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愿寺记

  1. 弘愿寺缘起
  2. 弘愿寺奠基法会致辞
  3. 弘愿寺「寺名、匾额、楹联」释义
  4. 来迎殿「殿名、本尊、化佛、圣众」释义
  5. 来迎殿本尊阿弥陀佛简介
  6. 弘愿寺〈赞佛偈〉说明
  7. 写弘愿寺
  8. 弘愿寺万佛认供
  9. 弘愿寺二期工程介绍

贰、净土宗义

  1. 略论净土之开宗
  2. 净土宗教章释(一)
  3. 「第十八愿」引释指要
  4. 略解集
  5. 净土八高僧简介
  6. 弥陀本愿初探
  7. 什麽是清净心
  8. 《善导大师语录》导读
  9. 〈净土宗之特色〉导读
  10. 关於报土、九品、胎生
  11. 论「胎生」与「化生」 ——兼答莲友问
  12. 《观经》法门概要
  13. 《观经》三行门
  14. 「乃至一念即得无上大利功德」 与 「念念称名、奉行戒善」之关系
  15. 王本愿五喻 --第十八愿与四十八愿的关系
  16. 略论末法净土与诸宗的关系
  17. 中国净土宗第一人 ——略论昙鸾大师对净土宗的贡献
  18. 净土宗义概说
  19. 靠我即死,靠佛即活——净土宗「机法二种深信」释
  20. 宗的逻辑
  21. 净土宗十五祖界说

参、专文

  1. 回归善导,德化众生
  2. 净嵩法师的净土法缘
  3. 净土法门的人间佛教观
  4. 净宗法义学习的心态与次第
  5. 净土宗要文及背诵方法
  6. 听闻善导大师思想的几种反应
  7. 「净土宗法脉字号」之意义
  8. 二○○九年秋剃度劝勉
  9. 东莞 太平念佛堂 赞颂辞
  10. 广州 净宗讲堂 赞颂辞
  11. 「慈溪居士林」赞颂辞
  12. 浴佛节忆释尊出世本怀
  13. 念佛人自律规范
  14. 念佛妈妈,越老越值钱
  15. 为弥陀尽形寿
  16. 默念与口称
  17. 关於念佛感应
  18. 为寺院买菜
  19. 《触光柔软》前言
  20. 爱国爱教 导归莲池
  21. 略谈人间佛教
  22. 透视人间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贵人
  25. 给人接受
  26. 做事与念佛
  27. 示宗圆及诸学子
  28. 略谈中国佛教的「宗」
  29. 如何应对道场中的人事烦恼(上)
  30. 如何应对道场中的人事烦恼(下)
  31. 第十八愿 「乃至十念」辩义
  32. 佛心爱语(一)
  33. 念经 念咒 念佛
  34. 《净土宗圣教集》前言
  35. 念佛绝思绝议
  36. 探讨当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国佛教的危机与希望
  38. 五台山续讲《往生论注》祈愿疏
  39. 介绍英文版《念佛感应录》
  40. 谈佛教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41. 念佛人能在莲友圈里做生意吗?
  42. 《净土宗宗旨法语》前言
  43.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与日本真宗的区别
  44. 阿弥陀佛的救度
  45. 本尊阿弥陀佛安奉文疏
  46. 什麽是净土宗?
  47. 当代弘扬净土宗之难与易
  48. 越文「善导大师净土思想系列着作」前言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读
  2. 念佛往生——佛与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与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里可以照相吗
  7. 佛法与感情
  8. 居山杂记之二
  9. 自题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虚名
  12. 人生快乐度
  13. 归去来
  14. 大和尚与小和尚
  15. 念佛道场的人际关系
  16. 道场以无事为兴隆
  17. 莲花一样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莲花
  19. 念佛不垢不净
  20. 阿弥陀佛与吝啬鬼
  21. 花 树 人
  22. 一俊遮百丑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种父母三种孝
  25. 出家须发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罗蜜
  30. 迷 航
  31. 导 航
  32. 飞机上念佛
  33. 心的运载
  34. 疯话成真
  35. 一叶之舟
  36. 修行人当如树
  37. 最 後
  38. 土地与心地
  39. 是对是错
  40. 欲开口 先问心
  41. 心能转人
  42. 善恶无性
  43. 一切事当做不当做之标准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飞机与汽车
  48. 建寺与修行
  49. 心是总驾驶
  50. 唯爱能补心
  51. 赠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远
  53. 镜 子
  54. 知了的逻辑
  55. 心的对接
  56. 心灵病毒
  57. 待人宜宽
  58. 寄语佛能、佛量
  59. 耐 烦
  60. 不生气
  61. 讲 法
  62. 吃瓜与听法
  63. 念佛四两拔千斤
  64. 不计较
  65. 松子与松仁
  66. 凡事无碍
  67. 家中有爱
  68. 说 谦
  69. 说苦
  70. 放下
  71. 谈心
  72. 话缘
  73. 心的活眼
  74. 舍己归佛
  75. 念佛与感觉
  76. 「自然之所牵」之义
  77. 三对照
  78. 我们是什麽样的根机
  79. 净土法门易行五喻
  80. 「阿弥陀佛饶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愿
  83. 狡猾的「我」
  84. 给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绰大师之圣净比较
  87. 善导大师判要门与弘愿
  88. 为何唯标念佛,不标持戒
  89. 凡夫五笔
  90. 何等众生应愿生?
  91. 都是阿弥陀佛
  92. 大海与微滴
  93. 念佛圆超万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弥陀佛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96. 读慧净法师〈为新戒弟子开示〉有感
  97. 雪地潜逃
  98. 如何看待专求往生与现世利益?
  99. 我们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发牢骚可以吗?
  102. 以不变应万变
  103. 爱是真正的领导力
  104. 有爱便有一切
  105. 爱的特性
  106. 用爱的眼睛看世界
  107. 爱的道路是悠闲的
  108. 爱的短语
  109. 当爱走过
  110. 阿弥陀佛的手机
  111. 首富
  112. 临终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错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号莲
  114. 说算命
  115. 净土宗行人怎样安心
  116. 凡夫虚假 弥陀真实
  117. 微笑,永不失业
  118. 「专复专」即「一心不乱」
  119. 修行与选票
  120. 收音机
  121. 说信心
  122. 来自极乐世界的家书 你读懂了吗
  123. 十字架的阿弥陀佛
  124. 糖衣妙药傻傻分不清楚
  125. 从娑婆世界到达极乐世界的桥
  126.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7. 老司机是阿弥陀佛
  128. 想到.说到.做到
  129. 信佛没有理由
  130. 做一个无公害的人
  131. 什麽是阿弥陀佛的安排
  132. 你还在纠结「信愿行」吗?
  133. 请可怜可怜那柔嫩的心
  134. 名号气血
  135. 无条件的爱 在呼唤你
  136. 「业风」一吹,你我降世
  137. 我们为什麽会念阿弥陀佛
净土宗
净宗法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净宗法师 > 文章
top

