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讲演

  1. 受戒与持戒
  2. 趋向净土的关键密码
  3. 剃度开示
  4. 二种成佛法
  5. 横超的净土法门
  6. 往生与预知时至
  7. 剃度及皈依开示(2017年9月19日)
  8. 往生极乐的条件(下.问答)
  9. 剃度开示(2017年8月18日)
  10. 往生极乐的条件(中)
  11. 往生极乐的条件
  12. 深信因果,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念佛成佛
  13. 四十八愿分类归结
  14. 弥陀愿心的根源
  15. 净土宗的结论──宗旨四句偈
  16. 大慈悲五要点
  17. 慈心法门
  18. 念佛不妄语
  19. 真正的佛法是建立在脱离轮回之上
  20. 净土宗的根源
  21. 真正的孝行──托父母於阿弥陀佛
  22. 为何吃素?
  23. 略谈佛教的意义与净土宗之殊胜
  24. 「自省己过,善覆他罪,乐修慈心」
  25. 爱与佛命
  26. 不请之友
  27. 岁末聚餐对僧众的谈话
  28. 学佛的目的
  29. 说爱(二)
  30. 说爱(一)
  31. 念佛名号 学佛爱心
  32. 心平气和 无住生心
  33. 念佛超度 三涂众生
  34. 澳门净土宗学会 赞颂辞
  35. 「以诚感人」的意涵
  36. 第一届净土宗志工研习会勉言
  37. 慧净法师除夕团拜电话致辞
  38. 在心、在缘、在决定
  39. 佛教点灯的意义
  40. 念佛的方法与要领
  41. 念佛成佛的原理
  42. 佛在何处?
  43. 志工服务精神的内涵
  44. 净土行人应具备的根本知见
  45. 慈悲的救度
  46. 念佛生莲
  47. 三涂众生 念佛往生
  48. 信受弥陀救度
  49. 为新戒比丘开示
  50. 归依劝嘱
  51. 念佛的音调与心态
  52. 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
  53. 「澳门弥陀共修会落成法语」略讲
  54. 厌秽欣净 切愿往生
  55. 初机念佛群疑问答
  56. 简介净土宗专纯念佛的道风及心态
  57. 净土法门 理事互含
  58. 初学净土法门应有的认识
  59. 念佛人的「本尊」
  60. 一天的生活,从念佛开始
  61. 念佛即圆满悲智功德
  62. 〈人有实德,天有奇报〉一文的启发
  63. 明信因果,念佛求生
  64. 如何真正圆满人生的目的
  65. 万行不凭凭念佛(二)
  66. 万行不凭凭念佛(一)
  67. 信佛救度念佛名 命终直入涅盘城
  68. 弥陀名号 不可思议
  69. 守愚念佛 弥陀住顶
  70. 阿弥陀佛的救度
  71. 一切众生 皆有佛性
  72. 念佛方能消宿业
  73. 念佛成佛 即是佛教
  74. 阿弥陀佛 是何等佛
  75. 以佛为念 以净为归
  76. 念佛众生 摄取不舍
  77. 乘本愿船 登涅盘岸
  78. 净土法门 万法归宗
  79. 世间虚假 唯佛独真
  80. 一心念佛 无疑无杂

