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緣起
  2.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3.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4.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7. 寫弘願寺
  8. 弘願寺萬佛認供
  9.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貳、淨土宗義

  1. 略論淨土之開宗
  2. 淨土宗教章釋(一)
  3.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4. 略解集
  5. 淨土八高僧簡介
  6. 彌陀本願初探
  7. 什麼是清淨心
  8.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9.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0.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1.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2. 《觀經》法門概要
  13. 《觀經》三行門
  14.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5.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16.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17.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18. 淨土宗義概說
  19. 靠我即死,靠佛即活——淨土宗「機法二種深信」釋
  20. 宗的邏輯
  21. 淨土宗十五祖界說

參、專文

  1.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2.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3.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4.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6.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7.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8.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9. 東莞 太平念佛堂 讚頌辭
  10. 廣州 淨宗講堂 讚頌辭
  11.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12.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13. 念佛人自律規範
  14.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15. 為彌陀盡形壽
  16. 默念與口稱
  17. 關於念佛感應
  18. 為寺院買菜
  19. 《觸光柔軟》前言
  20.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21. 略談人間佛教
  22. 透視人間佛教
  23. 佛教靠我
  24. 做己貴人
  25. 給人接受
  26. 做事與念佛
  27. 示宗圓及諸學子
  28.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29.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0.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1.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2. 佛心愛語(一)
  33. 念經 念咒 念佛
  34.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35. 念佛絕思絕議
  36.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37.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38.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39.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40.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41.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42.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43.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44. 阿彌陀佛的救度
  45. 本尊阿彌陀佛安奉文疏
  46. 什麼是淨土宗?
  47. 當代弘揚淨土宗之難與易
  48. 越文「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系列著作」前言

肆、短文

  1.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3. 得金失金喻
  4. 人的尺與佛的尺  
  5. 看病四法
  6.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7. 佛法與感情
  8. 居山雜記之二
  9. 自題
  10. 不敢入俗
  11. 最累者虛名
  12. 人生快樂度
  13. 歸去來
  14. 大和尚與小和尚
  15.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6.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 念佛人是蓮花
  19. 念佛不垢不淨
  20.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21. 花 樹 人
  22. 一俊遮百醜
  23. 天地有三子
  24. 三種父母三種孝
  25. 出家須發三心
  26.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27. 慈悲走遍天下
  28. 利 害
  29. 忍辱波羅蜜
  30. 迷 航
  31. 導 航
  32. 飛機上念佛
  33. 心的運載
  34. 瘋話成真
  35. 一葉之舟
  36. 修行人當如樹
  37. 最 後
  38. 土地與心地
  39. 是對是錯
  40. 欲開口 先問心
  41. 心能轉人
  42. 善惡無性
  43.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44. 因果在心
  45. 最可惜
  46. 不可比
  47. 飛機與汽車
  48. 建寺與修行
  49. 心是總駕駛
  50. 唯愛能補心
  51. 贈佛月
  52. 慈悲由近及遠
  53. 鏡 子
  54. 知了的邏輯
  55. 心的對接
  56. 心靈病毒
  57. 待人宜寬
  58. 寄語佛能、佛量
  59. 耐 煩
  60. 不生氣
  61. 講 法
  62. 吃瓜與聽法
  63. 念佛四兩拔千斤
  64. 不計較
  65. 松子與松仁
  66. 凡事無礙
  67. 家中有愛
  68. 說 謙
  69. 說苦
  70. 放下
  71. 談心
  72. 話緣
  73. 心的活眼
  74. 捨己歸佛
  75. 念佛與感覺
  76. 「自然之所牽」之義
  77. 三對照
  78.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79.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80.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81. 往生全靠佛力
  82. 望佛本願
  83. 狡猾的「我」
  84.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85. 逃避
  86.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8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88.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89. 凡夫五筆
  90. 何等眾生應願生?
  91. 都是阿彌陀佛
  92. 大海與微滴
  93. 念佛圓超萬法
  94.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95.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96.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97. 雪地潛逃
  98.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99.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0.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1.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4. 有愛便有一切
  105. 愛的特性
  106.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10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108. 愛的短語
  109. 當愛走過
  110. 阿彌陀佛的手機
  111. 首富
  11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113.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114. 說算命
  115.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116.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117. 微笑,永不失業
  118. 「專復專」即「一心不亂」
  119. 修行與選票
  120. 收音機
  121. 說信心
  122.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123.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124.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125.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126. 泥碗也能盛甘泉
  127.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128. 想到.說到.做到
  129. 信佛沒有理由
  130. 做一個無公害的人
  131. 什麼是阿彌陀佛的安排
  132. 你還在糾結「信願行」嗎?
  133. 請可憐可憐那柔嫩的心
  134. 名號氣血
  135. 無條件的愛 在呼喚你
  136. 「業風」一吹,你我降世
  137. 我們為什麼會念阿彌陀佛
  138. 活得好與死得好
  139. 略談佛教的世界觀與人生觀
  140. 慢,才是好心情
  141. 往生的訣竅
  142. 多餘的擔心
  143. 沒人關心對錯
  144. 念一句阿彌陀佛,等於念一遍《大藏經》
  145. 你真的沒時間念佛嗎?
  146. 恨最傷心
  147. 「楷定古今」的善導大師,到底楷定的是哪些人?
  148. 點點滴滴都是業 心心念念生淨土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南無阿彌陀佛,今晚座談的題目是: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寫了一篇簡單的條文,很簡單,大家都看得懂。我也不按這個講了,就跟大家隨便說說。

