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宗
净土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净土文库 > 智随法师文章
top

智随法师文章

法义篇

  1. 广说诸法与专修一法有何关系
  2. 《无量寿经》的「法深信」观
  3. 禅与净土之比较
  4. 西方净土的指方立相是一种执着吗?
  5. 36次呼唤你的名字,只为让你「醒来」
  6. 《楞严经》中暗藏的玄机是什麽
  7. 因果与空性
  8. 法门无量,念佛第一
  9. 如何超越三界
  10. 念佛,需要清净心吗?
  11. 在念佛之余是否要另念一半的观音?
  12. 一声称念罪皆除,为什麽还在胞胎中住十二劫?
  13. 善导大师为何以疏释《观经》开宗?
  14. 十方诸佛为什麽要赞叹阿弥陀佛?
  15. 净土宗之特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16. 弘扬佛教文化 促进社会和谐
  17. 净土三经对告众之探微
  18. 无上利益的法门(三)
  19. 无上利益的法门(二)
  20. 无上利益的法门(一)
  21. 净土法门的信心从哪里来?
  22. 观音与弥陀
  23. 概说佛法之判教(二)
  24. 概说佛法之判教(一)
  25. 《大经》解读
  26. 机法深信
  27. 《净土文献丛刊》总编序
  28. 《灵岩法要》编序
  29. 《净土宗判教史略要》学习补充资料
  30. 有关自力他力的妙喻
  31. 印光大师念佛问答
  32. 略说净土法门兴起缘由二
  33. 略说净土法门兴起缘由一
  34. 略谈「护念」之义
  35. 佛来助念 正念往生
  36. 一心不乱 三心具足
  37. 念佛余行 胜劣比较
  38. 何故无问 自说此经
  39. 佛何偏劝 往生西方
  40. 三经五经 亲疏有别
  41. 话说净宗 师资传承
  42. 也说「易往而无人」

随笔篇

  1. 人生最大的福报
  2. 每天念一声佛就可以往生,为何还要多念
  3. 人生的归宿,成佛的宝典
  4. 十方世界都流行,十方诸佛都赞叹的一部经
  5. 净土法门真能「即生成就」吗?
  6. 如何看待佛教众多不同的经典
  7. 观音菩萨与阿弥陀佛的「合作」
  8. 《观经》讲了修行的三种方法,你知道是哪三种吗?
  9. 善导大师讲的「决定深信」有何含义?
  10. 佛为三个人说净土三经
  11. 我们的善根可以跟弥勒菩萨一样多,你相信吗
  12. 一部只「摆事实」,不「讲道理」的经典
  13. 净土复兴的根本保证
  14. 佛力最能改变人心
  15. 乐邦有路 起信即生
  16. 关於《无量寿经》翻译史与会集现象
  17. 佛是如何护念众生的?
  18. 如何看待不同经典?
  19. 人是活着往生还是死了往生
  20. 佛面与人面
  21. 一个道场的氛围比什麽都重要
  22. 怎麽知道亲人往生没有?
  23. 得到25位菩萨保护的人
  24. 暂居於娑婆,常住於极乐
  25. 什麽是佛心?
  26. 果已熟,速摘!
  27. 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28. 为啥要往生?
  29. 提升自我无止境
  30. 无诤
  31. 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32. 如何看待道场、团队里的是非
  33. 学佛,越简单越好
  34. 千里烧香不如在家念佛
  35. 入佛门径 判教为首
  36. 如何判别「真实之法、方便之法」?
  37. 常与无常当如何?
  38. 从解、行二门谈「一门深入」「广学多闻」
  39. 何为「一门深入」,你真了解吗?
  40. 「三业无功」的念佛能往生吗?
  41. 《认祖归宗》
  42. 学佛法,找明师,有方法!
  43. 为什麽有人念佛念得很开心,有人却念得很烦恼?
  44. 居士能做弘法的事吗?
  45. 逼上梁山
  46. 关於念佛现当二益的法语
  47. 五浊恶世的我们一定要仰靠阿弥陀佛
  48. 做一个真实的念佛人
  49. 念佛能否成为千万富翁?
  50. 弥陀垂迹,大成净宗
  51. 人人皆需要佛法
  52. 重庆一行记实感怀
  53. 何为「一心不乱」?
  54. 岂能任意随缘
  55. 凡夫不可盲目地效仿菩萨
  56. 为学与为道
  57. 学净土门之人 不可相信菩萨不相应教法
  58. 念佛人应建立内心的道场
  59. 念佛人应保持的心态
  60. 念佛人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准则
  61. 印祖论全仗佛力与兼仗佛力
  62. 监狱里寄来求法之信
  63. 不敢有疑
  64. 话说「名」与「利」
  65. 什麽叫念好?十念当往生!
  66. 亦论「随缘」与「攀缘」
  67. 平淡是真 念佛最乐
  68. 人生的希望 生命的归宿
  69. 一德具万德 一福纳万福
  70. 瞻礼「龙门石窟」有感
  71. 略谈杨仁山与日本学人辩论法义之事

因果记实篇

  1. 因地不真 投身为猪

念佛感应篇

  1. 烧香礼佛 祸去福来
  2. 乞求观音 儿子病好
  3. 弥陀捶背 幸免车祸
  4. 可爱小鸟 系列感应记
  5. 一念呼救 立蒙感应
  6. 梦见善导 归入念佛
  7. 我的眼好了 佛眼却坏了

往生记实篇

  1. 猪闻开示 柔软往生
  2. 舍利现心字 昭示念佛理
  3.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
  4. 临终遇缘 奇特往生

法师介绍

  1. 智随法师介绍

《净土文献丛刊》总编序

说 明
 

       佛法广大,利益无穷,可谓法无不备,机不无摄。其原本无宗派之分,八万四千法门,乃佛陀应机而说。因众生根机不同,而有千差万别之法。佛法传入中国後,祖师大德依据不同经典,建立各自的修学体系,使不同法门的宗旨、意趣、力用、教相、摄机等得以大显,由此形成禅、教、律、密、净等宗派。


       净土宗:即大乘佛教八大宗派之一,以本愿为宗,以念佛为因,以往生为体,以成佛为果,以利生﹝回度娑婆﹞为用。其教理完备,自成体系,亦称净土门、净土教。虽由释迦所说,实为弥陀本愿所成就之特别教法,以弥陀本愿为发起因缘,以净土三经——《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观无量寿经》、《佛说阿弥陀经》(简称《大经》、《观经》、《小经》)为正依经典,由昙鸾大师开显、道绰大师继之、善导大师集其大成。因三位祖师一脉相承,灯灯相续,「本愿称名,凡夫入报」之理得以弘开,由此而独立成为一宗。

