. 澳門淨土宗學會 讚頌辭
  37. 「以誠感人」的意涵
  38. 第一屆淨土宗志工研習會勉言
  39. 慧淨法師除夕團拜電話致辭
  40. 在心、在緣、在決定
  41. 佛教點燈的意義
  42. 念佛的方法與要領
  43. 念佛成佛的原理
  44. 佛在何處?
  45. 志工服務精神的內涵
  46. 淨土行人應具備的根本知見
  47. 慈悲的救度
  48. 念佛生蓮
  49. 三塗眾生 念佛往生
  50. 信受彌陀救度
  51. 為新戒比丘開示
  52. 歸依勸囑
  53. 念佛的音調與心態
  54. 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
  55. 「澳門彌陀共修會落成法語」略講
  56. 厭穢欣淨 切願往生
  57. 初機念佛群疑問答
  58. 簡介淨土宗專純念佛的道風及心態
  59. 淨土法門 理事互含
  60. 初學淨土法門應有的認識
  61. 念佛人的「本尊」
  62. 一天的生活,從念佛開始
  63. 念佛即圓滿悲智功德
  64. 〈人有實德,天有奇報〉一文的啟發
  65.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66. 如何真正圓滿人生的目的
  67. 萬行不憑憑念佛(二)
  68. 萬行不憑憑念佛(一)
  69.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終直入涅槃城
  70. 彌陀名號 不可思議
  71. 守愚念佛 彌陀住頂
  72. 阿彌陀佛的救度
  73. 一切眾生 皆有佛性
  74. 念佛方能消宿業
  75.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76. 阿彌陀佛 是何等佛
  77. 以佛為念 以淨為歸
  78. 念佛眾生 攝取不捨
  79. 乘本願船 登涅槃岸
  80. 淨土法門 萬法歸宗
  81. 世間虛假 唯佛獨真
  82. 一心念佛 無疑無雜

法義開示

  1. 《觀無量壽經》概說(二)(中)
  2. 《觀無量壽經》概說(二)
  3. 《觀無量壽經》概說(一)
  4.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七)
  5.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六)
  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五)
  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四)
  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三)
  9.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二)
  10.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一)
  11.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十)
  12.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九)
  1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八)
  14.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七)
  15.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六)
  1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五)
  1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四)
  1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三)
  19.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二)
  20.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一)
  21. 「三誓偈」略解
  22. 念佛的利益
  23. 剃度典禮開示
  24. 「彌陀三約定」
  25. 為新戒弟子開示
  26. 淨土宗「四不」
  27. 《無量壽經》大意(九)
  28. 《無量壽經》大意(八)
  29. 《無量壽經》大意(七)
  30. 《無量壽經》大意(六)
  31. 《無量壽經》大意(五)
  32. 《無量壽經》大意(四)
  33. 《無量壽經》大意(三)
  34. 《無量壽經》大意(二)
  35. 《無量壽經》大意(一)
  36. 《無量壽經》概說(續)
  37. 《無量壽經》概說
  38. 淨土宗特色略說
  39. 淨土宗宗旨略說
  40. 略說淨土宗教判
  41. 佛化婚禮開示
  42. 自信教人信 擔當向前行
  43. 成佛何時、極樂何處、往生何位?
  44. 出家的價值與意義
  45. 略說彌陀名號之義
  46. 為什麼淨土法門是易行道?
  47. 淨土宗是彌陀慈悲救度的法門
  48. 娑婆眾生 無不是業
  49. 龍樹菩薩往生安樂國
  50. 華光出佛
  51. 彌陀光明 最尊第一
  52. 法是道場的靈魂
  53. 不問罪福 念佛皆生
  54. 彌陀誕辰念彌陀 (二)
  55. 彌陀誕辰念彌陀(一)
  56. 「名號的功德」與「念佛的利益」
  57. 「《大經》三要文」的重要性
  58. 極樂安身實是精
  59. 大悲傳普化 真成報佛恩
  60. 相勸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61. 《地藏經》「念佛度亡」之文略講
  62. 口稱成因由法德
  63. 念佛與佛,機法一體
  64. 淨土法門的大根大本
  65. 何謂「一心不亂」?
  66. 略談念佛方式與莊嚴道場
  67. 極樂無為涅槃界
  68. 如何真正紀念「彌陀聖誕」
  69. 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
  70. 為迴龍寺常住僧眾開示
  71. 淨宗宗旨與敦倫盡分
  72. 淨土宗「宗旨」與「特色」略講
  73. 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問答)
  74. 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開示)
  75. 淨土宗的幾個名詞略釋
  76. 成佛如林的法門
  77. 善導大師-《觀經疏》大願業力與《大經》三誓偈
  78. 善導大師-略說善導大師「讚佛偈」之深廣內涵
  79.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五)
  80.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四)
  81.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三)
  82.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二)
  83.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一)
  84.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四)
  85.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三)
  86.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二)
  87.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一)
  88.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四)
  89.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三)
  90.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二)
  91.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一)
  92. 《易行品》概說
  93.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二)
  94.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一)
  95.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三)
  96.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二)
  97.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一)