文章

略论净土之开宗

一、 诸宗兴起之大背景

       佛教传入中国约始於东汉初(公元一世纪初),迄至南北朝(约公元六世纪中叶),总五百余年可称为「经典传译」期。此一时期固以经典传译为主,一方面随分研习、弘传,一方面完成了佛教作为外来宗教与中国本土文化的融合。

 

       至隋唐时期,油然勃兴之诸宗创立,使佛教一扫「外来」之气息,而成为「本有」之信仰,普及於上自帝王、下至庶民之间;其开出灿烂之花,结为丰硕之果,不仅深远而持久地影响着国民之精神,且远布他邦,福荫异域,成为佛教世界化之成功典范。

 

       然而佛教在其祖国印度,并没有所谓的宗,何以传至中国,此时盛行诸宗之创立?

 

       推其大端,有如下主客两方面。

 

       从客观来说,佛教从印度传入,而大圣佛陀随机施教,法门万差,或有此处褒赞而彼处贬毁,一时盛扬而一时过抑,乃至乍见有似水火不容、矛盾相反者。同时,经典传译并无系统次第,但因初期经法尚未完备,整个佛教重心乃在於经法传译及生根本土方面,之於诸经法之间的关系,既非重点关注,也不到系统整理的时候。及至隋唐时期,印度佛教之一切法门已悉移植於东土,且普遍弘传,此时如果不对诸经法之间的相互关系做系统的归纳整理,以探求其内在统一性,欲求更广泛而深入地弘扬,必将陷於理论上的混乱,或欲信者无所适从,或已信者执自非他,乃至相互排毁;而弘法者虽欲各各专弘自有缘之法,然若不能融通一切佛法,而予他法以合理的定位及解释,势必招致来自他法者之妨难,障碍法门之弘通。