 

       净土宗行法极为简易,利益至为超胜。可谓「下手易成功高,用力少得效速」。士农工商,贫富贵贱,皆可遵行,皆可得益。一代圣教,法门虽多,唯此一法,不受时限,不择根机,通於正像末三时,契於上中下三根。因其简易殊胜,普应群机,自释迦宣说、祖师弘开以来,即成为八大宗派中影响最深远、摄化最普及、利益最弘深之一宗派,并终成佛法一大归宿、群生一大依怙。今藉整编《净土文献丛刊》之缘,就净土宗之根本、心要、传承等,作一简述,使广大行者,明念佛一法何以独立成宗,何以普利群萌,何以统摄圣教。

 

一、净土宗畅佛本怀

       释尊一生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其归宿何在?其本怀何在?於此诸宗各有所论,若通观圣教,佛出世本怀朗然自明。在一大藏教里,多达二百余部经典宣说净土法门,尤其於重要的大部经中,处处指归。如「注重心法,以求开悟」的《楞严》,藉「念佛圆通章」特别宣说「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不假方便,自得心开」之净土法门;又「导三归一,开佛知见」的《法华》,则有「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之极说,更有「闻是经典,如说修行,於此命终,即往安乐世界」之导归;而纯为诸大菩萨所说成佛的《华严》,尤以普贤十大愿王摄华藏海众同归西方净土。如是皆诸大乘经於宣说他法之际,兼说净土、导归安养也,诚如古德所言:「诸经所赞,多在弥陀」、「千经万论,处处指归。」

 

       再观净土宗正依经典,此义愈明,大要有四:

       一、弥陀本愿殊胜超越:《大经》明法藏菩萨於因地时观二百一十亿诸佛国土,五劫思惟,摄取庄严佛国清净之行,结为四十八愿。明弥陀愿力弘深,总诸佛之心愿,别成一佛大愿。弥陀一佛即如经赞:「诸佛中之王也,光明中之极尊也。」

 

       二、五逆十恶具得往生:《观经》广开方便,化度一切,以五逆十恶之往生,大显愿力不思议之功。善导大师赞云:「以佛愿力:五逆十恶,罪灭得生;谤法阐提,回心皆往」。

 

       三、一佛亲宣诸佛证诚:《弥陀经》中,释迦不请自说「执持名号,决定往生」一法,诸佛舒舌证赞,普劝念佛,如是同体大悲,将净土一门推之极致。所谓「一佛所化即是一切佛化,一切佛化即是一佛所化」也。

 

       四、特留此法住世度生:《大经》「特留此经文」言:「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其有众生,值斯经者,随意所愿,皆可得度。」释迦一生说法虽多,其余法门,终因众生根机不堪,随时节因缘而逐一消失,唯有净土一门,易行功高故,蒙佛加佑,得以久远流传,恒度众生。

 

       如是综观,即知释迦说法虽多,终极旨归,出世本怀,实在西方净土、念佛一门。无量法门,可谓净土一门之前方便、化前序也,如印祖《文钞》所云:「一代时教,皆念佛法门之注脚也。」

 

       《法华》有出世本怀之说,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净土他力果地之法,可谓本怀中之本怀也,以愿力弘深故,易行功高故,三根普被故,诸佛同宣故,常久住世故。《大经》「出世本怀文」别显此义云:

 

如来以无尽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兴於世,光阐道教,欲拯群萌,惠以真实之利。

 

       此文意显:释迦如来出兴於世,根本目的在「欲拯群萌,惠以真实之利」。其「真实之利」,即弥陀本愿救度一切众生往生成佛之大利。所谓「十方众生,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华严法华,虽亦真实之法,一乘之教,因其「深固幽远,无人能到」,故其利益,获得者少。弥陀本愿之超胜,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乃至一念,则是具足,无上功德。真实之利,无过於此。故虽法无高下,应机有别,而「普应群机、同得大利」之法唯在念佛,如善导大师云:「种种法门皆解脱,无过念佛往西方。」故知:释迦本师出兴於世所要开显的至极无上教法,在弥陀本愿,以此而惠以众生真实大利,此可谓本怀极致也。

 

二、净土宗之根本

       净土宗经论众多,行持虽易,义理幽深,虽为一宗,而圆收万法。其根本何在?欲知此,须明净土之生起本末,众生之往生因缘。综观净土三经,即知极乐净土之缘起、十方众生之往生,根本在弥陀本愿。因有弥陀本愿之发起,方有极乐净土之成就、十方众生之往生。

 

       阿弥陀佛因中号曰法藏比丘,依世自在王佛出家修行。为成就净妙国土,白世自在王佛言:「我发无上正觉之心,愿佛为我,广宣经法。我当修行,摄取佛国,清净庄严无量妙土。令我於世,速成正觉,拔诸生死,勤苦之本。」世自在王佛「知其高明,志愿深广,即为广说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天人之善恶,国土之粗妙。应其心愿,悉现与之」。法藏比丘,闻佛所说,即「超发无上殊胜之愿,具足五劫,思惟摄取,庄严佛国清净之行」。四十八愿因兹而发,庄严净土因兹而成。以此可知:阿弥陀佛愿力乃由世自在王佛开启,集诸佛愿力之精妙而成;既为一佛之别愿,亦可谓诸佛总愿。以一佛摄诸佛,以一法摄众法。所谓阿伽陀药、总持妙法、他力果地之门,尽显於此。故由法藏愿力成就的弥陀一佛,圆摄一切佛,圆收一切法,圆具一切德。《观经》云:

 

见无量寿佛者,即见十方无量诸佛。

 

       又《经》云:

 

阿字十方三世佛,弥字一切诸菩萨,
陀字八万诸圣教,三字之中是具足。

 

       故知,阿弥陀佛一佛一法一净土,圆摄一切佛、一切法、一切净土,四十八愿称为「超世愿」,即超越一切诸佛之愿,如经所云:「发愿逾诸佛」。《大经》赞弥陀为「光中极尊,佛中之王」,密意幽深,意显净土圆收圆超一切法也。

 

