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講演

  1. 一心念佛 無疑無雜
  2. 世間虛假 唯佛獨真
  3. 淨土法門 萬法歸宗
  4. 乘本願船 登涅槃岸
  5. 念佛眾生 攝取不捨
  6. 以佛為念 以淨為歸
  7. 阿彌陀佛 是何等佛
  8.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9. 念佛方能消宿業
  10. 一切眾生 皆有佛性
  11. 阿彌陀佛的救度
  12. 守愚念佛 彌陀住頂
  13. 彌陀名號 不可思議
  14.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終直入涅槃城
  15. 萬行不憑憑念佛(一)
  16. 萬行不憑憑念佛(二)
  17. 如何真正圓滿人生的目的
  18.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19. 〈人有實德,天有奇報〉一文的啟發
  20. 念佛即圓滿悲智功德
  21. 一天的生活,從念佛開始
  22. 念佛人的「本尊」
  23. 初學淨土法門應有的認識
  24. 淨土法門 理事互含
  25. 簡介淨土宗專純念佛的道風及心態
  26. 初機念佛群疑問答
  27. 厭穢欣淨 切願往生
  28. 「澳門彌陀共修會落成法語」略講
  29. 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
  30. 念佛的音調與心態
  31. 歸依勸囑
  32. 為新戒比丘開示
  33. 信受彌陀救度
  34. 三塗眾生 念佛往生
  35. 念佛生蓮
  36. 慈悲的救度
  37. 淨土行人應具備的根本知見
  38. 志工服務精神的內涵
  39. 佛在何處?
  40. 念佛成佛的原理
  41. 念佛的方法與要領
  42. 佛教點燈的意義
  43. 在心、在緣、在決定
  44. 慧淨法師除夕團拜電話致辭
  45. 第一屆淨土宗志工研習會勉言
  46. 「以誠感人」的意涵
  47. 澳門淨土宗學會 讚頌辭
  48. 念佛超度 三塗眾生
  49. 心平氣和 無住生心
  50. 念佛名號 學佛愛心
  51. 說愛(一)
  52. 說愛(二)
  53. 學佛的目的
  54. 歲末聚餐對僧眾的談話
  55. 不請之友
  56. 愛與佛命
  57. 「自省己過,善覆他罪,樂修慈心」
  58. 略談佛教的意義與淨土宗之殊勝
  59. 為何吃素?
  60. 真正的孝行──託父母於阿彌陀佛
  61. 淨土宗的根源
  62.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脫離輪迴之上
  63. 念佛不妄語
  64. 慈心法門
  65. 大慈悲五要點
  66. 淨土宗的結論──宗旨四句偈
  67. 彌陀願心的根源
  68. 四十八願分類歸結
  69. 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念佛成佛
  70. 往生極樂的條件
  71. 往生極樂的條件(中)
  72. 剃度開示(2017年8月18日)
  73. 往生極樂的條件(下.問答)

法義開示

  1.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一)
  2.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二)
  3. 龍樹菩薩《易行品》-易行品本願釋略解(三)
  4.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一)
  5. 龍樹菩薩《易行品》- 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二)
  6. 《易行品》概說
  7.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一)
  8.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二)
  9.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三)
  10.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不虛作住持功德(四)
  11.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一)
  12.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二)
  13.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三)
  14.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緣佛願力速成佛(四)
  15.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一)
  16.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二)
  17.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三)
  18.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四)
  19. 善導大師-本願稱名 凡夫入報(五)
  20. 善導大師-略說善導大師「讚佛偈」之深廣內涵
  21.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一)
  22.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二)
  23.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三)
  24.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四)
  25.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五)
  26.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六)
  27.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七)
  28.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八)
  29.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九)
  30.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
  31.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一)
  32.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二)
  33.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三)
  34.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四)
  35.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五)
  36.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六)
  37.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七)
  38.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八)
  39.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十九)
  40. 善導大師-第十八願善導釋(二十)
  41. 善導大師-《觀經疏》大願業力與《大經》三誓偈
  42. 綜合-成佛如林的法門
  43. 綜合-淨土宗的幾個名詞略釋
  44. 綜合-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開示)
  45. 綜合-兼具勝易特色的純正淨土宗(問答)
  46. 綜合-淨土宗「宗旨」與「特色」略講
  47. 綜合-淨宗宗旨與敦倫盡分
  48. 綜合-為迴龍寺常住僧眾開示
  49. 綜合-弘願寺「護法聯誼會」開示
  50. 綜合-如何真正紀念「彌陀聖誕」
  51. 綜合-極樂無為涅槃界
  52. 綜合-略談念佛方式與莊嚴道場
  53. 綜合-何謂「一心不亂」?
  54. 綜合-淨土法門的大根大本
  55. 綜合-念佛與佛,機法一體
  56. 綜合-口稱成因由法德
  57. 綜合-《地藏經》「念佛度亡」之文略講
  58. 綜合-相勸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59. 綜合-大悲傳普化 真成報佛恩
  60. 綜合-極樂安身實是精
  61. 「《大經》三要文」的重要性
  62. 「名號的功德」與「念佛的利益」
  63. 綜合-彌陀誕辰念彌陀(一)
  64. 綜合-彌陀誕辰念彌陀 (二)
  65. 綜合-不問罪福 念佛皆生
  66. 綜合-法是道場的靈魂
  67. 綜合-彌陀光明 最尊第一
  68. 綜合-華光出佛
  69. 綜合-龍樹菩薩往生安樂國
  70. 綜合-娑婆眾生 無不是業
  71. 綜合-淨土宗是彌陀慈悲救度的法門
  72. 綜合-為什麼淨土法門是易行道?
  73. 綜合-略說彌陀名號之義
  74. 綜合-出家的價值與意義
  75. 綜合-成佛何時、極樂何處、往生何位?
  76. 綜合-自信教人信 擔當向前行
  77. 綜合-佛化婚禮開示
  78. 綜合-略說淨土宗教判
  79. 綜合-淨土宗宗旨略說
  80. 綜合-淨土宗特色略說
  81. 《無量壽經》概說
  82. 《無量壽經》概說(續)
  83. 《無量壽經》大意(一)
  84. 《無量壽經》大意(二)
  85. 《無量壽經》大意(三)
  86. 《無量壽經》大意(四)
  87. 《無量壽經》大意(五)
  88. 《無量壽經》大意(六)
  89. 《無量壽經》大意(七)
  90. 淨土宗「四不」
  91. 為新戒弟子開示
  92. 「彌陀三約定」
  93. 剃度典禮開示
  94. 念佛的利益
  95. 「三誓偈」略解
  96.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一)
  97.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二)
  9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三)
  99.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四)
  100.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五)

宗風

  1. 宗風學習一~五
  2. 宗風學習(六)
  3. 宗風學習(七)

臨終開示

  1. 信順彌陀救度
  2. 娑婆旅程盡,辭別歸蓮鄉
  3. 臨終的殷切勸導叮囑

訪問篇

  1. 輔仁大學宗教系所師生參訪慧淨法師記

問答

  1. 於弘願寺答僧眾問
  2. 於福州答蓮友問
  3. 如何從自覺愚惡契入彌陀的救度
淨土宗
慧淨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慧淨法師 > 法談開示
top

法談開示

《易行品》概說

【目錄】

壹、 前言

一、 《入楞伽經》懸記之文
二、 《易行品》別冊刊行
三、 《易行品》科判
四、 《易行品》第一
五、 《易行品》宗趣
六、 初地位之重要
七、 易行道之重要
八、 易行道之內容
九、 淨土宗之基柱

貳、 舉難請易

參、 呵問許說

肆、 判明二道

一、 總判二道,明舉苦樂,勸易捨難
二、 三番相對──「諸、久、墮」與「一、速、必」
三、 難行道之相狀
四、 易行道之相狀

伍、 《易行品》之歸趨

一、 二重相對
二、 龍樹菩薩本意

陸、 《易行品》之易行通局──橫向觀察(彌陀與諸佛之異)

一、 總讚別讚之異
二、 詳讚略讚之異
三、 能讚所讚之異
四、 能等所等之異
五、 本願有無之異
六、 常念有無之異
七、 往生有無之異
八、 願生有無之異
九、 信疑有無之異
十、 乘船有無之異
十一、 迴向有無之異
十二、 懸記有無之異

