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19. 靠我即死,靠佛即活——淨土宗「機法二種深信」釋
  20. 宗的邏輯
  21. 淨土宗十五祖界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44. 阿彌陀佛的救度
  45. 本尊阿彌陀佛安奉文疏
  46. 什麼是淨土宗?
  47. 當代弘揚淨土宗之難與易
  48. 越文「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系列著作」前言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專復專」即「一心不亂」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23.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4.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5.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6.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7.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128. 想到.說到.做到
  129. 信佛沒有理由
  130. 做一個無公害的人
  131. 什麼是阿彌陀佛的安排
  132. 你還在糾結「信願行」嗎?
  133. 請可憐可憐那柔嫩的心
  134. 名號氣血
  135. 無條件的愛 在呼喚你
  136. 「業風」一吹,你我降世
  137. 我們為什麼會念阿彌陀佛
  138. 活得好與死得好
  139. 略談佛教的世界觀與人生觀
  140. 慢,才是好心情
  141. 往生的訣竅
  142. 多餘的擔心
  143. 沒人關心對錯
  144. 念一句阿彌陀佛,等於念一遍《大藏經》
  145. 你真的沒時間念佛嗎?
  146. 恨最傷心
  147. 「楷定古今」的善導大師,到底楷定的是哪些人?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靠我即死,靠佛即活——淨土宗「機法二種深信」釋

  「兩種深信」之文
  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
  二者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
   這就是著名的「二種深信之文」,出自《觀經疏》「深心釋」(《善導大師全集》244頁)。
  「 一者決定深信……」就是所謂的「機深信」;
  「二者決定深信……」就是所謂的「法深信」。「機」就是眾生,「法」就是阿彌陀佛。

幾個問題

  在具體學習文句之前,先討論幾個問題。
  第一,怎麼曉得兩種深信之文是在解釋第十八願?
  第二,兩種深信是不是兩個信心?
  第三,有什麼必要說「機深信」,直接說深信阿彌陀佛不行嗎?
  第四,根據「機深信」,可以說淨土法門只是接引罪人的低級法門嗎?
  第五,信彌陀救度,可是並不承認自己就是那麼差勁的凡夫,能不能往生?

第一個問題:

  怎麼曉得這兩種深信之文是在解釋第十八願?
  「法深信」先說「四十八願,攝受眾生」,接下來說「乘彼願力,定得往生」,當然就是說的四十八願當中的第十八願,因為說「定得往生」的,四十八願中只有第十八願──「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如果比對第十八願願文,「機深信」就是說明願文裡面的「十方眾生,唯除五逆,誹謗正法」。「法深信」是說明其餘的內容:「無疑無慮」就是「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乘彼願力」就是「乃至十念」;「定得往生」就是「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第二個問題:

  兩種深信是不是兩個信心?
  當然不是!是信阿彌陀佛的一個信心,分兩個方面來說明──信自己無力,信彌陀有力;信自己必定墮落,信彌陀必定救度。

第三個問題:

  不說自己是造罪凡夫,直接說深信阿彌陀佛不行嗎?
  不行!因為如果我們眾生對自己的根機不瞭解,不知道自己是無力的,靠自己是不可能出離生死輪迴的,那就不可能對阿彌陀佛產生決定的信靠而歸投於阿彌陀佛的救度。
  好像一個瓶子,本來是空的,想把水裝進去,可是被瓶塞塞住了,這樣,就是把它泡在水裡面,水也不能進去。要想裝水,必須把瓶塞打開。
  凡夫眾生就像這個瓶子,是空的,本來沒有一點點功德力量,可是卻被自己驕慢心的瓶塞塞住了,自己覺得很滿,有修行、有功德、有力量,像這樣子,阿彌陀佛救度的法水怎麼能入他的心呢?所以,必須有「機深信」,拔掉驕慢心的瓶塞,才能接受阿彌陀佛的救度。

第四個問題:

  淨土法門救度造罪凡夫,所以是低級法門;我是善人,應當學其他高級法門。
  淨土法門救度的人根機低,並不代表淨土法門低,反而說明淨土法門高。比如醫生治病,所治病人的病越重,說明醫生水平越高。
  至於說善人,沒有超過普賢、文殊等大菩薩的,這些大菩薩都求生極樂,還有什麼人不應當學淨土法門求生極樂呢?《阿彌陀經》裡說:「諸上善人,俱會一處。」善導大師《般舟讚》說:「普勸有緣常念佛,觀音大勢為同學。若能念佛人中上,願得同生諸佛家。」念佛人跟觀世音、大勢至菩薩作同學,人中稱為最上,所以,善人應當念佛。念佛是善中最善,不念佛就不能稱善。

淨土門的棒喝

  禪門有棒喝,淨土門也有棒喝。「機深信」就是淨土門的棒喝,想入淨土門,先過這一關。來到淨土門邊,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有多大的名氣,學問有多深、悟境有多高,戒定慧修持多麼嚴格,多麼受到信徒的崇拜……只要還有貪瞋煩惱,先遭一喝:「汝是凡夫!罪惡生死,曠劫輪迴!」一喝之下,內心震動,好像醉酒的人,來到門外,冷風一吹,醉意全消,頓時清醒,馬上想起來自己姓甚名誰、家住哪裡、所為勾當。「原來我姓凡名夫,家住娑婆,造罪造業,輪迴生死啊!」如果再遲疑,緊挨一棒:「汝自身,無有出離之緣!」這一喝一棒接住了,淨土大門洞開,念佛徑直而入。
  如果躲過了,那這個人就沒救了,入不了淨土門了。

第五個問題:

  雖信彌陀救度,但不承認自己就是那麼差勁的凡夫,這樣的人能不能往生?
  不能往生!因為他所說的信彌陀救度,只是理論上的一種觀念,並沒有落實在自己身上。

機深信──診斷病情

  「一者決定深信」:這一段就是「機深信」。只有先信自己是罪惡生死凡夫、無法出離,才能信受阿彌陀佛的救度,所以首先說明「機深信」。好像醫生給病人看病,首先要讓病人瞭解他的病情,他才會好好配合。如果病人不瞭解自己的病情,癌症晚期還以為只是傷風感冒,甚至認為有人說出他的真實病情是危言聳聽,那就沒法治病了。

兩種決定

  「決定」就是沒有任何含糊,不會說「可能這樣,可能不這樣」。
  有兩種決定:
  一是所信的事決定。
  二是能信的心決定。
  只有所信的事決定,真實不虛,能信的心才能決定,才有意義,才正確。如果所信的事本身就是虛妄,能信的心越是決定,就越陷於錯誤,那就叫迷信。所以,信,正確不正確、決定不決定,關鍵在於所信的事上面。
  「機深信」當中,「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等,是所信的內容;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我們本來就是如此。
  事實雖然如此,但並不是人人都能認識,有人能認識,有人認識不到。認識不到就沒有深信,談不上決定。只有認識到自己正是這樣的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毫不含糊,才是「決定深信」。
  「決定深信」:就是決定信、深信。「決定」,不改變;「深」,不動搖。「決定深信」就是不改變、不動搖的信。像大樹根深,風吹根不動搖;小樹根淺,風一吹根就動搖。一個人信根不深,聽到人家說什麼馬上心裡動搖──「我這樣的人,念佛真的能往生嗎?」信根深厚的話,不管人家怎麼說,自己心裡不動不搖,明明白白。

自身三樣

  「自身」這兩個字很重要,很親切,所謂「個人生死個人了,個人吃飯個人飽」,說一千道一萬,如果和自己了不相關,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自身是什麼樣子呢?善導大師下面用了三句話來說明:
  1.「現是罪惡生死凡夫」──現在的樣子。
  2.「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過去的樣子。
  3.「無有出離之緣」──未來的樣子。
  三句話,就把我們現在、過去、未來的樣子畫得很清楚了。