       四十八愿虽广,意在化度众生,其摄化之法即六字名号。弥陀因中愿言:

 

我若成正觉,立名无量寿,众生闻此号,俱来我刹中;
如佛金色身,妙相悉圆满,亦以大悲心,利益诸群品。

 

       此即法藏菩萨五劫思惟,选择以名号度众生也。何故别选称名一行为其本愿?以称名易故,称名胜故。舍难取易,舍劣取胜,此弥陀本愿选择之深义也。

 

       由四十八愿成就六字名号,由六字名号成就众生往生,此四十八愿之心要,善导大师释此义云:

 

弥陀世尊,本发深重誓愿,以光明名号,摄化十方。但使信心求念,上尽一形,下至十声一声等,以佛愿力,易得往生。

 

       又云:

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故知弥陀本愿在称名往生,称名得生之愿在第十八愿,所谓「十方众生,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四十八虽广,核心在此,归结在此,善导大师开显此义云:

 

四十八愿,一一愿言: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
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故知:四十八愿之根本在第十八愿,第十八愿之根本在念佛往生。净土宗之根本在於此,净土宗之建立源於此,净土宗之传承依於此,净土宗之修学本於此,舍此即非净土宗矣。

 

三、净土宗之心要

       净土宗义理丰富,内涵深广,於学修净土而言,最要在明了净土胜境及往生方法。对净土胜境有一定了解,自会发起欣慕之心,以离娑婆轮回之苦海;对往生方法有明确认知,即会如理依教而行,以达往生净土之目的。此二者为净土宗心要,亦为学修根本。今就「净土果报」及「往生方法」略而论之。

 

1.报佛报土

       西方净土,由弥陀愿力所成,是法性之土,是清净之地,是妙相之境,无染污相,无轮转相,无颠倒相。非但远胜人间,乃至超越三界,《往生论》云:

 

观彼世界相,胜过三界道,究竟如虚空,广大无边际。

 

       因净土胜过三界道,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亦称「极乐」。所谓「极乐」者:至极之乐、无苦之乐、无衰之乐、无比之乐、恒常之乐也。《无量寿经》云:

 

无有三涂苦难之名,但有自然快乐之音,是故其国名曰极乐。

 

       《阿弥陀经》云:

 

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

 

       如是「无有一切身心忧苦,唯有无量清净喜乐」之境,即谓之「净土」,善导大师谓之「无为涅盘界」。如是清净无染、无忧无恼之净土,自受用与他受用一体,只要往生,皆得身心清净,受用法乐,入佛境界,同佛受用。《大经》云:

 

十方来生,心悦清净,已到我国,快乐安稳。

 

       综观净土三经可知:极乐净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黄金为地,七宝庄严」、「衣食自然,随意自在」、「鸟能说法,水能悦体」、「诸上善人,聚会一处」、「六通具足,愿行圆满」、「上供诸佛,下化众生」……常乐我净之德,尽显其中;自利利他之道,圆彰无遗。那是弥陀愿力所成无为涅盘之境、是自他解脱究竟圆满之地、是十方诸佛共赞劝归之方、是一切众生安身立命之处。因其独特超胜,易往易取,故诸佛净土虽多,西方净土独超众外,自成一宗,以一佛土而圆摄诸佛国土,以一妙法而总持无量法门。

 

       其他法门,重心不重境,依因而取果,故常言心净国土净,以此而标「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之说,此通途法门「修因证果」之理念。净土一法,以果觉摄因心,以事相显理体,令诸众生,功德成就,此「他作我受」之特别法门也,所谓「以果觉为因心,因心顿同果觉」。

 

       净土法门理事圆融,究竟圆满,但为化度十方,尤其大悲於苦者,故所重在事不在理﹝理在事中﹞、在境不在心﹝心境不二﹞、在果不在因﹝因在果中﹞,特指方而立相,示以依正庄严,明标往生处所。此可谓於无方中说方所,於无相中立妙相,於无生中示往生也。以此而建立法化,摄归净土,此至极善巧之处,极方便而至真实,所谓大圆镜智者,莫过於此。又因往生而证无生,因见弥陀而明心性,因自成就而游化十方,此至极圆满之处,所谓同体大悲者,尽显於此。悲智双圆之法,体用无二之道,生佛一体之用,尽收於此。故古德赞此法为「方便中第一方便,了义中无上了义,圆顿中最极圆顿」、「华严奥藏,法华密髓,一切诸佛之心要,菩萨万行之司南,皆不出於此矣」。

 

       如是高妙净土,是何境界?古来诸家各有论述,有报土论﹝圣人可往凡夫无份﹞,有报化二土论﹝圣人生报土凡夫生化土﹞,有四土论﹝佛入寂光净土、菩萨生实报土、声闻生方便有余土、凡夫生凡圣同居土﹞。其论虽多,都是依众生自业所感之理来论净土者,虽各不同,有一共性,即不许凡夫往生报土。唯昙鸾、道绰、善导所判与诸师不同,明弥陀为报佛,极乐为报土,凡圣通往,五乘齐入。昙鸾祖师虽未直言,但义理极明,如《论注》云:「愿往生者,本则三三之品,今无一二之殊。」又以二十二愿为证,明标此义:「案此经推,彼国菩萨,或可不从一地至一地。言十地阶次者,是释迦如来於阎浮提一应化道耳,他方净土,何必如此。五种不思议中,佛法最不可思议,若言菩萨必从一地至一地,无超越之理,未敢详也。」明判为报佛报土者,是道绰大师,其《安乐集》云:「现在弥陀是报佛,极乐宝庄严国是报土。然古旧相传,皆云阿弥陀佛是化身,土亦是化土,此为大失也。若尔者,秽土亦化身所居,净土亦化身所居者,未审如来报身更依何土也?今依《大乘同性经》辨定报化净秽者。《经》云:净土中成佛者,悉是报身;秽土中成佛者,悉是化身。」若弥陀是报佛,极乐为报土,自有疑云:报身常住,云何《观音授记经》云:阿弥陀佛入涅盘後,观音菩萨次补佛处?道绰大师释云:「此是报身示现隐没相,非灭度也。彼经云:阿弥陀佛入涅盘後,复有深厚善根众生,还见如故,即其证也。

 

