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文集

  1. 關於《阿彌陀經》的「執持名號」
  2. 譯經史
  3. 讀《淨土教概論》札記一則
  4. 向死而生的淨土法門
  5. 試析《觀經疏》「化前序」
  6. 曇鸞道綽樹淨土宗萬世不拔之基
  7. 曇鸞與道綽
  8. 量子力學證實:彌陀淨土真存在
  9. 淨土泛論
  10. 淨土感言
  11. 淨土教思想信仰的特徵
  12. 試論道綽時教相應的淨土判教理論
  13. 善導淨土思想特點與稱名念佛法門的流行
  14. 略論善導往生淨土的境界──「報土論」
  15. 善導念佛思想的基本內涵
  16. 善導教學與宋代淨土教──特別以對天台宗的影響為中心
  17. 宋代以後的淨土教與善導
  18. 中國淨土教之時代區分
  19. 論曇鸞的淨土思想
  20. 論《安樂集》的淨土思想
  21. 道綽淨土思想研究
  22. 日本淨土宗的判教論和中國祖師觀
  23. 道綽、善導與唐代淨土宗
  24. 淨土宗十五祖之新判
  25. 玄中寺在中國淨土宗史上地位的再檢討
  26. 玄中寺與中日佛教文化交流
  27. 淨宗二祖道綽和《安樂集》
  28. 「凡入報土」辨正──《安樂集》研學劄記之四
  29. 稱名本願探意——《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三
  30. 「聖道與淨土」辨析——《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二
  31. 「約時被機」解讀——《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一
  32. 再讀《往生論註》
  33. 曇鸞在淨土宗史上的地位
  34. 近代確立蓮宗十三位祖師的過程及其釋疑
  35. 玄中寺——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黃金紐帶
  36. 穿越千年,為師作證
  37. 論善導大師的佛學思想與淨土宗的教義特徵
  38. 道綽《安樂集》的淨土思想
  39. 離業力自然入無為自然之捷徑
  40. 純正的淨土法門能使十方眾生大安心原由之探討
  41. 曇鸞大師
  42. 淨土高僧曇鸞法師的風範
  43. 論淨土宗的成立及其實際創始人的確立
  44. 慧遠與善導之念佛
  45. 辨析信願稱名求生淨土是否為「儜弱怯劣」?
  46. 曇鸞、道綽、善導三大師的淨土學說
  47. 中國淨土理論的開山者曇鸞
  48. 善導淨土思想之特色
  49. 淨土祖師曇鸞與念佛法門
  50. 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
  51. 淨土宗的域外淵源與長安立宗及其後世傳承
  52. 日本淨土宗簡介
  53. 論淨土宗的四大特色
  54. 「人以致用.學以致用」——談談教理研究
  55. 善導「要弘二門判」辨析── 要弘二門是偽命題嗎?
  56. 自家寶藏 失而復得
  57. 鑒真大師淨土信仰探微
  58. 玄中寺與淨土宗
  59. 善導大師及其淨土思想
  60. 道綽《安樂集》探略
  61. 不測之人與不測之《註》
  62. 曇鸞大師歷史地位再探討
  63. 中國人口頭心頭的阿彌陀
淨土宗
淨土文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淨土文庫 > 淨土宗文集
top

淨土宗文集

稱名本願探意——《安樂集》研學劄記之三

馮巧英

 

       道綽大師依聖道與淨土的判教理論,取意《大經》,提出淨土法門以信佛本願為宗(旨),強調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之「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這其中有二要:一曰信,二曰念。

 

       大師就發心誠信論證道:《大經》云:「凡欲往生淨土,要須發菩提心為源。」云何?菩提者,乃是無上佛道之名也。若欲發心做佛者,此心廣大,遍周法界;此心究竟,等若虛空;此心長遠,盡未來際;此心普備,離二乘障。若能一發此心,傾無始生死有淪,所有功德回向菩提,皆能遠詣佛果,無有失滅。菩提心是一切正願之始,發起此心勤修精進,便得速成無上菩提。道綽援述《往生論註》言:今言發菩提心者,即是願作佛心;願作佛心者,即是度眾生心;度眾生心者,即攝取眾生生有佛國土心。今既願生淨土,故先須發菩提心也。發心願生阿彌陀佛淨土,依靠什麼?道綽上承曇鸞大師意,強調依佛本願力:凡是生彼淨土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皆緣阿彌陀如來本願力故。何以言之?若非佛力,四十八願便是徒設。

 

       大師明示那些心存疑惑的人:一切萬法,皆有自力他力,自攝他攝,千開萬閉,無量無邊。汝豈得以有礙之識,疑彼無礙之法乎!又五不思議中,佛法最不可思議。汝以三界繫業為重,疑彼少時念佛為輕,不得往生安樂國,入正定聚者,是事不然。他舉了百年積薪由豆大火種半日燒盡、瘸子一日千里(乘坐帆船)等七件事說明事有不可思議,非常情所能度量。大師以此說明世上有不可思議之事,佛智更是不可思議,他說:諸佛如來有不可思議智,大乘廣智,無等無倫最上勝智。不可思議智力者:能以少作多,以多作少;以近為遠,以遠為近;以輕為重,以重為輕。有如是等智,無量無邊不可思議。

 

       佛力如此不可思議,「一念稱阿彌陀佛,即能除卻八十億劫生死之罪。一念即爾,況修常念。」大師依《觀佛三昧經》轉述釋迦佛告父王的話:「一切眾生在生死中,念佛之心亦復如是。但能繫念不止,定生佛前。一得往生,即能改變一切諸惡,成大慈悲,如彼香樹改依蘭林。」