 

       我本人出家也將近二十年了,住過道場,也建立了自己的道場,也觀察過別的道場和其他念佛的團體,看到一些道場、團體往往被人事煩惱所糾纏,成為一個問題。

 

       那麼個人如果遇到這樣的問題怎麼辦呢?當然不快樂也不能安住。在團體中,就會產生負面的效果。我們大家在座的會不會也有這方面的困擾?

 

       一般遇到人事煩惱,心裡就很不快樂,主要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就是責怪這個道場怎麼這樣啊!一般人都不會反觀自己,認為都是人家的錯,認為整個道場都不好。人遇到事情,他往往就覺得,是誰對他不好,甚至有時候戰火蔓延,覺得別人都對他不好。如果領導再說句話,就覺得領導也袒護別人,這個團體沒法待了——「我抱著一腔熱情來。你看,這裡一點也不公正!」這就是缺乏迴光反照的能力,不知道自己的過錯,他需要人家來贊成他說「對方就是不好」,他就覺得自己正確,快活了,高興了。如果人家來說:「要看對方也有長處啊,我們自己反省一下哪裡有什麼不足。」這話他不願意聽,首先怪罪對方,看不到自己的過錯。

 

       第二種,就是有一種人,他也知道自己不對,但是他不知道怎麼應對:「我知道我不對,可是改正不了,那我走吧。」採取三十六計最上一計——一走了之的辦法,這樣在團體中也待不住。

 

       這第二種要比第一種好一些。第一種人有很大的破壞力:他在道場裡像個泥鰍一樣到處竄,專找那些跟他「志同道合」、同樣見解的人,如此這個團體會分裂、分化;再一個,他在團體裡會到處講,講許多話,因為感到不平啊,覺得自己正確,這麼受不白之冤,人家對他不理解,他就有不平的情緒;另外呢,他告別團體之後也不是心平氣和、公正客觀的,他在外面也會說:「那個地方看著很清靜,其實不咋地,我待了三五年,我還不知道嗎?!」他這樣的話一講,人家一聽就覺得:對對對,他在那待那麼長時間,說的話想必是不錯的。這個殺傷力特別大,而且他也完全認識不到自己的過錯。第二種情況好一些,出去之後他不會亂講,因為他知道是自己有所不足。

 

       所以我們佛門裡講,知見特別重要。「寧可破戒,不可破見」,破戒是自己做不到,他對戒律有違反,但是他在知見上是正確的。我們念佛人,作為佛弟子,首先要建立一個基本的觀念與知見,那就是:只要起了煩惱,就一定是自己的錯,絕對不是人家的錯誤,這樣就百分之百沒有問題。

 

       我們心裡起煩惱了,不愉快了,這個過錯在哪裡——在自己身上!肯定是自己錯了。我們是怎麼錯的,有沒有能力改,那是另外一回事。首先要知道是自己錯了,沒錯你怎麼會在那煩惱,睡不著覺呢?如果你真的跟真理到一起了,聖人無夢,聖人沒有睡不著覺的,正確就是得理啊,內心很坦蕩,和真理合一,怎麼會睡不著覺呢?怎麼會高血壓,怎麼會起煩惱呢?怎麼會跟人家過不去?所以,首先要肯定是自己的錯。

 