宗風

  1. 宗風學習(七)
  2. 宗風學習(六)
  3. 宗風學習一~五

臨終開示

  1. 臨終的殷切勸導叮囑
  2. 娑婆旅程盡,辭別歸蓮鄉
  3. 信順彌陀救度

訪問篇

  1. 輔仁大學宗教系所師生參訪慧淨法師記

問答

  1. 如何從自覺愚惡契入彌陀的救度
  2. 於福州答蓮友問
  3. 於弘願寺答僧眾問

第十八願善導釋

  1. 第十八願善導釋(二十)
  2.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九)
  3.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八)
  4.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七)
  5.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六)
  6.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五)
  7.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四)
  8.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三)
  9.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二)
  10.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一)
  11. 第十八願善導釋(十)
  12. 第十八願善導釋(九)
  13. 第十八願善導釋(八)
  14. 第十八願善導釋(七)
  15. 第十八願善導釋(六)
  16. 第十八願善導釋(五)
  17. 第十八願善導釋(四)
  18. 第十八願善導釋(三)
  19. 第十八願善導釋(二)
  20. 第十八願善導釋(一)

淨土法門的核心

  1. 淨土法門的核心(十)
  2. 淨土法門的核心(九)
  3. 淨土法門的核心(八)
  4. 淨土法門的核心(七)
  5. 淨土法門的核心(六)
  6. 淨土法門的核心(五)
  7. 淨土法門的核心(四)
  8. 淨土法門的核心(三)
  9. 淨土法門的核心(二)
  10. 淨土法門的核心(一)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觀無量壽經》概說(二)

──慧淨法師2018年6月10日講於台南佛一法會(第十九次)
 

  各位法師慈悲,各位蓮友:南無阿彌陀佛(三稱)

  今天是第十九次的佛一,上次跟大家研討《觀經》大意時,講了八個主題:

  第一,《觀經》經名。《觀無量壽經》在古代有五個名稱:《佛說觀無量壽經》《佛說無量壽觀經》《無量壽佛觀經》《觀無量壽佛經》《十六觀經》,簡稱為《觀經》。

  第二,《觀經》解題。簡略解釋《觀無量壽經》這五個字。

  第三,《觀經》說時。這一部《觀無量壽經》是釋迦牟尼佛大約在西元前492年,也就是距釋迦牟尼佛入滅的八年前,七十三歲的時候,在靈鷲山說《法華經》之際,同時所說的經典。

  第四,《觀經》宣說之理由。釋迦牟尼佛為什麼要講這一部《觀無量壽經》?

  第五,《觀經》譯者與譯時。這一部《觀無量壽經》是在古代劉宋元嘉十年,也就是西元四百三十四年,西域人良耶舍在江蘇揚州鐘山道林寺所翻譯的。

  第六,《觀經》緣起。釋迦牟尼佛之所以會說這一部《觀無量壽經》,是由於宮廷政變,引起韋提希夫人厭穢欣淨,最後選擇往生西方淨土極樂世界,並且求問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的方法,這是釋迦牟尼佛說這一部《觀經》之定善、散善與念佛的因緣。

  第七,《觀經》梗概。基於上面所說的緣起,釋迦牟尼佛就為韋提希夫人說了定善十三觀,以及散善的三福九品與念佛這些方法。而在最後,釋迦牟尼佛讚揚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唯有念佛是最容易又最殊勝的往生成佛法門,所以勸大眾要信佛念佛,而結成這一部經。

  第八,《觀經四帖疏》緣起。《觀經四帖疏》最後「跋言」的地方就說:「某今欲出此《觀經》要義,楷定古今。」由於在善導大師以前的隋朝三大師──也就是慧遠大師、智顗大師、吉藏大師,以及攝論師們相繼註解《觀經》,但是觀點都錯誤,因此影響了念佛法門的宏揚,善導大師為了糾正他們的錯誤而註解《觀經》。為什麼要先說這個主題呢?因為要講解《觀無量壽經》都必須以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為主,因此在這裡預先講解《觀經四帖疏》的緣起。

