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宗
净土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净土文库 > 净土宗文集
top

净土宗文集

淨土宗文集

  1. 中国人口头心头的阿弥陀
  2. 昙鸾大师历史地位再探讨
  3. 不测之人与不测之《注》
  4. 道绰《安乐集》探略
  5. 善导大师及其净土思想
  6. 玄中寺与净土宗
  7. 鉴真大师净土信仰探微
  8. 自家宝藏 失而复得
  9. 善导「要弘二门判」辨析── 要弘二门是伪命题吗?
  10. 「人以致用.学以致用」——谈谈教理研究
  11. 论净土宗的四大特色
  12. 日本净土宗简介
  13. 净土宗的域外渊源与长安立宗及其後世传承
  14. 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
  15. 净土祖师昙鸾与念佛法门
  16. 善导净土思想之特色
  17. 中国净土理论的开山者昙鸾
  18. 昙鸾、道绰、善导三大师的净土学说
  19. 辨析信愿称名求生净土是否为「儜弱怯劣」?
  20. 慧远与善导之念佛
  21. 论净土宗的成立及其实际创始人的确立
  22. 净土高僧昙鸾法师的风范
  23. 昙鸾大师
  24. 纯正的净土法门能使十方众生大安心原由之探讨
  25. 离业力自然入无为自然之捷径
  26. 道绰《安乐集》的净土思想
  27. 论善导大师的佛学思想与净土宗的教义特徵
  28. 穿越千年,为师作证
  29. 玄中寺——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黄金纽带
  30. 近代确立莲宗十三位祖师的过程及其释疑
  31. 昙鸾在净土宗史上的地位
  32. 再读《往生论注》
  33. 「约时被机」解读——《安乐集》研学劄记之一
  34. 「圣道与净土」辨析——《安乐集》研学劄记之二
  35. 称名本愿探意——《安乐集》研学劄记之三
  36. 「凡入报土」辨正──《安乐集》研学劄记之四
  37. 净宗二祖道绰和《安乐集》
  38. 玄中寺与中日佛教文化交流
  39. 玄中寺在中国净土宗史上地位的再检讨
  40. 净土宗十五祖之新判
  41. 道绰、善导与唐代净土宗
  42. 日本净土宗的判教论和中国祖师观
  43. 道绰净土思想研究
  44. 论《安乐集》的净土思想
  45. 论昙鸾的净土思想
  46. 中国净土教之时代区分
  47. 宋代以後的净土教与善导
  48. 善导教学与宋代净土教──特别以对天台宗的影响为中心
  49. 善导念佛思想的基本内涵
  50. 略论善导往生净土的境界──「报土论」
  51. 善导净土思想特点与称名念佛法门的流行
  52. 试论道绰时教相应的净土判教理论
  53. 净土教思想信仰的特徵
  54. 净土感言
  55. 净土泛论
  56. 量子力学证实:弥陀净土真存在
  57. 昙鸾与道绰
  58. 昙鸾道绰树净土宗万世不拔之基
  59. 试析《观经疏》「化前序」

昙鸾与道绰

演培法师

  自莲宗第一祖慧远大师至近代印光大师,共列为莲宗十三祖,这差不多是每个净土行者都知道的。此外尚有昙鸾、道绰二大师,不特对於净土竭力弘扬,而且对於净土有特别贡献,但均不在莲宗诸祖之内,这很使人有点不大理解。依现在的莲宗十三租看,长安光明善导为第二祖,但是他的思想,乃直承於道绰、昙鸾,而不是源於初祖慧远。因善导的老师是道绰,道绰的老师是昙鸾,至昙鸾的受法,来自菩提流支,这才真正是一脉相承的。如善导所主张的由佛本愿力而得往生,所往生的净土是报土非化土,与远公说的由各自业力生於粗妙的化土,彼此间的思想,有着很大的不同。况且弘通他力的念佛法门,是起於东魏的昙鸾,而大成净土宗的又是北齐的道绰呢!所以我想对这两位净宗大德,来向诸位作一简单的介绍。

