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弘願寺記

  1. 弘願寺二期工程介紹
  2. 弘願寺萬佛認供
  3. 寫弘願寺
  4. 弘願寺〈讚佛偈〉說明
  5. 來迎殿本尊阿彌陀佛簡介
  6. 來迎殿「殿名、本尊、化佛、聖眾」釋義
  7. 弘願寺「寺名、匾額、楹聯」釋義
  8. 弘願寺奠基法會致辭
  9. 弘願寺緣起

貳、淨土宗義

  1. 《大經》五文舉要
  2. 淨土宗十五祖界說
  3. 宗的邏輯
  4. 靠我即死,靠佛即活——淨土宗「機法二種深信」釋
  5. 淨土宗義概說
  6. 中國淨土宗第一人 ——略論曇鸞大師對淨土宗的貢獻
  7. 略論末法淨土與諸宗的關係
  8. 王本願五喻 --第十八願與四十八願的關係
  9. 「乃至一念即得無上大利功德」 與 「念念稱名、奉行戒善」之關係
  10. 《觀經》三行門
  11. 《觀經》法門概要
  12. 論「胎生」與「化生」 ——兼答蓮友問
  13. 關於報土、九品、胎生
  14. 〈淨土宗之特色〉導讀
  15. 《善導大師語錄》導讀
  16. 什麼是清淨心
  17. 彌陀本願初探
  18. 淨土八高僧簡介
  19. 略解集
  20. 「第十八願」引釋指要
  21. 淨土宗教章釋(一)
  22. 略論淨土之開宗

參、專文

  1. 《念佛人六不四平》講記(下)
  2. 《念佛人六不四平》講記(中)
  3. 《念佛人六不四平》講記(上)
  4. 極樂航班 免費送票
  5. 〈一枚起請文〉釋
  6. 我們念佛的時候佛知道嗎?
  7. 如何從佛法來看待和應對當下疫情
  8. 念佛人遇事四觀
  9. 勸念佛,哪來時間發脾氣?
  10. 《無量壽經大意》序
  11. 迷信與信迷
  12. 正依經典之意義
  13. 越文「善導大師淨土思想系列著作」前言
  14. 當代弘揚淨土宗之難與易
  15. 什麼是淨土宗?
  16. 本尊阿彌陀佛安奉文疏
  17. 阿彌陀佛的救度
  18.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與日本真宗的區別
  19. 《淨土宗宗旨法語》前言
  20. 念佛人能在蓮友圈裡做生意嗎?
  21. 談佛教的歷史、現狀與未來
  22. 介紹英文版《念佛感應錄》
  23. 五台山續講《往生論註》祈願疏
  24. 中國佛教的危機與希望
  25. 探討當代佛教革新之路
  26. 念佛絕思絕議
  27. 《淨土宗聖教集》前言
  28. 念經 念咒 念佛
  29. 佛心愛語(一)
  30. 第十八願 「乃至十念」辯義
  31.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下)
  32. 如何應對道場中的人事煩惱(上)
  33. 略談中國佛教的「宗」
  34. 示宗圓及諸學子
  35. 做事與念佛
  36. 給人接受
  37. 做己貴人
  38. 佛教靠我
  39. 透視人間佛教
  40. 略談人間佛教
  41. 愛國愛教 導歸蓮池
  42. 《觸光柔軟》前言
  43. 為寺院買菜
  44. 關於念佛感應
  45. 默念與口稱
  46. 為彌陀盡形壽
  47. 念佛媽媽,越老越值錢
  48. 念佛人自律規範
  49. 浴佛節憶釋尊出世本懷
  50. 「慈溪居士林」讚頌辭
  51. 二○○九年秋剃度勸勉
  52. 「淨土宗法脈字號」之意義
  53. 聽聞善導大師思想的幾種反應
  54. 淨土宗要文及背誦方法
  55. 淨宗法義學習的心態與次第
  56. 淨土法門的人間佛教觀
  57. 淨嵩法師的淨土法緣
  58. 回歸善導,德化眾生