  這是上次所講的八個主題,今天接著講第九個主題:《觀經》五分。

第九、《觀經》五分。《觀經》五分,也就是這一部《觀無量壽經》的組織、架構分為五個大段落。

  晉朝道安大師將佛經分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以三個大段落來解說每一部經,稱為「三分科經」。自此,這三分科經就成為解釋經典的慣例。

  淨影寺的慧遠大師,天臺宗的智顗大師,三論宗的嘉祥大師,都有註解《觀無量壽經》,他們註解《觀無量壽經》也是依據道安大師的三分科經方式來解經。到了唐朝,善導大師看出《觀無量壽經》有其特別的內涵,因此他解釋這一部《觀無量壽經》時,並未沿用諸師將經文分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的三段式的分科方式,而是特別將《觀無量壽經》分為序分、正宗分、得益分、流通分、耆闍分五個部分,這就是《觀經》五分,分為「五分」──五個大段落來解釋。根據善導大師《觀經四帖疏》「序分義」卷頭所說:

第一,從「如是我聞」到「云何當見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是「序分」。

第二,從日想觀初句「佛告韋提希」到「名第十六觀」,是「正宗分」。

第三,從「說是語時」到「無量諸天發無上道心」,是「得益分」。

第四,從「爾時阿難」到「皆大歡喜」,是「流通分」。

  以上四分,是釋迦牟尼佛在王宮所說的。

  第五,從「爾時世尊」以下,是「耆闍分」。

  善導大師是加了「得益分」,以及後面的「耆闍分」。

  為什麼要加這二分,特別是加「得益分」呢?因為這樣才能夠突顯出這一部經的核心,也顯示出韋提希夫人以及當時在她左右的侍者們,是聽釋迦牟尼佛講《觀無量壽經》講到哪個地方才獲得利益的。韋提希夫人所獲得的利益,也是我們後世修學淨土法門的人能夠獲得的利益。為了突出這一點,善導大師特別將這一段經文另增一分,叫做「得益分」。

  簡略來講,「得益分」是釋迦牟尼佛講解定善十三觀,講到第七觀華座觀時,釋迦牟尼佛就跟韋提希夫人說,接下來,我要講說解除苦惱的法門。(我們眾生都有煩惱,都會痛苦,最嚴重的是,不只是這一輩子有苦,而是累生累世輪迴無盡的痛苦。如果能夠解除我們的煩惱,解除無盡的輪迴之苦,那這個法對我們來講,就是我們所需要的。)這個時候,阿彌陀佛與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突然間應聲顯現在天空中,讓韋提希夫人以及他的侍者們清楚的看見,當下獲得了往生決定。顯示出苦惱以及輪迴當下就斷除了,因為必定往生極樂世界,不再繼續無盡的輪迴;那往生極樂世界不只是往生而已,而是顯示成佛,因為極樂世界是佛的境界,不管任何人,只要到極樂世界都必定成佛,而且是快速的成佛,這個快速是超越時間性的。

  這典故明白顯示:阿彌陀佛本身就是我們除苦惱的法,不論是見到阿彌陀佛本身,或者聽到阿彌陀佛的名號,或者專稱阿彌陀佛的名號,道理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只要信受彌陀救度,專稱彌陀佛名的人,當下他的苦惱,他的輪迴就獲得解除了。因此可知,這麼重要的一段經文,如果不特別顯示出來的話,有的人不曉得這個地方是一個重點性的示現,依文解義就看過去,那就太可惜了。

  慧遠大師、智者大師、吉藏大師都將得益科入正宗分,將「爾時阿難即從座起」以下的經文全部科為流通分,在流通分中雖然存在王宮與耆闍的差異,但總之這三位大師都是將《觀經》科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分。

  慧遠等諸師並沒有在正宗分之外別立得益分,而善導大師卻在正宗分之外特別開出得益分,這是因為慧遠等諸師判定韋提希夫人之得忍是在正宗分之終,認為韋提希夫人是聽聞十六觀之說法的過程中隨聞隨觀,於是證得無生法忍。

  然而善導大師卻並不這樣看,善導大師於正宗分之外特別科出得益分,是為了在正宗分中辨明要門與弘願,並且引出韋提希夫人得益這一問題;而為了明確韋提希夫人之所以證得無生法忍,完全是得益於弘願,而非定散的要門,所以才在正宗分之外特別科出得益分。