 

       从主观来说,此时佛教来至东土已经五百余年,随着代代译经、弘传事业的推展,其在教理研究及人才培养方面皆有了深厚的积累;佛教在这块新土地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透出无限生机,充满无穷活力,正以前所未有的自信跨入新时代,必欲全面展开大圣佛陀的教法,以利济芸芸众生。

 

       总之,形势要求必须对一切经法作系统之阐释说明,而当时之教界也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先由诸家「教相判释」学说之盛行,并继而掀起诸宗之成立。所谓教相判释,简称「教判」,或「判教」,亦即对佛说一切教法,进行分类判别,建立整体有序之体系,以安立一切法门;以此为基础,探求佛陀一生无数之说法中,其自心所最欲愿说之法门——所谓出世本怀,即选择此以为自宗所主之法门而极力弘扬之。此即诸宗兴起之大概。

 

       因诸宗各自立场不同,认识角度有别,故对同一佛陀所说之法,产生不同之教判,而有不同之主张,实属自然。比如横岭侧峰,虽随人不同,但同为庐山之境;今各家之教判也如此,但求自宗之融通,不妨他宗之有别。

 

       由此天台、华严、禅、密等诸宗,於隋唐一代皆告成立,各契机缘,共宣一化,恰如百花齐放,共荣一春。

 

可知,宗派创立本源於教判,若无教判,即无立宗。欲了解一宗之思想主张,必须从了解其教判入手。

 

二、 净土开宗之条件成熟

       考察净土一宗之创立,上述历史大背景具体表现为二项条件之成熟。

 

       一、主观条件之成熟。亦即法门渊源。先,有关弥陀净土法门之《无量寿经》、《观经》、《阿弥陀经》、《往生论》等经论已翻译完备,并流布研习,普受信仰;继有北魏昙鸾大师(公元四七六——五四二年)祖承印度龙树菩萨「难易二道」之判,作《往生论注》解释天亲菩萨之《往生论》,极为创见地发挥弥陀他力本愿之旨,充分展示天亲之衷怀,奠定净土教理之根本基石;继有隋唐道绰大师(公元五六二——六四五年)祖承昙鸾大师之教,大展法化,复撰《安乐集》,判一代佛法为「圣道」与「净土」二门,而约时就机,劝归净土。

 

       二、客观条件之成熟。当时教界普遍关注《观经》,纷纷作疏注解,引用说明,但都站在圣道法门自力修行的立场,不但不能正中佛说《观经》的本意,而且由於误解很多,阻碍净土法门的弘传。在此情形下,如果不能站在净土法门的本有立场,也就是弥陀他力本愿的立场,对净土法门作出系统、标准、权威的解释,将见极乐门闭,往生路塞,弥陀光明不现,众生常没大苦。

 

       此时此机,必待圣人之出,乃能拨迷云而见晴天,济众生以乘慈航。终於,西方极乐教主阿弥陀佛,从大心海来化,应现为唐善导和尚,亲开净土一宗,广济苦恼群萌。

 

三、 善导应现与净土开宗

       善导大师(公元六一三——六八一年),世称弥陀化身,现身证得三昧,每念佛一声,即口出一光,声声相次,光光不绝,故被当时皇帝尊称为「光明大师」,化导普及於万类,宗义妙冠於古今。然则本地既是「诸佛光明所不能及」之无量光佛,化身还成「诸师释义所不能比」之光明大师,宜其然也。

 

       如上所述,当时净土教门正处在弥陀本愿教理渐臻成熟,与他宗行人对净土法门多有误解之双重因缘的激荡之下;大师之应化,正怀有扬清荡浊、立教开宗之使命。

 

       因《观经》为当时教界最所关注,亦最为误解之故,大师即疏释《观经》以展开净土教门。下笔之先,大师即殷重对告三世诸佛、释迦佛、阿弥陀佛,标心结愿,言:

某今欲出此《观经要义》,楷定古今。

 

       更於〈玄义〉之初「归三宝偈」中,表达其「依教开宗」之志,言:

今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

 

       此视为大师「开宗宣言」、「开宗偈」,《观经疏》亦即被视为净土宗开宗之疏。其意趣深远,短笔难舒,简言之:大师依释迦、弥陀二尊之教,撰《观经要义》四帖之疏,楷定古今诸师之谬解,大成净土之教门,普纳一切凡圣善恶,齐称佛名,齐乘佛愿,齐入报土。实是广大开阔、宏伟奇丽之净土门也!