法义开示

  1. 净土法门的核心(十)
  2. 净土法门的核心(九)
  3. 净土法门的核心(八)
  4. 净土法门的核心(七)
  5. 净土法门的核心(六)
  6. 净土法门的核心(五)
  7. 净土法门的核心(四)
  8. 净土法门的核心(三)
  9. 净土法门的核心(二)
  10. 净土法门的核心(一)
  11.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七)
  12.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六)
  13.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五)
  14.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四)
  15.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三)
  16.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二)
  17.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一)
  18.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十)
  19.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九)
  20.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八)
  21.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七)
  22.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六)
  23.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五)
  24.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四)
  25.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三)
  26.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二)
  27.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一)
  28. 「三誓偈」略解
  29. 念佛的利益
  30. 剃度典礼开示
  31. 「弥陀三约定」
  32. 为新戒弟子开示
  33. 净土宗「四不」
  34. 《无量寿经》大意(八)
  35. 《无量寿经》大意(七)
  36. 《无量寿经》大意(六)
  37. 《无量寿经》大意(五)
  38. 《无量寿经》大意(四)
  39. 《无量寿经》大意(三)
  40. 《无量寿经》大意(二)
  41. 《无量寿经》大意(一)
  42. 《无量寿经》概说(续)
  43. 《无量寿经》概说
  44. 净土宗特色略说
  45. 净土宗宗旨略说
  46. 略说净土宗教判
  47. 佛化婚礼开示
  48. 自信教人信 担当向前行
  49. 成佛何时、极乐何处、往生何位?
  50. 出家的价值与意义
  51. 略说弥陀名号之义
  52. 为什麽净土法门是易行道?
  53. 净土宗是弥陀慈悲救度的法门
  54. 娑婆众生 无不是业
  55. 龙树菩萨往生安乐国
  56. 华光出佛
  57. 弥陀光明 最尊第一
  58. 法是道场的灵魂
  59. 不问罪福 念佛皆生
  60. 弥陀诞辰念弥陀 (二)
  61. 弥陀诞辰念弥陀(一)
  62. 「名号的功德」与「念佛的利益」
  63. 「《大经》三要文」的重要性
  64. 极乐安身实是精
  65. 大悲传普化 真成报佛恩
  66. 相劝行念佛 悉名行大悲
  67. 《地藏经》「念佛度亡」之文略讲
  68. 口称成因由法德
  69. 念佛与佛,机法一体
  70. 净土法门的大根大本
  71. 何谓「一心不乱」?
  72. 略谈念佛方式与庄严道场
  73. 极乐无为涅盘界
  74. 如何真正纪念「弥陀圣诞」
  75. 弘愿寺「护法联谊会」开示
  76. 为回龙寺常住僧众开示
  77. 净宗宗旨与敦伦尽分
  78. 净土宗「宗旨」与「特色」略讲
  79. 兼具胜易特色的纯正净土宗(问答)
  80. 兼具胜易特色的纯正净土宗(开示)
  81. 净土宗的几个名词略释
  82. 成佛如林的法门
  83. 善导大师-《观经疏》大愿业力与《大经》三誓偈
  84. 善导大师-略说善导大师「赞佛偈」之深广内涵
  85.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五)
  86.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四)
  87.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三)
  88.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二)
  89. 善导大师-本愿称名 凡夫入报(一)
  90.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四)
  91.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三)
  92.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二)
  93.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缘佛愿力速成佛(一)
  94.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四)
  95.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三)
  96.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二)
  97.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不虚作住持功德(一)
  98. 《易行品》概说
  99. 龙树菩萨《易行品》- 称名、易行疾至、不退转(二)
  100. 龙树菩萨《易行品》- 称名、易行疾至、不退转(一)
  101.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三)
  102.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二)
  103. 龙树菩萨《易行品》-易行品本愿释略解(一)

宗风

  1. 宗风学习(七)
  2. 宗风学习(六)
  3. 宗风学习一~五

临终开示

  1. 临终的殷切劝导叮嘱
  2. 娑婆旅程尽,辞别归莲乡
  3. 信顺弥陀救度

访问篇

  1. 辅仁大学宗教系所师生参访慧净法师记

问答

  1. 如何从自觉愚恶契入弥陀的救度
  2. 於福州答莲友问
  3. 於弘愿寺答僧众问

第十八愿善导释

  1. 第十八愿善导释(二十)
  2.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九)
  3.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八)
  4.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七)
  5.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六)
  6.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五)
  7.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四)
  8.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三)
  9.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二)
  10.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一)
  11. 第十八愿善导释(十)
  12. 第十八愿善导释(九)
  13. 第十八愿善导释(八)
  14. 第十八愿善导释(七)
  15. 第十八愿善导释(六)
  16. 第十八愿善导释(五)
  17. 第十八愿善导释(四)
  18. 第十八愿善导释(三)
  19. 第十八愿善导释(二)
  20. 第十八愿善导释(一)
净土宗
慧净法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慧净法师 > 法谈开示
top

法谈开示

受戒与持戒

──2017年11月15日讲於台北净宗寺为僧众开示

  各位法师:南无阿弥陀佛(三称)

  过几天要带几位比较年轻,目前有带领共修会的师父到厦门。今天,就预先向没有同行的常住众告假。

  再来,刚好有新戒弟子要去受戒,也利用这个机会跟新戒弟子讲几句话。分为几段:

 

第一,「安忍顺受」。

  安忍,以梵语来讲就是「忍」,译成中国话就是六度中的「忍辱波罗蜜」。安忍就是安住,不动心,也就是说,不论何时、何地、何缘,都要持心不动,不着於相,也不起於念。

  为什麽要「安忍顺受」?因为戒期当中,如果用凡夫的观念来看似乎会有一些不合理的对待,这时候要怎麽办?要「安忍顺受」。其实,戒场这样的对待是有含意的,主要是利用戒期当中磨练新戒的身心。

  我四十年前受戒时,得戒和尚开示中提到,戒子报到时,引礼师父拿着藤条就问:「你来受戒,是你发心?还是师父的命令?」戒子回答:「是奉师父之命前来受戒的。」话一落地,引礼师父藤条立刻就打上身了,说:「没有你师父命令,你就不来受戒?」当然不是师父命令,也是自己的意愿,巴不得赶快成为正式的出家人。但是藤条就马上「啪!啪!」就打上来了。