  善導大師認為韋提希夫人之得忍是在第七觀初得見一佛與二菩薩之時,見佛身故,亦見佛心,當下感悟到彌陀救度之悲心,信心歡喜而得無生法忍的。正是為了凸顯出韋提希夫人之得忍是在第七觀之初見無量壽佛這一點,所以善導大師才特別科出得益分。

  善導大師這種分判,也是為了顯明《觀經》一經之所歸。如果韋提希夫人之得益,約正宗分判時,則得益必須由於定散的功夫及功德;但韋提希夫人那時還沒開始修學散善與定善,是由超越定散兩門的彌陀救度的弘願,並非因為聽聞修學定散的要門而得,乃因定散歸趣之弘願而得,故於正宗分外別開得益分。

  善導大師之所以能做這樣的區分,是因為善導大師自古以來被尊稱為是阿彌陀佛的化身,當然化身也是一種示現,示現就必須要有相應於示現的行為、現象,因此善導大師要解釋《觀無量壽經》時,就特別請求阿彌陀佛以及十方諸佛為他加持證明與指導。果然,在寫《觀無量壽經疏》的時候,每天晚上都有一位聖僧來指導他玄義科文;因此,可以說,這部《疏》雖是善導大師所寫的,卻同時也是這位聖僧所寫的。這位聖僧是誰呢?當然是佛,不可能是其他的出家眾,也不太可能是其他的菩薩。為什麼?經典是佛講的,特別是淨土法門,「二乘非所測,唯佛獨明了」「菩薩莫能究聖心,譬如從生盲,欲行開導人」,這樣的話,即使是大菩薩也沒有那個資格與能力來示現教導怎樣解釋《觀經》。

  所以,我們講解《觀無量壽經》必須重視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進一步以《觀經四帖疏》做為唯一的準繩。以上是特別就「得益分」加以說明。

  《觀無量壽經》最後一分是「耆闍分」,為什麼也要立這一分呢?這個背後也有它的特殊含意。簡要來講,主要是因為《觀無量壽經》有講過兩次:一次是在王宮所講,即是王宮會;一次是在靈鷲山所講,即是耆闍會。

  善導大師為什麼要將王宮會與耆闍會科做兩會,應有五個原因:

  一、處別故。王宮會是在王宮中的監牢所說之法,耆闍會則是在耆闍崛山所說之法,因為說法之處不同,所以才科為兩會。

  二、時別故。王宮會是在阿闍世正造逆罪之時佛所說之法,耆闍會則是阿闍世已造逆罪,佛返回耆闍崛山後所說之法,因為說法時節不同,所以才科為兩會。

  三、對機別故。王宮會所對之機是末代凡夫的總代表韋提希夫人,耆闍會所對之機則是聲聞與菩薩,因為所對之機不同,所以才科為兩會。

  四、說人別故。王宮會是佛親口宣說,耆闍會則是由阿難傳說,因為說法之人不同,所以才科為兩會。

  五、為顯本為凡夫、兼為聖人之義故。王宮會顯示以韋提希夫人為對機眾的本為凡夫之經,耆闍會則是顯示以聲聞、菩薩等聖者為對機眾的兼為聖人之經。為了凸顯此義,所以才科為兩會。

  要而言之,為什麼要將王宮會與耆闍會科做兩會,主要是為了凸顯「五乘齊入」,王宮會正度障重根鈍的人乘、天乘之機,耆闍會兼益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念佛一法,使五乘齊因齊果。亦即:因地聖凡根機不同之五乘,同以念佛之一因,往生淨土同證成佛之一果。

  這也顯示出,《觀經》是釋迦牟尼佛一生最後所要講的,從成道講經說法,一直到講《法華經》,都是為了舖陳講《觀無量壽經》的方便,這個後面會說到。

  「序分」,是表明宣說這一部經的狀況,在一部經的最前面,一般分為「證信序」與「發起序」。

  「證信序」是證明這一部經的內容是真實,沒有錯誤的,希望未來的眾生要生起信心,不要懷疑的文字內容。「證信序」是所有經典共同的形式,所以「證信序」也叫做「通序」,是通於所有經典的序文。

  「發起序」,是敘述開說這一部經的動機、因緣、目的的文字。因為每一部經各有其特別、不一樣的狀況,因此發起序的序文也各異其趣,如與前面「通序」比對的話,就名為「別序」。

