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宗
净土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净土文库 > 智随法师文章
top

智随法师文章

法义篇

  1. 广说诸法与专修一法有何关系
  2. 《无量寿经》的「法深信」观
  3. 禅与净土之比较
  4. 西方净土的指方立相是一种执着吗?
  5. 36次呼唤你的名字,只为让你「醒来」
  6. 《楞严经》中暗藏的玄机是什麽
  7. 因果与空性
  8. 法门无量,念佛第一
  9. 如何超越三界
  10. 念佛,需要清净心吗?
  11. 在念佛之余是否要另念一半的观音?
  12. 一声称念罪皆除,为什麽还在胞胎中住十二劫?
  13. 善导大师为何以疏释《观经》开宗?
  14. 十方诸佛为什麽要赞叹阿弥陀佛?
  15. 净土宗之特质——指方立相,住心取境
  16. 弘扬佛教文化 促进社会和谐
  17. 净土三经对告众之探微
  18. 无上利益的法门(三)
  19. 无上利益的法门(二)
  20. 无上利益的法门(一)
  21. 净土法门的信心从哪里来?
  22. 观音与弥陀
  23. 概说佛法之判教(二)
  24. 概说佛法之判教(一)
  25. 《大经》解读
  26. 机法深信
  27. 《净土文献丛刊》总编序
  28. 《灵岩法要》编序
  29. 《净土宗判教史略要》学习补充资料
  30. 有关自力他力的妙喻
  31. 印光大师念佛问答
  32. 略说净土法门兴起缘由二
  33. 略说净土法门兴起缘由一
  34. 略谈「护念」之义
  35. 佛来助念 正念往生
  36. 一心不乱 三心具足
  37. 念佛余行 胜劣比较
  38. 何故无问 自说此经
  39. 佛何偏劝 往生西方
  40. 三经五经 亲疏有别
  41. 话说净宗 师资传承
  42. 也说「易往而无人」

随笔篇

  1. 人生最大的福报
  2. 每天念一声佛就可以往生,为何还要多念
  3. 人生的归宿,成佛的宝典
  4. 十方世界都流行,十方诸佛都赞叹的一部经
  5. 净土法门真能「即生成就」吗?
  6. 如何看待佛教众多不同的经典
  7. 观音菩萨与阿弥陀佛的「合作」
  8. 《观经》讲了修行的三种方法,你知道是哪三种吗?
  9. 善导大师讲的「决定深信」有何含义?
  10. 佛为三个人说净土三经
  11. 我们的善根可以跟弥勒菩萨一样多,你相信吗
  12. 一部只「摆事实」,不「讲道理」的经典
  13. 净土复兴的根本保证
  14. 佛力最能改变人心
  15. 乐邦有路 起信即生
  16. 关於《无量寿经》翻译史与会集现象
  17. 佛是如何护念众生的?
  18. 如何看待不同经典?
  19. 人是活着往生还是死了往生
  20. 佛面与人面
  21. 一个道场的氛围比什麽都重要
  22. 怎麽知道亲人往生没有?
  23. 得到25位菩萨保护的人
  24. 暂居於娑婆,常住於极乐
  25. 什麽是佛心?
  26. 果已熟,速摘!
  27. 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28. 为啥要往生?
  29. 提升自我无止境
  30. 无诤
  31. 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32. 如何看待道场、团队里的是非
  33. 学佛,越简单越好
  34. 千里烧香不如在家念佛
  35. 入佛门径 判教为首
  36. 如何判别「真实之法、方便之法」?
  37. 常与无常当如何?
  38. 从解、行二门谈「一门深入」「广学多闻」
  39. 何为「一门深入」,你真了解吗?
  40. 「三业无功」的念佛能往生吗?
  41. 《认祖归宗》
  42. 学佛法,找明师,有方法!
  43. 为什麽有人念佛念得很开心,有人却念得很烦恼?
  44. 居士能做弘法的事吗?
  45. 逼上梁山
  46. 关於念佛现当二益的法语
  47. 五浊恶世的我们一定要仰靠阿弥陀佛
  48. 做一个真实的念佛人
  49. 念佛能否成为千万富翁?
  50. 弥陀垂迹,大成净宗
  51. 人人皆需要佛法
  52. 重庆一行记实感怀
  53. 何为「一心不乱」?
  54. 岂能任意随缘
  55. 凡夫不可盲目地效仿菩萨
  56. 为学与为道
  57. 学净土门之人 不可相信菩萨不相应教法
  58. 念佛人应建立内心的道场
  59. 念佛人应保持的心态
  60. 念佛人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准则
  61. 印祖论全仗佛力与兼仗佛力
  62. 监狱里寄来求法之信
  63. 不敢有疑
  64. 话说「名」与「利」
  65. 什麽叫念好?十念当往生!
  66. 亦论「随缘」与「攀缘」
  67. 平淡是真 念佛最乐
  68. 人生的希望 生命的归宿
  69. 一德具万德 一福纳万福
  70. 瞻礼「龙门石窟」有感
  71. 略谈杨仁山与日本学人辩论法义之事