       佛門裡說:自己的責任自己承擔,因為不會有任何人造成你的痛苦。我們所謂的煩惱、痛苦,本質都是自己造成的,是我們自己所感召的。因為我們喜歡找是非,所以就有人家評論我們的是非;因為我們老是冤枉人,所以人家也老是冤枉我們。你種什麼因,才得什麼果,絕對不會是人家造成的。「就是他造成我這麼痛苦」——如果有這種觀點,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至少不是一個持正知正見的佛教徒。

 

       當然確實要承認,認錯是比較痛苦的。承認自己不對,一般人沒有這種勇氣,也不願意這樣承認。可是我們既然學佛,就是要用佛的知見,來端正自己的知見,來建立正確的知見。至於能不能改正,改正到什麼程度,那是第二步。有了正確的知見之後,我們絕對會不斷進步的!我們每一次心裡起了情緒、煩惱,馬上想到:「我錯了!」,這樣就會在無形中漸漸改變。抱著這樣的知見,來看祖師大德的開示,看佛的經教語錄,看善知識對我們的講解、開示以及一些同參道友對我們的安慰開導,都會入心,不會產生對立,這樣心境就會提高了。這是一個基本的認識。

 

       就我個人來講呢,也可能我這個人在這方面「老油條」一點,反正是老油條了,已經在油鍋裡炸得焦了,無所謂了,這是一個方面。再一個,我的個性也強勢一點,很可能把對方給衝撞了自己都沒感覺到,這麼多年,可能有不少人被我無形中打回去了,自己還不知道。今天就在此,當著你們大眾的面,對你們中間過去傷到的人和沒有傷的人一道懺悔,因為我個人在這方面感覺比較遲鈍。

 

       另外呢,也是因為自己發了一點小小的願心。人有了願心以後,就會有責任感和使命感,就不再會為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產生什麼煩惱。因為這個願心是佛法所引導的願心,我們就站到了比較高的立場上。就像登山,你順著這個山道走,路上有很多棘荊叢林,那些刺一定會掛著你的衣服,因為你在那裡面走嘛;如果你坐飛機走,它再怎麼樣也不會掛著你。這是什麼意思呢?你的心如果在一定的高度,那麼這些具體的、小小的人事糾紛就不會障礙你,因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的問題,它對你完全沒有障礙。

 

       我們瞭解彌陀的慈悲,弘揚這個法門,弘揚彌陀的救度,我們做點點滴滴的事,是給阿彌陀佛做的。在這個立場上,你怎麼會降下來說:「某某人講這個話,就是他對我不好。」不會有這種想法。所以我覺得,如果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還是我們的立場要高,心量要寬,願心要大。我們找準要點——我們是為彌陀做事,一切看彌陀的臉色,一切聽彌陀的聲音,一向專念阿彌陀佛,感念彌陀的恩德!這是站在佛這一方面。

 

       那麼站在眾生這一方面呢,和佛那一面也是一致的。因為我們得到了佛法的利益,就要利益眾生,就要把好處給眾生。眾生是我們的歷劫父母——如果有這樣的心念貫徹在我們的心中,那跟人家發生了矛盾,我們就會不好意思,本來都要給人家好處的,怎麼會去與之計較呢?這樣自然不會跟人有矛盾、衝突,不會認為都是別人不好,也就不會跟人產生對立。

 

       當然,這也是要我們深入法義。慈悲心要廣大,也是要一步步地來。上人在這一方面就非常淳和,他時刻把眾生放在前面。我們果然能視眾生如兒女,如父母,本來就要給別人好處了,給人講一兩句也就無所謂了。比如說,兩人搶凳子,就要吵起來了,他一想:「哎呀!我正是準備給人讓凳子的,還讓你開口講,太不好意思了!因為你是我父母,我本來就要把凳子給你坐,你不提醒,我都忘記了。」他本來就想把凳子讓給人家坐,那人家說出來了,那不剛好嗎?我想,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能這樣,那就自然不會有人事糾紛煩惱了。

 

       其實在宗風俗諦裡面,任何一條去貫徹落實,也都是相通的。如果我們站不到這樣的高度,比如說有一個廣大的願心,可能有些人還提不到這個高度,那怎麼辦呢?我們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講是訣竅——那就是不計較。

 

       「不計較」這三個字啊,是非常妙的。我第一次聽上人說:「多一分計較,就多一分苦惱;少一分計較,就多一分自在。」我聽了特別受用。一切的苦惱從計較而生,特別是人和人之間打交道,你不計較,他怎麼講都可以,不就行了嗎?