肆、短文

  1. 專住卑下觀,莫發憍慢心
  2. 還愚癡生極樂
  3. 歸命彌陀 壽同無量
  4. 管道之外無水電 本願之外無攝取
  5. 什麼是真實之懺悔?
  6. 善護這顆心
  7. 稱名之外 不用我心
  8. 田翁爛醉身如舞,兩個兒童策上船
  9. 荷花嬌欲語
  10. 念念相續 已是臨終
  11. 彌陀備下聘禮 只待我等點頭
  12. 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
  13. 淨土法門第一課——寫檢討書
  14. 念佛不要等明天
  15. 念佛人即是善男子
  16. 凡夫一稱名 諸佛齊讚歎
  17. 孤獨是人的宿命
  18. 念佛不是特權
  19. 淨土門的「開悟」因緣——苦
  20. 怎樣跟佛相應?
  21. 南無就是要歸命
  22. 念佛人是真正的「貴族」
  23. 春日遊 杏花吹滿頭
  24. 流光容易把人拋
  25. 真話與假話
  26. 成與不成
  27. 你本來就是極樂世界的人
  28. 如何斷煩惱?只需一招釜底抽薪
  29. 最好的報恩
  30. 青山不識我姓氏,我亦不識青山名
  31. 春水船如天上坐
  32. 《涅槃經》說了七種人,看看你屬於哪一種
  33. 阿彌陀佛的無礙光是怎麼照攝我們的?
  34. 唯有君家老松樹,春風來似未曾來
  35. 你真會開玩笑
  36. 滿眼兒孫身外事,閒梳白髮對斜陽
  37. 野渡無人舟自橫
  38. 蜻蜓倒掛蜂兒窘,催喚山童為解圍
  39. 今宵不忍圓
  40. 學會退
  41. 山澗清且淺
  42. 只要佛號念到底,道理不懂沒關係
  43.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44. 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
  45. 和無不善
  46. 話數與氣數
  47. 閻王與我的旅程
  48. 耳順
  49. 彌陀賜我出其不意的欣喜
  50. 慎言
  51. 事事經心皆偉大
  52. 一葉知秋
  53. 佛號免死牌 一生永不摘
  54. 泰國少年足球隊獲救的背後
  55. 事實與解釋
  56. 點點滴滴都是業 心心念念生淨土
  57. 「楷定古今」的善導大師,到底楷定的是哪些人?
  58. 恨最傷心
  59. 你真的沒時間念佛嗎?
  60. 念一句阿彌陀佛,等於念一遍《大藏經》
  61. 沒人關心對錯
  62. 多餘的擔心
  63. 往生的訣竅
  64. 慢,才是好心情
  65. 略談佛教的世界觀與人生觀
  66. 活得好與死得好
  67. 我們為什麼會念阿彌陀佛
  68. 「業風」一吹,你我降世
  69. 無條件的愛 在呼喚你
  70. 名號氣血
  71. 請可憐可憐那柔嫩的心
  72. 你還在糾結「信願行」嗎?
  73. 什麼是阿彌陀佛的安排
  74. 做一個無公害的人
  75. 信佛沒有理由
  76. 想到.說到.做到
  77. 老司機是阿彌陀佛
  78. 泥碗也能盛甘泉
  79. 從娑婆世界到達極樂世界的橋
  80. 糖衣妙藥傻傻分不清楚
  81. 十字架的阿彌陀佛
  82. 來自極樂世界的家書 你讀懂了嗎
  83. 說信心
  84. 收音機
  85. 修行與選票
  86. 「專復專」即「一心不亂」
  87. 微笑,永不失業
  88. 凡夫虛假 彌陀真實
  89. 淨土宗行人怎樣安心
  90. 說算命
  91. 莫理妄念草,但守名號蓮
  92. 臨終念的一句佛才管用?那你就錯了!
  93. 首富
  94. 阿彌陀佛的手機
  95. 當愛走過
  96. 愛的短語
  97. 愛的道路是悠閒的
  98. 用愛的眼睛看世界
  99. 愛的特性
  100. 有愛便有一切
  101. 愛是真正的領導力
  102. 以不變應萬變
  103. 私底下發牢騷可以嗎?
  104. 既不辛苦也不忙
  105. 我們都是有情人
  106. 如何看待專求往生與現世利益?
  107. 雪地潛逃
  108. 讀慧淨法師〈為新戒弟子開示〉有感
  109. 阿彌陀佛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110. 念佛人切勿「自局其分」
  111. 念佛圓超萬法
  112. 大海與微滴
  113. 都是阿彌陀佛
  114. 何等眾生應願生?
  115. 凡夫五筆
  116. 為何唯標念佛,不標持戒
  117. 善導大師判要門與弘願
  118. 道綽大師之聖淨比較
  119. 逃避
  120. 給病重老居士的一封信
  121. 狡猾的「我」
  122. 望佛本願
  123. 往生全靠佛力
  124. 「阿彌陀佛饒了我」的故事
  125. 淨土法門易行五喻
  126. 我們是什麼樣的根機
  127. 三對照
  128. 「自然之所牽」之義
  129. 念佛與感覺
  130. 捨己歸佛
  131. 心的活眼
  132. 話緣
  133. 談心
  134. 放下
  135. 說苦
  136. 說 謙
  137. 家中有愛
  138. 凡事無礙
  139. 松子與松仁
  140. 不計較
  141. 念佛四兩拔千斤
  142. 吃瓜與聽法
  143. 講 法
  144. 不生氣
  145. 耐 煩
  146. 寄語佛能、佛量
  147. 待人宜寬
  148. 心靈病毒
  149. 心的對接
  150. 知了的邏輯
  151. 鏡 子
  152. 慈悲由近及遠
  153. 贈佛月
  154. 唯愛能補心
  155. 心是總駕駛
  156. 建寺與修行
  157. 飛機與汽車
  158. 不可比
  159. 最可惜
  160. 因果在心
  161. 一切事當做不當做之標準
  162. 善惡無性
  163. 心能轉人
  164. 欲開口 先問心
  165. 是對是錯
  166. 土地與心地
  167. 最 後
  168. 修行人當如樹
  169. 一葉之舟
  170. 瘋話成真
  171. 心的運載
  172. 飛機上念佛
  173. 導 航
  174. 迷 航
  175. 忍辱波羅蜜
  176. 利 害
  177. 慈悲走遍天下
  178. 多些慈悲 少些道理
  179. 出家須發三心
  180. 三種父母三種孝
  181. 天地有三子
  182. 一俊遮百醜
  183. 花 樹 人
  184. 阿彌陀佛與吝嗇鬼
  185. 念佛不垢不淨
  186. 念佛人是蓮花
  187. 蓮花一樣的朋友
  188. 道場以無事為興隆
  189. 念佛道場的人際關係
  190. 大和尚與小和尚
  191. 歸去來
  192. 人生快樂度
  193. 最累者虛名
  194. 不敢入俗
  195. 自題
  196. 居山雜記之二
  197. 佛法與感情
  198. 大殿裏可以照相嗎
  199. 看病四法
  200. 人的尺與佛的尺  
  201. 得金失金喻
  202. 念佛往生——佛與我的分工
  203. 「念佛往生」的不同解讀
淨土宗
淨宗法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宗法師 > 文章
top

文章

《念佛人六不四平》講記(上)

目錄

一、不可自期臨終瑞相

(一)釋義

(二破疑

二、不可期盼助念瑞相

三、不可夾雜觀想念佛

四、不可期盼見佛見光

五、不可期盼靈異境界

六、通靈屬神鬼境界,不可喜好,不可追求不可親近

七、四平:平凡、平常、平淡、平實

 