       善导大师为显宗要,更引三部经文,详明报佛报土义:初引通途《大乘同性经》为证,明「西方安乐阿弥陀佛是报佛报土」,此与道绰所引是同。若单以此证弥陀是报佛报土,则弥陀报土与他佛报土无异,非凡夫所能往生。为释此疑,更引《大经》为证,从法藏菩萨酬因感果之愿行上明报佛报土义:「法藏比丘,在世饶王佛所,行菩萨道时,发四十八愿,一一愿言:若我得佛,十方众生,称我名号,愿生我国,下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今既成佛,即是酬因之身也。」以此明弥陀报佛报土异於诸佛报佛报土,乃生佛一体之报佛报土也,所谓「十方众生,称我名号,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最後引《观经》为证:「《观经》中,上辈三人,临命终时,皆言阿弥陀佛及与化佛,来迎此人。然报身兼化,共来授手,故名为与。以此文证,故知是报。」如是从报身兼化来迎之事相上明报佛报土义。

 

       善导大师所引三经之证,通别互显,因果俱明,理事并彰,至此,报佛报土义可谓通彻明了,了无疑义。善导法脉失传後,报佛报土义鲜有人明,後来弘化者多依天台四土之说,至蕅益大师,始有融四土为一土之势,所谓「持名善根福德同佛故,圆净四土,圆受诸乐,圆见三身,圆证三不退」也。印光大师亦有「一生西方,即入佛境界」、「由同居而顿证寂光」之说,并有「如水入海,同一咸味,同一深广,失彼故名,得此海号」之喻,此皆有隐显报佛报土义,未直说而已。

 

2.凡夫入报

       西方净土既为佛之境界、高妙报土,普通凡夫,如何得入?若凡夫不能往生,则失去其度生之妙用。若依自力,报土自非凡夫所能入。诸师判极乐有多土,即因不许凡夫入报也。他方净土类多如此,如善导大师云:「十方佛土虽严净,乱想凡夫恐难生。」西方净土之超胜即在仰仗弥陀愿力,凡夫可入报土。道绰大师首明此义,《安乐集》「第八、明弥陀净国,位该上下,凡圣通往者」云:

 

今此无量寿国,是其报净土,由佛愿故,乃该通上下,致令凡夫之善,并得往生,由该上故,天亲龙树,及上地菩萨,亦皆生也。

 

       善导《观经疏》详明报佛报土义後,亦以问答释「凡夫入报」义:

 

问曰:彼佛及土,既言报者,报法高妙,小圣难阶,垢障凡夫,云何得入?
答曰:若论众生垢障,实难欣趣;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

 

       此释精妙至极,明报法虽然高妙,托佛愿以作强缘,则可五乘齐入,凡圣通往。弥陀净土之超胜,即在於大悲本愿,特为凡夫之往生。所谓「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观经》五逆十恶之往生,大显凡夫入报之义。此即阿弥陀佛因中所发超世悲愿,以光明名号,化度十方,乃至十念,皆得往生。《大经》云:

 

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国,自至不退转。

 

       详观四十八愿,知高妙净土之成就,特为凡夫也。如国无三恶道愿、不更三恶道愿、无有好丑愿等,皆本凡夫而发。并以易称易往之名号摄化十方,上至等觉菩萨,下至蜎飞蠕动,皆可得生净土。因此易行易往之法,方可「度尽阿鼻苦众生」。善导大师依三经义理,大开「净土一法,本为凡夫」要义,明净土之全体大用,在於弥陀愿力成就六字名号,以六字名号摄化十方,但使信心求念,自然易得往生。所谓「本愿称名,凡夫入报」即成为净土法门独特超胜的功德利益。大道显於至简之中,至难成於至易之中。故此法门为一代时教中极难信之法,超凡圣之见,离有情之思,非智能测,唯信能入。

 

       观报佛报土及凡夫入报义,知净土有体用两面之益:论其体,则为佛之境,光寿无量;论其用,则摄化十方,称名皆往。因有弥陀本愿,净土之果自不难求,成佛之道不再遥远,十方诸佛共同称赞,九界众生无不归依,净土宗自成佛法终极归宿,以一法而统摄诸法,以一法而摄化十方矣。

 

四、净土宗之建立

       净土法门除三经专说外,大乘经中处处有说,可谓贯穿一代时教,其义理自然寓於浩瀚的经典之中,非深入大藏,慧眼见真,透达经义者,实难勾提其要,归宗於本。普通行人,何能深入其中,以得其益。如是特别教法,若不详加甄辨,特别开显,则弥陀本愿难显,释迦本怀难畅,而如何开显弥陀本愿教法,以普利群生,自成祖师大德上契法义下化众生之使命,建立净土宗势所必然。

 

       净土宗建立因素很多,最要在判教体系的完善。有了独立的判教体系,法门宗旨自显,净土教法自从一代圣教中凸显出来。自古以来,弘扬净土法门者众多,各有其功,而前後一贯,宗旨一致,有判教传承、有法脉渊源者,偏在印度之龙树、天亲,中国之昙鸾、道绰、善导五位祖师。

 

1.龙树菩萨

       自释迦宣说法化以来,印度龙树菩萨於《易行品》中首判一代时教为二: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难行道即大乘通途教法,易行道即称名往生一法。难易对判,明自力教法与他力教法之别:

自力修行证果者,即释迦应机所开通途法门,亦谓之自力教。

念佛往生成佛者,即弥陀愿力所成特别法门,可称为他力教。

 

       为显二法之别,《易行品》以形象比喻明之:

难行道:修诸难行,久乃可得,或堕声闻辟支佛地。如陆路步行则苦。

易行道: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地。如水上乘船则乐。

 

       陆路步行与水上乘船之鲜明对比,突显他法之难、净土之易。因净土之易,自给「怯懦下劣之凡夫」带来解脱希望,舍难取易之用心一目了然,自不待劝。

 

       净土之所以易行,因有弥陀本愿故。为彰此义,《易行品》初明十方诸佛之易行,最後以十方诸佛皆称名忆念阿弥陀佛,结示其易行归宿在弥陀一佛,所谓:

 

诸佛世尊,现在十方清净世界,皆称名忆念,阿弥陀佛本愿如是:
若人念我,称名自归,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常应忆念。

 

       此释义有多重,一摄诸佛易行归弥陀易行,二以第十八愿为弥陀易行之本,三别释第十八愿,显弥陀易行在称名往生,所谓「本愿如是:称名自归,即入必定」。本愿称名义,因此而显;往生正定业,藉此而彰。

 