  不過《觀無量壽經》的序分比較特殊。依據善導大師區分為「二序七緣」,或「三序六緣」。二序就是「證信序」與「發起序」,七緣是把「發起序」又展開為七個段落,成為「二序七緣」;「三序六緣」則是把前面講的七緣,第一個緣歸做一個序,也就是「證信序」「發起序」跟「化前序」,六緣就是剛剛講的七緣當中的六緣,這個等一下再略微解說。這種分法,明確突顯出這一本《觀無量壽經》的尊貴與殊勝。

  「正宗分」的內容,是《觀無量壽經》的十三定觀以及三福九品。

  「得益分」的內容,前面有稍微解說,就是指韋提希夫人與她的五百位侍女得到利益的經文。像慧遠大師、智顗大師、嘉祥大師他們解釋《觀無量壽經》時,是把這一段列入「正宗分」之中,並沒有另立「得益分」,唯有善導大師特別另行設立這一分,有什麼理由呢?

  其他的幾位大師是把「得益分」解釋為韋提希夫人聽過十六觀(定善十三觀,散善三觀)全部內容之後所得到的利益,所以把這一段也歸入「正宗分」;但是善導大師他不是這麼看的,他認為這是在第七華座觀的時候,見到阿彌陀佛顯現,所獲得的利益,所以善導大師就把這部分另外設立一分,使這一點能夠更加地明白。也就是說韋提希夫人跟五百位宮女之得到利益,並不是因為聽聞過全部十六觀之後而得的,而是早在華座觀的時候,他們看到阿彌陀佛出現在空中而得到的。關於這一點,我們再另做專題來解說。

  「流通分」,就是為了讓這一部經所說的法門,能夠廣泛長遠的弘揚、流傳,而把這一部經的核心在「流通分」的地方講出,交代給弟子們,釋尊往往是交代給阿難尊者或彌勒菩薩。在《觀無量壽經》是交代給阿難尊者,因為在王宮說法的時候只有目犍連尊者與阿難尊者在佛的旁邊,因此交代阿難尊者。

  「流通分」的經文,也就是最後所講的:

佛告阿難:汝好持是語,持是語者,即是持無量壽佛名。

  這四句是《觀無量壽經》的核心,也就是代表整個《觀無量壽經》,乃至代表釋迦牟尼佛一代教法的最後結論,所以這一段經文是非常重要的。

  這一段稱為「咐囑文」,是整部《觀經》的核心經文。「正宗分」所講的十三定觀與三福九品,都是為了引導歸入這一段咐囑文,咐囑大眾依這一段文去行持。可說,整部《觀經》唯一就在說「持無量壽佛名」,不是觀想,不是觀無量壽佛像,也不是在三福九品。因此,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對這一段流通文就特別的加以解釋說:

正名付囑彌陀名號,流通於遐代。
上來雖說定散兩門之益,
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耆闍分」,最後一分是「耆闍分」。「耆闍」就是「耆闍崛」,也就是靈鷲山的意思。「耆闍分」是指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內王宮說法結束之後回到靈鷲山,阿難尊者把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王宮裡面所說的《觀無量壽經》法門又重述一遍。可見這一部經是由王舍城內王宮的說法,再於靈鷲山上重演一次,這個叫做「二會」,一經二會,二會構成一部《觀無量壽經》。這是有關「觀經五分」的說明。

  第十、觀經七緣。接下來,第十點,觀經七緣,也就是將「發起序」分為「二序七緣」,或「三序六緣」。

  善導大師在《觀經疏.序分義》中,區分《觀經》的序分為「證信序」與「發起序」;進一步又將「發起序」分為「化前序」和「正發起序」二節;最後就結為:「初名證信序,次名化前序,後名發起序。上來雖有三序不同,總名序分竟。」因此所謂的二序就是「證信序」和「發起序」,三序就是「證信序」「化前序」以及「正發起序」。

  「證信序」就是《觀經》最初「如是我聞」這四個字。

  「化前序」是接下來的「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三萬二千,文殊師利法王子而為上首」這四句經文。

  「正發起序」是從經文「爾時王舍大城」,一直到「云何當見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等數百句的經文。

  依據經典註釋家的通則,一般都是分為二序,也就是「證信序」和「發起序」。像這樣分為三序,是善導大師特別的看法,在其他大師的註解中是從來沒有的。三序,是把「發起序」又分為「遠發起」跟「近發起」;「遠發起」就是剛剛講的「化前序」,以一代的所有經典,做為引起《觀經》教化的序幕,來顯示淨土的教理,這個有其尊貴殊勝的地方。