 

       我小時候聽到母親說的一句話,對我的影響真的是一輩子的,現在才知道是《增廣賢文》裡面的一句話。她說:「來說是非者,即是是非人!」。就是說,如果有人來到你的面前來說是非,說張家長、李家短,說誰好、誰不好,這個人就是搞是非的人,我們就不要聽他的。

 

       如果我們心中有不平,出去到處講是非,是不是也是是非人呢?我們要是被別人說是搞是非的人,心中都不服氣,但其實要做到沒有是非,還是不容易的。可以講,我們或多或少都是是非人。心中沒有是非的人,聽到是非,在他心中自然就消音了!他的心是一個消音器,是非一來到他這就吸收掉了,他絕對不可能再去轉播的。

 

       佛陀成佛的時候,魔王來考驗、干擾佛陀。魔就對佛陀放射毒箭。這些箭一靠近釋迦摩尼佛都變成了蓮花,紛紛墜落。很多人認為這只是故事。其實這個是必然的,不是故事。這是佛陀的威德、慈悲,自然產生的感應。

 

       不要講佛陀,就是一些德行非常好的修行人,像上人,不管聽到誹謗、侮辱的話,還是恭敬的話,他的心始終是慈愛的,是憐憫對方的。別人的話不可能傷害到他,他只會善意地理解、體貼對方,來化解問題。有毒的信息來了之後,就如同變成朵朵蓮花墜落下來,這是必然的。一般人就吸收了,中箭了,拔不出來了,因為他沒有這種慈愛的心量。所以,魔王不可能傷害到佛陀,就像光一樣——黑暗撲過來,光自然就把它化解了。如果你有一顆慈愛、柔軟、利益眾生的心,對方不管怎麼樣來,你都能夠把他化掉。

 

       如果我們化不掉,最起碼能空得掉,過去了就完了;如果空不掉,就要躲得掉。如果化不掉,又空不掉,還躲不掉,對方來一句批評的語言,你馬上頂回去,這是自己充當靶子。這樣你來我往,無窮無盡,是非就沒完沒了,沒辦法收拾了。

 

       所以這個「不計較」非常非常的好!俗話說:「三天不開口,神仙難下手」,只要你不計較,誰拿你也沒辦法。

 

       好計較的人,如果有人跟你結了仇,他想讓你跳就能讓你跳,想讓你笑就能讓你笑,你就成了他手上的一個木偶,你還覺得自己了不起。因為他說一句話,馬上你就要計較了,就要蹦了,要跳了,你不就是木偶嗎?這樣的人就是沒有主見。

 

       不計較就是聽到什麼話都不計較。為什麼不計較呢?因為說話的是別人,他有權說話,舌頭長在人家嘴裡,還能要人家不開口嗎?這是最起碼的。現在講言論自由,他要怎麼講話,這是他的事,他怎麼講都行。他不過是用了你的名字,講了一句話而已,他要講就講吧——這樣你就不計較了。

 

       有個公案,昔日寒山問拾得:「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唐朝布袋和尚念偈道:「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隨他自乾了,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就是說,你要罵我,我跟著你一道罵;你要打我一拳,我自己躺到地上;你要吐我唾沫,我讓它自己乾,我也省了事,他也少煩惱。我掏一個洗手巾擦一下,我還多費事,他還起煩惱,這就是不計較。

 

       「不計較」是在團體裡面生存和自我保護的最佳妙方。很多人在團體裡住著傷痕纍纍,這是別人的原因嗎?有的人會認為是別人的原因,其實站在佛法立場上,都是自己的原因。那麼用什麼辦法可以保護自己呢?就是不計較,任對方怎麼說,「哈哈」一笑了之。

 

       在我們這個團體裡面,有很多人是不計較的。不計較,人就過得自在。誰說什麼,你淺淺一笑,不計較,事情不就過去了嗎。要心寬,心一寬你就不計較了,心寬天地寬,天地有多寬就看你心有多寬。

 

       人在團體當中生存要有招數,也就是人際交往的招數,有主動與被動的招數。不計較是被動的,是躲過去;主動的招數就是利他,這是主動出擊,主動地去利益別人。可能我們還難以做利他的事,那你一片春風就好了,最起碼是不計較。

 