       《易行品》开显净土可谓循序渐进,其善巧用心,有似释尊於一代时教中宣说净土:初以难易对比,劝舍难行归於易行,再以「十方诸佛皆称名忆念阿弥陀本愿」摄十方诸佛之易行归於弥陀一佛之易行;即於难行道中开显易行道,於诸佛易行中选择弥陀一佛易行。足见《易行品》其文虽短,其用意不可谓不深矣。

 

       龙树菩萨「难易二道」判,为净土宗判教之始,首明自力之难行、他力之易往,首开净土他力之门。其开显净土宗旨有二:一易行,二疾至。如是简明扼要地初显净土宗胜易二德。

 

2.天亲菩萨

       《易行品》乃《十住毗婆沙论》一章节,是正说难行道时,为怯弱下劣凡夫别开易行之道,简明净土教法易行疾至特点,净土宗遂有了独立基石,逐渐为人所重视。後有天亲菩萨应化於世,续开信仰之门,以《大经》为根本,融会三经义理,特着《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简称《往生论》),兴隆净土教法,大显本愿幽光。此论由二十四行「偈颂」及解释偈颂的十章「长行」构成。其「观佛本愿」、「一心五念」、「速满功德」之理路,显明易行道修学方向。五念门中,其要在「观察门」,以二十九种愿心庄严,广明「愿生宗本」义,最後摄依正庄严入一法句:「一法句者,谓清净句。清净句者,真实智慧无为法身故。」如是广略相入,开启信心,明「一心归命,愿生净土」宗要。《往生论》文辞简洁,义蕴丰富,将净土法门之殊胜简易开显至极,如其赞云:

 

观佛本愿力,遇无空过者,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

 

       《往生论》正依《大经》开显净宗法义,可谓简而淳,要而着,是纯依弥陀本愿阐释净土法门的一部完整、总持之「论」,所谓「我依修多罗,真实功德相,说愿偈总持,与佛教相应」。至此,净土宗「三经一论」格局形成,净土宗理论框架於印度基本建立起来。

 

3.昙鸾大师

       佛法自东汉传来中国後,随着净土经典的传译,净土信仰随之兴起。早期净土信仰比较博杂,弥陀信仰、弥勒信仰、阿閦佛国信仰,各皆有之。东晋时因慧远大师「结集莲社,共期西方」之影响,使广泛之净土信仰趣於专一的弥陀信仰。随後来祖师的大力开显,弥陀信仰一统净土信仰之势渐成,独立成宗,普及於佛门,深入於民间,以致形成「家家弥陀,户户观音」之局面。故但说「净土宗」,即专指弥陀净土信仰。

 

       慧远大师於开启中国净土信仰影响甚巨,其思想以般若禅观为主,并未正依弥陀本愿建立净土宗理论体系。然信仰一旦兴起,法义自待显彰。慧远大师往生後六十年,北魏昙鸾大师兴世,开显他力本愿,力劝称名往生,使净土宗易行之道得以弘开。

 

       昙鸾大师早期学修四论,与龙树菩萨结下深厚法缘,後遇印度来华高僧菩提流支,得其所译之《往生论》,承接印度净土法脉。随即舍四论讲说,专修净业。因《往生论》辞简理幽,昙鸾大师特为之注,融龙树、天亲思想於一体,详加阐发,「直将弥陀誓愿,天亲衷怀,彻底圆彰,和盘托出」。《论注》义理广博,偏标念佛。以名即法故,名号即实相身为物身故,名号自能止一切恶生一切善故,一切外凡夫人称名皆得往生故,不断烦恼得涅盘分故。如是开启中国净土宗新纪元,净土宗「三经一论」地位因此而确立。

 

       《论注》开篇即对龙树菩萨「难易二道」详加阐释,大显难易之别,以明二力之异,如是对比,将他力易行道特别拈出,所谓:

 

易行道者:谓但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乘佛愿力,便得往生彼清净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譬如水路,乘船则乐。

 

       为圆显净宗「乘佛愿力,便得往生;佛力住持,即入正定」之理,《论注》结尾引用弥陀三愿为证,大明他力易行疾至之道。

 

       引第十八愿以明生「因」:

 

缘佛愿力故,十念念佛,便得往生。
得往生故,即免三界轮转之事。无轮转故,所以得速。一证也。

 

       引第十一愿以明果「体」:

 

缘佛愿力故,住正定聚。
住正定聚故,必至灭度,无诸回复之难,所以得速。二证也。

 

       引第廿二愿以明果「用」:

 

缘佛愿力故,超出常伦诸地之行,现前修习普贤之德。
以超出常伦诸地行故,所以得速。三证也。

 

       三愿共明「念佛必往生,往生必成佛」之理,第十八愿是因往相回向,第十一、廿二愿是果还相回向,可谓从因至果,皆是佛力。故《论注》结示一宗大义言:

 

       凡是生彼净土,及彼菩萨人天所起诸行,皆缘阿弥陀如来本愿力故。

 

       自力修行之难,其因虽多,根本在「唯是自力,无他力持」,欲了生死、疾成佛道者,岂不当舍难行之自力,归於易往之他力!《论注》最後劝言:

 

愚哉,後之学者,闻他力可乘,当生信心,勿自局分也。

 

       《往生论》文辞简约,义理甚丰,普通行人,难明其旨。因《论注》的阐发,使其幽光显发,慧心朗耀。後《论注》失传,《论》亦乏人问津,尘封於大藏,《论注》於净土法门之重要可见一斑,诚如印祖所赞「乃净业行人之大导师」也。中国净土宗判教思想的建立,他力本愿的开显,称名念佛的首倡,凡夫入报的初显,均在昙鸾大师,其《论注》上承印度净土教法脉,下开中国净土宗先河,道绰善导即承继其思想,完善、独立净土教法,自成一宗。

 

4.道绰大师

       昙鸾大师後,净土法门弘传渐盛,他宗如地论之隋朝慧远大师、天台智者大师、三论吉藏大师等,都有净土注疏,然多依其本宗观点诠释净土,未畅弥陀本愿真义,尤其摄论宗行人视《观经》五逆十恶「有愿无行」不能往生,须待来生「愿行具足」方可得生,此一「别时意趣」说,直接影响净土弘传,如《释净土群疑论》云:「摄论至此百有余年,诸德咸见此论文,不修西方净土。」净宗法义在如是因缘下,自待法脉相续,来哲开显。此际完全舍他宗之教,承继昙鸾思想,正依弥陀本愿开显净土教法者,即隋之道绰大师。