  後面一个看在眼里,换到他了,戒师问:「你是自动发心来受戒,还是师父命令?」他就恭谨地回答:「是自己自动发了恳切之心前来受戒。」藤条就马上「啪!啪!」又打下去了。戒师说:「怎麽自做主张,没有师父的命令就前来受戒。」

  再轮下一位,这个比较聪明,戒师还没问,他就说:「是我发心前来受戒,也是师父的命令前来受戒。」「你太狡猾了」,藤条马上「啪!啪!」又打下去了。

  再轮下一位,他只合掌说:「师父,请您打吧!」

  这个有理吗?没有道理,这叫「无理的教训」。因为要受戒了,最怕缺乏福德,有障碍,所以不管有理无理,利用这段期间来打戒子,主要是消戒子们的业障,好顺利登坛受戒。同时,也是磨练戒子的安忍之心,就像《金刚经》所讲,佛陀宿昔受歌利王割截身体,他都不动心。圣道门的修行是靠自力,最基本的修持就是戒,之後还有定与慧,没有戒一切免谈,这就要先降伏自己的傲慢心,也训练自己安忍的心。

  修行人如果遭到屈辱,他会安忍顺受,不起情绪或者对立、对抗,他知道凡事都有因缘果报,能这样顺受不计较,就能消业障;假设没有那个业,是平白受冤,而我们安忍顺受,也会为自己带来福报。所以,有一句话说,受了无理的对待,那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宗风说「凡事肯吃亏,不计较」,吃亏不是吃亏,是带来大便宜,在《触光柔软》我也谈到:「人亏天补」,人亏待你,天会补足你。

  再来,戒场受戒的人,都来自十方八面,所以每天除了有戒师的训斥,也会面对各种观念、各种性情的人,甚至有时候会有起冲突,这个也要「安忍顺受」。

  有句话说:「跪沙弥,打比丘,烧菩萨头」。在戒期当中,往往戒师开示的时候,戒子都用跪的,古代不像现在,大殿往往都有地毯,平坦柔软;以前受戒时,大殿容纳不下就排到外面,都是跪在小石头上,这叫「跪沙弥」。要受比丘戒的时候,就被打来打去;戒期圆满时,也要烧戒疤。

  时代不一样了,以前有烧戒疤,或燃香供佛,乃至舍身,在《善导大师略传》里面就有谈到很多这类的真实事蹟。在古代这不是自杀,是为法献身,反而是倍受赞叹的。不过由於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如果现在还这样的话,会被指责违背人权,不民主。所以大陆的戒场没有烧戒疤,台湾有的戒场有烧,有的戒场没有烧。

 

第二,「接受背诵」。

  在戒期当中,主要是演练、听课、背诵《毘尼日用切要》,乃至背诵一般的早晚课。虽然净土法门与圣道法门的修学不同,但在戒期当中还是接受背诵。曾经有我们法门的出家众在戒期中不接受背诵,这样是不可以的,该背诵的就要背诵,该熟记的就要熟记。虽然受完戒,回到常住,戒场所背诵的大部分没有用到,但这个过程是一种历练、一种见识,也是另一种学问。

  《毘尼日用切要》的内容,我们现在生活中也会用到,而且那些文词也都很优美。像早晨睡醒就要念:

睡眠始寤,当愿众生,一切智觉,周顾十方。

  下床了就念:

从朝寅旦直至暮,一切众生自回护,若於足下丧其形,愿汝即时生净土。

  念这些偈语可以引发我们的菩提心,一般最後都有持三遍咒语,我们就改为念佛。

  上净房也有偈语:

大小便时,当愿众生,弃贪瞋痴,蠲除罪法。

  洗手偈语:

以水盥掌,当愿众生,得清净手,受持佛法。

  刷牙偈语:

漱口连心净,吻水百花香,三业恒清净,同佛往西方。

  洗脸偈语:

以水洗面,当愿众生,得净法门,永无垢染。

  净身偈语:

洗浴身体,当愿众生,身心无垢,内外光洁。

  不过,要到了极乐世界,才会真正的内外光洁。

  出家人剃头也有偈语:

剃除须发,当愿众生,远离烦恼,究竟寂灭。

  远离烦恼,究竟寂灭,是所有修行者的盼望。

  这些偈语都非常好,年纪大、记忆力差的不勉强背,因为佛号涵盖一切。不过,这次几位新戒的年纪都不是很大,所以要尽量背。

 

第三,「认真学习」。

  在戒场要认真学习演练,准备三坛的正受,这期间能学到一些佛门行仪,不要有敷衍的心态。也就是说,无论何时都要以庄重之心来面对外界的种种。

  再来,戒期当中上课的时间很多,主要是讲戒律,《沙弥律仪要略》、佛门行仪或解释《毘尼日用切要》,最多的就是解释比丘、比丘尼戒以及菩萨戒。上课时,大家要专心听讲。

 