 凡夫五筆

  善導大師是阿彌陀佛化身,不僅在淨土宗教理上楷定古今,而且在佛教雕像、壁畫、音樂、梵唱、歌、偈等各方面都有極高的藝術造詣。世界著名的龍門石窟盧捨那大佛就是大師監造的,大師一生畫了幾百幅淨土壁畫。我覺得善導大師這幾句話,也好像畫畫一樣,寥寥幾筆,就把我們的凡夫樣兒,活生生地勾畫出來了。
  我們來看,先看現在的樣子(也像看一幅畫一樣,先看總體,再看細部)。
  總體:是凡夫,不是聖人;在生死,未出輪迴;造罪惡,缺少福善。我們總體就是這個樣子。
  再看細部,好像繪畫運筆,大師用了五筆:
  第一筆:
  用「凡夫」二字,畫出輪廓。
  凡夫的樣子出來了。
  第二筆:
  用「生死」二字,畫出步態。
  正在生死路上蹣跚搖擺。
  第三筆:
  用「罪惡」二字,畫出神情。
  蹣跚生死的凡夫,一身罪惡的神情。
  第四筆:
  用「現是」二字,畫出面容。
  從遠到近,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第五筆:
  用「自身」二字,畫出眼目。
  定睛一看,啊?不是別人,竟是我!
  這樣由粗到細,從遠到近,我們越看越清楚,越看越明瞭,原來那個蹣跚生死當中的罪惡凡夫就是我啊!
  凡夫前面有四個字「罪惡生死」。既然是凡夫,就還在生死(出了生死就是聖人,不是凡夫了),所以說「生死凡夫」。為什麼會生死?因為罪惡,不造罪惡就不會有生死,所以再說「罪惡生死凡夫」。
  「罪惡生死凡夫」前面又有四個字「自身現是」。「現」,是現在,從無量久遠的時間,一下鎖定到現在的時刻,一個點,這就很貼近了。「自身」,是從無量多的眾生鎖定到自己一人,也是一個點,這就更切己了。雖然過去未來都有無量無邊的罪惡生死凡夫,但那都和自己無關。這裡「機深信」不說別人,只說自己。

「本來是佛」 與 「現是凡夫」

  我們聽慣了「本來是佛」這樣的話,乍一聽「現是罪惡生死凡夫」,可能覺得太難聽,不順耳,不舒服,但這也正像「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一樣,對我們反而是有利的。雖然體性本來雖然是佛,但現實卻是凡夫,當下起心動念都是罪惡。任何一個關心自己生死大事的人,絕對不能滿足「本來是佛」這樣一種觀念,而要切實解決「現是凡夫」的問題。要想擺脫罪惡生死凡夫的名份,就要專念阿彌陀佛名號。
  「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曠」是廣大,像虛空一樣廣大,「曠劫」是廣大久遠長劫的時間,是沒有起始的久遠,又叫「無始劫」。無始劫來,一直流轉於生死,從來沒有出離過。這是我們過去的樣子。如果不說明,有人可能還認為自己是乘願再來的菩薩呢。
  「無有出離之緣」:沒有辦法出離生死輪迴。「緣」和「因」相對,如果一破佛法身不想出離生死輪迴,就是沒有出離之因;這裡說「無有出離之緣」,是說雖然想出離,有了因,可是沒有辦法出離,也就是沒有緣。比如想過河,但是沒有船,還是過不了。
  誰沒有出離緣?自身!自身無有出離之緣。向茫茫未來而看,我們就是這個樣子,靠自己出離不了生死,當然,過去、現在也都是這個樣子,只不過過去已經過去了,把希望轉向未來吧,未來還是這樣──這不等於是判了死刑了嗎!

「機深信」的結論

  總結一下,「機深信」也可以讀作三句:
  1.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
  2.決定深信:自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
  3.決定深信:自身無有出離之緣。
  前兩點是事實,第三點是結論。重點是信第三──自身無有出離之緣。
  自身既然沒有出離之緣,那要怎麼辦?必須把眼睛從自身引開,看向身外,不能在自己身上找,因為自己身上找不到出離緣;從過去曠劫,到現前念念,不管怎麼找也找不到。
  我們只要把眼睛稍稍一轉,就可以了。轉向哪裡?轉向阿彌陀佛,所謂「一向專念」──唯一向著阿彌陀佛,不向其他;一向向著阿彌陀佛,不向自己。這就是下面的「法深信」。

「法深信」──對症下藥

  如果拿醫生看病作比喻,「機深信」就是診斷病情,「法深信」就是對症下藥。「機深信」診斷的結論是──自身無有出離之緣,死定了!「罪惡生死凡夫」,重病號,絕症患者。
  這樣的絕症患者,有什麼神醫、什麼妙藥能治?我們來看:「二者決定深信」:「二者」以下就是「法深信」──法藥。
  「一者」、「二者」是表示有義理上先後的關係。必須先信知自己是病人,然後才談得上信醫生;必須有「機深信」,才會有「法深信」,所以說「一者」、「二者」。
  「決定深信」:還是一樣,不改變、不動搖的信。

 信什麼不改變、不動搖?