柒、 《易行品》之組織次第──豎向觀察(施、開、廢三義)

一、 「十方十佛章」
二、 「十方諸佛章」
三、 「西方一佛章」(彌陀章)
四、 「過未八佛章」

捌、 《易行品》之核心──「彌陀章」略解

一、 「稱名易行疾至」之偈
二、 「彌陀章」之本願取意文
三、 「現生不退」之偈

玖、 《易行品》於淨土宗之功績

一、 難易二道判
二、 本願稱名論
三、 現生不退論

拾、 《易行品》難易二道圖表

附錄:

壹、易行品
貳、十二禮
參、龍樹菩薩略傳

 

 

 

壹、前 言

一、《入楞伽經》懸記之文

        龍樹菩薩被大乘佛教尊為八宗共祖,然其本意,唯在淨土宗,不在別宗。此若熟思其《易行品》與《十二禮偈》,便可頷首;尤其「楞伽懸記」之聖讖,更是不容置疑。《入楞伽經》卷九釋尊懸記之文說:

於南天國中,有大德比丘,名龍樹菩薩,能破有無見,
為人說我乘,大乘無上法,證得歡喜地,往生安樂國。

 

二、《易行品》別冊刊行

        《易行品》為龍樹菩薩所撰述《十住毘婆沙論》(daśa bhūmi vibhāśa śāstra)之第九品,鳩摩羅什三藏法師翻譯,收錄於《大正藏》第二十六冊。

 

        《十住毘婆沙論》是解釋《華嚴經.十地品》的註書,分量應該相當龐大,但現存的只有註釋《十地品》中之初地與二地的十七卷三十五品而已。

 

        三十五品中,第一品是《序品》;從第二之《入初地品》到第二十七之《略行品》是解釋「初地」;從第二十八之《分別二地業道品》以下到第三十五之《戒報品》等八品是解釋「二地」。解釋「初地」中之《易行品》前面之三品──《發菩提心品》《調伏心品》《阿惟越致相品》在於說明難行的內容;接著於第九《易行品》則專說易行之內容。



        古來對《十住論》並不看重,但卻特別重視其中之《易行品》。在古印度時,《易行品》已從《十住論》中抽出別冊刊行。梁朝天監年中(五○二~五一九)僧佑法師所著《出三藏記集》卷四有「《初發意菩薩易行法》一卷,出《十住論.易行品》」的記載。可知在我國六朝時代亦將《易行品》別冊刊行,則此《品》之受重視可見一斑。

 

三、《易行品》科判

 
 

 

四、《易行品》第一

        有三個名詞:「第一、基礎、根源」。角度雖異,其意本同。《易行品》於淨土宗之教理有此第一、基礎、根源的不磨地位,十點以明。

 

        (一)第一部淨土宗祖典
        (二)第一次淨土宗教判
        (三)第一次判定易行道
        (四)第一次形容安樂道
        (五)第一次比喻如乘船
        (六)第一次顯易行疾至
        (七)第一次本願取意文
        (八)第一次舉彌陀本願
        (九)第一次釋本願稱名
        (十)第一次明現生不退

 

五、《易行品》宗趣

        《易行品》將佛陀一代教法判為二道,即「難行道」與「易行道」。《易行品》既是「判教」,更是宣說「易行」之道,並且力勸捨難歸易,專修易行道;而易行之中,則以彌陀「本願稱名」之「易行」為宗,現生不退、往生成佛為趣。故此易行道,不單是易行,也是絕對性的殊勝之道。

 

        此判教既開後來各宗判教的先河,也是淨土宗判教的嚆矢,更為淨土宗之「易行」與「殊勝」一錘定音,使淨土宗在大小顯密各宗之中,永居登峰造極、獨一無二、無與倫比的地位。可知,《易行品》雖然文字不長,然其涵義甚廣,影響甚鉅。

 

六、初地之重要

        《易行品》之目的,主要在於將一代佛教,總判而為「難易二道」,令儜弱怯劣之人並及一切眾生「捨難歸易」;而易之中則在於歸彌陀一佛之易行,以彌陀易行是易行之至極、無上之殊勝故。彌陀救度的對象極低──儜弱怯劣凡夫,而給予的功德極高──不退轉地之果位;儜弱怯劣凡夫,但能「信受彌陀救度,願生彌陀淨土,專稱彌陀佛名」,即時獲得不退轉的功德,《大經》謂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曇鸞大師謂之「不斷煩惱,得涅槃分」。雖是怯劣凡夫,而且人還在娑婆,尚未往生極樂,只要念佛,便預先獲此功德,因為必定往生極樂故。

 

        學佛目的在於成佛,雖未成佛,若能進入必定成佛、絕不退轉之地位,則雖尚未成佛,亦無怖畏;因為不退故,假以時日,必定成佛。若未入不退轉地,則雖才高學博,勇猛精進,然將來於多生多劫中,猶不免有退墮之虞。是故,十地中最重要的地位即是「初地」(歡喜地、不退轉地),但能入此地位,則只有升進,絕無退轉,豈不成佛可期。

 

七、易行道之重要

        凡是真心想達到某一目標,然仔細衡量,發現欲達此目標太難、太久、太危險,以致根本不可能;在此情形下,必然思惟:有否容易、快速、安全到達此一目標之方法?若無,只能絕望而泣;若有,自能歡喜雀躍。任何人皆如此,故此請問可謂深深地扣動著每一個人的心弦。

 

        幸好,菩薩道並非都是難行,還有著如同「水道乘船則樂」之易行。龍樹菩薩的回答無疑點亮了怯劣凡夫的心燈,乃至朗照了整個法界。

 

        龍樹菩薩將「無量門」之佛法,總分為「難易二道」,並舉世間「陸道步行則苦,水道乘船則樂」之喻說明;接著說「菩薩道亦如是」,也像世間道一樣:

 

        第一,如世間道,有難有易;並非只難沒易。
        第二,如世間道,有苦有樂;並非唯苦無樂。
        第三,如世間道,有自力(步行)有他力(乘船);並非只有自力沒有他力。

 

        須要「勤行精進」才能到達阿惟越致的,是自力、難行、苦道;而「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的,則是他力、易行、樂道。

 

        至此,龍樹菩薩大概地指出,修行菩薩道具有兩種完全不同的道路可供選擇。自力不足者,完全可憑他力;不堪苦道者,另外備有樂道;恐畏難行者,自可選取易行。雖然尚未明確指呈易行道之內容,但已經讓我們受到鼓舞,看到了希望。

 

        到了後面「彌陀章」將易行道之內容「本願稱名,現生不退」,徹底圓彰,和盤托出,則如光明遍照,令人歡喜雀躍,安心滿足。

 

八、易行道之內容

        眾生根機萬差,故往不退轉地之法亦有多途,龍樹菩薩於此《易行品》中,將所有一切至不退轉地之法門大判為難行道與易行道二門。難行道是全靠自力,此即是指淨土宗之外各宗各派所有法門;而易行道則是全靠他力(此他力單指彌陀願力而言),不假自力。如人溺水,頭出頭沒,掙扎痛苦,既不會游泳,也無方便可到彼岸;忽蒙彌陀大悲願力,救度於願船中,乘此願船,安穩自在。此人既不用也沒錢付船票,同時也不用幫忙駕駛,安全快捷到彼岸。此即《易行品.彌陀章》中所言之彌陀「本願稱名,現生不退」。龍樹菩薩於此「彌陀章」言「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故龍樹菩薩將此「本願稱名」譬喻為「乘船」的法門,而其他一切難行道法門喻為「步行」。「乘船」乃是顯示自己儘管有力量,在此也無用武之地,也置於無用之地;何況就是因為毫無力量,才會墮落,才蒙救度。

 

        曇鸞大師形容彌陀本願船謂之「上衍之極致,不退之風航」。誠然,一旦乘此風航,即得不退;不用步行,速到彼岸;雖無自力,易得佛果。是大乘中簡而又簡、捷而又捷、圓頓至極之法,此皆是彌陀願力,亦是本願稱名現生不退,此即《易行品》之宗旨。