因果记实篇

  1. 因地不真 投身为猪

念佛感应篇

  1. 烧香礼佛 祸去福来
  2. 乞求观音 儿子病好
  3. 弥陀捶背 幸免车祸
  4. 可爱小鸟 系列感应记
  5. 一念呼救 立蒙感应
  6. 梦见善导 归入念佛
  7. 我的眼好了 佛眼却坏了

往生记实篇

  1. 猪闻开示 柔软往生
  2. 舍利现心字 昭示念佛理
  3.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
  4. 临终遇缘 奇特往生

法师介绍

  1. 智随法师介绍

概说佛法之判教(二)

       二、何谓判教

       所谓「判教」者:判是判别、诠释、界定,教是教相、教理、教义,合称即为「判别教相」,略称「判教」,亦称「教判」、「教摄」等。意即判别、界定各种经典、不同法门的教相、义理、摄机、果益等。故所谓「判教」者,即分判佛教诸说之不同,界定其各自的宗旨、利益等,以成一完善体系也。

 

       判者能判,教者所判。能判在人,所判在法。能判之人,即不同时期之弘法大德;所判之法,即释迦本师所说之一代时教。一代时教所有教法,各有其相,称为教相,教相不同,法自不同。智者大师《法华玄义》对「教」、「相」有一说明:
「教者,圣人被下之言也。相者,分别同异也。」

 

       圣人教化众生之言,即称为「教」。佛教者,即大圣佛陀教化众生而说的一切教言,所谓「佛从初得道,至大涅盘,显示一切法门,无非言教也」。分别一切教之同异,即称为「相」。不同之教,其说时不同、义理不同、行法不同、应机不同、果报不同。如小乘大乘,皆是佛所说之教法,但小乘、大乘之说时、义理、行法、应机、果报则各有不同,这就是「教相」本身自具的差异。为明辨各种教相之差异所作的一切判释,即谓之判教。

 

       从以上意义看,则一代时教皆是圣人被下之言,每一教法皆各有其相状。对整个教言及法门教相进行分判,皆是判教之内容。依此而观,则知判教所含之意义甚广,无法不摄,无义不辨。然判教并非对佛之每一教言皆作周密细判,经典浩繁无数,法门无量无边,何能一一判别?故祖师大德多就其「类」进行分判,将大体同一类者,归为一教,如顿渐权实、三乘五味等,皆是其大分也。如是则形成了总摄一切而又独具体系的特殊意义的判教。以此而观,即知「判教」意有广狭之别。就广义而言,凡对一切法义之辨析、一切教门之比较,皆可归摄於判教。就狭义而言,则就一代时教之大根大本所作之类别分判、梳理会通,总其大纲,囊括始终,以成体系,是为判教之本意。就广义而言,则面面俱到,一一分判;就狭义而言,则握其大要,示其总纲。广摄於狭,狭通於广,二者不悖。广者如树枝,狭者如树杆。所谓「判教」者,即总其主杆,摄其枝末。以狭摄广故,以总摄别故,以少摄多故,方便易明故。如天台之五时八教、华严之五教十宗、禅宗之宗门教下、密宗之显密二教、律宗之制化二教、净土之圣净二门等,皆是各宗简明扼要地对一代时教的总判。以此为眼目,即可自通广义,会通诸法。

 