  「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神醫──阿彌陀佛;妙藥──四十八願!信此,不改變,不動搖。
  「攝受」,就是救度;「眾生」,就是前面「機深信」當中「無有出離之緣的罪惡生死凡夫」,也就是「我自身」。「只有阿彌陀佛醫王能救度我出離生死,只有四十八願的法藥能對治我的罪惡」,所以加一個「彼」字──「彼阿彌陀佛」,而不是其他的佛菩薩,其他佛菩薩沒有四十八願;「彼四十八願」,而不是其他法門,其他法門治不了我們的罪根。
  「無疑無慮」:無疑也無慮,沒有疑心,也沒有顧慮。沒有什麼疑心呢?「我這樣的罪惡生死凡夫,阿彌陀佛救不救?」沒有這樣的疑心了,因為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救的正是我。沒有什麼顧慮呢?「雖然說阿彌陀佛發願要救我,但我福善少、罪業多,怕不能往生吧?」現在知道:往生不是靠自己的福善,而是靠阿彌陀佛的願力,定得往生,所以沒有顧慮。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我,所以無疑;乘彼願力,定得往生,所以無慮。

 盲人學盲文

  如果因為自己是造罪凡夫,反而懷疑彌陀的誓願,那就冤枉了。在座的有一位北京的張居士,她做什麼的呢?她是做盲文教育的。由盲文教育,我就想到,盲人眼睛瞎了,他要讀書怎麼辦呢?就要給他發明盲文,盲文是用手來觸摸的,是不是?正是因為慈悲你是個盲人,看不見,才為你發明盲文。你卻說:「我是個瞎子,我怎麼能看見、我怎麼能讀書?我怎麼能識字?」正因為你是個瞎子才要你來學盲文好識字啊!你不要以為你是一個盲人,反而退回去,說:「我是個盲人,我不夠資格學盲文。」盲人沒有資格學盲文,還要讓不盲的人學嗎?你是盲人,最有資格學盲文!
  阿彌陀佛正是慈悲我們不能修行,才為我們發明六字名號,讓我們好念佛往生。若說「十方造罪的眾生,沒有資格念佛往生」,那讓阿羅漢念佛啊?讓菩薩往生啊?所以,我們是最有資格念佛往生的。這個,不要推辭。
  阿彌陀佛為什麼把手伸下來?就是因為你往後跑,他伸一截;他趕一截,你退一截;他又趕一截,你又退一截。所以,阿彌陀佛老是彎著腰,很辛苦地追你。
  希望各位蓮友,慈悲慈悲(現在不講阿彌陀佛慈悲了,希望你慈悲慈悲)!把你的小手伸出來,不要退縮(「哎!阿彌陀佛,你的手這麼乾淨,我的手不好意思抓您的手。」收起來了)。哎呀!你這個手,幹壞事、抓貪瞋癡勇猛得不得了,抓住不放,讓你抓佛的手,你卻不敢──這就是凡夫的卑劣心態!
  所以,「機深信」要這麼信,因為機和法是相應的,如同剛才講的盲文,盲文正好對盲人,盲人正好學盲文;我們是造罪眾生,正好念救度造罪眾生的阿彌陀佛,這不是鐵打鐵剛好嘛!是不是?涵蓋相稱,非常吻合。造罪凡夫今天剛好遇到阿彌陀佛本願,這是歪打正著啦!是彌陀為我們發願成佛,我們才專念這尊佛。
  當然,其他諸佛都會宣傳阿彌陀佛的誓願,都會勸導我們專念「南無阿彌陀佛」。從這個角度講,諸佛的慈悲跟阿彌陀佛平等;但是,慈悲的源泉,來自於法藏菩薩的第十八願。如果沒有這第十八願,諸佛的大慈大悲就不夠圓滿,對我們來講,永遠是個空洞的名詞。因為我們沒有得到實際利益啊!所以,機法兩種深信說明:阿彌陀佛要救度的就是我們這樣的罪惡凡夫。
  下面說「乘彼願力,定得往生」。善導大師講的話,真的是有味道。「自身無有出離緣,乘佛願力定得生。」這個叫做絕處逢生。
  我們看前一句,完蛋了!絕望啦!「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從自己身上找不到一點點出離的機會啦,一點點可能性都沒有,所以「自身無有出離之緣」。