 

       凡一个成熟的宗派,必有其完备的教判体系及行法规范。

 

       今善导大师在其师道绰大师(公元五六二——六四五年)将一代佛教大分为「圣净二门」的基础上,更於净土门内细判有「要门」、「弘愿」二门(见善全二二页《观经疏》.〈玄义分〉之「序题门」)。弘愿即是「弥陀本愿,一向专称」,是为净土一门不共之特质,独立之骨髓;要门即「定散二善,回愿求生」,因其行法全同圣道诸宗,趣向即归於净土,故能善接圣道诸宗行人,巧入净土一门,而成为圣道转入净土之重要门户。由此要门之判立,不仅突显弘愿之真实,更能总摄圣道诸宗一切行法,齐入净土之门,可谓慈悲善巧,智慧方便,无以复加矣!由此,净土一宗之教判臻於圆满,收放自如,开合无碍,广吞万机,导归一实。

 

       又撰《观念法门》、《法事赞》、《往生礼赞》、《般舟赞》等四部妙着,教示净土之行仪。由此教行二门之完整齐备,净土一宗巍然建立,阔步大方,普济群灵。

 

四、 楷定古今之宗义

       所谓「楷定古今」:「古」是「古说」之意,指善导大师以前疏释《观经》之净影寺慧远(西元五二三——五九二年)、嘉祥寺吉藏(公元五四九——六二三年)、天台宗智顗(五三八——五九七年)等之论说;「今」是「今说」之意,指大师之时代继承净影、嘉祥等论说之人及摄论家之说。大师讳号示尊,统称以上诸人谓之「诸师」。「楷」是楷正、规范,「定」是决定义理之是非;亦即决定义理之是非,作为後世之范本谓之楷定。

 

       大师楷定之宗义,展开即一部四卷之疏,卷收则纳於二句,即「本愿称名,凡夫入报」,分为四点:

 

       一、本愿。诸师判释净土,皆立於众生自力心性之立场,未能立於弥陀他力本愿之立场。即此一错,通盘皆错。今大师楷定之,故说「本愿」。

 

       二、称名。诸师以往生净土之行,实相最胜;纵不能契证实相,以净心定观为最胜;纵不能净心定观,以净业三福为最胜。若勤修此等定散诸善,回向求生,乃尔可能;而以称名为最浅、最劣之行,往生不定。此则全然不知弥陀本愿之旨。今大师楷定之:往生之业,称名最胜,是「正定业」,必定往生,因顺彼佛因中本愿故;余行虽优,若比称名,全非比较。故说「称名」。

 

       三、凡夫。诸师以往生极乐,圣人为本,上品往生是大乘圣人,中品往生是小乘圣人,下品往生虽收凡夫,必当过去多生累积多善,又须发大菩提心,乃可往生;若常没位中烦恼凡夫,不发大菩提心,勤修福智,断难往生。如此则弥陀空垂宝手,凡夫顿失希望。今大师楷定之:九品皆是凡夫,往生只凭佛愿。极乐教门,凡夫为本;弥陀本愿,苦机为先。言:「诸佛大悲於苦者,心偏愍念常没众生,是以劝归净土。亦如溺水之人,急需偏救;岸上之者,何以济为。」故说「凡夫」。

 

       四、入报。诸师依圣道修行自力断证的次第,判菩萨生报土,罗汉生有余土,凡夫纵虽往生,或说只在化土,或说为最低级的「凡圣同居土」,随功行大小,有品位高低,然绝不可能往生报土,因报土高妙,只有破无明的大菩萨才能往生,罗汉尚且不能往生,何况凡夫。今大师楷定之:垢重深重之凡夫,但称佛名,与豁破无明大菩萨,平等往生彼佛报土,乃由同乘弥陀愿力故。故说「入报」。

 

       「本愿称名」之义,善导大师《观经疏》(善全三一七页)结论言:

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凡夫入报」之义,善导大师《观经疏》(善全五五页)以问答释言:

问曰:彼佛及土,既言报者,报法高妙,小圣难阶;垢障凡夫,云何得入?