  慧远大师是於东晋义熙十二年(西元四一六)生西的,昙鸾大师则於後魏孝文帝承明元年(西元四七六)生於雁门,其间刚好有六十年的相隔。昙鸾年在十五岁的时侯,就发心出了家,而且对於内典外籍都有过研究,特别对於中、百、十二门、大智度的四论以及佛性论,有更深的心得。大藏中的《大集经》,是诠理至深的重要经典,师发心为之注解,那知刚刚完成一半,突然身染疾病,不能继绩执笔。想到生命的无常,大业的难成,认为欲成一件大事,非得长生不可,於是就想先去学仙,希望从仙术中,得到了长生不老後,再回头来弘扬佛教。时江南有名陶弘景者,精於道术,南北学者,从其学仙的很多,昙鸾也就到句容山去拜访他,从他那儿得仙经十卷,於是就回到北方去想实际修习。路经洛阳,遇到刚由北天竺来游华夏的菩提流支,谈及佛法,便这样的问道:「佛法中有没有比中国道家仙经所说更胜的长生不老法呢?」菩提流支听他这样问,知他对於佛法的认识还有一些隔碍,乃开示他说:「中国道家所说的长生法,实在没有什麽稀奇的,因为依照他去学,虽说可以获得长生,但不能说永远不死,总还在生死轮回中打转,并没有真正解决生死问题。如欲眞正泯绝生死流转,唯有依於佛法去行。现在我有一部《观无量寿经》授给你,你如能够依照这个去修习,那你一定可以得到生死解脱!」昙鸾听了流支这番开示,就将所得的仙经焚毁,从此专修净土法门,对於净土有了深刻的认识。着有《往生论注》《略论安乐净土义》《赞阿弥陀佛偈》等。竭力弘通他力念佛的法门,自行化他,流化弥广。

  谁都知道,龙树着有《十住毘婆沙论》,於中说有难行与易行的二道。如说:「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陆道步行则苦,水道乘船则乐。菩萨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进,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地者。」勤行精进,是难行道,如陆道步行;方便易行,是易行道,如水道乘船。昙鸾大师依於此说,在《往生论注》中,建立难行易行的二道,并以之判释如来的一代敎法。据他的意思说:「在这无佛出世的娑婆国土,勤行精进的修道,希望证入圣果,那是很困难的,因此为难行道;假使以信佛的因缘,愿生净土,如念阿弥陀佛,往生极乐国土,於彼土证圣果,是即为易行道。」所以他对如来的敎法,就作这样的分判。宣说净土的法门,以所依的净土经敎,为易行道;宣说其他的法门,以其他的一切敎法,为难行道。至是净土宗的教判,乃大体确定。同时,据此分判,我们知道,讲到修行,唯有净土法门,是方便中的方便,直接中的直接,简单中的最简单,易行中的最易行,人人可行,人人可证,乃至一称佛名,一念回向,都可得以往生,在大乘佛教中,实为特开生面的一宗。但倡导此说的,在我国是昙鸾而不是远公。由此知道,昙鸾对於净土宗实有极大的贡献!    

  昙鸾既这样倡说净土法门,那他自己的虔修,当然是不用说的了。所以在他临终时,有种种的瑞相现前。如说:「是时道俗同闻管弦丝竹之声,由西而来,由西而隐。」因此证知他是往生西方的一个净土行者。当他预知将离娑婆而登极乐前,曾召集他的弟子,予以恳切的教诫说:「 四生役役,其止无日。地狱诸苦,不可以不惧,九品净业,不可以不修!」我觉得这几句话,确值得每个行人的警惕。试想一下看:对於地狱诸苦不惧,对於九品净业不修,怎能称为净土行者?又怎能高登莲品?今之念佛者,对於昙鸾大师临终的开示,实应深切体会一番。

  如上所说,可知持名念佛往生净土之说,是北方昙鸾所特别举倡,但绍承其学而予以弘扬者,则是唐初道绰大师。道绰出世於昙鸾寂後二十年,其後虽为专修净土的行者,但其初确是一个涅盘宗的学者。不但特精《大涅盘经》,且曾讲说二十四遍。到隋大业五年,年四十八,始入净土门。他之舍涅盘而入净土,其经过是这样的:有的时候,他常住汶水石壁的玄中寺,这寺虽不是昙鸾往生的道场,却是昙鸾所建立的,所以寺中有昙鸾的碑文,叙说他生前如何专修净业,临终又具有怎样的瑞相。道绰看了,深受感动,因而从此坐常面西,稍为有点余暇,就口诵弥陀不辍。到了唐贞观间,为了化导有缘的道俗,先後讲《观无量寿经》将二百遍,专以净土法门,导悟自他。传说:「劝人念弥陀佛名,或用麻豆等物而为数量,每一称名便度一粒,如率之,乃积数百万斛者。」至於他自己,更是精进不已。传说:「口诵弥陀,日以七万为限声声相注,弘於净业。」有时领导大家一同念佛,「人各掐珠,口同佛号,每时散席,响弥林谷。」这真是所谓佛声宣於山野,圣号彻於天际了!