 

       道绰大师初习《涅盘》、《般若》等经,後慕名参访石壁玄中寺,见昙鸾大师碑文,为其巍巍高德及纯笃信仰而深心感伏,即舍涅盘广业,专修念佛一门,每日念佛七万遍,影响所及,七岁小孩皆能念佛。

 

       道绰大师私承昙鸾法脉,专弘净土,一生讲《观经》近二百遍,可谓「不以繁重为忌,唯期人各悉知」。所着《安乐集》总有十二大门,广引经论,劝信求往。其开显净宗之功在「圣净二门」判及「时教相应」说。

 

       一、圣净二门判:《安乐集》云:

问曰: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远劫以来,应值多佛,何因至今,仍自轮回生死,不出火宅?
答曰:依大乘圣教,良由不得二种胜法,以排生死,是以不出火宅。何者为二?一谓圣道,一谓往生净土。其圣道一种,今时难证:一由去大圣遥远,二由理深解微。是故《大集月藏经》云:「我末法时中,亿亿众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世,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是故《大经》云:「若有众生,纵令一生造恶,临命终时,十念相续,称我名号,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道绰大师融难易二道、自他二力为一体,总判大乘圣教有二种胜法:一谓圣道,二谓净土。所谓「圣道」:即依自力修行,此土断惑证真之法。所谓「净土」:即依他力念佛,彼土往生成佛之道。一切众生虽有佛性,无量劫来未得解脱,即因未遇二种胜法故。然圣道一法,今时难证:一由去大圣遥远﹝就时节因缘论﹞,二由理深解微﹝就根机与教法言﹞。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大师初引《大集经》证,次引《大经》第十八愿为证,本愿救度之理大彰,为末世造罪凡夫大开往生之门,成佛之道。其第十八愿之释,乃融会《观经》五逆十恶之往生而取意之文,取临终摄平生,取恶人摄善人,取十念摄多念,可谓悲心彻髓,欲使「一形造恶之机」得以安心,随之「系意专精,常能念佛」,则「一切诸障,自然消除,定得往生」。

 

       道绰大师从「大圣隐没、众生机浅、圣道理深」等方面说明圣道之难证,以此凸显净土易往横超之超胜独特。前之龙树昙鸾偏於「行」门论难易,道绰大师从内因外缘、机法两面等将一代时教大分二门,净土「宗」义立显。其圣道一种已由「难行」而几近於「无行」矣,所谓「若据大乘,真如实相,第一义空,曾未措心。若论小乘,修入见谛修道,乃至那含罗汉,断五下除五上,无问道俗,未有其分。纵有人天果报,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然持得者甚希。若论起恶造罪,何异暴风驶雨」。如是「起恶造罪」之机,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矣。

 

       二、时教相应说:佛法虽多,贵在契时被机,若不契时,不应机,则难得佛法之益。道绰大师出家时正遇北周武帝废佛,目睹末法种种迹象,特别注重时节因缘、机教相应,其第一大门「明教兴所由,约时被机,劝归净土者」言:

 

若教赴时机,易修易悟;若机教时乖,难修难入。是故《正法念经》云:「行者一心求道时,常当观察时方便。」若不得时,无方便,是名为失,不名利。何者?如攒湿木以求火,火不可得,非时故;若折乾薪以觅水,水不可得,无智故。是故《大集月藏经》云:「佛灭度後:第一五百年,我诸弟子学慧得坚固。第二五百年,学定得坚固。第三五百年,学多闻读诵得坚固。第四五百年,造立塔寺修福忏悔得坚固。第五五百年,白法隐滞,多有诤讼,微有善法得坚固。」

 

       今是何时?当以何方便而得解脱?大师以圣言为准,选择契於时机之教法云:

 

计今时众生,即当佛去世後第四五百年,正是忏悔修福,应称佛名号时者。

 

       「今时众生,应称佛名号」,显末法众生解脱之道唯在念佛,以此独立净土门。昙鸾大师於难行道中说「於五浊之世,於无佛时,求阿毗跋致为难」,总明无佛之时自力修行总为难行,而无佛之时有正像末之分,正法时有教有行有证,像法时有教有行无证,末法时则有教无行无证矣,时机愈後,修行愈难。道绰大师深观时机,本着教赴时机理念,特作圣净之判,以明圣道之难证,净土之易往,从而舍圣道归净土,舍自力归他力,本愿称名之说得以显彰,凡夫往生之道得以大开。

 

       从龙树菩萨至道绰大师,净土宗对一代时教之大判得以确立,教理行果皆得显彰,净土一门由此独显。

 

5.善导和尚

       上来祖师因於判教思想的逐步完善,并於法义的大力开显,及於称名念佛的身体力行,使净土宗趣向独立,然净土宗教法体系仍待完善,三经义理有待融通,方便真实犹待开显,行门仪则亦待规范。唐之善导和尚,从极乐光明土,乘愿而来,内住弥陀本愿威德,外承昙鸾道绰法脉,大成净宗,广开法要。其思想博大精妙,上合弥陀悲愿,下契众生根机,大要如下:

 

       一、明净土教法乃大乘菩萨藏摄,顿教一乘海收。所谓「我依菩萨藏,顿教一乘海,说偈归三宝,与佛心相应」

 

       二、明弥陀为报佛,极乐为报土;托佛愿力,五乘齐入。所谓「人天善恶,皆得往生;到彼无殊,齐同不退」

 

       三、明净土法门本为凡夫,不干大小圣也。所谓「诸佛大悲於苦者,心偏愍念常没众生,是以劝归净土。亦如溺水之人,急须偏救;岸上之者,何用济为」。虽为凡夫,不碍圣者,圣若回心,亦得往生。所谓「一切罪恶凡夫,尚蒙罪灭,证摄得生;何况圣人愿生,而不得去也」。

 

       四、明凡夫称名,愿行具足,往生无疑。所谓「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义故,必得往生」。

 

       五、明本愿在称名,称名必往生。所谓「弘誓多门四十八,偏标念佛最为亲」、「当知本誓,重愿不虚;众生称念,必得往生」。

 

       六、明要弘二门,示方便真实。所谓「定散俱回入宝国,即是如来异方便」、「种种思量巧方便,选得弥陀弘誓门」。

 