答曰:若论众生垢障,实难欣趣;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

 

五、 问答释疑

       问:人皆念佛,但劝称名,於义已足,何必强调本愿,惊世之耳,起人之疑?

 

       答:诚然,但能称名,知往生一定,不起他思,自然契符本愿之理,所谓暗合道妙,潜通佛智。但如此之人极为稀有,虽称名,若不明了弥陀本愿之理,皆以为:称名只是浅行,往生不定;若能更修余胜行,则往生一定。如是心中起疑,竞趋杂行,最终漏失往生。若知称名是弥陀本愿所选择之行,顺彼佛愿故,虽任何罪业深重、善根薄少、修行无力之人,只要称彼佛名,即乘彼佛愿力,往生一定,则能心安、满足、专一、相续,决定往生。故今为示本愿之理,令行人安心,须说「本愿」。

 

       又说「本愿称名」为区别「持戒称名」、「清净心称名」、「发菩提心称名」等。称名虽同,而彼等於称名外别加种种行故,皆非单直称名。

 

       然持戒、清净心等行,本与称名不相关涉,今强扭相合,以为「必非如是,虽称名不能往生」,如此凡情测度佛智,视万德洪名如裂缝漏器,不能盛荷罪障之体,乃强以凡夫杂毒之善、虚假之行而欲胶合之,既违逆彼佛大悲本愿,不顺名号自然法性,岂得「自然之所牵」之用?今说「本愿称名」,本愿即是称名,称名即顺本愿,全机全法,生佛一体,不论自身善恶,但凭名号功德,不假一切人为造作,即是如实修行相应,不违彼佛大悲本愿,能顺名号自然法性,往生净土。

 

       既知此理,则一切持戒、清净心、发菩提心人,皆可仰凭本愿而称名,称名皆顺彼佛本愿,因弥陀本愿不简择故。弥陀本愿既不简择造罪之恶人,岂妨大小乘、世间善人?然如唱「持戒称名」,则无戒、破戒之人排拒在外;唱「清净心称名」,则贪嗔不净之人又绝往生之望。如是若对「称名」有任何前定,皆有防碍於称名行,非如实修行相应故,今故须说「本愿称名」。

 

       法照大师言:

彼佛因中立弘誓,闻名念我总迎来,
不简贫穷将富贵,不简下智与高才,
不简多闻持净戒,不简破戒罪根深,
但使回心多念佛,能令瓦砾变成金。

 

       《大经》既说「震法雷,曜法电」,弥勒自述「闻无量寿佛声,耳目开明,不敢有疑。」则一切固蔽於我执我见、安然於如聋如盲之凡夫,尤其需要惊动之。

 

       问:罪障凡夫,但能往生,即已千足万足,何必论其入报、入化?

 

       答:若能安愚念佛,自不必论,十即十生,百即百生,及其往生,自然归於报土,顿证无生。

 

       然诸师既依圣道自力修证之理,判凡夫只能往生化土或说凡圣同居土,不可能生报土,然而使不可能往生者能得往生,使不可能入报土者得入报土,正在弥陀超世之愿功。而今大师开宗立教,如不对破诸师误解,显明凡夫入报之理,何能突显弥陀超世愿力?若不显弥陀愿力,则凡夫之人如何安心?既不能安心念佛,则无由乘弥陀愿力强缘,又如何能得往生?

 

       如诸师之判,往生究竟决定於自力修功,如同考试,择优录取,劣者淘汰;然烦恼炽盛之凡夫,面此大考,谁能安然?故尽一生,虽称佛名,不知仰托佛愿力,空然疲於自力行;虽求往生净土,而以圣道法门伏断烦惑为标准:纵虽不能断烦恼,亦当伏住烦恼;纵虽不能全伏不起,也当少分、少时降伏烦恼。故有「虽称名,不能一心不乱不能往生,心不清净不能往生,功夫不能成片不能往生,不能有把握保证临终正念不能往生,不能严持净戒不能往生,不能勤修福智具足多善根福德因缘不能往生,不能发广大菩提心不能往生……」等等之说。然窃思自心,妄波汹涌无一刻之静,杂染恶念相续不停;平生康健之时,心念已如风中轻毛,无向乱转,何能保证临终四大分离之时正念分明?起心动念无非自私自利,一生经营但只为妻为儿,有谁能发真正利他大菩提心?人人悲罪业深重,谁敢夸我善根具足?五欲在前,顿忘因果;名利关头,谁肯刹车。贪嗔所缠,进善之心,如以瘦驴驾重车,令攀峭岩,虽策而不前;魔鬼所诱,趣恶之念,似急流纵赴深谷,欲止而不能。如此之人,三恶道是必然之所,岂敢奢望於净土?止!止!净土非我之份。罢!罢!称名抑又何能?现前可见举世之人皆作此念,岂非「一切恐惧,为作大安」之金言翻成妄语,「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之弘誓毫无其益?