印光大師論魔事(三)

南無阿彌陀佛,大家好。

  今天跟大家分享《念佛人六不四平》。這篇文章非常短,文字也好懂。在一線弘法的法師、蓮友,可以先嘗試著自己消化理解,與大家分享。只有當我們確實想和大眾分享而作深入的思考,才會有比較深入的理解。

  這篇文章很短,總共七條,不超過一百個字,都是條目式的,但是它的內容還是非常豐富的。如果我們不深入細緻地思維,只是讀一遍,一會讀完了。

  下面我就與大家分享。先把「六不四平」讀一遍,「六不」就是前面六條:

  1.不可自期臨終瑞相;

  2.不可期盼助念瑞相;

  3.不可夾雜觀想念佛;

  4.不可期盼見佛見光;

  5.不可期盼靈異境界;

  6.通靈屬神鬼境界,物以類聚,牽引輪迴,故不可喜好,不可追求,不可親近。

  這是「六不」。

  第七條是「四平」:

       7. 四平:平凡、平常、平淡、平實。

 

緣起

  這篇短短的法文是上人因為某種因緣而寫的,有特別的針對意義。因緣是有蓮友以前會通靈,念佛之後還有人找他問一些通靈、吉凶禍福的事,他就拿不定主意了,所以大家就討論「我們念佛了,還要不要從事這方面的事?」上人就非常慈悲地寫了這篇短文,對我們非常有針對性和指導性。人都好奇,古今中外都是這樣,喜歡問些通靈的事,一旦沾染之後,就很難擺脫。

  所以,這篇法文主要是上人引導念佛人,導正知見,規範行為。我們念佛人應該具有怎樣的正知正見?怎樣保證我們念佛安穩、行為得當,不至於走岔路、走錯路?所以,這篇文章非常實用,對我們有非常慈悲的呵護,非常感恩。

  這七條中,第六條的文字多一些;前五條的每一條都是八個字,比如「不可自期臨終瑞相」,五條共四十個字;第七條「四平」也就八個字,加上「四平」兩個字就是十個字。而第六條將近三十個字,可見第六條在整個七條當中的份量比較重。前五條和第七條都只是列出綱目,沒有解釋;第六條加了一些解釋的話,後面再三叮嚀「不可喜好,不可追求,不可親近」。

文序

  我們根據這篇文的緣起,可以推想上人寫這篇文的順序是這樣的:先寫了第六條文;然後覺得還有相關的事情也需要打招呼,所以加了前五條,就是與第六條相關的,這些也不可以做。前六條是講不可以做的,那從正面來講,到底應該怎麼做呢?又補充了第七條「四平」,這「四平」是以前就提過的。

  這七條文寫完之後,顯得比較綱要,都是骨頭,沒什麼肉,可能有人理解起來顯得有點乾巴巴的,不那麼滋潤、豐富,所以接下來又加了一段「印光大師論魔事」,這就寫得比較具體、詳細,也是為前面的「六不四平」作一個引證。

組織結構

  前面「六不」是這樣一個結構:「六不」當中的前「五不」是就「自身因」來說的,就是念佛行者本人內心不要有這樣的想法,這是因,自身不要發生這樣的事;後面一條是「借他緣」,不是自己搞靈異,是借助別人的緣。所謂「通靈」,就是假借其他的靈體,而自己是一個靈媒的作用。所以,「六不」大分兩類:前五是「自身因」,後一是「借他緣」。不管是「自身因」,還是「借他緣」,都不可以貪圖靈異。

  前「五不」又分為兩類:前四個「不可」是約念佛來說的;第五個「不可」是念佛以外的,其他所有靈異境界也不可期盼。這是第二重分判。

  第三重分判,就念佛的四條原因來講,又分為兩種:一個是臨終,一個是平生。我們看得出來,第一條和第二條是關於臨終的,第三條和第四條是關於平生的。

  第一和第二條關於臨終的也有分別:第一條是關於自己的;第二條是關於他人的,為他人助念的時候也不盼望瑞相。

  第三條和第四條是關於平時的:第三條是關於修因的,修因不能夾雜觀想念佛;第四條是講得果的,果上也不盼望見佛見光。

  所以,我們這樣看就會發現,這六條的結構非常規整,大約可以分為六對:自他一對,因果一對,平生和臨終一對,聖道與淨土一對,佛法與外道一對,因緣一對。這六對,不論是於自於他、於因於果、於平生於臨終,不論是聖道還是淨土,不論是佛法還是外道,不論是講自身因還是講他人緣,方方面面徹徹底底都不應該追求靈異,都不可以行這樣的事,可以講是徹底打死,每個漏洞都堵住了,都不可以做。

 

 

釋義規則

  前面我們把「六不四平」的框架大約說了一下,下面我們分條解釋。

  每一條的解釋大分為兩科:一個是釋義,一個是破疑。

  釋義又分為三科:第一是文義,就是把文字解釋一下;第二是因由,為什麼不可以自期臨終瑞相,講原因、理由;第三是反證,既然不可以這樣做,那反過來應該怎麼做呢?

