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宗
净土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净土文库 > 智随法师文章
top

智随法师文章

法义篇

  1. 广说诸法与专修一法有何关系
  2. 《无量寿经》的「法深信」观
  3. 禅与净土之比较
  4. 西方净土的指方立相是一种执着吗?
  5. 36次呼唤你的名字,只为让你「醒来」
  6. 《楞严经》中暗藏的玄机是什麽
  7. 因果与空性
  8. 法门无量,念佛第一
  9. 如何超越三界
  10. 念佛,需要清净心吗?
  11. 在念佛之余是否要另念一半的观音?
  12. 一声称念罪皆除,为什麽还在胞胎中住十二劫?
  13. 善导大师为何以疏释《观经》开宗?
  14. 十方诸佛为什麽要赞叹阿弥陀佛?
  15. 净土宗之特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16. 弘扬佛教文化 促进社会和谐
  17. 净土三经对告众之探微
  18. 无上利益的法门(三)
  19. 无上利益的法门(二)
  20. 无上利益的法门(一)
  21. 净土法门的信心从哪里来?
  22. 观音与弥陀
  23. 概说佛法之判教(二)
  24. 概说佛法之判教(一)
  25. 《大经》解读
  26. 机法深信
  27. 《净土文献丛刊》总编序
  28. 《灵岩法要》编序
  29. 《净土宗判教史略要》学习补充资料
  30. 有关自力他力的妙喻
  31. 印光大师念佛问答
  32. 略说净土法门兴起缘由二
  33. 略说净土法门兴起缘由一
  34. 略谈「护念」之义
  35. 佛来助念 正念往生
  36. 一心不乱 三心具足
  37. 念佛余行 胜劣比较
  38. 何故无问 自说此经
  39. 佛何偏劝 往生西方
  40. 三经五经 亲疏有别
  41. 话说净宗 师资传承
  42. 也说「易往而无人」

随笔篇

  1. 人生最大的福报
  2. 每天念一声佛就可以往生,为何还要多念
  3. 人生的归宿,成佛的宝典
  4. 十方世界都流行,十方诸佛都赞叹的一部经
  5. 净土法门真能「即生成就」吗?
  6. 如何看待佛教众多不同的经典
  7. 观音菩萨与阿弥陀佛的「合作」
  8. 《观经》讲了修行的三种方法,你知道是哪三种吗?
  9. 善导大师讲的「决定深信」有何含义?
  10. 佛为三个人说净土三经
  11. 我们的善根可以跟弥勒菩萨一样多,你相信吗
  12. 一部只「摆事实」,不「讲道理」的经典
  13. 净土复兴的根本保证
  14. 佛力最能改变人心
  15. 乐邦有路 起信即生
  16. 关於《无量寿经》翻译史与会集现象
  17. 佛是如何护念众生的?
  18. 如何看待不同经典?
  19. 人是活着往生还是死了往生
  20. 佛面与人面
  21. 一个道场的氛围比什麽都重要
  22. 怎麽知道亲人往生没有?
  23. 得到25位菩萨保护的人
  24. 暂居於娑婆,常住於极乐
  25. 什麽是佛心?
  26. 果已熟,速摘!
  27. 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28. 为啥要往生?
  29. 提升自我无止境
  30. 无诤
  31. 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32. 如何看待道场、团队里的是非
  33. 学佛,越简单越好
  34. 千里烧香不如在家念佛
  35. 入佛门径 判教为首
  36. 如何判别「真实之法、方便之法」?
  37. 常与无常当如何?
  38. 从解、行二门谈「一门深入」「广学多闻」
  39. 何为「一门深入」,你真了解吗?
  40. 「三业无功」的念佛能往生吗?
  41. 《认祖归宗》
  42. 学佛法,找明师,有方法!
  43. 为什麽有人念佛念得很开心,有人却念得很烦恼?
  44. 居士能做弘法的事吗?
  45. 逼上梁山
  46. 关於念佛现当二益的法语
  47. 五浊恶世的我们一定要仰靠阿弥陀佛
  48. 做一个真实的念佛人
  49. 念佛能否成为千万富翁?
  50. 弥陀垂迹,大成净宗
  51. 人人皆需要佛法
  52. 重庆一行记实感怀
  53. 何为「一心不乱」?
  54. 岂能任意随缘
  55. 凡夫不可盲目地效仿菩萨
  56. 为学与为道
  57. 学净土门之人 不可相信菩萨不相应教法
  58. 念佛人应建立内心的道场
  59. 念佛人应保持的心态
  60. 念佛人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准则
  61. 印祖论全仗佛力与兼仗佛力
  62. 监狱里寄来求法之信
  63. 不敢有疑
  64. 话说「名」与「利」
  65. 什麽叫念好?十念当往生!
  66. 亦论「随缘」与「攀缘」
  67. 平淡是真 念佛最乐
  68. 人生的希望 生命的归宿
  69. 一德具万德 一福纳万福
  70. 瞻礼「龙门石窟」有感
  71. 略谈杨仁山与日本学人辩论法义之事