       七、明专杂得失,示专修念佛。所谓「专意作者,十即十生;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妙绝古今,光照大千,是人间优昙,弥陀直说,印祖赞为「净业行者之指南针」。其於净宗最显着的开显在要弘二门、正杂二行,以此明弘愿真实教法,明念佛往生直道,使净业行人观净土三经有一清晰脉络可依,不至迷於方便而舍弃真实。今就二义略示如下。

 

       一、要弘二门判:《观经疏》云:

 

娑婆化主,因其请故,即广开净土之要门;安乐能人,显彰别意之弘愿。
其「要门」者,即此《观经》定散二门是也。定即息虑以凝心,散即废恶以修善。回斯二行,求愿往生也。
言「弘愿」者,如《大经》说: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

 

       此「要弘二门」判,是善导大师融会《大经》、《观经》要义,对净土宗的细判,「要门」即《观经》所言十三定观和三福九品,一为定善,一为散善,回斯二行,求愿往生。「弘愿门」即《大经》所言弥陀本愿,一切善恶凡夫,皆依弥陀本愿而得往生。此二门者,一为方便,一为真实。《观经》即广开方便之门,导归真实之愿,其流通分中显此深意: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此是《观经》宗旨,亦是净宗法眼,正明释迦「付嘱弥陀名号,流通於遐代」。《观经》所说虽多,结归在此。善导大师通彻圣意,释此文言:

 

上来虽说定散二门之益;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此「要弘废立」之文,明释迦废要门、立弘愿真义,方便与真实以此大明。三经文似不同,正为互显法义,共明一理也。《大经》正明弘愿教法,直说四十八愿,所谓「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观经》旁开方便之门,导归真实一法,所谓「定散文中,唯标专念名号得生」。《小经》尽舍方便,结归真实,所谓「一日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二、正杂二行判:依「要弘二门」义,善导大师更有「正杂二行」判,正行有五:专读诵净土三经、专观察极乐依正庄严、专礼拜阿弥陀佛、专称阿弥陀佛名号、专赞叹供养阿弥陀佛。此五正行外,诸余众行,悉名杂行。五正行中,又以称名念佛为正定业,其余四种则为助业。所谓: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

 

       观此即知,善导大师判行是以顺佛本愿为宗旨。称名为正定之业,即因「顺彼佛愿故」。往生之业,唯在念佛,因此释而明。本愿称名之旨,由此大彰。

 

       正杂之判,明正行之重要;正助之分,明正定业之重要。专复专之念佛,藉此显明,所谓「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故知「正杂二行」判,宗旨在劝舍杂行归於正行,藉由助业入正定业。但能顺彼佛愿,专修念佛,则十即十生,百即百生。

 

       善导大师集净土思想之大成,以「楷定古今」之势,确立净土宗旨;以「唯信佛语」之诫,守护无上信心。其着疏甚丰,现存有五部九卷,既有教理的大力开显,亦有行仪的系统建立,安心、起行、作业并彰,法门利益大显。诚如《观经疏》云:「今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自此,净土教法大兴於寰宇,六字洪名普行於人间,莲风日盛,香溢天下。

 

       由龙树菩萨至善导大师,净土宗正依经典、祖师传承、教判思想、行门仪规等相继完善,净土教法从一代时教中超然独立出来,自成一宗,大显法化,前後历时达五六百年,经历了一开显、发展、成熟的漫长历史,足见一宗建立之不易。五位祖师,虽处不同时代,无不宗於弥陀本愿,开显念佛往生一法,此净土宗传承一致之教法也。因法脉一致,净土宗「三经一论」之正依地位得以确立,祖师传承清晰可辨,法义得以畅明。

 

       上循祖师开显净宗法义足迹,大致对净土宗建立作一梳理。以此可知,净土宗貌似极简,实则义理至深,所谓唯佛与佛乃能究竟。欲知净宗甚深之理,欲明易行疾至之道,须深入净土三经及传承祖师相关着疏,方可详明此宗法要。

 

五、净土宗之演变

       由昙鸾至善导,净土宗判教、理论、行仪等得以完善建立,从而立於宗派之列,自此,净土宗大显其简易超胜之功,普利群生,化导十方。後因法难,《往生论注》、《安乐集》、《观经疏》等重要典籍,於唐末後失传於中国,宝典流失,法脉失传,於净土教法弘传自是莫大损失,又因禅教影响,故宋明以来净土教法多依附於他宗,或融禅归净,或藉台释净,由此形成万善同归之大势。此一时期乃佛教义理发达之时,为应时节所需,弘扬净土之大德,亦开玄妙之门,圆收一切法,净土教法摄化之功得以大彰,然净土特别之理却因此融入了各宗思想,以至形成「教宗般若,行归净土」、或「教宗天台,行归净土」之格局,净宗独立之教、专修之法、易往之道、他力之功反晦而难明,以至普遍认为净土法门无甚教理,因有超越轮回之功,但可作最後归宿足矣。此所谓「教在他宗,行在净土」也。千余年来,统摄圣教、本自成体的净土教法,即在如是融混中艰辛发展,幸有一句六字名号历历孤明地发挥其摄化之功。虽善导法脉无形之影响犹在,然系统教法已无从可得。此一时期之净土宗,诚如蕅益大师所言:「净土一门,有名无义久矣。」虽然如此,融合思想对净土普化确有莫大之功,其权巧方便,将净土一法推崇至极,以至诸宗归向。此间净土宗之发展轨迹,大要如下。

 

       永明大师万善同归之极唱,开诸宗归净之大势。而禅净四料简,特明净土之优胜,所谓「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莲池大师《疏钞》融入禅理及华严玄门,大成摄禅教归净之功。蕅益大师《要解》借天台之理,力赞净土,以一佛名圆摄整个佛法,所谓「一声阿弥陀佛,即释迦本师於五浊恶世所得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今以此果觉,全体授与浊恶众生,乃诸佛所行境界,唯佛与佛能究尽,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如是将净土一门赞至极处,净土之理可谓从融混中发展到了一巅峰。

 

       以上祖师,於净土教理各有所据,不尽相同。因善导一脉着疏之失传,曾一度使人觉得净土宗无有传承,任由各自发挥。直至清末民初,遗失之《往生论注》、《观经疏》等珍贵教典,一一回流,再放光明,为净土法门带来无限生机,为苦恼群萌带来往生希望。印光大师有幸得见昙鸾《往生论注》、善导《观经疏》,或赞为大导师,或赞为指南针,足见其对二位祖师之尊崇。尤其对善导大师「所说当做佛说看」之赞,可谓无以复加矣,此亦印祖为行人指明学修净土之终极归向。其通别之判,即源於昙鸾二道二力之说;专杂之论,则源於善导正杂二行之判。