  解釋完之後是破疑,有人對此可能有疑惑。

  我們是大約這樣來分科。

 

一、不可自期臨終瑞相

(一)釋義

  先講文義。

  「不可」兩個字就是「不可以、禁止、杜絕」的意思。

  「自期」的「自」是自我,自己這麼想,也含有「自發、自願、自動、自然」等含義。自己這麼想,沒有別人逼迫。

  「期」是期盼、期許、預期,時間沒到的時候就事先盤算「我臨終應該有什麼樣的瑞相」。

  「臨終」就是臨命終,相對於平常的生命。一般認為這是人生升沉的關鍵,是上升還是沉淪,所謂「臨門一腳」。

  「瑞相」就是祥瑞的表相。瑞相就多了,「我要見光啊,見花啊,聞到妙香啊,聽到天樂啊,見到佛菩薩浩浩蕩蕩在虛空排列」,或者說「我臨死的時候能預知時至,站著走,坐著走,如入禪定,談笑風生;死了之後身體柔軟,面色紅潤。哎呀!我自己也能帶動一大批人」,一般人心中對這些都抱有過多的妄想。

  很多人都在盤算「我死的時候要怎麼死」,上人這裡的一句話給我們澆了涼水,「不可自期臨終瑞相」。上人的意思是,臨終有瑞相沒瑞相暫且不論,不談這些,或許有,或許沒有,有也好,沒有也好,重點是「不可自期」,就是不可自我期許。只要沒有自我期許,來了瑞相也不拒絕,沒有瑞相也隨佛往生,都是沒關係的。

  為什麼作這樣的誡止呢?我說五點。作為一個念佛人,如果心中對臨終作種種盤算,可能就有五點心態不正確。

  第一,可能心存驕慢,缺乏機深信。

  也許有人這樣期許、打算是可以的,但對我們來說,要有機深信。如果我們抱有這樣的想法,就是非分妄求,如同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像我們這樣罪業深重的人,碎屍萬段都是罪有應得,怎麼敢想「我臨終的時候要死得好,甚至給別人表法」,這就是過於驕慢了。我們的業障之深重,怎麼餓死、病死,對我們來說都是死有餘辜。這樣罪業深重的人,居然還在做春秋大夢,不瞭解自己的罪業多麼深重,還盼望自己死的時候有瑞相,那豈不是過於驕慢了嗎?

  這是第一條,就是跟自己的身分不相應,是自己這麼認為的。

  第二,可能對彌陀的救度也有誤會,對「平生業成」沒有領納和把握,這樣就是缺乏法深信。

  如果我們真正知道念佛一定往生,那麼現在我們在世間活著,就是已經得到往生的人,說實在話,也就是個活死屍而已。這個活死屍怎麼死,你怎麼為它打算呢?往生都已經得到了,至於怎麼個死法,不會在屍體上做文章,作種種盤算和經營。所以,念佛了,還要盤算死的時候怎麼個死法,這也是一種微細的偷心不死,不老實。最好現在就死得乾乾淨淨,那個死屍到時候是坐著、躺著,硬的、軟的,都不管它。

  所以,第二點可能是缺乏法深信。

  第三,有可能會偽作,就是造作得很。

  定了這個目標,作了這樣的盤算,內心這樣期許。所謂「期許」,就是「我到時候應該會這樣,我也要爭取這樣」。那怎麼辦呢?一定要努力,這樣就缺少至誠心。倒不是說你故意裝假,只是離開了彌陀的救度。

  我們的至誠心、真實心都是以佛為對境而發的,「阿彌陀佛真實救度我,我就一心仰憑他」,這樣就可以了。結果我們在彌陀救度之外另外造作,「我臨終要如何,表相如何」,這就是缺少至誠心。

  第四,或許存有諂曲之心。

  表面說的好,「我來表法,我要給別人看看,增加別人的信心」,其實是對世俗有諂媚,以悅人耳目。用不著這樣,我們不是要臨終表法,我們活到現在,天天都在表法,表什麼法?表罪惡凡夫稱念名號,現生就在彌陀的光明攝取之中,臨終自然往生。現在就活在彌陀的光明當中,很自由,很灑脫,老實念佛,一向念佛,內心很安定,很喜悅,這就是表法,不是臨死的時候搞一下給別人看。

  有人說「我平時表法,他們看不見啊,臨死搞一些天樂鳴空、天香妙幢的,不是大家都知道了?表法就很明顯嗎?」如果大家平時看到你,覺得你活得不一樣,具體哪裡不一樣也不知道,但是你很安穩,外面的世界這麼鬧騰,你都能活得很安穩,很安詳,很安樂,別人就會親近你,受到佛法的熏染,不受外相的迷惑,因為不是被外相吸引過來的。

  所以,表法有深有淺,有從教理上表法的,這是真正的表法;也有從事相上表法的,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表法的作用,只是我們不要偽作,不要事先預作期盼,到時候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

  第五,或許心有掛礙。

  如果心有掛礙的話,反而有礙於往生,因為沒有通身放下、徹底靠倒。你總想著自己臨終時要這樣做、那樣做,這樣念佛就不夠踏實。前面講「偽作」,每次念佛總有另外的小心思,打著小算盤,「我臨終要如何」,不是這樣的。應該怎樣呢?只管老實專念,好死、賴死都一任宿業和彌陀的安排,就是說「我臨終什麼死法,一概不打算,好死也行,賴死也行」。

  人臨終什麼死法,不是自己能盤算的,它取決於兩個方面。

  第一,自己的宿業。大家知道,玄奘大師去天竺取經,他的師父戒賢法師,那是高僧大德,他都有那樣的苦境。我們臨終到底會怎麼樣,宿業難以預料,所以打算又有什麼用呢?宿業不清楚。

  第二,我們念佛消除宿業,彌陀能善巧調化,他有不可思議的攝取光明,臨終接引到底怎麼樣,一任阿彌陀佛。相信阿彌陀佛比我們有智慧,比我們更慈悲,比我們更善巧,比我們更懂得怎樣表法度眾生,不需要我們想太多。所以,到底怎麼個死法,不管不顧,不聞不問。不管怎麼死,不掛礙,不關心,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只管念佛,這也叫「一向念佛」,這也叫「老實念佛」,這也叫「死盡偷心念佛」。

  就像我們開車,路很平順,車直接就開過去了;如果路上設了減速帶,車就需要減速。比如在學校門口,為了讓車減速,就有一條減速帶,開到那裡就要減速,然後小心翼翼地開過去,就不能很平順地一下正念直來,一瀉千里,不能很平順地開過去。