因果记实篇

  1. 因地不真 投身为猪

念佛感应篇

  1. 烧香礼佛 祸去福来
  2. 乞求观音 儿子病好
  3. 弥陀捶背 幸免车祸
  4. 可爱小鸟 系列感应记
  5. 一念呼救 立蒙感应
  6. 梦见善导 归入念佛
  7. 我的眼好了 佛眼却坏了

往生记实篇

  1. 猪闻开示 柔软往生
  2. 舍利现心字 昭示念佛理
  3.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
  4. 临终遇缘 奇特往生

法师介绍

  1. 智随法师介绍

净土宗之特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净土宗以念佛求生西方净土为宗旨,此与通途法门似有三种根本之矛盾:一有相与无相,二心外与心内,三往生与无生。此三问题若不阐明,净土宗难以确立。虽隋唐时期即已阐明此三大问题,因典籍失传故,至使宋明以来,一直争论不休,《净土十要》中即收有此类问题之大量论述。乃至今日,此类问题仍困惑诸多行人。

 

       最早论及「往生与无生」之问题是昙鸾大师,道绰大师继承其说,再论及「有相与无相」「心外与心内」之问题,将三者合而论之,通途与净土各有所宗,意旨有别,至此一一明了,圣净二门判有了坚实内涵,净土立宗有了独立基石。此三说明了,净土宗意自趋明朗,发展至善导,则畅明净土宗「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之本意,开显净土宗之特质。试一一论之。

 

       一、三大问题之说明

       (一)关於有相与无相:

       通途法门,凡重般若、中观之空性者,无不注重无相,以无相为究竟。《金刚经》则明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故於净土处处论有相,自有视其不究竟,转增系缚之说。

 

       《安乐集》於「破妄计大乘无相者」云:

       问曰:或有人言:大乘无相,勿念彼此;若愿生净土,便是取相,转增漏缚,何用求之?
答曰:如此计者,将谓不然。何者?一切诸佛说法,要具二缘:一依法性实理,二须顺其二谛。彼计大乘无念,但依法性。然谤无缘求,即是不顺二谛。如此见者,堕灭空所收。是故《无上依经》云:「佛告阿难:一切众生若起我见如须弥山,我所不惧。何以故?此人虽未即得出离,常不坏因果,不失果报故。若起空见如芥子,我即不许。何以故?此见者破丧因果,多堕恶道;未来生处,必背我化。」今劝行者,理虽无生,然二谛道理非无缘求,一切得往生也。是故《维摩经》云:「虽观诸佛国,及与众生空;而常修净土,教化诸群生。」又彼经云:「虽行无作,而现受身,是菩萨行。虽行无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萨行。」是其真证也。

 

       大乘空宗在法性实相上是主空无自性的,自然也就主无相了。而「净土」无疑是一种「相」,所以,如果仅从空宗的法性实相方面去看,信仰净土就是一种与空观相背的「取相」之行,这样非但不能得解脱,反而更增加有漏之系缚,所谓「转增漏缚」也。此乃偏解空宗者,视空即一无所有,近於恶取断灭空。《摩诃般若经》本身即有言:「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坏诸法相。」《金刚经》虽言「凡所相皆是虚妄」,但又言:「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说断灭相。」道绰大师对此而言,大乘佛教不仅要「依法性实理」,而且还得「顺其二谛」,不可因「真空」而废「妙有」,否则即是「堕灭空所收」。此即道绰依中观二谛理,来说明净土之有相不背空宗二谛之理,是故劝言:「今劝行者,理虽无生,然二谛道理,非无缘求,一切得往生也。」

 

       净土既为有相,执空性者即视其为虚妄之相,如同轮回诸相,认为净土乃「着相菩提」。为区别净土之相与轮回之相的不同,道绰大师更进一步论述道:

 