       判教虽乃祖师所为,实则义蕴於经,源自於佛,诸如《华严经》、《法华经》、《楞伽经》、《涅盘经》等诸多大乘经中,处处有判教之内容。若更观一代时教,一切教法皆是佛自内心法尔自然的流露,因根机不同,教法亦自不同。如《华严经》所说:「譬如日月,随时出现。大山幽谷,普照无私。如来智慧,复亦如是。普照一切,无有分别。随诸众生根欲不同,智慧光明,种种有异。」故一切教相皆本於佛陀法尔自然的显彰。佛乃大觉圣人,究竟诸法实相,於诸万法,了然於心,顺应机情,无为而说,自然而说,相应而说,教相差异不判自显。

 

       所谓「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本末究竟等」,皆一一分明。可谓佛陀於一切说教中,自含无判之判,法尔自然之判。又佛陀四十九年,纵横自在、妙乎一心之大转法轮,本即是一不见其形的无上大判。如《华严经》所说:「张大教网,亘生死海,漉人天鱼,置涅盘岸。」此一不着痕迹的宏大之判教,圆乎一心,妙应无穷,唯佛能之,九界莫测。为令九界众生善於契入,故佛於无为大判中,间有一乘三乘、顿渐二教、三照五味之大分概说,为判教开启端口。祖师顺此言说,应时所需,有意而为,循流探源,分宗演化,遂大开判教之说。因佛是说教者,随意彰显种种教相,故不称判教者。通常所言之判教,即祖师依佛所说而建立起来的教门体系,其初始於印度,而大成於中土,以至形成八大宗派之别。

 

       三、依何判教

       观前可知,判乃祖师之所为,教则为佛之所说。故判教虽多,无不依佛所说之教而作分判,一切大小乘经典,即为判教之所依。虽有宗论而判教者,论亦依经而作,故归极仍依於经。如天台依《法华经》、华严依《华严经》、唯识依《解深密经》、净土依净土三经等,皆本於经而判摄整个佛法。以此可知,判教之所依者大要有二:一依能说之人,二依所说之法。人法双依,人法不离。

 

       一依能说之人,即依於佛。佛是天人导师,无上法王,悲智双圆,机法双彻,是如实开显一切教法者。就人而言,判教自必依无上正觉之佛,此所谓「唯佛是依」也。一切经首,皆言「如是我闻」,即是唯佛是依之明证。是故一切判教,皆依佛说而判。判教之第一依,即是依於佛。虽有圣弟子、诸天变化等说,为佛所印可者,可统称为佛说。唯佛是依,自摄一切贤圣诸说。

 

       二依所说之法,佛是能说之人,所说者即法。判教即依佛所说之一切教法进行分判诠释,明其究竟,此为判教之根本所依,以判教重在判释教法,得其旨归故。

 

       此二依之要在:一依究竟圆证之佛,一依最上了义之法。依究竟之人,方可得究竟之法;依究竟之法,方可成究竟之佛。二者相辅相成,人法不二。以唯佛与佛乃能究竟诸法实相故,唯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妄语者故。善导大师云:「佛是满足大悲人故,实语故。除佛以还,智行未满,在其学地,由有正习二障未除,果愿未圆。此等凡圣,纵使测量诸佛教意,未能决了;虽有平章,要须请佛证为定也。……若佛所有言说,即是正教、正义、正行、正解、正业、正智;若多若少,众不问菩萨、人、天等定其是非也。若佛所说,即是了教;菩萨等说,尽名不了教也。」此可谓依佛依法之最要说明也。

 

       依佛旨在就人立信,依法旨在就法立信,所依之人清净、法清净,方可得信清净、行清净、果清净。是故,依佛依法自为一切判教之所共依。然佛虽是一,而法则无量。说时不同、处所不同、应机不同、利益不同,则所说教法亦自不同。甚至同一语句,说时不同,其义亦不同。如《无量义经》云:「初中後说,文词虽一,而义各异。」更有「一音说法,随类异解」之别。有如此众异,虽依佛依法,将如何而判?