  道绰大师这样的专修净业,其思想理论的背景是什麽呢?如欲知道这点,唯有从他所着的《安乐集》去探求。《安乐集》在净土宗来说,确是一部极重要的论书,每个净土行人,都应该一读。读了此书,不但可以强化自己对於净土的信心,就是对於净土不同的思想,亦可得一比较了解。如《安乐集》的开头说:「此《安乐集》一部之内,总有十二大门,皆引经论证明,劝信求往。」以是知道本书对於念佛求生者的重要。虽说全书总有十二大门,但真正的主要意义,实不出於三点:「一、为摧破异见邪执;二、为对破诸师谬解;三、为开示末世要路。」因此,我想针对这三点,略为分别如下,以使大家对於本书有个概念的认识,从而窥知道绰大师中心思想之所在。

  首先要知道的,就是当道绰出世的那时,正是我国禅者渐兴,摄论盛行的时候,而此两大宗学,对於往生净土之说,都另有他一番见解,与专宗净土者所说,仗弥陀愿力,十念即得往生的思想,大有出入。如摄论释家,认为唯由发愿而得往生西方,乃为「别时意说」,不是真的立刻就可成就,是说我们现在如能多多念佛,将来必有得果的时候,所以说:「临终十念,但得作往生因,未即得生。」什麽道理?如做生意,初以一元为本,次第积成万元。当知这「一本万利」,绝不是一日所得,而是经长久的努力才获得的。这「别时意说」的思想发展,对於专念弥陀的净土教的推行,不用说,发生了很大的阻力。忠於弥陀净土的道绰,不忍本宗的这样受抑,乃作《安乐集》,反抗「别时意说」的思想。在他看,论师的作论,是通释经的,凡有所说,必然「远扶佛意,契会圣情」,菩萨与佛,绝没有什麽不同的论调。因此摄论所说诵持多宝佛名为「别时意说」,不能如一般人那样的解释。要知经说「十念成就即得往生」,是为「引接当来造恶之徒,令其临终舍恶归善,乘念往生,是以隐其宿因。此是世尊隐始显终,没因谈果,名作别时意语」。他对「别时意说」,作一别解,认为十念往生的,都有他的宿因,如果没有宿因,善知识尚难遇到,还谈什麽十念往生!照他这种解释,很明显的告诉人:临终的十念往生,是约具有宿因者说,假使没有宿因的话,要想在临终十念即得往生,那就成为大问题了!他对「别时意说」的这一料简,我们觉得颇饶兴味。

  还有,应该是北土的禅师吧!以愿生净土为取相,如《安乐集》所举的:「或有人言:大乘无相,勿念彼此,若愿生净土便是取相,转增漏缚,何用求之?」因为一切空无自性,本来清净,本自寂灭。众生所以不得解脱,病就在於妄执,亦即在众生及国土的事相上妄求横生取舍,假使洞达了生命的内相,国土的外相,都是本空本净,了不可得,当下就得解脱,要去求生什麽净土?这个思想的流行,对於净土宗,无疑受到很大的影响。道绰大师是求生西方的力行者,对这有碍净土弘通的异说,自不能不予以有力的摧破!所以他引《维摩经》说:「虽观诸佛国,及与众生空,而常修净土,教化诸群生。」又说:「虽行无作而现受身,是菩萨行;虽行无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萨行。」以是证知诸法虽空无相,但并不碍我们净土修习,更无碍於我们往生西方。而且进一步说「念佛了生死,求生极乐国」,与教化众生的菩萨行,并没有什麽冲突,怎可说大乘无相,就不需求生西方?以愿生净土为取相者说:求生净土,不仅是取相执着,且乖於无生之理,要知佛法所贵者在无生。为什麽?因生是诸有的根本,众累的源泉,学佛就旨在舍生而证无生,唯有证得无生,才能完成学佛的能事;现不令人求证无生,而反劝人净土往生,如是舍生取生,生生不已的长流,何日得能截断?这确是非常有力的难问!道绰大师的解答是:极乐净土,是阿弥陀佛清净本愿的无生之生,与三有众生的爱染虚妄执着而生,有着很大的不同。而且现在所谓生,是因缘生,缘生就是无生,所以与「一切众生毕竟无生」、「法性清净毕竟无生」的真理,是不相违背的。然所以说往生净土而不说证无生者,那不过是「得生者之情」而已。他以这样的解说,会通无生的道理,亦可说巧妙极了!