第四,「和睦相处」。

  刚才有讲,戒子是来自四面八方,大家性格都不同,假若有人对我们态度不好,不管是语言上或行为上的,都要以和为贵,以忍为高,不要与对方有所冲突。

  我是民国66年(1977)在佛光山受戒,当时戒期是一个月。受戒期间,气氛很安详,虽然很严谨,但却不枯燥,也不累,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为什麽说严谨呢?那时候,戒师几乎都没有离开我们,晚上睡觉也跟我们同一间寮房,可说戒师是和我们是同出、同入、同卧、同起的。

  佛光山非常注重威仪,所谓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行如风,卧如弓。只是,随着时代的迁移,其他的戒场已没有以前的严谨有规矩。甚而听说有人在戒场打架闹事。其实,这都已经失去一个受戒应有的发心,以及出家人应有的行仪,如果这样,出了戒场,他能扮好一个出家人吗?所以,古人说:「佛教的衰败有三滥:滥剃度、滥受戒,滥挂海单。」也就是说,不经过考核了解就剃度,不经过考核了解就接受受戒,只要有戒牒到处都可挂海单,到处有吃的有住的。

  再来,在戒期当中,面对的都是出家人,有的人比较热心,一碰到人就巴不得想把我们的法门推展出去,最好不要这样,要「不显宗门」。因为净土法门是难信之法,也是难讲之法。对方根机未到就讲这个法门,很容易让人误解,乃至诽谤。

  当然,在戒期中或者也能结交到同参道友,但是要观察的,经过一段期间,晓得对方是这个根机,就稳稳地讲,一步步有顺序地讲,这是可以的,而且也多了一个同参道友。若非如此,不要轻易讲。

 

第五点:「契戒精神」。

  为什麽要特别说契合戒律的精神呢?因为受戒、了解戒条以後就会有疑惑──咦?比丘戒二百五十条,比丘尼戒三百四十八条,大多数在现时代是不会发生,也行不通。同时,检讨自己,也有很多是不容易做到的,那要怎麽办呢?就要体会戒的精神。

  这些戒律除了根本大戒以外,大多是二千五百年前,佛陀依那个地方的民俗风情,以及当时出家众在某种因缘下犯的过失,佛陀随犯随戒,并不是一开始就定二百五十条,而是有因缘性而制定的。

  其实,万法都是因缘而产生,假设没有那个因缘,也就不存在这种现象。所以,不管是二百五十条,或三百四十八条,每一条都有制戒的因缘,因此要体会佛陀制戒的精神。

  戒有根本戒,有枝末戒,佛陀是要保护修行人,所以制定戒。修行的通则是戒、定、慧,要有定的心,才能显发佛性的智慧,那首先必须守好戒。戒就像防腐剂,不让外来的污染使得东西腐烂;假若污染腐烂了,就必须忏悔。所以,戒里面有开、遮、持、犯,同时也谈到羯磨、布萨。

  佛陀是为了爱护我们,规范我们的身心,同时也规范我们的生活饮食起居,所以这些戒条当中涵盖有根本的性戒,也涵盖着日常的行持、饮食。就根本戒来讲,不管有没有受戒,都必须要守的,也就是「淫、杀、盗、妄」,所以在受了戒法之後,要体会戒的精神,根本戒不要犯,其他的能守要尽量守。

  因为戒律是二千五百年前在印度所制定的,而佛法不只印度人修学而已,佛法是让所有的众生──不管哪个民族、哪个国家,都能够适用的。可是代代相传的出家人,离开那个地方,离开那个时代,还适用吗?还能守吗?

  其实,佛陀也有考虑到这一点,因而在入涅盘时就跟阿难尊者说:「从今以後,出家众对杂碎戒可以舍。」杂碎戒就是小小戒,佛陀涅盘当年,僧众结夏安居之时,迦叶尊者召集了五百罗汉,结集经、律、论三藏,进行佛教史上第一次经典结集。在结集律藏之前,阿难尊者就报告他亲自听佛陀讲:「杂碎戒可以舍。」大迦叶就问:「你有没有进一步问佛陀什麽是杂碎戒?」阿难尊者感於佛陀即将入涅盘,心中感伤,所以忘记问了。结果,在场的阿罗汉,有的说:「除了波罗夷之外的,所有的都是杂碎戒。」有的就说:「除了波罗夷、僧伽婆尸沙,此外的都是杂碎戒。」有的又说:「除了波罗夷、僧伽婆尸沙、二不定法,此外的都是杂碎戒。」那有的又说:「除了波罗夷、僧伽婆尸沙、二不定法,还有尼萨耆波逸提,此外的都是杂碎戒。」由於各说纷纭。因此大迦叶就宣判:「诸大德!大家所说不一如何行持?这样好了,凡是佛陀没有制定的,不用增加;已经制定的,不用减少。」