 

       通观各宗之判教,於依佛依法之大原则下,更有五细则,以为判教之所依:一依说时先後判,二依说法方式判,三依理之浅深判,四依事之难易判,五依时节因缘判。说时先後,是教法兴起之次第;说法方式,是教法开显之特点;义理浅深,是教法差异之根本;事之难易,是教赴时机之关键;时节因缘,是教法兴起之原由。前四为别依,後一为总依。诸宗判教,於此五者各有所取,或依一、二而判,或依三、五而判。略述如下。

 

       一、说时先後者:即说法之先後次第,佛之说法,非限一时,三藏十二部,各有说时,自有先後。虽经无明言,统以「一时」而结集。然通观诸经,亦可从佛经圣言中,略窥其要,三时、五时之判,即从《华严》、《深密》、《涅盘》等经综理而出。依时而判,旨在明了佛说法之先後顺序、发展脉络,以总观佛说法之逻辑次第、善巧方便。免初後相乱,大小相混,显密相杂,权实不分。天台、华严、唯识特重时之分判。

 

       二、说法方式者:佛之说法,以应机为要。一切经中,有别为利根直说大法者,有曲为钝根先说小法渐至大法者,有曲直随意、隐显不定者……此即说法方式之不同。应不同之机而有不同方式之说法,归结而成,即有顿、渐、秘密、不定之判(详见天台之判)。

 

       三、理之浅深者:即佛所说教法,有理之深浅、行之阶次、果之大小等差别,因理、行、果之浅深不同,显出教法之别。依其浅深,故有大小、权实之判,乃至四教、五教之分等,如法藏曰:「以义分教,教类有五。」依义理浅深以判教立宗,此为判教之根本,乃各宗判教之所通依。

 

       四、事之难易者:理固有浅深,事亦有难易。其难易在於教法是否赴时应机,若教赴时机,则易修易悟;若机教时乖,则难修难入。因行事有难易,故证果有疾迟。难者历劫难成,易者一生取办;难者获益者少,易者普摄一切。难易有二:一相对之难易,依义理之浅深、根机之利钝,自显其行证之难易。此通途法门所共显,虽未明判,含於理中。二绝对之难易,凡自力修证之法,无论大小浅深,通为难行,唯他力往生一法,平等普摄一切,是为易行,此特为净土宗所独判。此二难易,其一因通途法门无明确分判,只是隐含於理之浅深中,故多不论。常言难易者,偏指净土宗之所决判。观时机,判难易,明疾迟,可谓净土宗判教所特依。

 

       五、时节因缘者:佛之所证原本唯一,又同为度脱众生,何故说法有先後、方式有曲直、义理有浅深、事成有难易?此实由时节因缘所决定。以佛法兴起,各有其由。如澄观大师《华严疏钞》云:「圣人设教,言不虚发,动必有由。」正所谓「法不孤起,仗缘方生」也。每一部经典皆因缘而起,时节因缘不同,所说方式、教法浅深、事之难易等自然不同。所谓「赴缘利物,而有同异」。故判教无不立足於观时节因缘。

 

       此五者看似各异,实则互摄互含。如说时之先後,自含说法方式之不同、义理浅深之不同乃至事证难易之不同等;说法方式之不同,则含根机之有别、义理之浅深等;义理浅深,则自对应相应之时机、行证之难易等;事之难易,则显根机之不同、义理之差别等。虽彼此互含,为方便判教,故分而论之,井然有序。

 

       五依之中,以「时节因缘」为本,此一总依,含摄一切,前之四者,统摄其中。所谓时节因缘,主要有二:一者根机,二者时机。一为内因,一为外缘。如是内因外缘,共成说法之时节因缘。每一时节因缘之不同,即决定佛所说教法之差异。综观教法兴起之「时节因缘」,即成判教之根本所依。

 

       观时节因缘,大要有二:一、大观佛陀出兴於世之时节因缘,所谓「大事因缘」也,此即宏观,亦称总观。二、细观一经一法之时节因缘,此即微观,亦称别观。两者「以一统多,以多会一」之完美结合,方构成一宗之判教体系,既能统摄一代时教,又能独显一宗法义。若无一经一法之别观,但有大事因缘之总观,则统而无序,散而无归;若无大事因缘之总观,局於一经一法之别观,则权实难明,浅深难辨。早期南北朝之判教,多各有所偏,不成体系,以致不能成宗也。隋唐诸德,融会古今,大成判教,依此二观,各自立宗。如天台宗依《法华经》,总判四教,别立圆教宗旨,开佛之知见;华严宗依《华严经》,总判五教,别立别教一乘,明法界缘起;净土宗依《无量寿经》等,总判二门,别立净土一宗,彰弥陀本愿。如是总摄诸法,大判时教,别立一法,开显自宗,一代时教得以体系化,宗派因此得以确立。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