  關於臨終,如果心中有盤算,等於在平順的路上,在彌陀接引的本願大道上,自己另外設了一個小卡,設了一個路障,那樣就不順,甚至車被擋住,說不定還翻車,這是不安全的。不如現在就把地面的路障撤了,管他好死賴死,一切任憑阿彌陀佛,心中不掛礙,也不擔憂,也不關心這件事,這就等於把它撤了。不要自己另起一個心念,設一個障礙放在那裡。

破疑

  下面破疑,我列了四條。

  第一疑,有人懷疑說「我這樣的想法是從道理來說的,符合佛法的道理,什麼道理呢?自利利他。我臨終死得好,走得好,瑞相顯著,我自己得利益,看到、聽到的人不也得大利益嗎?讓他們對佛法有嚮往啊」。在前面五點因由當中已經說過了,這樣做可能不能自利,反而會給自己造成障礙,失去機法深信,最後還可能失去往生。既然不能自利,當然就不能利他,不能讓眾生從教理契入。

  第二疑,有人懷疑說「盼望死得好,這是人之常情嘛。再說,念佛人想往生淨土,當然希望走的時候有瑞相,怎麼說不可自期瑞相呢?」這裡上人說「不可自期臨終瑞相」,倒不是不近人情。要知道,人情要有正常的度。而且,學佛要得真實利益,有的時候還要打破常情,因為人之常情有時候會有格外的繫縛和障礙。

  如果僅僅是人之常情,比如有一個總體的希望,希望走的時候好一些,這個大家都可以理解,沒有哪個人希望走的時候非常差。如果僅僅是這樣,我覺得是可以的。

  但這裡要杜絕的是什麼呢?就是在人情之外,又格外加了東西。打個比喻,比如一般人都希望自己年輕,這是人之常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的人就不一樣了,他希望自己年輕,但是照照鏡子,發現不夠年輕,然後就去整容,這就沒必要了。你可以盼望年輕,但仍然是素顏對人,是很自然、很樸實的本來面貌,這樣就很好了。你因為這個就要違背自然規律,自己又去整容,那就不許,會造成麻煩,甚至引起困擾。

  所以,如果只是一般地說「我希望阿彌陀佛加持我,走的時候好一些」,這是可以的。但是,煞有介事地要爭取什麼樣的瑞相,那就不許。

  這是第二疑。

  第三疑,有人懷疑說「從古到今的往生傳記都盛談瑞相,你看《往生傳》裡的一些記載,不是都講臨終的時候有怎樣的瑞相嗎?我們看了很多啊」。是這樣的,但是傳記裡寫下來,目標是接引初機。因為初機之人,你說教理他很難信受,他沒有那個智慧,沒有那個宿善,所以需要通過一些事例來激發他的好樂。如果是上等根機,還是用教理來引導;教理引導不夠,等而下之的,就可以用《往生傳》來引導他。並不是以往生傳記作為標準,標準還是教理,傳記只是起到輔助功能,不能為主。

  既然寫傳記,就是要引導別人的。因為對教理方面,他沒有這個善根或者智慧,所以要靠一些事相來引導他,那就要記載一些常人看起來是瑞相的內容,才能打動他。所以,《往生傳》記載這些,可以講是投初機之所好。既然是投初機之所好,就有利有弊。如果通過這些外相的引導,能夠從教理上深入,這就是有利;如果迷於外相,不從佛法的教理入手,這就是有弊。所以,傳記不是標準,教理才是標準。

  再來,傳記是別人根據臨終人已發生的實際情況記載的,並不是事情還沒有發生時自己預先期盼的。傳記的目的在以瑞相導入教理,而不是讓人表面執著於瑞相。

  第四疑,他又懷疑了,「你說教理是標準,這就是教理講的,經教有據啊。比如《大經》第十九『臨終來迎願』,說『假令不與大眾圍繞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觀經》也是這麼說的,九品往生,每一品都說佛菩薩來迎接,佛怎麼安慰他,怎麼放光,臨終的人怎麼喜悅,這不也是瑞相嗎?《小經》也有,『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這不也是講臨終佛菩薩來迎的瑞相嗎?淨土三經都這麼說,祖師的著作裡也有不少,很多都說到臨終走得好,甚至自己也發願要見好相。比如《往生禮讚》(《聖教集》869頁)就說『願弟子等,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心不錯亂,心不失念;身心無諸苦痛,身心快樂,如入禪定;聖眾現前。乘佛本願,上品往生阿彌陀佛國』等等,這難道不是自期臨終瑞相嗎?」

  《大經》第十九願所講的內容,就是臨命終時佛與聖眾一定現前接引,它和這裡所講的「自期臨終瑞相」是不一樣的。

  第一,一個是佛許的,是佛的誓願許可、保證我們的;一個是行人自己想的。一個是佛許,一個是自期,兩者不一樣。

  第二,佛許的內容是確定的;自期是不確定的,「我希望臨死的時候有什麼瑞相」,這不一樣。

  第三,如果對佛的本願瞭解,就是一種任憑的心,而且是絕對有保證的;可是自期臨終瑞相,就有造作的心,自己要如何,不是任憑彌陀的誓願。

  第四,任憑彌陀的誓願,他的心是質直無偽的,就是「直心」;如果自己造作,心就諂曲,不一樣。

  第五,這是最重要的,佛所示的是臨終來迎,是實體,不是一種虛幻的現象。什麼叫「實體」?就是真實的本體,也就是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這是佛現前接引的根本保證。至於在相上,臨終之人自己見沒見到都不影響,有見沒見佛都必來迎。