 

九、淨土宗之基柱

        此品不只是龍樹菩薩淨土教思想的典據,也是影響廣大淨土思想形成的基柱。

 

        先有《易行品》的肇端,難易苦樂二道之判,本願稱名現生不退之理,成為淨土宗思想屹立不搖的基柱。後有天親菩薩《往生論》的延續,淨土宗的教理更為圓臻。

 

        南北朝之曇鸞大師於其《往生論註》冠頭開宗明義之處即單獨引用《易行品》之難易二道判,凸顯他力,明示念佛之易行;而卷尾之結論也引用經文作為他力之論證,勸導念佛之信心。前後呼應,使難易二道的分辨更加明確,淨土教的宗旨為之確定,其影響力更成為決定性。

 

        後之道綽大師繼承鸞大師思想,立聖道、淨土二門,更使淨土教理朗然獨照,方針不紊。其弟子善導大師在此基礎之上,更從廣度及深度兩方面進一步展開,立二藏、二教、二門、二行、二業等淨土教理,使得淨土一宗之教判呈現完備、嚴整之體系,而大成淨土宗。因此,善導大師被尊為淨土宗的開宗祖師。

 

        如是,聖道淨土、自力他力、難行易行、正行雜行等「二門、二力、二道、二行、二業」之理論整然齊備,無不以《易行品》為其根基。

 

        《易行品》作為淨土宗尊崇的第一部祖典,對於淨土宗的教理建設,是根本性、基礎性、標準性、權威性的。所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修學淨土法門,有否依《易行品》,其淨土教理必有差異,可謂依《易行品》則是純正的淨土宗,不依《易行品》則非純正的淨土宗,足見其地位之重要。

 

        此品文字不長,故凡有志於淨土之行者,應該閱讀,知其要義。

 

 

貳、舉難請易

        《易行品》內容分為「序說段」與「正說段」之二段,並由兩個問答所成立。

 

        初,「序說段」之第一問答,舉出大乘菩薩至阿惟越致地(不退轉地)有「諸、久、墮」之三難,因而希望聽聞易行之道,其文說:

至阿惟越致地者:行諸難行久乃可得或墮聲聞、辟支佛地,若爾者是大衰患。

是故,若諸佛所說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方便者,願為說之。

 

       意謂:菩薩到達不退位,要經過長久時間修行諸種難行之法,其難實是極為艱難困苦,而且有墮落聲聞緣覺之怖畏。此即「諸、久、墮」之三難,亦即行諸難行之「行體之難」、經歷長久始能獲得之「時劫之難」、修行中途或墮二乘之「退墮之難」,而生大怖畏。因此,若有「易行道」,而又能快速到達不退之位,無有墮落之虞(「一、速、必」之三易),希望為我講說。

 

 

參、呵問許說

        對此《易行品》言「如汝所說,是儜弱怯劣,非丈夫志幹之言」「發願求佛道,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於此二乘人,億倍應精進」「是法甚難,久乃可得」。所謂「儜弱怯劣,非丈夫志幹」,儜弱即非丈夫,怯劣即非志幹。「儜弱怯劣」,即是《觀經》釋尊為韋提希夫人所說「汝是凡夫,心想羸劣」之意。「丈夫志幹」,本《論》第八品解釋說:「志幹者,所謂威德勢力。若有人能修集善法,除滅惡法,於此事中有力,名為志幹。雖復身若天王,光如日月,若不能修集善法、除滅惡法者,名為無志幹也。雖復身色醜陋,形如餓鬼,能修善除惡,乃名為志幹耳。」

        然而此種說相,並非鼓勵難行道,否則所說之易行道則成多餘。

        此種說相,反而正是肯定、呼應對方所言難行道之「大衰患」,進而增其對易行道謙敬之信心。畢竟如「舉三千大千世界」之難事,絕非常人所能;既然不能,現前即有大衰患。既有同樣能至不退轉位之法,而且「易行疾至、永無險難、不苦而樂」,則何樂而不為呢!

        其實,宣說易行道,正是龍樹菩薩的本懷。何以故?縱觀《易行品》之行文次第,及其與前後品之承啟關係,則知龍樹菩薩「藉問說法」「藉難顯易」,舉出有名的難易二道判,力說阿彌陀佛之慈悲救度,極顯易行道之無上殊勝,給予「儜弱怯劣,非丈夫志幹」之博地凡夫無上的安心、獲救的希望;並且吐露自己至心歸命的真情。從字裡行間,明確顯示問者便是自己;從行文次第,儼然表白自己不惜身命、艱苦求道、由難入易的心路歷程。故知《易行品》即是龍樹菩薩以過來人的長者身份現身說法,引導後之行者捨難歸易,不受大衰患。菩薩悲心,感人至深,令人五體投地,永懷恩澤。

故繼之而言:

 

汝若必欲聞此方便,今當說之。

 

 

肆、判明二道

 

        次,「正說段」首先總判一代佛教為「難行道」與「易行道」之二道,接著詳述易行之道,這是本書名為《易行品》之原由。易行之中雖含諸佛菩薩之易行,然以彌陀「本願稱名」之易行為其歸趨、核心、宗旨,因此,《易行品》亦是淨土宗正依之聖教。

        「難行道」之語義:「難」者艱難,「行」者行業,「道」者因道。故「難行道」意即難行之道,以修持艱難行業之因道名為難行道。《易行品》之初言「行諸難行」,上之「行」是能行,下之「行」是所行,因此,「難行」之語,意即艱難之行業。

        「易行道」之語意:「易」者平易,故「易行道」意即易行之道,以修持平易之行業為因道,名為易行道。如「易行道」之文言「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

 

一、總判二道,明舉苦樂,勸易捨難

        承前「舉難請易」之問,繼之「呵問許說」回答而言「菩薩到達不退之位,有難行道與易行道之二道」。「難易二道判」之文說:

 

        佛法有無量門,如世間道,有難有易;陸道步行則苦,水道乘船則樂。
        菩薩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進;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者。

 

        此是將一代佛教(總指釋尊一生之中所說之法,舉凡大小、權實、偏圓、頓漸、顯密、難易等,莫不總括)分類,總判而為難行道與易行道二種,並顯示苦樂相對,難易之道各有多類,難則苦,易則樂。亦即對於難行道的「陸道步行則苦」,舉出易行道「水道乘船則樂」,「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之故。

        難行道如陸路步行,艱苦難成;易行道如水上乘船,任運而至。故釋尊於諸經之中,處處廣讚念佛功德,特別宣說淨土三經,彰顯易行疾至之道,普惠群萌真實之利。

        此「陸道步行則苦,水道乘船則樂」之譬喻,詞僅二句,意義深遠;文字雖短,筆力萬鈞。猶如南針,指出正確方向;更似救主,給人得救希望。

        此喻正顯龍樹菩薩勸導捨難歸易、專念佛名之悲心,殷切之情,躍然紙上。

        此喻亦顯龍樹菩薩,開闡釋尊本懷,以念佛法門救度一切儜弱怯劣群萌。

        明知,《易行品》之受眾,即是儜弱怯劣凡夫,因為若無易行道,既無出離之緣,亦不能疾至不退轉地。

        亦知,此易行道之正機,即是罪惡生死凡夫,要法即是專稱彌陀佛名,譬喻即是水道乘船則樂。

        以乘船譬喻,顯示其根機毫無力量,然而能度彼岸,完全是船力,非凡夫自己之力。

        一切凡夫,只要乘此願船,不但自度,亦能度人,如「彌陀章」第二十八偈所說:

       

        乘彼八道船,能度難度海,
        自度亦度彼,我禮自在者。       

 

        彌陀佛名即是八正道,一切儜弱怯劣凡夫,只要專稱彌陀佛名,即是乘彼八道船,不但自己能度自力難以度脫的六道苦海,也能廣度眾生,同出六道苦海,往生彌陀淨土。

 

二、三番相對— —「諸、久、墮」與「一、速、必」

 

        若依難行道,則有「諸、久、墮」之險難,如前所言;若依易行道,則有「一、速、必」之安穩,亦即不退之位現生於娑婆世界便可得之,「易行道」之文說:

 