 

       唐宋以来,净土宗行法上虽传承了称名一行,而教理上则融混博杂,众说不一。藉由莲池、蕅益、印光之逐步开显,摄归念佛,方渐渐归於净土宗正脉之传承,今正脉弘传正逢其时也。

 

六、净土宗之展望

       净土一门独自成宗,自有相应的正依经典、祖师传承、判教体系、特别法义、行门仪规等,如何全面了解净土宗,自然需要深入经论祖释,详明一宗判教及相关法义等。於今众多法宝回流,净土宗亟待厘清法源,重兴法化,如何依循祖典,回归三经,宗於本愿,以开往生之大门,以导群生於正道,自成今时净土宗弘化根本。在见浊增盛、业力深重之今时,弘开净土门愈显重要,此非一人一力所能,凡有识之士,有心之人,皆可作弥陀使者,同心同德,同愿同行,共赞弥陀本愿之光,指归念佛往生一道,而净土宗重要典籍的编排整理、广为流通可谓首要之务。教内虽有相关典籍的流通,但范围有限,广大群萌仍在迷茫之中,不见不闻。今安徽弘愿寺与湖南岳麓书社合编《净土文献丛刊》,即欲从净土文献中,选其要者,重加整编。一则以恢复古籍,重兴净宗文化,促进社会和谐,共建人间净土;再则以开显法益,利益广大行人,终归极乐净土,圆成无上佛道。

 

       净土文献众多,古来囿於收集、编排、出版之不易,整编净土丛书者自尔不多。如今珍贵法宝一一回流,乃至异域他国之净土着疏亦有传入,见闻大增,法义畅显,於收集、整理、出版极方便之今时,可谓选编净土文献最佳时节也。若将一宗全部典籍作系统整理,则工程浩大,非少时少人所能为,亦非今时众生之必需,况教内已有《净土藏》之巨着问世,自亦无此必要。如何从浩瀚典籍中选择法义圆备、契合时机的重要着疏作系统整编,方是「法门承传、众生慧命」之要事。此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正依经典及祖师传承,自是根本。唯有如此,方可学修有据,少费时日,速知法要。今以正依经典、正脉传承、重要影响、时人根机为考量,由经至论,由古及今,特作精选类编。所选标准,大要有五:

 

       一、正依经典为主:无论何宗,佛金口所说之经典皆是第一所依。净土宗正依经典即净土三部经:《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观无量寿经》、《佛说阿弥陀经》。宣说净土之经虽多,唯此三经,为专说净土经典,弥陀誓愿、依正庄严、往生因果、诸佛证赞、五恶劝诫等,全摄於三经之中,可谓法义周全,体系完备。

 

       又三经各有侧重,权实并施,互显法义,如鼎三足,共明一理,所谓「专念弥陀名号得生」也。因宗旨是一,故此三经,为净宗根本圣典,法门依据,行人准绳。学修净土,首当依此、明此。

 

       二、正脉传承为主:经典深奥难懂,不藉祖师开显,法义难畅,故次当依循正脉传承。众人皆知,中国净土宗以善导大师为集大成者,亦为净土宗实际开创者,其法脉自是净土宗正脉,其传承始自印度龙树,历经天亲、昙鸾、道绰,终至善导而大成,前後一贯,宗旨一致,法义完备,其相应着疏,自成重兴净土宗、树立正知见之首选。

 

       三、与正依经典及正脉传承一致的相关注疏:善导一脉,因於中国曾长时失传,故後来鲜有注疏,然法流东瀛,光照四方,净土教法大兴於世,五阅大藏之法然上人,因契入善导《观经疏》正定业之文而大安心,并依之而开创日本净土宗,独立净土教法,广兴法化,大量着疏随之而起。今选其要者,以资详解善导法义,广开正信之门,普沾摄取之益。

 

       四、近来弘扬善导法脉之作:自善导法脉之教典於清末民初回归以来,除印光大师极力推崇外,曾一度乏人问津,近因慧净上人整编弘传,方引起普遍关注,相关着作因兹而起,取其代表作,以为研习正脉教典之左依。

 

       五、其他重要注疏:唐末以後,善导一脉之教典如《往生论注》、《安乐集》、《观经疏》等,千余年来,失传於中国,後来净土宗虽得普摄诸宗,大兴法化,但教理却因诸宗融混,义多有变。後人「取异代同修净业,功高德盛者」而推有十三位祖师,虽同修净业,但多无师承关系,法义各有不同。此间着疏能启正信大有影响者,主要有法照大师《五会法事赞》、莲池大师《疏钞》、蕅益大师《要解》、印光大师《文钞》等。此类着疏多各有所宗自成体系,有些与善导法脉有一定渊源,但不尽相同。今择而选之,兼收一起,以为学修之阶,期入正真之道。

 

       如是选编,有主有从,有正有傍,欲将广大佛法融入净土一宗,将无边义理摄於善导一脉,使法有所本,理不零乱,则学有所宗,行有所得,功不唐捐。当然,如是选择,自难免挂一漏万之嫌,亦难免私心自用之偏。今谨遵经法,不避讥诮,愿藉此稀有之缘,显发本愿之光,开启往生之门,以绝娑婆之苦,同得净土之乐。虽所选有限,所漏甚多,但能使法义显彰、群生蒙利足矣。若有大心人士,或可以此为阶,广收博采,更增法化,大启信心,以补所遗。

 

       因古文化断层等因素,今人阅读经典及古疏,自有诸多不便,如繁体字、无段落、无标点、无科目等。为便利今人阅读、研习,统以简体直排,并分段标点、显示重点,於主要经论,标以科目,旁加眉注,以期见闻之者,随处得益,心生欢喜,易入佛智,易获信心,如是则不负佛祖悲心,不负己之圣灵矣。

 

       今首推《净土三经》、《善导大师全集》、《阿弥陀经要解略注》三书,後随时节因缘适时推出其余相关着疏,以为娑婆世界的明灯,以为净业行人的指南。普愿有缘,同沾法益,同归净土,同成佛道。

 

二○一○年十月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