 

       因此,大師曉喻:「據此經宗,及餘大乘諸部,凡聖修入,多明念佛三昧以為要門。」大師所處的是大乘佛教興盛時代,各宗法匠大多以禪觀為殊勝的修行,以觀佛相好解釋《觀經》。大師在《安樂集》中說的「念佛三昧」實際包括「念佛毫相」、「念佛相好」的觀想念佛,「念佛法身」,「念佛神力」、「念佛智慧」、「念佛本願」等實相念佛內容,當然主要是持名念佛。這時還是「念觀未分」,「念觀合論」。直到他的弟子善導大師才「廢觀立念」,標舉「念佛為宗」。

 

       中國人重實證,行事希望能明顯見效。大師著力弘傳念佛法門時,多數論證都涉及念佛三昧的利益,旁徵博引,內容豐富,試歸納為以下五點:首先,當然是得生淨土;其二,能除一切障;其三,具四攝六度;其四,能延年益壽;其五,能蒙始終兩益。中國人重視見證了的事,重視主動的精神享受,對虛無縹緲的來世天國,對超越現實的神只是「祭神如神在」而已。魏晉南北朝時大量出現最具想像的誌怪筆記,如作為代表的《搜神記》、《拾遺記》、《續齊諧記》等作品中,我們只是見到張惶鬼神,稱道靈異,沒有一篇談論天上世界。那麼,為什麼東晉慧遠大師、北魏曇鸞,至道綽弘揚的,憑仗阿彌陀佛願力,行念佛三昧往生西方極樂淨土,就被中國人接受了呢?論者多說因他「簡單易行」這自然是理由之一,但僅只簡單,並不足以攝服中國人心,他還有更深的意義在。

 

       中國人重經驗,但對命運卻深信不疑。至少在春秋時代,人們對「命」就沒有懷疑過。孔子不談「怪、力、亂、神」但屢屢說命,「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莊子說「知不可奈何,安之若命」。漢代揚雄:「命者天之命也,非人為也。」因此「命不可避」。令人深思的是東漢王充,多年來被稱為「唯物主義思想家」,他反對五行讖緯的陰陽災異說,反對鬼神說,但卻相信命,他說:「命,吉凶之主也。自然之道,適偶之數,非有他氣旁物壓勝感動使之然也。」以至說:「凡人遇偶及遭累害,皆由命也。」至於「盡人事,聽天命,」民間相信各種各樣的「命定」,至今在社會上有廣泛影響。因此,我們曾被認為是宿命論的民族。宿命論本質上是人生的無奈,是消極的,它導致逆來順受的態度,以至於導致遲鈍和懶散。當然,自周代以來的宗法制度造成社會等級森嚴,不可逾越。兩漢門閥世族使等級社會更進一步。到曹魏時發展到朝廷實行「九品官人法」,也叫「九品中正制」,結果整個社會形成「下品無高門,上品無賤族」,人一生下來就註定了一生的生活道路,才能再高,品德再好也難以改變社會地位,這就是信「命」的根本原因。

 

       到曇鸞和道綽的時代情況發生了根本變化。少數民族占居中原,北方出現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民族大融合,原有的士族或走或死,北魏孝文帝時曾下令重新「定四海士族」,社會等級出現大分化、大改組。道綽上承曇鸞,依佛經典,宣導靠個人勤修精進就可以往生西方極樂淨土。「若有眾生,縱令一生造惡,臨命終時,十念相續,稱我名字;若不生者,不取正覺。」豈不是對「信命」的大衝擊。他是社會等級重組時代的心理折射,是調動人生信念的動力。《安樂集》等早期淨土信仰的理論價值,有待我們重新認識。

 

       對於西方極樂淨土,多年被儒者詬病為「幻想」,是「誘惑」、誤導。深思之後,且不說西方聖西門、傅立葉的空想社會主義。就說中國儒家「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的「大同」思想社會,我們在哪個朝代見過?淨土三經給我們詳細地描繪了極樂淨土的林林總總,這個國土有三個顯著的特點:清淨、平等、自由。在《觀經》和《無量壽經》中有詳盡描述,不再贅述。對此有什麼人不嚮往之。難道不也是淨土思想家企望救世濟人胸懷的表現嗎!為什麼只因為他是宗教的就厚責不已?

 

       至於念佛三昧對中國士庶的吸引力,也值得我們深入探討。首先,在道綽之前,淨土信仰的全部內容都是死後得益。阿彌陀佛救度眾生是在眾生死後往生淨土,出離三界,超脫輪迴。道綽大師在《安樂集》中,則於死後得益之外,加進了現世得益的內容。他認為念佛功德甚多,有益於修行者現世除過去、未來一切諸障,還可以延年益壽。體現了今世與來世,此岸與彼岸溝通的思想。這些都符合中國民眾傳統心理需求。

 

       其次,《安樂集》裏所說「念佛三昧」,包括了觀想念佛、實相念佛和持名念佛。觀想念佛是一種形象思維,可能因各人修養、見識而異。而稱名念佛,道綽繼承了曇鸞大師的「廣略相入」原理,認為稱名念佛,念念相續,到了念而不念,不念而念,「能」念佛的「我」和被「我」所念的佛,融于一心,「能我雙忘」,真心顯露之時,虛空粉碎,大地平沉,當前一念心性,與佛心融合為一,而悟解淨土莊嚴妙相,得實相之清淨。這是一種主動的精神享受。這大約是古代許多大智大慧者歸心淨土念佛的又一原因吧。

(轉載自《淨土雜誌》)

分享到
中華淨土宗協會
淨土宗文教基金會

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
電話:02-2758-0689
傳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