  很多人在自己身上找出離之緣:「我這樣修,應該能修出點出離緣吧?我那樣修,應該有點出離之緣吧?」善導大師一棍子就把我們打醒了:「沒有啊!你怎樣修都是造罪凡夫,常沒常流轉,沒有出離之緣!」那怎麼辦?要調過頭來看,眼睛不要老盯在這裡看,我們心裡邊是一片黑暗,要調過來,看阿彌陀佛,出離之緣在那個地方。所以,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以四十八願為我們成就大願業力增上緣;以四十八願攝受沒有出離之緣的造罪凡夫。我們仰賴阿彌陀佛大願業力,而能夠乘佛願力,定得往生。
  前面說「無有出離」,下面說「定得往生」,那簡直是從最低谷一下子跳到最高峰。「無有出離」之人,獲得「定得往生」,這就是《觀經》下下品的眾生,造作五逆重罪,眼看著馬上墮落地獄——他是沒有出離之緣啦!但是臨終遇到善知識,給他講「南無阿彌陀佛」,緣來了!他稱念了十句,當下就往生西方。
  這就是阿彌陀佛不可思議的慈悲,讓那個決定不能出離的人,而定得往生、定得成佛。這個最不可思議!
  古往今來,對淨土法門信心的解釋,以善導大師的「機法兩種深信」最為突出、最為鮮明、最為生動和最為直接,單刀直入,直切根源,開門見山,徹底明瞭。一機一法,凡夫即是死,彌陀即是活;靠自身即是死,乘佛願即是活。由死轉活,完全在於乘佛願力,乘佛願力是關鍵。
  如果不乘佛願力,罪惡生死凡夫永遠不能出離。一旦乘佛願力,「罪惡生死」也好,「曠劫流轉」也好,「無有出離」也好,通通一掃而空,毫無障礙,決定往生。
  所以,這兩種深信,可以講是絕妙無比啊!如果沒有「機深信」,只講「法深信」,誰都信不來,你講一萬遍他都不能相信,「是啊!專念名號就決定往生啊!那是指那個有修行的,是指那個出家的,是指那個能讀誦大乘經典的。我是沒有分的,我罪業重啊!業障深、煩惱多、妄想多!」善導大師在前面首先講了「機深信」:「就是這樣的罪惡根機,常沒常流轉的凡夫,阿彌陀佛才為你發願啦!」為我啊!為自身啦!說「四十八願,攝受眾生」,就攝受這樣的眾生。那我們是這樣的眾生,剛好是阿彌陀佛救度的對象,是阿彌陀佛發願攝受的對象,所以,我們念佛往生是天經地義,是理所當然,是鐵板釘釘、不能改變的事情!

小 結

  兩種深信之文,主要說明了第十八願當中「機」和「法」血肉相連、一體不離的關係。
  1.讓我們徹底明瞭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凡夫,而對自己不存一點幻想。
  2.讓我們徹底歸投阿彌陀佛的救度,沒有一絲疑慮。
  3.「機」和「法」互相含攝、互為答案。
  沒有出離之緣的罪惡生死凡夫,需要什麼樣的法?答案在下面: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
  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救度誰?答案在上面:無有出離之緣的罪惡生死凡夫。
  對「機」的描寫讓人覺得:有千山萬水在聚積、在盤旋、在迴盪,層層疊疊,找不到出口;來到「法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突然就像群山搬移、水路頓開,心中所有積鬱一瀉千里,所謂「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心水迸然而出,直奔阿彌陀佛功德大寶海。真是暢快!

   選自《第十八願講記》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