  所以,往生之後到底是當下蓮花化生還是胎生,不是看他臨終的瑞相怎麼樣,而是看他有沒有完全仰憑阿彌陀佛。一向念佛,仰憑彌陀,這就是明信佛智,則蓮花化生;如果加了自己的造作行為,疑惑佛智,這樣即使往生,也是胎生。

  疑惑佛智的人也會有瑞相嗎?當然也會有,外道的人也有死得很好的。比如生到天界的人,他顯然沒有往生淨土,因為他的知見不是佛法的,而是外道的,但是他臨終也有瑞相。所以,瑞相不是標準。

  另外,《觀經》九品也是依據阿彌陀佛的來迎本願,所以它的內涵也跟前面說的一樣,不能拿來作為證據說是「自期臨終瑞相」。另外,這是佛說的,不是九品往生人自己期盼的,是佛宣說彌陀本願成就之後的功能作用。

  《小經》臨終佛聖來迎也一樣,都不是往生人自期臨終瑞相。

  《往生禮讚》869頁這段發願文內容很好,但是不要錯誤理解。

願弟子等,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心不錯亂,心不失念;身心無諸苦痛,身心快樂,如入禪定;聖眾現前。乘佛本願,上品往生阿彌陀佛國。

  「願弟子等,臨命終時」,這是發願,「願」也是一種期盼、期願,當然也是講自己,也是講臨終。但是,下面七句「心不顛倒,心不錯亂,心不失念;身心無諸苦痛,身心快樂,如入禪定;聖眾現前」,前三句講心;中間三句講身心,是合在一起說的;最後一句講聖眾現前。

  如果我們現在就自期臨終有怎樣的瑞相,而不是一向仰憑阿彌陀如來,隨順過去的宿業和彌陀的救度,這就已經顛倒了,心就已經錯亂了,而且也失去正念了,不在一向念佛上面,也不在一向歸順、一向歸投、一向任憑念佛的正念上面,夾雜了自己的私心見解。如果夾雜了私心見解的話,恐怕「身心無諸苦痛」就會很困難,因為沒有完全放下、任憑,心不調柔,心不隨順,這會增加障礙,所以希望身心無諸苦痛也會落空。

  「身心快樂」,只有像龍樹菩薩說的,如「水道乘船則樂」。水上乘船為什麼樂?因為完全是他力。所以,如果希望臨終身心無諸苦痛,身心快樂,反而要徹底放下一切。我們前面說了,不要自己設一個障礙。假如我們完全隨順彌陀都不能臨終身心無苦的話,如果再夾雜自力,那不是更造成違緣了嗎?

  另外,這是一個總體的願望,要達成這個願望,後面說明「乘佛本願」,這就交代出願的實體,就是「乘佛本願」。

  第七句講「聖眾現前」,這就是第十九「臨終來迎願」給予我們的保證。也就是說,前面七句都是隨順、仰憑阿彌陀佛的本願,其中,「聖眾現前」是所乘的依憑;前六句「心不顛倒,心不錯亂,心不失念;身心無諸苦痛,身心快樂,如入禪定」,這是從行者這邊,從能乘者的身心狀況來說的。

  「上品往生阿彌陀佛國」,以念佛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往生為上,以雜行為下,所謂「萬行俱迴皆得往,念佛一行最為尊。迴生雜善恐力弱,無過一日七日念」。

  好,第一條我們解釋得稍微詳盡一點。接下來幾條,大略也可以按照第一條的框架來理解。

 

二、不可期盼助念瑞相

  這一句跟前面也有關聯。前一句是自念,這一句可能有兩種情形。

  第一,有的人念佛,對臨終瑞相抱有強烈的執著,他認為自己可能達不到,自念難以有瑞相,所以轉而期盼別人為自己助念的時候會有瑞相。這也不要打妄想了,還是一樣的,我們要押寶,還是完全仰憑阿彌陀佛,不是押寶在助念人的身上,「誰來幫我助念?然後我有瑞相」。理由在前面第一條裡說過了,這也算是自期臨終瑞相的一個局部。

  第二,當我們為別人助念的時候,有的人專門成立了助念團,這個發心非常好,成立助念團,以此作為他的招牌。那麼,給別人助念的時候,他心裡就有一種想法,「盼望被助念者有瑞相,有瑞相就會增加我的信心,讓我的招牌更亮,說明我助念有證驗。同時,有瑞相也能利益家親眷屬」,其實也不必這樣。

  我們助念的時候,貴在什麼呢?不是臨終的時候現什麼瑞相,只貴在老實、虔誠、專注地念佛,這最重要。當然,也可以加一些善巧安慰。如果被助念者有這樣的善根福德,有這樣的宿業,能夠隨順彌陀的誓願,他自然會有好相,至少會平安落氣,安詳去世。即使不現好相,我們助念的人保持老實、專注、虔誠地念佛,也一定有不可思議的利益。

  所以,助念者的心思不要放在有好的瑞相方面,而要放在實實在在、虔敬專注地幫他念佛上面,這是根本。一切交給阿彌陀佛,在這種情況下,佛力自然會發揮不可思議的作用。

  至於臨終者到底會不會有瑞相,這一切都不考慮,也不要貿然地為他的家屬打包票。當然,這也要看場合。家屬總是希望亡者走得好,這會安慰家屬的心,善於安慰就行了,未必打包票說一定怎麼樣,因為有幾點:

  第一,宿業難知。臨終者的宿業到底怎麼樣,我們不知道。

  第二,死法不定。他臨終是什麼死法,我們不清楚。

  第三,他心難知。臨終者自己的心態怎麼樣,他願不願意隨佛往生,我們都不清楚。

  第四,大願業力難思議。臨終者的具體狀況,他的過去、現在、未來,我們都不清楚,阿彌陀佛的願力我們也不清楚,所以在這中間我們就是局外人。往生畢竟是臨終者的事,是他跟阿彌陀佛之間的事,我們頂多是一個介紹者,是旁邊做媒的,我們畢竟不是當事人,我們是局外人。對阿彌陀佛那邊,我們瞭解多少?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不思議,我們根本就不清楚,阿彌陀佛會怎麼接引、怎麼救度,亡者是怎樣的走法,我們都不知道。那麼,臨終者過去的業力、現在的心念、臨終的死法,這些我們清楚嗎?我們也不清楚。所以,我們貿然地說東說西,顯然是不合時宜的。