  其次所要说的,就是「净土思想与大乘佛教,实有不可分离的关系」;「离净土就无大乘,净土是契合乎大乘思想的」(见净土新论)。因此净土法门的宣说,不是属於那一派的行人,而是每个大乘行者都要论及的。如与道绰同时的先辈,有慧远、智顗、吉藏等,在他们的思想系中,没有说是不触及到净土思想;但因各人观点不同,其所论说的净土,自然不能一致。他们认为西方净土是化土,弥陀如来是化佛,凡夫虽得往生,但所生的是化土,所见的是化佛;摄论学者虽承认彼土是报土,但又不承认凡夫可以往生。道绰感到他们所说,不能引发净土的信愿,乃不得不起而予以解说,高唱凡夫得入报土的思想,以发挥净土立教的宗旨。《安乐集》说:「现在弥陀是报佛,极乐宝庄严国是报土。」同时引《大乘同性经》说:净土中成佛者悉是报身,秽土中成佛者悉是化身。」为什麽要强调这点?因弥陀的愿力不可思议,且愿力所在,在於接引罪恶凡夫,假使凡夫不能生报土,那怎能契合弥陀的本愿?又如何能符合他力教的本旨?所以《安乐集》又说:「今此无量寿国是其报净土,由佛愿故,乃该通上下,致令凡夫之善并得往生。」这可说是这一思想的具体表现!假定,如智顗他们那样所说,净土为凡圣同居者,乃应化身所居,这就否定了凡夫生入报土之说,令一般罪恶凡夫,不敢趋向大法。道绰所以竭力唱导凡夫生报之说,其旨就在给予怯弱众生,一个美满而光明的希望!从这立场讲,我们觉得念佛往生之法,实不失为一个极其方便的法门!

  前面说过,道绰是继承昙鸾的,昙鸾立难行易行的二道,判释如来的一代遗教。於是道绰依於此说,就立圣道净土的二门,作为如来教法的判释。谓释尊宣说在此国土修行以入圣得果的教门,名为圣道门;宣说往生弥陀净土以入圣得果的教门,名为净土门。净土门是易入的,圣道门是难入的。因而末法时代的众生,真要想了生死得解脱,唯有从净土门入。也就是说,只有往生净土,才是最稳妥的。

  如上略为分别介绍了昙鸾、道绰二大师的简史及净土思想,从此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知道,二大师对於净土的倡说,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净土的思想,虽渊源於教说,但在实际上形式上,成为独立的一宗,实可说是由二大师开始。虽说前有远公,但那还未独立成宗;虽说後有善导,但那是继承二大师的思想,以作进一步的发展。可是奇怪得很,这样有功於净土的两位大师,在现在莲宗所列的十三祖中,并无他们的地位,这岂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我们知道,现在大家所称的莲宗十三祖,除自杭州云栖以後的六祖,是由後人就各时代的大德,对於念佛有特殊表现者,陆绩立为祖师外,以前的七祖是从《佛祖统纪》卷二十六、净土立教志所列莲社七祖而来。但这又不是《佛祖统纪》作者志磐所首列的,如彼在净土立教志开头,列出莲社七祖後,作这样的交代说:「四明石芝哓法师,取异代同修净业,功德高盛者,立为七祖,今故遵之,以为净土教门之师法焉。」当然,堪称一代祖师者,必要具备为祖师的条件,最低限度,要「功德高盛」。可是我们要问:像昙鸾、道绰二位大师那样的精进念佛,难道还没有高盛功德吗?为什麽不列为祖师呢?我真有点想不通!

                         (编者按:本文原系演培法师之讲词,由余平书记)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