       凡相有二种:一者於五尘欲境,妄爱贪染,随境执着。此等是相,名之为缚。二者爱佛功德,愿生净土,虽言是相,名为解脱。何以得知?
如《十地经》云:「初地菩萨,尚自别观二谛,励心作意;先依相求,终则无相,以渐增进,体大菩提。尽七地终心,相心始息。入其八地,绝於相求,方名无功用也。」是故论《十地经论》云:「七地已还,恶贪为障,善贪为治;八地以上,善贪为障,无贪为治。」况今愿生净土,现是外凡,所修善根,皆从爱佛功德生,岂是缚也!
故《涅盘经》云:「一切众生有二种爱:一者善爱,二者不善爱。不善爱者,唯愚求之;善法爱者,诸菩萨求。」
是故净土论《往生论注》云:「观佛国土清净味,摄受众生大乘味,类事起行愿取佛土味,毕竟住持不虚作味。有如是等无量佛道味。」故虽是取相,非当执缚也。
又彼净土所言相者,即是无漏相、实相相也。

 

       道绰大师将「相」分为二种:一是五尘欲境之缚相,不得解脱。二是爱佛功德之解脱相,亦是无漏相、实相相。信仰净土虽是执相,但非是执缚相,而是执解脱相、无漏相、实相相。执系缚相是不善爱,是轮回之业;执解脱相是善爱,是解脱之业,乃是菩萨修行必经之阶段,即菩萨必须经历「先依相求」而「终则无相」、「绝於相求」的过程,才能达到解脱境地。此道绰大师依大乘空宗之理,说明净土取相之行与大乘无相之行看似为二,实质并不相悖,以净土是无漏相、实相相故,先依相求,终则无相。进而言之,相与无相,二而不二,实相无相而无不相故,他宗於此多有阐释,如华严宗澄观大师云:「相与无相,等无有二。」观一切般若、实相类经典,佛欲说法时,无不显现各种瑞相,如说《法华》,以放光、动地、雨华为相;将说《涅盘》,以声光遍照、普告为相;欲说《般若》,以散金华为相;说《华严》时,则六种震动,雨众华、香、盖云。如是而观,即知有相不碍无相、净土不异般若矣。如主般若无知、法身无相之僧肇亦云:「圣智无知而万品俱照,法身无象而殊形并应。」经云:念佛即是无上深妙禅,亦显明此一至理。相与无相,或各论一边,实二者不悖。所谓「色即是空故真如实相,空即是色故相好光明」。

 

       (二)关於往生与无生:

       按大乘空宗理念,主张无生之理。既然「生为有本,乃是众累之元……舍生求无生者何有脱期」?那麽,何故还要「劝生净土」呢?这岂不是「弃生求生,生何可尽」?昙鸾大师最早诠释此意,道绰大师继而释曰:「彼净土乃是阿弥陀如来清净本愿无生之生,非如三有众生爱染虚妄执着生也。何以故?夫法性清净,毕竟无生,而言生者,得生者之情耳。」何以知净土往生是无生之生呢?道绰大师除了以「法性清净,毕竟无生」来释之以外,又进而解释道:「今言生者,是因缘生,因缘生故即是假名生,假名生故即是无生,不违大道理也。非如凡夫谓有实众生、实生死也。」如经所言,往生者,乃「莲花化生」也。

 

       由於净土是因缘生、假名生,所以净土往生不是实生死之生,而是无生之生,只是随俗而说,得生者之情耳。此乃承昙鸾之说,既将净土往生与实生死之「生」区别开来,使之不与「生为有本,乃是众累之元」的观念相抵触;又将净土往生与空宗无生观念协调起来,使净土信仰立於不败之地。

 

       无生之理难知难证,往生之道易行易入;因往生而证无生,此净土之优势也,一切凡夫因此可入圣贤之域。如昙鸾《往生论注》云:「彼下品人,虽不知法性无生,但以称佛名力,作往生意,愿生彼土。彼土是无生界,见生之火自然而灭。」


      


       (三)关於心外与心内:

       除空宗与净土需要融会,有宗如唯识主张 「唯识无境」说,乃至禅宗有「心净土净」之「唯心净土」说。依此而观,净土是有是无,是内是外,仍是问题。所以道绰在破空宗的「异见邪执」之後,又提出要破「心外无法者」。《安乐集》云:「或有人言:所观净境约就内心,净土融通,心净即是,心外无法,何须西入?」这种观点即《维摩经》的唯心净土说,道绰对此而言:「若摄缘从本,即是心外无法;若分二谛明义,净土无妨是心外法也。」从「摄缘从本」而言,则「心外无法」,以一切相皆心生、一切法不离心故,此就真谛言;若「分二谛明义」,则无妨「心外有法」,以有相可见故,此就俗谛论。真俗无碍,言心外无法亦可,言心外有法亦可。如是依二谛说,再一次从有宗那里肯定了净土之真实存在性。不仅如此,道绰还指出:唯上根人才可入「心外无法」的「唯心净土」;中下根人,则可入「心外有法」之「西方净土」。如其所言:「中下之辈,未能破相,要依信佛因缘,求生净土。」净土宗心外立法,指方立相,正为「中下之辈」,所谓「本为凡夫」也,宗义渐次明朗!