 

       故今大师奋然楷定之,言「凡夫称名,即入报土」,何以故?乘佛愿力故。是即万虑皆消,信心顿起,极乐门开,往生路畅。

 

       问:净影是义解高僧,嘉祥为三论宗主,天台乃大权示现,是等诸师,皆具神德,并非凡流,何以疏释《观经》不知《观经》真义,必待善导一师而楷定之?

 

       答:圣道以自力为宗,净土以他力为宗。诸师既主圣道,至释净土,纵有所知,不妨示有不知,推功让美,以令众生归宗有在。比如诸佛所证平等,望存化益,皆自收功,齐赞弥陀。诸佛尚尔,况人师乎。不然法门纲际既滥,众生归趣无方,若论大权示现,怀德鉴机,各有所主,终成一化,岂受此过。莫以凡情,妄测圣境。若论示迹,则《大经》说:「二乘非所测,唯佛独明了」,既是唯佛独明之法门,诸师虽贤,既示迹凡夫,有所不知,也是正常。然善导大师者,内怀弥陀本地之德,身为净土教门之主,楷定之责,必归属之。

 

       问:净宗典籍,浩若烟海;弘扬之人,多如尘沙。然未见「凡夫入报」之载,未闻「本愿称名」之说,虽有善导楷定,不敢遮他依行,自修即从人众,积功励行,先求往生同居土,再求品位高升。因千古知识皆以此教人,举世行人皆以此自行,随此大众,必定可靠安全。如何?

 

       答:何其愚哉!佛法大事,岂视人众而尾随。譬如繁星满空,一月孤明;迦陵一鸣,自异凡音。欲求可靠之往生,而不依善导之教,专称佛名,靠佛愿力,譬如欲渡苍茫大海,反弃坚固大船。

 

       因大师《观经疏》等祖典,千年失传於我国,古德不见,所以无法传其妙义,是欲求而不得;今见遇而不取信,是得之而反弃,而妄称依古之教,即是谤毁古德。古来大德知识,呕心沥血,种种言辞,方便激发,无非欲令我等誓取决定往生,今得此「本愿称名,十即十生,乘佛愿力,凡夫入报」微妙法门,自当发大庆幸,生大喜悦,通身靠倒,勇悦进行,而反迟滞,不加信受,岂非颠倒。

 

       问:因弥陀本愿不嫌造罪之人,若劝本愿称名,人即因此而喜造罪,不如劝持戒称名,为两全其美。如何?

 

       答:持此说者,虽或出於慈悲心,恐人造恶;或出於智慧心,欲彼此周全。然而究竟凡情卜度,不如弥陀、诸佛对众生是真慈悲、真智慧也。

 

       若劝人信本愿而称名,人即造罪,则弥陀发此本愿即成罪首,岂是大慈大悲?若说众生邪见所致,非关弥陀,则弥陀因中即错观众机,又岂能成超逾诸佛之愿?若说弥陀观机不谬,闻本愿自住正见称名愿生者千万,但不妨有一二邪见之人,则以此一二邪见之人即欲遮千万人之往生,是何道理?何况此邪见人,教以持戒即能持戒,教以参禅即能参禅,教以他法尽能随顺不住邪见,唯闻本愿即住邪见乎?又如何得知此一二邪见人,弥陀不能令其今生转入正见,或结缘来生究竟解脱?

 

       弥陀本愿唯教人称名,不教人造罪,若劝信本愿,人即不称名反而造罪,则劝人持戒等一切善法,也可不行戒善而反为恶。若说戒善与造恶相反,劝之必不致於造恶,岂弥陀本愿与造恶相顺,劝信本愿人即造恶?可见凡夫之虑,全无道理。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