  因為《觀經》主要是在摩訶陀國王舍城的宮中所說的,而不是在耆闍崛山(靈鷲山)所說的;還有,宣講《觀經》的場所並沒有千二百比丘眾,也沒有三萬二千菩薩眾。因此,經文所講的「一時佛在王舍城」這些經文就做為「化前序」。所以《觀經》的序分就分為「二序七緣」或「三序六緣」。

  以這樣的分法,「證信序」只有四個字,就是「如是我聞」;「發起序」,總共有一千三百五十五個字,比率是很懸殊的。以《無量壽經》來講,《無量壽經》的「證信序」比較長,有一千二百二十八個字,「發起序」比較短,有三百九十三個字。《觀無量壽經》的序分跟《無量壽經》的鋪陳可以說是相反的,這有其特別的含意。

  首先,「二序七緣」。「二序」是「證信序、發起序」,「七緣」是把「發起序」分為「化前序、禁父緣、禁母緣、厭苦緣、欣淨緣、散善顯行緣、定善示觀緣」等七個緣。

  「三序六緣」,「三序」就是「證信序、化前序、發起序」,就是把剛剛所講的「發起序」七緣當中第一個緣「化前序」歸為一個序,成為「證信序、化前序、發起序」;七緣中移出化前序就成為六緣「禁父緣、禁母緣、厭苦緣、欣淨緣、散善顯行緣、定善示觀緣」。圖示如下:

 

 

  也就是說,《觀經》從近的來講,是因這六個緣才引起釋迦牟尼佛說《觀無量壽經》,從遠的來講,也就是「化前序」,是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就一直在等待機緣要講說彌陀救度眾生的法,但因緣一直不成熟,直到這個時候,因緣已經成熟了,釋迦牟尼佛就很歡喜地、微笑地來講這一部《觀無量壽經》。

  善導大師所區分的這幾種緣是很可貴的。大家初聽會覺得有一點複雜,但如果能夠理解的話,就會覺得它是很好的。

  有關序分,我們也稍微解釋一下。

  第一,證信序。「證信序」就只「如是我聞」這四個字,前面說過,序分是講經的來由,分成「證信序」與「發起序」。「證信序」是證明這部經是可信的,也就是阿難尊者自己說,是我在某個時候、某個地方、聽到佛為某某大眾這麼說的,我所聽到的確實沒有錯,希望大家要相信,不要懷疑,這就是「證信序」的部分。

  一般「證信序」包含「六成就」,六成就是:「信成就、聞成就、時成就、主成就、處成就、眾成就」。所謂成就,就是條件,這六個條件具備了,才能夠講起這一部經。一部經的「證信序」,以一般的六成就來講的話,就是前面的經文,「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三萬二千,文殊師利法王子而為上首」等,總共有五句。阿難尊者說,這一部經的內容,是我親自聽佛這樣說,是真實不虛的。當時釋迦牟尼佛在摩伽陀國都城王舍城東北的靈鷲山中,與長年隨侍左右的一千二百五十位大比丘在一起,另外還有以文殊菩薩為上首的三萬二千菩薩。

  有關「如是我聞」這四個字的由來,是釋迦牟尼佛涅槃後四個月,以大迦葉尊者為上首,在王舍城附近的畢波羅堀做第一次的經典結集,那一次是結集經藏與律藏。

  經藏主要由多聞第一的阿難尊者轉述自己一輩子當中所聽過佛所講的所有經教。那時候,在經過以大迦葉為上首的總共五百位阿羅漢共同認可之後,這一些阿難尊者所敘述的每一部經就被記憶下來,最後被記錄成為文字。所以「如是我聞」是阿難尊者他如實的轉述佛所講的。

  在《大般涅槃經.遺教品》就有講,世尊將入涅槃,阿難尊者就問佛說,佛陀啊,你入滅之後,我們結集法藏,一切的經典最初要安哪種語言呢?世尊就回答說,一切的經初,就安「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某方、某處,與諸四眾,而說此經。」如是我聞的來源是這樣的。

  這裡所講的「一時」就是當時。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道場的大眾聽聞說法,是機法相應的時候才能講那一個法。以印度的傳統來講,不重視紀年,也就是說不重視記錄年日時辰,所以經典往往用一時來呈現;又由於佛陀說法不只是針對我們南閻浮提的眾生,而是針對三界,乃至十方聖眾所講的,那三界的時間跟其他世界的時間都不相同,很難用某年某日來說明,所以就用「一時」來代表。