        若菩薩欲於此身得至阿惟越致地。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

 

        此等「此身得至阿惟越致地」「即入必定」「即時入必定」之文,清楚顯明易行道之特色,亦即只要專稱彌陀佛名、願生彌陀淨土(「稱名自歸」),則「現生」於「娑婆世界」即得「不退轉位」,非俟他生他土。此亦是淨土宗「平生業成,現生不退」之特色的典據。

 

三、難行道之相狀:

 

        「難行道」之文言:

 

        行諸難行,久乃可得,或墮聲聞、辟支佛地。

 

        由此可知,難行道之難有「行難」「時難」「險難」三義。「行難」即「行諸難行」,「時難」即「久乃可得」,「險難」即「或墮二乘」,此稱為「諸、久、墮」三難。

        「」者,「行體之難」,所謂「行諸難行」,有三:一行諸行,二行難行,三行苦行。「諸」之言非一,亦即須修行無量難行苦行之法,諸如捨頭目腦髓等難捨能捨、難忍能忍之六度萬行。如是眾行,既多且難,故曰「諸難」。

        此外亦有「行緣之難」,即曇鸞大師《往生論註》冠頭所舉之「五難」。

        「」者,「時劫之難」,所謂「久乃可得」,必須多劫之間,久修無量難行之法。經言:初地須經一大阿僧祇劫,成佛須三大阿僧祇劫,乃至無量時劫。

        「」者,「退墮之難」,所謂「或墮聲聞」,舉出難行之失及其大衰患。以難行、諸行、苦行、久行,故墮二乘凡夫。若墮於此,是名菩薩死,畢竟難成佛。此即難行道之最大衰患,故《華嚴經》云:

 

        寧受地獄苦,得聞諸佛名;不受無量樂,而不聞佛名。
        所以於往昔,無數劫受苦;流轉生死中,不聞佛名故。

 

        以此可知,上求佛道者,若墮於二乘,比墮地獄還要可怕。

        有此三難,故名難行道。「諸、久、墮」為難行道所以難之根本,三者次第為因:因諸而難,因難而久,因「諸、難、久」而「苦」而「墮」。若能於此深生大怖畏,自然期望別有易行之法,既速至不退,且永不墮落。

 

四、易行道之相狀:

 

        若是易行道,不但沒有以上「諸、久、墮」之三險難,反得「一、速、必」之三安易。

        易行道之「易」是平易之意,申而言之,即有簡而不繁之「簡易」、淺而不深之「容易」、樂而不苦之「安易」之意。故龍樹菩薩以「水道乘船則樂」作為譬喻。

        「易行道」有「行體之易」與「行相之易」。行體之易即是「易之行」,行相之易即是「行之易」。

        「行體之易」「易之行」:此指所行,即是容易修持之行,所行不難。
        「行相之易」「行之易」:此指能行,即是修持甚為容易,無人不能。
        《易行品》言:

 

        若菩薩欲於此身得至阿惟越致地,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應當念是,十方諸佛,稱其名號。
        聞是佛名能信受者,即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若人一心稱其名號,即得不退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

 

        觀此諸文,修易行道至不退位之因,即是「聞名、信受、一心、憶念、稱名」,意即:聞信佛名之威德而一心憶念,稱其名號者,便能速疾得至不退之位。因此,可謂易行之行體與行相,即是「稱念佛名」。故此等諸文之前,龍樹菩薩先以偈頌而言:

 

        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
        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

 

        亦即只要以恭敬心稱名念佛,便能快速得至不退之位,故名易行道。
尤其〈彌陀章〉言: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故常應憶念。

 

        此文是阿彌陀佛第十八願取意之文,亦是《易行品》「彌陀章」三十二偈頌的總敘,更是《易行品》所明易行道之眼目、歸趨、核心、精髓。龍樹菩薩特別以三十二偈,廣讚彌陀慈悲之救度,盛讚極樂無量之功德,並吐露自己至心歸命、願生極樂之真情,同時以此自行化他,廣勸捨難歸易,引導怯劣凡夫信受彌陀救度、專稱彌陀佛名。

        此文與「諸、久、墮」之三難對比,充分顯明「一、速、必」之三易。除了〈彌陀章〉,其他沒有。

        「」者一行,無「行體之難」。只要專稱彌陀一佛名號,不須修持諸行、難行、苦行,如「彌陀章」言:「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者速疾,無「時劫之難」。現生即入必定,來生往生成佛,如「彌陀章」言「即入必定」「即時入必定」,此「即」是顯明當生,不經多生多劫或無量時劫。

        「」者必定,無「退墮之難」。稱名自歸之人,此生即入必定,不經來世多生,無退墮之難。

        有此三益,淨土宗易行道「以信方便、易行疾至」之妙理一目瞭然。

        也唯有此易行道,能讓儜弱怯劣、非丈夫志幹之人,不但得出六道輪迴,而且速至不退果位。

        〈彌陀章〉第四偈言: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是故我常念。

 

        此偈充分讚歎淨土門「一、速、必」之易行與殊勝的特色。

 

 

伍、易行品之歸趨

 

《易行品》初明十方十佛之易行道(此名十佛章),次述十方諸佛之易行道(此名諸佛章),次詳阿彌陀佛之易行道(此名彌陀章),次說過未八佛、東方八佛、三世諸佛、諸大菩薩等易行。如此廣泛並列諸佛諸菩薩之易行道,乍讀之下,以為未必是以阿彌陀佛之易行道為宗;然而若再詳加研讀,仔細比較彌陀易行與諸佛易行之不同,便知龍樹菩薩乃以巧妙之筆法,將諸佛諸菩薩之易行道歸於彌陀之易行道,以顯彌陀易行即是易行中之至極易行,並示彌陀易行即是《易行品》之中心所在。此若觀下列之「二重相對」與「龍樹本意」,便可一目瞭然。

一、二重相對

(一)難行易行相對

若與難行道相對,則十方十佛之易行法或其他諸佛之易行法,都屬於易行道,列舉此等多佛之易行道以應群機,各人可暫依自己所好之易行道而選擇之。在此,則阿彌陀佛之易行道是此等易行道之一,未占特殊地位。

(二)易行通別相對

諸佛之易行道,與難行道相對,可謂易行道;若更再往探究《易行品》之內容,可知龍樹菩薩之本意在於光顯阿彌陀佛之易行道。亦即:通而言之,易行道含諸佛易行與彌陀易行之二種:別而言之,《易行品》之目的在於彌陀之易行。

此理可從橫向與豎向來看,可一目瞭然。

「橫向」即是易行之通局,將「彌陀章」與「十佛章」「諸佛章」之相異對照。

「豎向」即是此《易行品》之組織次第,以「施、開、廢」引導群機趨入彌陀之易行。

二、龍樹菩薩本意

《易行品》分判難易二道,而廣泛開示易行道;此中龍樹菩薩本懷,在何教法?若論龍樹菩薩之本意,正在彌陀易行;若是難行道及諸佛易行等,唯是隨他之方便施設。釋尊於《楞伽經》懸記而言「證歡喜地生安樂」,既然有此聖讖,則龍樹菩薩之本意,唯在彌陀易行,不在別法。又,熟思彌陀章之文意,可知不謬。何況特造《十二禮偈》,吐露歸命彌陀願生安樂之真心,與《楞伽》聖讖符節相應,更無所疑。

陸、《易行品》易行之通局— —橫向觀察(彌陀與諸佛之異)

古來大德釋此易行之通局,或舉出六異,或舉出八異,乃至十六異。在此融會歸納為十二異,以明《易行品》乃是以彌陀之易行為其宗旨。

一、總讚別讚之異

從《易行品》文面來看,讚歎諸佛易行,是將其綜合並列在一起而總讚之;然而讚歎阿彌陀佛之易行時,則特別設立一章,此章唯一專門讚歎阿彌陀佛一佛,無有別佛。

二、詳讚略讚之異

讚歎諸佛,以偈而言,僅不過二偈,然而讚歎阿彌陀一佛,則多達三十二偈一百二十八句之讚歌。又,「十佛章」之善德佛雖比其他諸佛有較多且具體之讚歎,然將其偈頌與長行合而計之,共四百一十字,而「彌陀章」則有六百七十六字之多,可知詳略之異。