  过了二千多年,台湾还是依当时的比丘戒二百五十条,比丘尼戒三百四十八条。到这个时代,可以说大部分都不适合了。所以,要了解戒的精神。

  印光大师也说,在这个末法时代要效仿正法、模仿圣人,是不可以的。那怎麽办呢?──「粗持重戒,兼做世善做为助行。」。这个时代,众生根机羸劣,我们做不了那一些,也模仿不了圣者,所以就「粗持重戒」。因为,佛陀那个时候订戒律,规范佛陀座前的弟子,那些弟子都是亲随佛陀学习的,因此那时候持戒就显得容易,到了这个时候就不容易了。

  什麽叫「粗持重戒」呢?比丘戒律分为八聚,比丘尼七聚。「聚」就是类,第一聚就是「波罗夷」,比丘波罗夷四条,比丘尼波罗夷八条;「淫、杀、盗、妄」,这是重戒,犯者不可忏悔,必须离开僧团。再来是「僧伽婆尸沙」,也就是僧残 ,比丘十三条,比丘尼十七条;佛陀对比丘尼制定的戒律比较多,可见佛陀对女众比较爱护,所以比较防范。

  还有「随方毘尼」。僧团一定要有制度,这样团体才有依循,所谓「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可是,到了中国,经过了一二千年,已经不能完全依照那个规矩,因此古代有「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另外建丛林、立清规。如果以戒律来讲,这都是犯了戒律,可是如果不这样,出家人怎样办呢?因此只好随宜制订,这个叫「随方毘尼」。

佛陀也曾说过:「我制定的戒,在当地不合的话,可以不用守;我没有制定的,在当地必须要的,也应该要遵守。」就是随着那个地方的国俗民情、生活上的需要,而另制生活的规条,这就是「随方毘尼」。

  当然这有一个矛盾,比如大迦叶说「已制的不减,未制的不增」,可是现在是既减少又增加了。这是没办法的,如果不这样,僧众就不能生存;没有僧众,三宝就消灭了,三宝消灭,宇宙黯黯谁启以光明?众生如何得度?所以,为了维持佛法,也不得不这样。所以说,我们要了解戒条的精神而活用它。

  佛陀也规定比丘、比丘尼要半月半月诵戒。就我所了解,某某山的道场遍布全球,出家众也不少,他们并没有半月半月诵戒;三十五年前我曾参学台湾一些道场,有的有诵戒,有的没有诵戒。那诵戒的形式是怎麽样的呢?诵戒的人在台上,其他人就看着戒本,在台下听,诵完比丘戒再诵菩萨戒;比丘尼诵戒也大致是这个形式,诵比丘尼戒大概四十分钟,菩萨戒三十分钟,戒诵完了就结束了。有的道场是平常不诵戒,结夏安居才诵戒。

  即使有这样的诵戒仪式,但这样如法吗?其实是不如法,为什麽?因为每当戒条诵完了,就会问大众清净吗?三问三答,犯者当下发露,有犯没有发露就犯故妄语戒,大家都没有发露,表示大家清净,因为默然故。但事实上,都清净吗?并没有,可以说,几乎诵了戒又犯了戒;但是,又不得不然,因为佛陀规定半月半月诵戒。至少诵了戒,不管戒条合不合乎,是否做得到,这样的诵戒,可说是再一遍的复习与警愓。

  但这有一个问题,为什麽大家都默然呢?是要故犯妄语戒吗?不是的。因为一旦有人发露了,另一个问题来了,这要有经过几年学律,深入研究律藏,晓得开、遮、持、犯,晓得在种种境缘之下是开还是遮,所犯的是浅还是深的律师来布萨羯磨,所犯严重的话,要有二十位清净比丘,二十位清净比丘尼,少的则要四个人,或三个人或一个人。以现代来说,其实是很容易犯的,就要常常忏悔,又常常犯,忏了又犯,犯了又忏。而最大的问题是去哪里找二十位清净的比丘、清净的比丘尼?所以,在这个时代即使有诵戒,只是仪式照着做一遍,根本无法如实。当然,就像前面所讲的,如果当作复习警愓,也是可以的。

  那净土宗的道场要不要诵戒?有关这方面,在《净土宗的戒律观》,以及我在西安悟真寺对大陆新戒比丘的讲话,都可以参考。

  对我们来讲,戒不是我们所依靠的,戒是圣道门自力难行道。因为所依赖的是自己的力量,所以一定要尽量要求自己把戒做好,但如实来说,有些人人格也扭曲了,怎麽说呢?我们会出生在娑婆世界,就是浊恶之人,有见浊、烦恼浊,否则就不会投胎在娑婆世界,所以娑婆世界的众生本质就是浊恶、烦恼所成的。就好像一颗黑炭,即使我们再用怎样多的清水或高级的清洁剂来清洗,这块黑炭能变白吗?或者把它割成碎片,或磨成粉,它会白吗?这个意思是说,在这个时代,戒是不可能圆满清净的。可是为了显示自己是持戒的人,有的不知不觉就诈现威仪,扭曲人格。这样讲不是否定持戒道场及持戒的人,持戒的人是可敬的,只是,直白、如实的讲,有些人确实是如此。