  我們所清楚的,就是根據淨土三部經、阿彌陀佛的誓願和淨土宗的教理,如果我們這樣善巧安慰,助其念佛,老實,虔敬,專注,一定會有大利益,這一點是我們知道的。知道多少就說多少,不要說過頭話。這不代表對阿彌陀佛沒有信心,反而是對法的尊重,對彌陀的隨順和依憑。

  如果抱了一種心思,為別人助念的時候一定要見好相,見瑞相,這恐怕會起壞作用。因為心有旁騖,一邊念佛一邊用眼睛偷偷地瞧,盤心思,「到時候如果沒瑞相,我這臉往哪放啊?我在當地也是挺有面子的,大家都對我挺尊重的,萬一這次砸了場子,那我將來說話就不響了啊」。特別是第一次助念,一邊助念一邊心裡忐忑,以這種心情能把事情做好嗎?

  往生是阿彌陀佛的事,走得好不好,有面子也是佛的,沒面子也是佛的。所以,抱有忐忑的心,一方面是對佛信靠不過,另一方面還想在這裡攔截一下,邀一點功,「好像是我的功勞」,這也是不老實的心,也是缺少隨順和任憑的心,所以心裡才不踏實。這樣,打自己的小算盤,心裡當然就有掛礙,心掛兩頭,念佛也不專注,也可以講對亡人不尊重,效果就會打折扣。所以,不管這些,只管坐在那裡老實念佛。

  其實,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講,走的人怎麼樣我倒不清楚,我覺得助念的人如果念得很安定,很法喜,走的人一定很好。我參加助念的機會並不多,但每次助念的時候,我幾乎都忘記了旁邊的亡人,只管自己念,念了覺得很好,我就感覺對亡人是有幫助的。

  如果心裡過於掛礙,難免會有造作。我聽到有些人臨終助念,那是不太如法的,在那裡虔誠地磕頭,跪求阿彌陀佛一定要顯現一個瑞相,讓亡者走得好,還擺出划船的姿勢。這些就太不自然了,造作得太多了。不需要這樣。

  如果走得稍微好一點,就開始誇耀了,「你看,我們來助念,效果怎麼樣?」這就是貪功,把阿彌陀佛的功德貪到自己頭上。

  如果沒達到自己的預期目標,難免會沮喪,甚至下次別人請他助念,他就不敢去了,「萬一我去了弄不好,多丟面子啊」,到底是你的面子重大還是亡人的利益重大,還是阿彌陀佛的誓願救度重大?

  甚至因為瑞相不如所期而疑惑佛智,「這好像……」,嘴上不說,心裡起疑惑。所以,今天就把這個說破:不可期盼助念瑞相。

  當然,這不代表助念一定沒有瑞相,也可能會有,也可能沒有。其實助念的時候,助念的人坐在那裡,老老實實、穩穩定定、安心定意、一聲一聲地稱名,這就是最大的瑞相。

  一般人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唸一聲佛嘛」。要知道,在娑婆世界,我們這樣的罪業凡夫,身口意都是罪業,口中居然稱念出十方諸佛所稱讚的阿彌陀如來的名號,而且是隨順阿彌陀佛的本願,這可以講是法界最大的瑞相。凡夫覺得無所謂,但是諸佛看見這個稱念佛名的人,都說這是「人中芬陀利華」,有什麼瑞相比「人中芬陀利華」更加祥瑞呢?

  所以,口稱佛名是一切瑞相的根本——根本的來源,根本的瑞相,瑞相之體。至於其他的,身體柔軟啊,面色紅潤啊,走得好啊,那些只不過是枝末之事。得其本必得其末。現在放棄根本去追求枝末,這就是本末倒置。所以,還是回歸到名號本身,回歸到稱念的本位,回歸到阿彌陀佛的誓願,隨順,任憑,一向念佛,其餘一概不談。

  

三、不可夾雜觀想念佛

  這也經常被人問,「師父,我念佛的時候加觀想怎麼樣啊?觀想阿彌陀佛的光明像牛奶一樣從我頭頂澆灌下來,灌注到我的身心,或者根據十三觀來觀」。這裡上人非常慈悲,直接說不可以這樣。念佛就單純、單調、單一地念佛,就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有人也有疑問,「《觀經》講的十六觀,後面三觀(第十四、十五、十六觀)就不說了,前面十三定觀講的就是觀想念佛,怎麼說不可夾雜觀想呢?我們不是不可夾雜,我們是沒那個本事,觀不來,有本事我們肯定夾雜」,很多人會有這樣的想法。

  另外又有疑問,「善導大師立五種正行,觀察正行就是其中一種;天親菩薩《往生論》裡的五念門,觀察門也是其中一門。所以,不論是經論還是祖師的著作,都列了觀想念佛,怎麼這裡不許觀想呢?道理在哪裡?」

  道理就是,這是隨我們的根機,正因為我們是不堪之機,是不堪行觀想之人,怕我們受傷,所以這裡誡止說「不可夾雜觀想念佛」。非我們能力所及的,一定要強行去做,就可能會受傷害。就像小孩挑不動重擔,只能挑三十斤,如果給他一百斤,他一定要挑,腰不就壓壞了嗎?