三、能讚所讚之異

彌陀是所讚,諸佛是能讚,並非等同,「諸佛章」結文及「彌陀章」偈頌言:

是諸佛世尊,現在十方清淨世界,皆稱名憶念阿彌陀佛。
十方現在佛,以種種因緣,讚彼佛功德,我今歸命禮。
諸佛無量劫,讚揚其功德,猶尚未能盡,歸命清淨人。

依此明知,阿彌陀佛為所讚所歸之佛。

四、能等所等之異

讀此品之「諸佛章」或其次的《除業品》,出現「阿彌陀等諸佛」之句,舉出阿彌陀佛為諸佛之代表,故知以彌陀為能等(代表佛格),諸佛為所等(被代表佛格)。

五、本願有無之異

亦即稱名本願有無之異。易行之文雖通於諸佛,然而意在彌陀,以稱名念佛,是彌陀本願故。〈彌陀章〉開頭說: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

接著舉出第十八願(取意)說:

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更以偈頌舉出成就文(取意):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是故我常念。

因願有「念我稱名」,且偈頌之成就文亦舉出念佛而言:「念無量力功德(名號)」,而其直接之利益是「即時入必定」,且歸結為「是故我常念」。

易行道之行體即是「稱念佛名」,然而餘佛菩薩之易行中,沒有稱名之本願,唯〈彌陀章〉有,可知《易行品》之目的在於獨顯彌陀之易行,在於導入彌陀本願之稱名。

六、常念有無之異

十佛易行、諸佛易行等,自歸勸他,皆無「常念」之言,獨有〈彌陀章〉言之,此是顯示龍樹菩薩一心歸命彌陀,願生極樂淨土,長時繫念無間,專在彌陀一佛。如〈彌陀章〉第四偈言: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是故我常念。

此常念之文,意義深重,生佛不相捨離故。

更願佛之常恒憶念,如〈彌陀章〉第三十偈言:

我今亦如是,稱讚無量德,以是福因緣,願佛常念我。

此二偈,「我常念佛」與「佛常念我」,顯示「生佛不離」「機法一體」的內涵。
不止自行,亦勸他使長時無間而言:

常應憶念。

明知:難易廢立之正意、自行化他之本懷,唯在彌陀之本願稱名。

七、往生有無之異

其他各章只說不退的利益,但「彌陀章」除了說不退的利益之外還說往生的利益。如〈彌陀章〉第三偈言:

若人命終時,得生彼國者,即具無量德,是故我歸命。

念佛能得現當二益,《易行品》除了現生不退的利益之外,還說往生的利益,即此偈所明。此偈總讚往生極樂之德,不論何人,但生極樂,不假功行,自然具足佛之無量功德。龍樹菩薩自行化他,勸導往生極樂之情,於此偈表露無遺。

此偈亦在於顯示捨此往彼(捨娑婆生極樂)之淨土宗宗旨。

八、願生無有之異

「彌陀章」第三十一偈言:

我於今先世,福德若大小,願我於佛所,心常得清淨。

此是龍樹菩薩表露願生之心。「佛所」者指極樂淨土,故「於佛所心常得清淨」,即顯示願生極樂淨土之旨趣。

九、信疑有無之異

「彌陀章」第十八偈言:

若人種善根,疑則華不開;信心清淨者,華開則見佛。

說明易行之內容時,有「信方便易行」之信心的說明,則唯有〈彌陀章〉,此外別無。

故知:可謂之「信方便易行」的,即在於〈彌陀章〉。

十、乘船有無之異

「彌陀章」第二十八偈言:

乘彼八道船,能度難度海;自度亦度彼,我禮自在者。

《易行品》開頭總判難易二道之處,以乘船譬喻易行道;然始自「十佛章」,以至各章,均無此譬喻,唯「彌陀章」有「乘彼八道船,能度難度海」之譬喻。「八道船」譬喻彌陀萬德之洪名,「乘彼八道船」即是稱念彌陀佛名。彌陀名號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之功德,舉凡佛法中之所有功德,如三學、六度、三十七道品,乃至無量陀羅尼,阿彌陀佛一佛名號全體具足,舉一全收,無欠無餘。

於此明知:易行之所以為易行,全在於「彌陀章」。

十一、迴向有無之異

只有「彌陀章」在偈頌之結語有迴向之文而言:

以此福因緣,所獲上妙德,願諸眾生類,皆亦悉當得。

其他諸佛、菩薩章沒有迴向句。此是龍樹菩薩表明自己願生彌陀淨土,其自行化他即在此彌陀之易行。

十二、懸記有無之異

釋尊在《楞伽經》卷九,即已懸記龍樹菩薩以證得初地之聖位往生彌陀極樂淨土而言:

於南天國中,有大德比丘,名龍樹菩薩,能破有無見,
為人說我乘,大乘無上法,證得歡喜地,往生安樂國。

顯示龍樹菩薩於十方諸佛十方淨土之中,獨選彌陀易行及極樂淨土為其歸趨,則《易行品》以彌陀易行為其所宗不言可知;亦知往生彌陀之極樂淨土不只易行,而且殊勝。

綜觀上述諸異,明知龍樹菩薩撰述《易行品》的目的在於顯明彌陀之易行,並吐露自己之歸趨;而同時並列諸佛菩薩之易行,意在對照比較彼此之不同,以凸顯彌陀易行乃是所有易行中之至極易行,使後之淨土行者有所遵循,並以此引導聖道諸機進入彌陀易行。

柒、《易行品》之組織次第— —豎向觀察(施、開、廢三義)

《易行品》可分為七章:「十方十佛章」(十佛章),「十方諸佛章」(諸佛章),「西方一佛章」(彌陀章),「過未八佛章」,「東方八佛章」,「三世諸佛章」,「諸大菩薩章」。其中,前之三章有「施、開、廢」三義,即「為蓮故花,花開蓮現,花落蓮成」,亦即「為實施權,開權顯實,廢權立實」。

此《十住論》在於註解《華嚴經.十地品》,故以聖道門「此土入聖」之三學六度萬行之難行道為其行因,以此立場而註釋之;然其目的在於引導群機趨入彌陀之易行,故其解說採取逐步引導、漸進開顯的方式,猶如《法華經》「施、開、廢」之過程,這從整部《易行品》行文次第之組織乃至前後品之接續上,便可看出。

一、「十方十佛章」

此章未出彌陀名,似蓮實包於花中,如「為蓮故花」之貌,有「為實施權」之意。

二、「十方諸佛章」

此章出彌陀之名,並為諸佛之代表,如「花開蓮現」之貌,有「開權顯實」之意。

三、「西方一佛章」(彌陀章)

此章不言不讚諸佛,唯廣泛讚歎彌陀一佛,如「花落蓮成」之貌,有「廢權立實」之意。

四、「過未八佛章」

此後四章,是承上啟下,為與以下之《除業品》相連繫故。

捌、《易行品》之核心— —「彌陀章」略解

如前《易行品》宗趣所言:「《易行品》既是『判教』,更為宣說『易行』之道,並且力勸捨難歸易,專修易行道;而易行之中,則以彌陀『本願稱名』之易行為宗,『現生不退,往生成佛』為趣。故此易行道不單是易行,也是絕對性的殊勝之道。」

所謂「彌陀『本願稱名』之易行為宗」,即是本品之「彌陀章」。「彌陀章」是《易行品》的骨髓、核心,《易行品》之靈魂所在。因此本文專就「彌陀章」略作解釋,分為三段:一、先引釋「稱名易行疾至」之偈;二、正釋「彌陀章」之文;三、後引釋「現生不退」之偈。

一、「稱名易行疾至」之偈

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
若菩薩欲於此身得至阿惟越致地,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應當念是十方諸佛,稱其名號。

此偈開顯「信方便」之具體內容,亦即「易行道」所言「易行疾至」之法,即是「執持稱名號」。稱名即是「易行」,若非稱名即非易行;稱名即得「疾至」,若非稱名即非疾至。稱名,既容易,又殊勝。