  也就是说,末法时代「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如果这个时代还依着正法时代圣道门的步骤,这不是佛陀本怀。我们应该要了解自己的根机,回归净土门,使人人都能脱轮回,得解脱。

  所以,戒律不是我们所依靠的,阿弥陀佛才是我们所依靠的,这就是「自觉非器」──觉悟到自己不是戒定慧的根机,就像昙鸾大师所说:

人天诸善,人天果报,若因若果,皆是颠倒,皆是虚伪,
是故名不实功德。

  他又说:

我从无始循三界,为虚妄轮所回转。
一念一时所造业,足系六道滞三涂

  北魏皇帝称昙鸾大师为「神鸾」,南朝武帝对他朝拜称他为「肉身菩萨」,这样的人,还认为自己一念一时所造的业都足以绑在六道,而且是关在三恶道的牢房里面。凡事深刻检讨,往往更能看清自己,好像往地下挖了一尺才晓得还有一丈,挖了一丈才晓得还有百丈,挖了百丈才晓得还有千丈、万丈。如果没有深刻地自我检讨,就会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是持戒的人,是有修行的人,而认为别人对这些不重视,也没有持过午不食戒,也不诵戒,也不忏摩,是弁髦戒法,是犯戒之人。

  道绰大师也讲:

若据大乘,真如实相第一义空,曾未措心;
若论小乘,修入见谛、修道,乃至那含、罗汉,断五下,除五上,无问道俗,未有其分;
纵有人天果报,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然持得者甚稀;
若论起恶造罪,何异暴风駃雨。

  这一看让人震憾,而且令人汗流背夹,为什麽?「大乘真如实相第一义空,曾未措心」,大乘的境界这麽高,凡夫曾未措心,我们还可以理解;可是「见谛、修道,乃至那含、罗汉,断五下,除五上,无问道俗,未有其分」,隋唐时代,高僧林立,道绰大师说不管出家或在家的都没有分,以这样来反观我们现在的出家众,更不用讲了。「纵有人天果报,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然持得者甚稀」,在那个时代,不但初果阿罗汉没有,连五戒十善能持得圆满的也很少。可是一讲到「起恶造罪」,就像暴风駃雨。也就是说,行善一点力量都没有,做恶却争先恐後。这就是道绰大师那个时代,以及他本人深刻的反省。

  到了善导大师,更直截地说:

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

  旷劫以来没有出离之缘,现在也没有出离之缘,未来总可期盼吧?很悲惨,未来也没有出离之缘,而且是个「常没凡夫」,那不是很可怖畏吗?不过,幸好有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阿弥陀佛无疑无虑,我们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观经》内容开始是讲十三定观、三福九品,最後引导入念佛,为了引导众生归入机的深信,因此善导大师解释「至诚心」时就举出「至诚心」就是「真实心」。什麽是真实心?──「不得外现贤善精进之相,内怀虚假。」

  论众生,谁不内怀虚假?而佛一时一念都是真实的,以至诚心这面镜子照出我们众生的不真实,所以,这面镜子对我们来讲等於是照妖镜,以「至诚心」做铺排,让我们进入「深心」中机法二种深信的「机深信」。

  「回向发愿心」也是一样,必须要「无始以来所有善根回向,如同诸佛菩萨的回向」。问题来了,我们有什麽善根能如同诸佛菩萨的回向,几乎没有;既然没有,就领受诸佛菩萨的吧!所以这个回向发愿心,引导我们进入「深心」中机法二种深信的「法深信」。

  所以,善导大师很巧妙地将释迦牟尼佛所讲的三心──至诚心、深心、发愿回向心,先各从自力他力来解释,再引导众生进入他力。最後用「二河白道喻」来显示一个念佛人的心态与行持,及阿弥陀佛的安慰与保证。

  一个念佛的人,他是什麽心态?什麽本质呢?就是「二河」──火河与水河。

  火河跟水河其深无底,其广无边,表示我们的贪瞋痴烦恼无量无边,充满整个宇宙;可是我们的善心和念佛才小小的四五寸而已,即使努力在念佛当中,贪欲之水,还是常常淹到脚底,瞋心之火,还是常常烧到脚底,即使念佛还是这样。幸好,阿弥陀佛安慰与保证地说:「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於水火之难。」所以面对水火无边的我们,幸好有白道──阿弥陀佛五劫思维,兆载永劫苦行所成就的这一句名号,就是白道。善导大师所说,专称弥陀佛名,就是行走在白道之上。