  《聖教集》858頁,《往生禮讚》引用《文殊般若經》說:

明一行三昧,唯勸獨處空閒,捨諸亂意,繫心一佛,不觀相貌,專稱名字;即於念中,得見彼阿彌陀佛及一切佛等。

  叫我們不觀相貌,不夾雜,專稱名字,這叫「一行三昧」。

問曰:何故不令作觀,直遣專稱名字者,有何意也?

  為什麼不讓我們作觀,而是直接專稱名字呢?

答曰:乃由眾生障重,境細心粗,識颺神飛,觀難成就也。是以大聖悲憐,直勸專稱名字,正由稱名易故,相續即生。

  「眾生」就是指我等。我們的業障太深重了,障礙重重。

  「境細心粗」,如果一定要觀想念佛,西方極樂世界的依正二報莊嚴是非常微妙、微細的,而我們的心非常陋劣、粗獷,這樣觀就不能成。

  「識颺神飛」,我們的心粗到什麼程度?飄忽不定,動盪不安。想想我們的心,不都是這樣嗎?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要觀,就會出問題。

  「大聖」就是佛。佛慈悲、憐憫我們,說「算了,這對你太難了」,所以直接勸我們「只要專稱阿彌陀佛名號就行了」。稱名容易,簡單,而且隨順阿彌陀佛的本願,只要相續稱名,「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就決定往生。

  這樣稱名,雖然沒作觀想的功夫,但其實觀想的功德都在稱名當中,這也是《觀經》的意趣。

  《觀經》有兩種三昧,先開觀佛三昧,然後由觀佛三昧導入念佛三昧。十六觀是這樣的:前面十三觀是定觀,其中第十二觀「普觀」作自往生想,就是說,觀的目的還是要得往生;但是後面第十三觀就說了,前面所觀的那些境界太微細,太殊勝,太大,而凡夫的心太小,觀不成。

  這裡大家可能會有疑問,「剛才說『境細心粗』,境是細的,心是大的;這裡第十三觀又說『無量壽佛身量無邊,非是凡夫心力所及』,是境大心小」。這兩點並不矛盾,一個是講它的微細、微妙,一個是講它的量大,我們凡夫不論在哪方面都跟它不相應。所以,第十三觀就說「非是凡夫心力所及」,轉過來讓他作雜觀,雜觀是觀小的,觀丈六金像在池水之上。

  所以,《觀經》就是這樣的,難的不行,就做容易的。先說「你看,叫你觀」,這是考考我們,我們說「不行」,「好,那轉過來,作小觀」;小觀也觀不成,雜想觀我們觀得了嗎?觀不了怎麼辦?定觀修不成,就修散善,這樣才轉到九品;九品散善裡,先給出大的來考驗我們,「大乘善行不行?」不行;「小乘善呢?」小乘善也不行;「世間善呢?」連世間善也做不到,這才講念佛,所以下品講念佛。

  所以我們就知道,定善也好,散善也好,十三定觀也好,三福九品也好,都是拿來檢驗我們的,是調機的方便。那麼,真實救度之法,普救定散二善、九品凡夫的是什麼呢?念佛,所以下品說出念佛。所以,善導大師才解釋說「此經定散文中,唯標專念名號得生」,等到最後翻出底牌才知道,原來說定善、散善,目的是講念佛往生。

  所以,定善文這麼說,散善文也指向這裡。定善文中,第九「真身觀」觀成了,見彌陀光明唯攝念佛眾生而不捨。九品散善,三福當中,上上品說了修行六念,這六念就是以念佛為主。

  五念門裡講的觀察門,曇鸞大師說「起觀生信」,其實跟我們所想的觀想念佛是不一樣的。整部《往生論》裡沒有一句話教我們怎麼觀想,也就是能觀的做法,只是說所觀的依正二報功德莊嚴之相。所以,這個觀不是教我們修定觀,而是「觀佛本願力,遇無空過者,能令速滿足,功德大寶海」、「觀彼世界相,勝過三界道」。這種「觀」就是一種「了知」,我們聽到了,相信了,這就是「觀」。我們知道阿彌陀佛的依正二報、一切莊嚴都是阿彌陀佛願心成就,是本願所成就,只要我們隨順彌陀本願,稱名必定往生,這就達到了觀的目的,叫「起觀生信」。

  所以,這裡的「觀」其實跟「聞」的內涵是一樣的。通過講《觀經》,或者講極樂依正二報莊嚴,讓我們聽聞而起欣慕好求之心,這就是觀察門。

  五種正行當中的觀察正行,用意也在於此,就是由觀察助業進入稱名正定業,所以觀察稱為「助業」。

  當然,如果是上等根機,心能入禪定,所謂「定即息慮以凝心」。善導大師本身也證悟了兩種三昧,即觀佛三昧、念佛三昧。有的人也喜歡用定心觀佛。以我等根機,自視下劣,正是阿彌陀佛本願所憐憫之人,我們直接一向念佛就可以了,守愚念佛,不要再去作怪。

  我等下劣障重的根機,如果一定要強行作觀,既不瞭解自己根機的分限,也不瞭解佛願是為了我等下機而發,這就是不明教理。再加上一種躁妄心,想要達到什麼樣的成就,要作一種艱難的修行,這樣很可能起魔事,最後著魔發狂,或者是起一種幻象,不是正境界,沒有乘上彌陀的本願,最終會障礙往生,這就損失太大了。

  而且,也是根本不瞭解《觀經》所講之觀,所謂「無量壽觀經」,「無量壽觀」是什麼觀?並不是靠我們自己做到觀想,前面已經解釋了,就是「起觀生信」,觀知、瞭解就可以了。這樣的「觀」,誰都修得來,通過聽聞淨土三經,瞭解淨土的依正二報莊嚴,知道這是彌陀願心成就,為我等成就,白白地免費送給我們,都在六字名號當中,但只稱念,光明攝取,決定往生,而一向任憑,「觀」就在當中了。(待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