「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若人」指六道中之人道,一切善惡凡夫。「欲」是希求、願望之意。「疾至不退轉」顯明非一萬劫或一大劫,非多生多劫無量生死;亦非他土不退,乃此土此生不退,此由下文之「若菩薩欲於此身得至阿越惟致地」可知。《大經》言「即得往生,住不退轉」,《易行品》「彌陀章」釋言「即入必定」「即時入必定」,明知「即」是「同時即」,非「異時即」,顯示「現生不退」。何以故?「本願稱名」故,「攝取不捨」故,「臨終來迎」故。至簡至易,極頓極圓。

「應以恭敬心」,「應」是勸勉之辭。「恭敬」,謙下自身,崇敬佛德,名為恭敬。《大智度論》三十卷言:「謙遜畏難為恭,推其智德為敬。」指內心謙恭,外相崇敬。虔誠恭敬,至誠懇切。徹底放下,全身靠倒。

所尊所重唯彌陀,唯歸彌陀一佛。萬德洪名,萬善總體,無欠無餘。

《大經》言:「謙敬聞奉行,踴躍大歡喜。」此是機法二種深信之相。

《大經》言:「憍慢弊懈怠,難以信此法。」此指自力行者,憍慢無謙敬心,不能信此法。

「執持稱名號」,「執持」即是「稱名號」。如《阿彌陀經》所言「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之意。不論知不知、信不信、淨不淨,但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念十方諸佛」,反顯法。以「念十方諸佛」反顯「專念彌陀一佛」。念彌陀一佛容易,念十方諸佛困難。彌陀是「諸佛之王」,念彌陀即念十方諸佛。

《觀經》說:「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此是「直接法」,唯舉彌陀一佛攝取不捨,非舉十方諸佛。

念彌陀,彌陀攝取不捨;念彌陀,彌陀臨終來迎。

二、「彌陀章」之本願取意文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常應憶念。

此文名為「本願取意文」。此文是整部《易行品》的精髓、核心,亦是「彌陀章」三十二偈頌的總敘。此文合採淨土三經核心之文,以彰「本願稱名易行殊勝」之極致,包括:《大經》之本願文(第十八願)及其成就文與成就偈,《觀經》之「十念稱南無阿彌陀佛」之文,《小經》「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之文。合採以上五段經文,而取其意以造文,故名為「本願取意文」。茲列表以明,並引其文以證。

 

龍樹菩薩本願取意文 第十八願文 第十八願成就文
若人 十方眾生 諸有眾生
念我 至心信樂 聞其名號,信心歡喜
稱名 乃至十念 乃至一念
自歸 欲生我國 至心迴向,願生彼國
即入必定 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即得往生,住不退轉

                 

第十八願: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第十八願成就文:

諸有眾生,聞其名號,信心歡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願生彼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第十八願成就偈:

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

《莊嚴經》亦言:

我若成正覺,立名無量壽,眾生聞此號,俱來我剎中:
如佛金色身,妙相悉圓滿,亦以大悲心,利益諸群品。

「阿彌陀佛本願」即是指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之第十八願,此願名為「念佛往生願」。第十八願是四十八願之根本願,此根本願是整部《無量壽經》的根源,是淨土三經的根源,也是整個淨土宗的根源。若無彌陀本願,則無淨土宗,亦無淨土三經,更無阿彌陀佛,可知彌陀本願之重要。《無量壽經》中釋尊已親言「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此偈又名為「本願成就偈」,亦即解釋第十八願之念佛功能,可知,釋尊獨稱第十八願為本願。本願在講「專稱彌陀佛名,必生彌陀淨土」,此意證之前面所引四段經文便可瞭然。

故龍樹菩薩直承之而言: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
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故常應憶念。

此後代代相承之祖師亦以此「本願稱名」作為淨土宗之「心法」。

如天親菩薩《往生論》以「觀佛本願力,遇無空過者,能令速滿足,功德大寶海」為核心。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開宗明義便說:「易行道者:謂但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乘佛願力,便得往生,彼清淨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毗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則樂。」最後之結論也前後呼應地說「凡是生彼淨土,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皆緣阿彌陀如來本願力故。」又說:「緣佛願力故,十念念佛,便得往生。」

善導大師《觀經疏》之結論也說:「上來雖說定散兩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又於《往生禮讚》說:「唯有念佛蒙光攝,當知本願最為強。」

法照大師《五會法事讚》也說:「彌陀本願特超殊,慈悲方便引凡夫;一切眾生皆度脫,稱名即得罪消除。」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標起。先舉教理之根源,發起後面之因行果益。

「本願」:直以第十八願為根本願,第十九、二十及其餘諸願皆非根本願,為使眾生欣慕極樂淨土而歸此願,故餘四十七願謂之「欣慕願」。「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故應掌握根本。

「本願如是」:「如是」者,下之「念我稱名,自歸必定」之二句,非此則非彌陀本願。有具體內容,亦即方法、目標、利益。清楚明朗,一目瞭然。

只要「念我稱名自歸」,自然便能「即入必定」,此是彌陀本願力之自然功能,不用眾生造作,亦不假藉他因,全是彌陀本願之力,故言「阿彌陀佛本願如是」。

「若人」:願文之「十方眾生」,成就文之「諸有眾生」。然十方眾生通指十法界之中佛法界以外九法界眾生,而此「若人」唯指六凡之人道,以六道中人道之善惡凡夫為主,顯示第十八願「本為凡夫,兼為聖人」之旨。凡夫之中,人道為本,餘趣為旁。蓋,天人正樂,修羅方瞋,三惡愚苦,唯人道苦樂互具,易生厭穢欣淨、離苦得樂之願行。

「念我稱名」:「念」者,願文之「至心信樂」;「我」者,南無阿彌陀佛。故「念我」即是意業之信佛憶佛,亦即信受彌陀救度、意念彌陀佛名。「稱名」者,願文之「乃至十念」,口業之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故「念我稱名」,要而言之,即是「專稱彌陀佛名」。

可知:願文「乃至十念」之「念」者,即是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即是「稱念佛名」(故言「念我稱名」),即是四種念佛之中「稱名念佛」,非餘三種之念佛。此即顯示龍樹菩薩判定第十八願之「乃至十念」為「稱名念佛」。

「乃至十念」,善導大師也解釋說「稱我名號,下至十聲」,此亦是稱名念佛之意。

淨土宗傳承祖師解釋本願文之「乃至十念」之「念」為「稱念」之念者,始自龍樹菩薩《易行品》。

彌陀名號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力用,其力用者何?如《觀經》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善導大師《往生禮讚》釋言「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唯觀念佛眾生,攝取不捨,故名阿彌陀。」

「自歸」:願文之「欲生我國」,成就文之「願生彼國」。「自」者自己,「歸」者歸命,如本品《讚彌陀偈》多言「是故我歸命」,亦如《往生論》天親菩薩自言「我一心歸命」。

不顧他人,我儘管一心歸命。自己的生死大事,豈可看人臉色而生顧慮,故應不慮他人,應自己勸勉策勵,誓畢此生專修淨土法門,專依彌陀本願,專稱彌陀佛名,願生彌陀淨土。《小經》釋尊三次勸勉眾生願生,三勸即是常勸,顯示釋尊之本懷。是故善導《往生禮讚》言:「各聞強健有力時,自策自勵求常住。」此亦是自歸之意。

「念我稱名」即是「自歸」,自歸即是「南無歸命」。身心性命歸於彌陀,與佛一體,心心相印,函蓋相合;佛命生命,一體不離。

正覺之佛命,歸命之眾生,生佛一體;佛心有生,生心有佛。

「即入必定」:願文之「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成就文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成就偈之「自致不退轉」之意。

「必定」者,必定成佛之位,亦名正定聚,亦名不退轉。《大智度論》九十三卷言:「阿鞞跋致(不退)即是必定。必定者,必當作佛。」

「即」有「同時即」與「異時即」,此是「同時即」,如本《品》「彌陀章」「現生不退」之偈言「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是故我常念。」