  「如是」就是「六成就」中的「信成就」。表示是可信的,是沒有錯,不應該懷疑的。

  「我聞」就是「聞成就」。也就是阿難尊者他親自聽聞佛說的。

  「一時」就是「時成就」。阿難尊者說,是他在某個時候所聽到的。

  「佛」就是「主成就」。阿難尊者說,這部經是佛親自說的,不是其他菩薩或羅漢說的。

  「王舍城」就是「處成就」。阿難尊者說,地點是在王舍城。

  「大比丘眾等」就是「眾成就」。阿難尊者說,在座的聽眾有哪一些人。

  以上,就是六成就。

  也就是說,每一部經必須要有這六種條件:第一個,是誰聽聞的;第二個,所聽聞的內容是可信的;第三,是在甚麼時候聽聞的;第四,是誰講的;第五,地點在哪裡;第六,有哪一些聽眾。這六個,結合成一個講經的條件。

  不過,善導大師是將「如是我聞」這一句四個字作為「證信序」,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三萬二千,文殊師利法王子而為上首」等是做為「發起序」之前的「化前序」,剛剛有講到,這樣的分判能夠突顯這一部經的尊貴與殊勝,同時也流露出釋迦牟尼佛的本懷。

  接下來的「發起序」內容有七個因緣。「發起序」是敘述引起說這一部經的種種緣由,此序分成七節,叫做發起序七緣。

  第一節「化前序」。「化前序」就是「發起序」七緣中的第一緣,也就是剛剛所念的那段經文:

 

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三萬二千,文殊師利法王子而為上首。

  所謂「化前序」,就是舉出《觀經》教化之前的情境做為序文。

  《觀經》是釋尊在中印度摩伽陀國宮中對韋提希夫人所說,並不是在靈鷲山所說。又當時在場的也沒有一千二百五十位的比丘眾與三萬二千的菩薩眾;同時,經文之中所說的:「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三萬二千」,並不是在講說《觀經》的時候,也不是在講說《觀經》的事情,而是舉出講《觀經》之前的情境。因此,這段經文善導大師就作為「化前序」。

  善導大師這種區分方法,是非常好的,因為這樣,可以讓我們瞭解他的前後因緣,瞭解《觀經》這部經的難得,是有種種因緣,而且等待了這麼久,才能夠開講出來,也顯示出阿彌陀佛在《無量壽經》所講的救度眾生的法門,救度的對象是怎樣的對象?就是像韋提希夫人這樣的博地凡夫。那韋提希夫人代表誰?代表我們。

  另立「化前序」之用意,在於標明,開展真實教化之前所說的一切法門是方便教法。所謂的真實教化,是哪一宗呢?是淨土宗;真實的法門是什麼法門?是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的法門。善導大師是把釋迦牟尼佛在講《觀經》之前(當然《觀經》就包含《無量壽經》《阿彌陀經》等淨土三部經)所說的一切教法,統統看成是開展《觀經》教化的一種前方便。善導大師認為《觀無量壽經》「化前序」的這段經文,就是在說明這個事實。

  這一段經文,從遠的來講,是在敘述釋迦牟尼佛自從成佛以來所說過的一切的經教;從近的來講,是在開示《法華經》的狀況。釋尊從前所說的法,簡單的說,都是為了宣講《觀經》的引誘方便,一直以來機緣還沒成熟,但是現在機緣成熟了,說這部經的時機終於來到了。為了讓我們知道這一些順序,所以阿難尊者說了這一節「化前序」。在這裡,阿難尊者也暗示,這個時候釋迦牟尼佛是在靈鷲山上向一千二百五十位聲聞,以及三萬二千位的菩薩說《法華經》。

  《法華經》被稱為出世本懷的經典,可是講這部出世本懷經到一半,中途竟然擱置下來,去到王宮講《觀經》,說明《觀經》的重要性、緊迫性,救度度眾生的利益廣大圓滿,豈不是重要超過《法華經》?也顯示《法華經》的本懷要假藉《觀經》才得以實現。《法華》好比一種理論課,而《觀經》是實習現場。釋迦牟尼佛正是這樣顯出《觀經》才是本懷中的本懷。

  從三乘導入一乘的《法華經》切換到五乘齊入的報土的《觀經》,就是這麼微妙。顯明《法華經》的內容必須加入《觀經》彌陀救度,法華意趣才圓滿。

  有一首偈說:「華嚴最初三七日,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談,法華涅槃共八載。」這一首偈,是在敘述釋迦牟尼佛一生說法的次序與經過。

  「華嚴最初三七日」,釋迦牟尼佛成道之後,以三七日說《華嚴經》,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在正覺大塔菩提樹下成佛之後,最開始所講的是《華嚴經》,對象是四十一位法身菩薩,時間是二十一天。