       如果說平輩的之間計較,還情有可原,因為他們都是工作同事。這就看誰聰明了——不計較的人很聰明,計較的人當然不聰明,自己傷害了自己。還有做執事的,做領導的,做當家的,做師父的,就更不能計較了。就像做父母的會跟孩子計較嗎?父母只有一片心要照顧他,不僅不計較,還要去安慰他。所以做當家的不容易,當家的不能計較,他一計較,他的身份就失掉了。人家說:「哎呀,你當家的怎麼能跟我計較?我可以計較你,你就不應該計較我。」那當家的只好說:「對對對,是應該這樣的。」這樣他得到的好處是心量擴大,福報增長了。好像也有「壞處」,就是他沒有資格計較,什麼事情都要吞下去。

 

       我們這些執事們、法師們、老參們,我們應該主動地、自覺地、心甘情願地做掃把、畚箕和垃圾桶。因為道場裡面人事比較多,作為工作人員,或者歷練還不夠,或者年齡小,他站在自己這個高度和角度,考慮問題有一定局限性,他就會有一些負面的情緒和牢騷,這些就好像是團體裡面的垃圾。

 

       道場如果不掃會很髒,房間都要打掃,那麼身體也要打掃。我聽說身體裡有類細胞是專門清除體內垃圾的,不然的話,身體就會很髒;老了就不行了,體內的環衛工人——清理體內垃圾的細胞們老了,幹不動了,能量不足了,所以老年斑就出來了。團體也需要有清潔工。

 

       信眾也要體諒師父、執事和當家,他們就是掃垃圾的,什麼話他們都要聽著,他們得有量。如果他也到處發牢騷,那就亂套了,怎麼還能成為一個團體呢?那就家不像家,道場不像道場了。弟子有什麼話,要去跟師父講,往往是情緒不好的時候,來講牢騷話,埋怨話。高興的時候他哪裡會來講,蹦蹦跳跳玩去了。那麼當家師就要發揮觀世音菩薩的精神了,就在這聽,聽他心裡的聲音;不僅要聽,而且也要教會大家打掃內心的垃圾,這也是一個基本功。

 

       當然,掃垃圾掃得再乾淨,也不如保持衛生乾淨,保持衛生才比較好。我們每一個人保持衛生有多大的難度呢?我們每一個人修行也好,在團體裡相處也好,都是很笨的,我們能做多少工作?但都覺得自己很能幹。仔細這麼一想啊,其實是連掃地的都不如,就是連基本的衛生習慣都沒養成。什麼衛生習慣?就是不隨便製造垃圾,不隨便亂丟垃圾。這些連孩子都知道,不要隨便把紙到處亂丟。我們很多成年人,卻連這個基本的概念都沒有。我所講的是心靈垃圾——稍微有一點不愉快,就到處去講,這等於是把垃圾到處丟。你告訴了誰,就是把垃圾丟到誰的心地上。你丟給我沒關係,目前在悟真寺這個地方,我就是大垃圾桶,儘管往這丟,我就儘管收,這是我的工作,是我的職責,沒關係。如果你到別的地方丟,你丟一塊 ,別人再給你加一塊。就是說,你丟完之後,沒有好的結果,不是說你丟完之後心裡就舒服了,就像迴向一樣——迴向給別人,自己還留著這些負面的語言、情緒。這些個負面的情緒、語言,比瘟疫還有殺傷力,比什麼病菌傳播對我們還要有傷害。

 

       所以我們不要養成亂丟垃圾的習慣。最好是不要製造垃圾,然後不要亂丟垃圾。所謂亂丟就是跟別人講不高興,不滿意,甩臉色,摔盤子,講一些負面的話,鬧情緒。如果在悟真寺這個範圍,我天天鬧情緒,一個個全部殺傷,沒有一個能漏掉——「哎呀!師父怎麼搞的,怎麼回事?」,這多緊張。你們一緊張,對我就有反饋,那能好嗎?好不了。

 

       我們每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就應該把陽光、樂觀向上的情緒帶給大家。有些成員多少有點不足,要及時給予安慰、疏導。所以有句話說:「主婦的微笑是家庭的光明。」主婦就是一個家裡面做主的,就是家庭的媽媽,她有笑容,整個家裡面就有光明。這句話講得非常生動、形象。每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就是這個部門的「主婦」,我也算是「主婦」之一,宗報法師也是「主婦」,帶殿堂的宗圓法師也是「主婦」,發行部等各個部門的也都有「主婦」。如果我們都有一個和藹、溫暖、有笑意的面孔,就能帶來光明;如果整天吊著一個苦瓜臉,那就陰了,就像如果陽光明媚,我們就說是好天;如果天很陰,霧氣沉沉的,當然就不好了。(待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