此「即入必定」顯示「念我稱名自歸」之人,已是「平生業成,現生不退」之人;即時不退於佛格,往生剎那,頓超十地,快速成佛。

《小經》言:「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

善導大師《觀經疏》釋言:「聖眾莊嚴,即現在彼眾,及十方法界同生者是。」

曇鸞大師言:「經言『十念』者,明業事成辦耳。」「不斷煩惱得涅槃分。」「不從一地至一地。」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小經》言:「欲生阿彌陀佛國者,是諸人等,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故常應憶念」:結勸。結歸一向「專稱彌陀佛名」之意。本願文及成就文所言「乃至十念、一念」之「乃至」,《小經》所言「若一日……若七日」之「若」,「上盡一形,下至十念一念」之意。

此句不只是結勸,也是龍樹菩薩悲心顯露之處。只要稱名念佛,便能「即入必定」,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實是「方便易行疾至」。因此,菩薩悲心深切,勸導眾生常應憶念,以蒙「現生不退」必生淨土之無上大利。菩薩悲心,溢於言表。

善導大師《觀經疏》言:「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捨者,是名正定之業,順彼佛願故。」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此文雖短,富含一宗主要內容,即是「機、教、行、益」,或「機、教、行、果」。機是凡夫,教是本願,行是稱名,益是不退。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此是教理;「若人念我稱名自歸」,此是行法;「即入必定」得菩提,此是利益。顯明「念我稱名自歸」為因,自有今生不退(必定)、來生成佛之果。一因具二果。今生得不退,往生成佛果。

簡言之,即是「本願稱名,現生不退」。「本願」是教,「稱名」是行,不退與成佛,是現當二益。淨土法門之教理、因行、果益,關係歷然分明;而稱名為因,成佛為果,更凸顯淨土宗「念佛成佛」一因一果之關係,非如聖道法門多因一果之「行諸難行,久乃可得」。則此易行道,不單是易行,亦是絕對性之殊勝道。

「念我、稱名、自歸、必定」,此是淨土宗之「宗旨」,亦是淨土宗之「特色」。

念我--信受--信受彌陀救度,
稱名--專稱--專稱彌陀佛名,
自歸--願生--願生彌陀淨土,
必定--度生--廣度十方眾生。

彌陀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本願稱名,凡夫入報。
自歸即入必定--平生業成,現生不退。

本願之對象--不論何人:聖凡善惡、男女老少、緇素賢愚,皆總包含。
本願之方法--念我稱名自歸。
本願之利益--現當二益(現生必定,往生證果)。
本願之呼喚--呼喚眾生「常應憶念」。

三、「現生不退」之偈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是故我常念。

「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稱念彌陀佛名之意。彌陀佛名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如玄奘大師《稱讚淨土佛攝受經》所言「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名號」。

「即時入必定」:如上所解「平生業成,現生不退」之意。

「是故我常念」:「是故常應憶念」之意,亦即「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此偈是淨土宗的心髓,也是龍樹菩薩的心聲,菩薩自我告白地說:「只要念佛,便能即時入必定,易行疾至莫過於此,因此我龍樹,恆常憶念南無阿彌陀佛。」此偈幾與《大經》「本願成就偈」同功,偈云:「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

「本願取意文」是《易行品》之骨髓、核心、歸趨,《易行品》目的在說此彌陀本願。易行中最極易行,方便中第一方便;此方便非過程,非權說,非不了義,乃直達目標之方法、龍樹菩薩思想圓熟之所在,亦彼一生自行化他之歸趨與目的。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也說:「一切方便之中,求其至直捷至圓頓者,莫若念佛求生淨土。方便中第一方便,了義中無上了義,圓頓中最極圓頓。」

此本願取意文如明燈,照亮行者前程,指出目的與方法,明示安身立命之處。給人安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利益。

玖、《易行品》於淨土宗之功績

龍樹菩薩《易行品》於淨土宗有三大根本性的重大功勳。一、難易二道判;二、本願稱名論;三、現生不退論。

一、難易二道判

龍樹菩薩於淨土宗教義發揮之中,最有名的即是難易二道的教判。即將釋尊一代浩如淵海的教法,總判為難易二道,即「難行道」與「易行道」。再度引其文如次:

佛法有無量門,如世間道,有難有易;陸道步行則苦,水道乘船則樂。
菩薩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進;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者。

此難易二道的教判彰顯:勤行三學六度萬行,即是難行道;專一稱念彌陀佛名,即是易行道。並以譬喻顯明難易二道之優劣,而暗示捨難取易。即難行道如陸路步行,以步行顯示艱難、緩慢、困苦、風險,應當捨棄;易行道如水路乘船,以乘船顯示容易、快速、安樂、無虞,應當選取。

此難易二道之教判,奠定淨土宗「本願稱名、易行疾至不退轉」之教理基柱,判定淨土宗是念佛之道、容易之道、快速之道、安樂之道、無虞之道、如他力乘船之道;除了淨土宗之外,其餘所有法門,都是諸行之道、艱難之道、緩慢之道、困苦之道、風險之道、如自力步行之道。

此難易二道之教判,為淨土宗之「易行」與「殊勝」,一錘定音,使淨土宗在大小顯密各宗之中,永居登峰造極、獨一無二、無與倫比的地位。可知,《易行品》雖然文字不長,然其涵義甚廣,影響甚鉅。

此難易二道之教判,可謂開天闢地之壯舉,前無古人,後啟來者。此教判既開啟了後來各宗判教的先河,也是淨土宗判教的嚆矢,發起曇鸞大師自他二力、道綽大師聖淨二門、善導大師要弘正雜助定之鴻判,從而廣引五乘群機,齊入本願稱名他力易行之淨土宗。

釋尊一代之教,浩瀚廣博,必有易行之道;群萌六識之心,愚痴暗鈍,全無擇法之眼。幸有龍樹菩薩慧眼見真,作難易二道之判,明苦樂二行之法,獨舉彌陀本願之稱名,標示現生不退之勝益,遙引末法之群萌,盡入極樂之蓮邦。若無龍樹菩薩難易二道之判,則罪惡生死之凡夫,廣大無邊之群萌,勢必曠劫流轉,無有出離之緣。

由此難易二道之鴻判,知龍樹菩薩悲心之深廣,恩澤之難喻。我等只有依教奉行,捨難就易,專稱佛名,往生淨土,方堪報恩。

二、本願稱名論

龍樹菩薩於淨土宗教義發揮之中,最有名的除了「難易二道判」之外,即是「本願稱名論」與「現生不退論」。

《易行品》不但在於說明易行道,更是尊崇高推易行道之易行與殊勝。而此易行與殊勝的內容,即是「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地」,而「信方便、易行、疾至」的方法,即是「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而「稱名號」以阿彌陀佛的本願為根源。《易行品》中說阿彌陀佛「本願稱名」的,即是「彌陀章」龍樹菩薩所舉的「本願取意文」:「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常應憶念。」此彌陀本願稱名,不但是淨土三經之根源,也是《大經》之根本,更是四十八願之願王;亦是十方眾生往生成佛的根本依據,也是淨土宗特色「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平生業成,現生不退」的典據。

由龍樹菩薩「本願取意文」,顯出淨土宗特色,明確淨土宗之教、理、行、果,機、教、行、益,奠定淨土宗根本教理之基礎,於淨土宗有不磨之功。

故此「本願取意文」,總括淨土宗一大法門,為淨土宗之核心、精髓、根本相承,等同淨土宗的遺傳基因。自龍樹菩薩始,「本願」即成為淨土宗的根本教理,「稱名」即成為淨土宗的根本行法。後繼之天親菩薩、曇鸞大師、道綽大師、善導大師,無不圍繞「本願稱名」而展開宗義,大弘法化。故此本願取意文,有不可動搖的權威性,舉凡後世之弘揚淨土者,如果偏離龍樹菩薩的本願取意文,可知即非純正的淨土宗。

三、現生不退論

淨土宗特色「平生業成,現生不退」,平生與臨終相對,亦即不待臨終,於平生之間,往生之業已經成就,往生有分,必定往生,從因說果,現生已經預得不退轉之果位,此謂之「業成不退」。亦即現世已得安心,非至臨終來迎、彼土不退方才安心。

此教義龍樹菩薩於《易行品》之中屢屢言及,列舉十文如下:

⒈若諸佛所說,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方便者。
⒉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者。
⒊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
⒋此身得至阿惟越致地。
⒌聞是佛名能信受者,即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⒍若人一心稱其名號,即得不退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⒎其有稱名者,即得不退轉。
⒏其有聞名者,即得不退轉。
⒐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⒑人能念是佛,無量力功德,即時入必定,是故我常念。

以上引文一至三之「疾」是快速的意思,乃相對於難行道之三大阿僧衹劫,顯明易行道相當快速(頓超之法故)。引文五至十之「即」,就是「當下」「立刻」,亦即顯明非但快速,乃是「平生業成,現生不退」。

《易行品》所言「此身得至阿惟越致地」「即入必定」「即時入必定」之文,清楚顯明淨土宗易行道之特色,亦即只要專稱彌陀佛名,則「現生」於「娑婆世界」即得「不退轉位」,非俟他生他土。此即是淨土宗特色「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平生業成,現生不退」。

有關淨土宗特色之深廣內涵與巨大影響,茲引淨宗法師《淨土宗特色導讀》一文以明。

所謂「特色」,即事物特有的本質屬性。辨識事物,必須把握其特色,不然就會張冠李戴,產生錯誤;修學淨土,也必須掌握淨土宗的特色,不然就會聖淨不分,失去往生。

淨土宗有無特色?很顯然,若無特色,則淨土一宗不能成立。

淨土宗有何特色?當代淨土宗慧淨法師,根據淨土三經及相承祖釋,提煉為四句話、十六個字,謂:「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平生業成,現生不退」。準確,簡練,系統,明瞭,獨顯彌陀救度,超勝餘佛淨土,不共聖道諸宗,至簡易,至高深,至穩當,至快捷,萬機不漏,一生速成;可謂握一宗咽喉,通法門幽關,除行人恐懼,暢往生達道。

前二句為根本綱宗,後二句明今生勝益;又前一句為因行,後三句為果益。根本自攝枝末,因行必招果益,故四句可收為二句「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又可收入一句「本願稱名」。

本願,明教理;稱名,明行法;凡夫,明攝機;入報,明果益。「本願稱名,凡夫入報」,明淨土宗之「教、行、機、益」,即:造罪凡夫,以彌陀本願不虛故,稱名願生,皆得往生真實無漏極樂報土。而且是平生之時圓滿達成往生之業,不待臨終;於此世間即獲不退轉之果位,非至極樂。

本願稱名:聖道諸宗以眾生心性為體,悟明心性為宗;淨土一宗以本願名號為體,稱名往生為宗,故「本願稱名」為淨土宗不共聖道諸宗之特色。又餘佛淨土雖也勸往生,但未聞有稱名往生之本願,獨有彌陀一佛發稱名往生之本願,故「本願稱名」為淨土宗超勝餘佛淨土之特色。

凡夫入報:依聖道諸宗修習,必須登地以上的大菩薩,才能前至諸佛報土;他方淨土雖不乏高妙報土,然而一切決非罪障凡夫可至之處。今淨土一宗,凡夫稱名,仗阿彌陀佛願力,得生極樂最妙報土,證同彌陀,故此「凡夫入報」即為聖道諸宗所無、他方淨土未聞之特色。

平生業成:聖道修行,仗自力累積之功,有漸次斷證之位,初果聖人尚需七次往返天上人間,而後業成解脫,不受後有。今淨土宗,任何罪重之人,只此一生,決定往生,生死了辦,不再輪迴。然而如果必須累積一生勤行,直到臨終見佛來迎,方才往生業成,仍然不免聖道自力的色彩,往生存有不確定的因素。今說「平生業成」,不說「一生業成」,即是在平時一生之任何時候,皆是往生業成之時。因本願稱名,往生仗佛願力;佛願力成故,眾生往生之業已由佛邊完成;佛邊已成故,何時眾生信受稱名,即時乘佛願力,往生之業達成,不待臨終。唯有臨終才信受彌陀願力者,方是「臨終業成」,亦即臨終一念往生業成。可知平生業成從機邊含「臨終一念業成」與「平生念念業成」兩種狀況,而從法邊則是「彌陀願力業成」。任何人、任何時,信受稱名,往生之業當體成就,業成不壞故,自然念念稱名有相續之功,聲聲往生無不定之慮,故說「正定之業」「萬修萬人去」「遇無空過者」,獨成淨土宗之特色。

現生不退:於聖道修行,不退轉位乃是極艱、極難、極重、極要、極尊、極大之事,非敢率爾輕談、妄自期許,要須生生正見不失,勇猛精修,歷一大阿僧祇劫方可達致,何況長劫疲勞苦修過程中,退道者如大海水之多,進步者只毛滴水之少;舍利弗以六住菩薩之位,尚以乞眼因緣退心,餘者可知。今淨土宗,凡夫罪人,但以本願稱名一法,盡獲彌陀因中萬行果上萬德,圓滿成佛所需一切功德,於娑婆界登不退位,以煩惱身入聖眾數。如此教理,聖道諸宗所絕無,十方世界所僅有,獨成淨土宗之特色。

如上,開為四句,合為一句「本願稱名」。有此一句,自然流出三句。因為「本願稱名」,所以「凡夫入報」;因為「本願稱名」,所以「平生業成」;因為「本願稱名」,所以「現生不退」。

如此重要而鮮明之特色,本含於佛經祖釋之中,今將之系統歸納整理,鮮明提出,一一出示經文祖釋為證,普令見聞之人耳目開明。


拾、《易行品》難易二道圖表

 

 

淨土門是「信念佛」而非「修諸行」之教,是依靠信受彌陀「救度」之教,而非依靠自己修行「六度」萬行之教。

本來聖道門、淨土門皆有信,也皆有行。但相對地,對聖道門來說,縱然實相、佛性之理信得極真,但如不能落實於自身之修行,破我法二執,依然不出生死,因此,聖道門可說是「修行」之教。又,對淨土門來說,行不是問題,因為任何人都可以稱名,毫無艱難。但如此簡單易行之稱名,能使下劣凡夫往生成佛,一般人不能相信;因不信而不能專一稱名,最後失去往生。若有信心,則千人稱名千人往生,萬人念佛萬人成佛,所以淨土門可說是「信心」之教。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說:

易行道者:謂但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乘佛願力,便得往生彼清淨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毗跋致。

譬如水路,乘船則樂。

善導大師《觀經疏》說:

決定深信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

元照大師《彌陀經義疏》說:

此乃具縛凡愚,屠沽下類,剎那超越成佛之法,可謂世間甚難信也。

蓮池大師《阿彌陀經疏鈔》說:

千信即千生,萬信即萬生。

印光大師《文鈔》說:

淨土法門,但恐信不及。若信得及,一切人皆得往生。

果能生死心切,信得及,不生一念疑惑之心,則雖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生極樂,即是極樂之嘉賓。

能於此法深生信心,則雖具縛凡夫,其種性已超二乘之上。喻如太子墮地,貴壓群臣。

純正的淨土法門即是易行道,在方法上容易,在境界上頓超。龍樹菩薩於《易行品》言「易行疾至阿惟越致地」,「阿惟越致地」即是「不退轉地」。疾至不退轉地之方法,龍樹菩薩言:「若人欲疾至,不退轉地者,應以恭敬心,執持稱名號。」故知:只要專稱彌陀佛名,必能疾至不退轉地,已非娑婆凡夫,已是極樂聖數,一旦命終,即生極樂,速證佛果。故「易行疾至」之「易行道」即是淨土宗之稱名念佛。

「信受彌陀救度、願生彌陀淨土」之念佛人,不假修持之造作,日常生活,唯任運一向「專稱彌陀佛名」便可。《大經》言「乃至一念」(短在一念);又言「乃至十念」(長在一生);《小經》言「若一日乃至若七日」。此等經文皆謂:只要「專稱彌陀佛名」,即「必生彌陀淨土」,聞信之後,則「平生之機,上盡一形;臨終之機,下至一念」之念佛。善導大師言:「以光明名號攝化十方,但使信心求念;上盡一形,下至十聲一聲等,以佛願力,易得往生。」此即顯示稱名念佛是易行道,以彌陀光明攝取不捨,故使念佛之人十即十生,百即百生,真正三根普被,利鈍全收,萬人修萬人去。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