  蕅益大师早期是弘扬戒律的,对於佛教各宗各派的教理也很深入,《弥陀要解》就是以天台为主轴,揉合各宗教理在里面。佛教中有一种说法,说当时、当地如果有四位清净的比丘僧,就可以住持佛法。蕅益大师一直在寻找其他三位持戒清净圆满的比丘僧,为什麽他不找四位而找三位呢?因为他当时认为自己是清净比丘僧,可是当他连三位都找不到时,才发现连自己持戒也不清净。蕅益大师深入律藏三遍,才晓得自己不是一个比丘,所以就退掉比丘的身分,做一个沙弥;最後连沙弥的身分乃至五戒的身分也不敢当,而自认是个但三归的出家人。

  近代被称为戒律祖师爷的弘一大师,他了解四分比丘律时认知自己不是比丘,也退守沙弥,甚至自认五戒也不圆满。

  这些持戒大德都已经这样了,何况是我们呢?

  法然上人就说自己「非三学之器」,也就是说,他自认自己不是修学戒定慧的根机,是一个十恶的法然,是一个破戒的法然,所以也不敢以守戒自居。因为这样深刻痛彻的自觉,所以很容易归入净土法门。

  因此,对我们来讲,我们就是粗持重戒,一心念佛。

  在比丘、比丘尼戒前还有十条沙弥、沙弥尼戒,这十条也不容易守。譬如「过午不食戒」,大家很少有过午不食的;对我们来讲,也不强调过午不食,尤其身体不好或老迈瘦弱的人,不要勉强过午不食。又如「不持金银钱」,也没办法做得到;还有托钵乞食也不可能。所以,就是刚刚讲的,尽量理解「戒」的精神,去实践「戒」的精神。

  净土法门是学弥陀的法门,弥陀是什麽法门呢?弥陀是一位慈悲的佛,是无条件救度的佛。《观经》就说:

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

  所以,净土法门是阿弥陀佛救度的法门。

  一个学习净土法门的人,薰染到阿弥陀佛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学弥陀的大悲,自然就被大悲薰染,就会像《圆通章》所讲的:

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
不假方便,自得心开。
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

  学佛的大悲心就是染香,我们没有香,但有香气,就有香光庄严,就有弥陀慈悲的香、智慧的光来庄严我们,使我们散发出弥陀的慈悲与智慧。虽然,我们没有特别强调戒律,但是一个出家众、修行人、学佛人,难道不会去恶行善?难道会故意毁坏戒律吗?不会的。他是体会到自己的根机,也体会到戒的精神,因此是依照戒的精神。只是这个不好说明,因而有人就误解净土宗只念佛,没有诵戒,也不持戒。

  再来,有人问:一般佛门用餐都念供养偈──「恭养佛、恭养法、恭养僧、恭养一切众生」,为什麽净土宗是念「感恩偈」,这样如法吗?好像跟基督教,感谢上帝赐我吃赐我住一样。

  我因为曾经到过日本,知道一些日本人不错的生活习惯。比如,他们在用餐之前都会念一句「いただきます」,这句话可以从各各方面来解释:我要开动了,或者是承蒙你赐给我这麽好的佳肴,我就不客气了;用完餐了就说「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感谢让我享受了这些佳肴。类似这样。

  不仅一般人,家庭亲人相互之间也是这样,譬如要出门上班了,会说「行ってきます」,下班回来会说「ただいま」。有些夫妻彼此会「呕气」,闷气不说话,久了隔阂会更大,可是,他们天天都要这样讲,即使夫妻不和也天天都要这样讲,过不久,气氛就缓和了,也就开始有讲话。所以,他们不管夫妻和不和,恩不恩爱,因为吃饭要讲,出门要讲,回来也要讲,所以他们比较没有像台湾一些夫妻一样,一闷气就好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都不彼此讲话沟通;这个对於夫妻的维系,家庭美满安乐,会有很大的伤害。

  还有,他们不论是佛教或新兴宗教,在他们的教堂或者信徒之间,用餐的前後都会念诵一段类似「感恩偈」与「结斋偈」,虽然文辞各不同,但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怀抱感恩」。

  我们是净土法门,不是圣道法门,净土法门有净土法门的特色,所以未必与圣道法门一样,为什麽?因为教理不同,展现出来的行持也不同。因此,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散善义》就把净土之行分为「正行」与「杂行」。正行有五种,最後一种是赞叹供养,就只赞叹供养阿弥陀佛,所以,我们的供养就是专一供养阿弥陀佛。

  「专」是净土法门的特色,包括吃饭前念「感恩偈」也是专,用完餐了念「结斋偈」也是专。

  我们的供养偈是:

仰蒙弥陀恩,惠赐此佳肴,仅以感恩心,恭敬欢喜受。

  三餐一开始都要「仰蒙弥陀恩」。其实我们的饮食很简单,我们不吃好,也不吃多,我们僧团用餐,菜只有三样,高丽菜一样,地瓜叶一样,豆腐几块,这三样菜也就是一餐,这也是弥陀的恩,这也是佳肴。有的人会认为,这麽平常的东西,怎麽是佳肴?甚至吃剩菜,也是佳肴?是的,不管餐点是多是少,是好是不好,都是「仰蒙弥陀恩,惠赐此佳肴」。

  用完餐就念:

饭食已讫,当愿众生,信佛念佛,得生极乐。

  教理不一样,行持就不一样。其实一般早晚课一开始也都不是现在这样的,各宗各派的早晚课也都不一样。因此,净土门也必须要有净土门的宗风特色,否则所谓自力、他力,圣道、净土,难行、易行,就混淆了,这很严重,不能混淆,因为这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往生。

  宋朝以来,就开始了这种混合、融合的情况──或禅净融合,或台净融合,或贤净融合,难行易行、自力他力都融合在一起,学习的人也不晓得自己所学的是易行或难行。如果是易行就好,若是难行,怎麽办?

  净土,我们非往生不可,因为若不往生,三恶道有份,可是如果掺杂难行,岂不是对往生有障碍?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必须把什麽是净土?什麽是圣道?什麽是自力、他力,什麽是难行、易行,说清楚,讲明白。

  当然,这还是必须观机逗教,对方根机未到,也不随便标举,否则容易让人误解,认为净土宗过於偏执。

  五正行中,念佛是「正定业」,其他是「助业」。很多人误解「助业」的意思,将助业说成是帮助的、辅助的。其实,这里的「助」不是这个意思,这里的「助」是「助成」的意思。因为有这四种,才能引导诸行的人进入正行,引导四种正行的人,进入正定业,专於正定业。好像开车,从其他的羊肠小道开到县道,再开到省道,再由省道开到交流道,一旦上了高速公路,就专驶在高速公路了。所以,念佛是正定业。

  再来,我曾经说:「出家人最好不要有个性。」因为每个人都有个性,所以平常要大家背诵宗风,以宗风的内容来薰陶、观照;可是我们的习气很强,往往事情一来,首先第七阿赖耶识就迸出来了,第六意识的薰习力比较弱。所以,有的人就特别情绪化,容易忿忿不平,容易与人争斗,这个也斗,那个也斗,与人不和,自苦苦人,也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这就是太有个性了。出家人,尽量不要有个性,要尽量反观自己,尽量柔软,这样才能与人和。

  去年勉励新出家的开示中,我曾提到「六不」与「六令」。

  「六不」:不情绪、不脾气、不生气、不批评、不责备、不抱怨。

  「六令」:令人接受、令人欢喜、令人赞美、令人尊敬、令人感恩、令人怀念。

  为人最基本就是要令人接受,别人不接受我们,或我们不接受别人,彼此都没办法过日子。

  要令人家接受,也要做得令人家欢喜。如果别人消极的接受,然後保持距离,这也不行。

  令人欢喜之後,进一步要令人赞美。这不是要沽名钧誉,是因为有好的心、好的言行,人家自然会赞美。

  会让人赞美的人,一定也会令人尊敬;而令人家尊敬,不如令人家感恩;令人感恩,不如令人家怀念。

  当然,这都不容易,只是我们就是尽量做。想到要令人感恩,令人怀念,那与他人互动时,就要留意自己的身口意:有没有恩慈体贴,有没有慈念众生、加厚於对方,有没有帮他分怨共过、让美归功。就往这方面去思维。

  阿弥陀佛有恩惠於我们,我们也要尽量恩惠於他人,这就是「学佛大悲心」。弥陀如何爱我,我便如何爱人;弥陀如何为我;我便如何为人。尽量往这一方面学习。

  有师父提议,希望我每个月都可以为出家众开示,初一、十五僧众聚会时,也能为大家精神讲话。这是好意,是应该的,只是,我很愧疚,还请包容。一则,因为我生性内向寡言,也缺乏学智与辩才,无法比照其他名师;二则,一年来我在海内外各共修会的开示,大小场近三十场,每一场开示也都有形成文字发给大家;而教团每隔几个月也都会出版新书,又有双月刊,如果每一个月又都开示,大家恐怕也没办法消化。同时,「法」是万古如新的,没有新花样,但永远都是新鲜的。以「俗谛」来说,宗风是根本;以「真谛」来说,我们的出版书就有很多,希望大家都可以反覆地温习。

  今天晚上就讲到这里。南无阿弥陀佛!

分享到
中华净土宗协会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11059台北市信义路五段150巷22弄41号
电话:02-2758-0689
传真:02-8780-7050
E-mail:amt@plb.tw