  「阿含十二方等八」以十二年時間講《阿含經》,以八年的時間講《方等經》。

  「二十二年般若談」,以二十二年時間講般若的經教。

  「法華涅槃共八載」,最後,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靈鷲山上,為一千二百五十位聲聞,及以文殊菩薩為上首的三萬二千位菩薩講《法華經》與《涅槃經》。這是釋迦牟尼佛接近涅槃的幾年間,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從七十三歲之後講《法華經》《涅槃經》,還有《觀無量壽經》這一些經典,總共有八年。

  這一首偈是以天臺宗的判教來講的。天臺宗智者大師判別釋迦牟尼佛一生所講的教理為「五時八教」,「五時」就是這裡所講的「華嚴時、阿含時、方等時、般若時、法華涅槃時」,這是釋迦牟尼佛一生的講經次第,共有五個時段,所以叫作「五時」。

  「八教」,就是「化儀四教、化法四教」。「化法四教」就是「藏、通、別、圓」,「化法四教」這是「頓、漸、秘密、不定」,這是以天臺宗的判教來講的。天臺宗的判教內容,正好可以說明都是淨土宗的前方便。也就是說,天臺宗這裡所講的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槃,都是為了開講《觀經》的前方便。

  一代化前。有一個論題叫做「一代化前」,這是淨土宗學的一個論題。

  所謂的「一代」是指一代教,亦即釋迦牟尼佛一代之間所說的所有經教,也就是釋迦牟尼佛一輩子當中所講的所有的聖道法門的經典。以經典來講,就是剛剛所講的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槃這一些經典,叫做「一代教」。因此,所謂「一代化前」就是釋迦牟尼佛一生之間所說的聖道門的、自力的、難行道的這些所謂修行法門,以這些做為教化淨土門《觀無量壽經》之前的一個序幕。換句話說,聖道門所有的經教,都是作為宣講淨土教的階梯方便;總之,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八萬四千聖道法門,都是淨土法門的前方便;在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中,則稱為「要門」,也就是《觀無量壽經》裡面所講的定善十三觀,以及散善的三福九品。

  釋迦牟尼佛一生所講的經典,不出定散二法,「定」的方面,要有禪定的功夫才能顯現出佛性;「散」是基礎性的,也就是廢惡修善,這定散二法都是淨土門方便的「要門」。講這些「要門」的用意是什麼呢?意在調機誘引:調熟眾生,使他能夠具有成熟的機緣與足夠的善根信受彌陀的救度。所以,所有的法門,都是淨土宗的前方便,都是為了引導眾生最後信受彌陀的救度,專稱彌陀的佛名。

  所以說,「一代化前」──釋迦牟尼佛一輩子講的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涅槃,都是為了進入宣講淨土宗三部經典《無量壽經》《觀經》《阿彌陀經》的前方便。

  一般都把「證信序」中「一時佛在……,為大眾講什麼內容」,都歸入為「證信序」,但善導大師看出這一段不是《觀經》的「證信序」,而是「發起序」,亦即釋迦牟尼佛成佛以來,就一直在等待、發起講《觀經》的機緣,因此這些都是鋪路,都是前方便,都是過程。善導大師這一種區分與解說,有別於其他的大師,是非常特別的。如果瞭解這一部《觀經》的教理,乃至瞭解淨土宗三部經的宣講時機及其次序與過程的話,就會對善導大師這種區分,非常的認同、非常的肯定、讚佩。

  因此,《觀無量壽經》最後,釋迦牟尼佛不流通十三種定觀,也不流通三福九品,而是流通「佛告阿難,汝好持是語,持是語者,即是持無量壽佛名」,到最後是持佛名號,不是觀佛相貌,因此善導大師就下了一個決定性的按語說「上來雖說定散兩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上來」是釋迦牟尼佛從講《觀經》,一直到最後,這是「近」的來講;「遠」的來講,「上來」是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所講的一切經典,一直到現在所講的《觀經》,都離不開「定」跟「散」,可以歸納為「定善」跟「散善」。當然,這對眾生都有教化的利益,可是從阿彌陀佛的本願來講,釋迦牟尼佛講《觀無量壽經》的本意,卻是要我們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可以說,這不只是《觀無量壽經》的結論,也是釋迦牟尼佛一生講經的總結論。

  《觀無量壽經》最後的結論,就是這一段:

汝好持是語,持是語者,即是持無量壽佛名。 

(待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