 

  

 

       道绰依昙鸾之说,融会了空宗与净土之关系,有其继承之处。而融会有宗之处,说明净土之真实存在,可谓发前人之未发,奠定净土宗立宗之根本。其说除理论之说明外,实亦情有所指,如当时之智满,与道绰同师瓒禅师,智满即所谓「妄计大乘无相者」,道绰曾劝其归心净土,以机缘、难易而论云:「法有生灭,道悟机缘。观相易入其门,涉空颇限其位。愿随所说,进道有期。」另有昙选,住并州兴国寺,以护法知名,即是执无生之人,其临终时曰:「吾命将尽,何处生乎?」道绰劝其归净土,曰:「阿闍梨,西方乐土,名为安养,可愿生彼?」昙选答曰:「咄!为身求乐,吾非尔俦。」道绰曰:「若尔可无生耶?」彼曰:「须见我者而为生乎!」此二人即道绰所破「妄计大乘无相」及「乐生净土多喜着乐」之人,一执无相,一执无生,故不愿往生净土。道绰有感而发,应缘而起,破此异见邪执,以彰净土正义。

 

       二、本有宗旨之确立

       以上三说之确立,为净土立宗扫清知见障碍,净土与圣道之别,有了明显分际。善导大师於三说之上,更进一步提出了净土立宗之要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完全脱离了空有二宗之理路,正依三经开显净土宗本有之特色。此说源於《观经》「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之辨义。如何理解《观经》此文,隋唐各家众说不一,善导大师《观经疏》有云:「或有行者,将此一门之义,作唯识法身之观,或作自性清净佛性观者,其意甚错,绝无少分相似也。」此即先述他家之解,或作唯识法身观,或作清净佛性观,皆通途之理,非净土之意,故云「其意甚错」。後即正解此经意云:

 

       今此观门等,唯指方立相,住心而取境,总不明无相离念也。如来悬知,末代罪浊凡夫,立相住心尚不能得,何况离相而求事者?如似无术通人居空立舍也。

 

       此释即明言净土一法之特质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总不明无相离念也。指方立相,就佛边而言;住心取境,就众生边言。佛指方立相,众生住心取境,此即法门特质,所谓有所指有所立,有所住有所取也。何故如此?为「末代罪浊凡夫」故,佛知末代罪浊凡夫,立相住心尚不能得,何况离相而求事者?

 

       除善导依《观经》之释外,再观《阿弥陀经》之文「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佛」,其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之意,更为鲜明直截。释迦本师於通途法门之外,何故别开净土一法,指方立相,旨在西方?推寻其源,根本在别为凡夫,大悲於苦者。以通途法门,皆为圣者,极智慧离生死,凡夫智浅,无有其分。故於凡夫之机,别开此门,大悲垂化。如善导《法事赞》云:「但为凡夫乱想,寄托无由,故使释迦诸佛不舍慈悲,直指西方十万亿刹,国名极乐,佛号弥陀,现在说法。其国清净,具四德庄严,永绝讥嫌,等无忧恼。人天善恶,皆得往生,到彼无殊,齐同不退。何意然者?乃由弥陀因地,世饶王佛所,舍位出家,即起悲智之心,广弘四十八愿。以佛愿力:五逆之与十恶,罪灭得生;谤法阐提,回心皆往。」此释可谓大明指方立相之肝要。

 

       三、总结

       以上三大问题之解决,净土宗之特质得以浮现出来,有相不碍无相,往生不碍无生,心外不妨心内。如是显净土宗既不悖於通途佛法之理,又有自身所独有的特质。前之昙鸾、道绰在和会中建立净土宗特质,善导大师则正依经典,立於本位,特显净土宗之特质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如是则完全不与他宗和会,独显净宗之妙。此一「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之特质,正与「净土一法,本为凡夫」相契相合。正所谓「弘圣道者,以证理为津梁;弘净土者,以往生为极致。若不尔者,宗义何显。」宋明以来,一因善导法脉之失传,二因诸宗之融混齐归,致使净土与圣道再次纠缠不清,苦於自立,不得不作大量之会通诠释,融合之态成为大势,以致於对净土有「寓宗」之说。虽名曰「寓宗」,其实亦有双重意义:一就义理而言,净土寓於诸宗;二就归向而言,诸宗寓於净土。若明了净土宗之特质,则净土宗自可独立不倚,而为诸宗所共同归向矣。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